奇書網 > 網游競技 > 王牌投手 > 6.進入視線
    夕陽落下,此時地平線上還能瞧見太陽最后的一道圓弧頂不甘被黑夜吞噬的,仍然浮于地平線上發出最后的霞光,照得地上所有的事物都拉出了一道道長長的影子。

    棒球場上,此時所有人的訓練都停了下來。

    和之前剛過來時的模樣不同,這會所有人的身上滿是泥屑和污痕,好像每個人都剛剛在地上打滾了一番爬起來的樣子。

    事實上也沒差了,今天的訓練由于是最接近實戰的打擊接球練習,所以每個人如果想要穩穩接住被相原啟介打出去的球,那的確得花上很大的功夫才可以的。

    在地上滾,滑鏟接球……這些高難度的接球技巧雖然不是一年級生們所愿,但真到了球飛向自己這邊時,所有人都不約而同的作出了這樣的選擇,以期把一記記迅速飛過的棒球給接住完成訓練到。

    搞到最后,就成了眼下每個人都成了泥人一般,原本光鮮整潔的運動服全都變成了一塊塊抹布……

    這時,所有一年級的新生都聚集到休息區前排好了隊伍,然后朝著今天為他們作指導訓練的學長安野勝平和相原啟介兩人彎身敬禮到:“前輩,非常感謝您們為我們帶來的訓練!”

    “謝謝!~~”

    對于所有一年級生們的致敬,安野勝平和相原啟介兩人受之坦然的:“好了,各位請收拾好球具放回雜物房里去,然后打掃好球場快點回家吧,解散!”

    聽完,所有一年紀生齊聲回道:“系,學長們辛苦了!”

    之后所有人都散開來,拿球具的拿球具,打掃球場的留在球場上打掃,眾人都忙開了。

    而這邊已經完成了今天教練交代任務的安野勝平和相原啟介兩人,則是走回到休息區的板凳上坐下來,拿起放在那里的兩人的水壺咕嚕咕嚕的猛灌了幾口水到。

    等終于喘過了氣后,相原啟介抹掉了額頭上冒出的汗水問了句身邊好友道:“哎~安野君你覺得如何!?”

    安野勝平沉默了會,道:“還行……總的來說這些一年級生比起當初我們這屆時,水平差不了多少,但……如果說要找出個比較好的,還真的挺難的。”

    “容易出的就不是高手了!”

    “但沒辦法,我們需要的只能是高手,菜鳥打不了棒球!”

    “~~~~”

    安野勝平的這話雖然說得有些刁難人的意思存在,但相原啟介對此卻表示認同的點了點頭。

    的確,玩棒球可不像籃球、足球、排球或者乒乓球這些球類運動那般容易上手兼精通的。一個打擊、一記投球的里面所蘊含的高難度技巧性,著實是能把普通那些稍有運動神經的人給難死那種。

    “不過,今天的訓練下來倒也不是沒有收獲!”這時安野勝平突然出聲說著。

    “哦!?”相原啟介好奇的問:“是不是今天在左游擊區守備的那小子呀!?我記得他好像叫渡邊久智的。”

    安野勝平回答手:“那小子算一個,那……他的資料上寫著原本在國中時曾任左游擊,曾經也接住了不少的高難度球,最重要的是這小子腳程不慢,一旦被他打中球,絕對有很大機會上到壘包上呢!”

    “那還有誰!?外野的中村嗎!?”

    “不行,中村對高飛球接得不夠穩當,看樣子是國中時的訓練沒有系統過~”

    “一壘的藤吉!?”

    安野勝平再次搖頭道:“拜托,那家伙完全就是一木頭,雖然球接得住,但是每次都搞的險象環生的,誰敢用這小子守備,包準減壽10年!”

    最后相原啟介不解了:“這又不是,那又不是,那到底是誰今天表現得最好啊!?”

    這時安野勝平伸出了自己剛才戴著手套的右手,只見這會他的右手手掌竟紅通通的,把相原啟介給嚇得大呼出聲來:“呀~~你的手!?”

    安野勝平出聲安撫好友的情緒道:“沒事,只是一時不慎接球時被球打到了而已!”

    被打到了,這話如果從一年級的菜鳥們口中手出那還讓人容易接受些,可從三軍的安野勝平這里說出,那這里頭就不是開玩笑的事了!

    要知道安野勝平雖然在棒球部里只是個三軍的后備役球員,但再怎么說三軍的實力絕對要比菜鳥們高出不少的。

    可就這么一個高手竟然被菜鳥的球給打到了……這樣一來,其原因不難猜的就只剩一種可能,那就是有著某個菜鳥的投球力量超過了安野勝平的想像!

    “是誰干的!?”相原啟介問到。

    安野勝平笑笑的回答:“右游擊,春日云,之前入部測試時打出一記長打把學長八松整的球給k出界外的那小子!”

    “哦!?~~是他~~”相原啟介回想起今天下午的訓練說道:“好像這小子并沒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呀,怎么……”

    安野勝平知道好友指的是什么,他笑了笑甩了下被震得有點麻痹的右手手掌,說:“這小子也是我接到他第三球時才注意到的,也許你沒接過他的球不清楚,但這小子的球雖然看起來球速不高,可球威卻不低呢,要不然我的手也不會這樣了!”

    聽到這里,相原啟介開始驚訝了:“球威!?你是說……”

    “沒錯,如你所想~”

    說到這,安野勝平和相原啟介不約而同的把目光朝著球場上正在打掃的春日云身上望去:這小子,有點意思呀!~

    ……

    第二天,在教學樓的5樓一間科室里,有著幾個身穿著校服圍在一起聊天的高年級學生在一角閑聊著什么。

    走近一看,這幾個高年紀的學生一個是坐在坐位上戴著眼鏡的斯文男生,一個則是身體矯健瘦削,全身上下泛著一種野性的男生,還有著兩個身材相差極端的高大壯和矮小個的學生站在一旁的。

    這時野性男生有些好奇兼落井下石的笑說著:“哦,那么說昨天安野君那小子被菜鳥給震傷手掌了!?呀哈哈……這小子也太遜了吧,這樣都能搞到手的,哈哈~~”

    其他人聽到野性男生的話,也幾乎全都是一臉的鄙視和不屑,仿佛說:三軍的實力,不怎么樣嘛!~

    事實上,這幾個人的確有這樣的實力鄙視身為三軍的安野勝平,那是因為圍在這里的這幾個人便是青葉高中棒球部里的領軍人物,坐在作為上的眼鏡美男一軍正選捕手兼隊長三年a班的田中秀幸,擁有著野性侵略個性的一軍第一棒打者兼最快跑者三年c班的月華刃,一軍中心打線最強打第4棒三年b班的緒方淳,還有一軍二棒綜合打者三年級a班的小林清志。

    他們四個人可是學校棒球部里出了名的打線四劍客,其打擊能力之強在町內、甚至在整個神奈川縣里也是叫得出名號來的。

    “被一個一年級新生投出的球給打到,還是一個之前從來沒有打過棒球的門外漢,看來要不是安野的實力不夠,那就是這個一年級菜鳥有問題了!……緒方君,你怎么看!?”在場的人里面個子最嬌小的小林清志問了句身邊的好友緒方淳到。

    只不過換來的是對方嗤之以鼻的一句話:“車~~這有什么,菜鳥而已,翻不起什么浪來的,我看今年的三軍倒是要好好整頓整頓才行了,連個球規都不懂的白癡都能騎到他們的頭上撒野的,三軍那班家伙到底干什么吃的呀!~”

    “哦~”這時野性男月華刃笑過后接著緒方淳的話說:“看來我們的大淳有意思準備教導教導我們的后輩怎么打棒球了,可憐的菜鳥們那,得為你們未來的地獄生涯默哀個兩秒鐘了!”

    “的確,這個必須有!哈哈……”小林清志適時的笑著補刀一句,最后兩個高年級的學長竟然一臉的猥瑣在旁邊奸笑了起來。

    這時,緒方淳看著坐在那里悶不坑聲的田中秀幸,于是開口問道:“隊長,你怎么看這事!?”

    只見緒方淳的問話立即引得小林清志和月華刃兩人停止的玩笑,認真的看著面前的隊長等待他的意見著。

    而田中秀幸沉默了一會后,從坐位上站了起來走到一旁的窗邊說著:“明天,讓一年級的新生組成一隊吧!”

    “什么!?”

    此話一出,在場的另外三人都嚇了跳到。

    小林清志這時似乎領悟到了田中秀幸的意思,問著:“隊長,你這是要一年級的菜鳥和三軍打一場比賽嗎!?”

    是這樣嗎!?——反應慢了半拍的月華刃和緒方淳兩人也立即聯想到了什么的,趕緊看著隊長。

    這時田中秀幸微微點了點頭,說:“棒球需要的是精英,想要在棒球部里生存,那必須得經受得起考驗,我們棒球部不需要廢柴!”

    “~~”

    全本歡迎您! t1706231537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