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奇幻 > 人道崛起 > 第1434章 終章
    天地規則直接化為了天刀,朝著青陽桓斬落,對于不尊規則的生靈,天地意志自然不會在手下留情。

    順天者昌,逆天者亡!

    有天方才有圣,既然生靈不知尊天意,虛幻的圣位頃刻間化為了天罰,欲要將威脅提前扼殺在萌芽中。

    “可惜了。”

    蒼青神人眼中露出了一抹嘆息,以他的眼光自然可以看出來青陽桓身上的造化和機緣,未來九轉成圣,登臨圣位時有希望的。

    如今正是近古歲月末期,新紀元將要開啟,若是青陽桓在下一個時代登臨圣位,那么人族大勢將無可阻擋,自此登臨這方天地的霸主族群。

    天衍之數五十,遁去其一,說明天地縱然有規則限制,卻也同樣有一絲漏洞可尋。

    圣人雖然高居混沌之內不出,卻也有一個例外,那便是在同一個時代封圣的存在,在這一個時代一百零八個紀元之內,是不受天地規則限制隨意進出山海大荒的。

    可以想象一下,若是人族在新時代里有一尊圣人臨世,諸天萬界又有誰可阻擋,至少在下一個紀元時代開啟之時,人族都將是無敵的,萬族蟄伏圣威之下。

    甚至于這種恩澤,會綿延到下下個紀元時代。

    而在四方諸圣者眼中,天降圣意,意欲將圣位予之,卻沒有想到這個人族竟然如此剛烈,連天地意志都敢忤逆,圣位雖是囚籠,但卻也是這方天地最為至高的存在。

    圣人之道,代天尋狩,這是天地初開之后的鐵定法則,沒有人可以忤逆違背。

    “阿桓。”

    龜不仙更是心中大急,慌忙的呼喊著,他作為天地秩序而誕生的圣獸,也是屬于圣位范疇,比之天地間其他的圣人,都更加明白天地意志的運轉。

    這也是為何五方圣獸哪怕是被天地懲罰,轉世數次,依舊不敢違逆天地的原因,天地為尊,雷霆雨露皆是天恩,他本就是受命于天,天地規則便是他所存在的意義。

    然而千算萬算卻沒有算到,青陽桓竟然將圣位給打破了。

    這是真的要逆天而行!

    這一刻,在眾人眼中的青陽桓,盤坐于虛空之中,身上氣息徹底的消散,仿佛身死道消了一般,然而虛空之上天地間所顯化的規則,依舊沒有消散,對此四方存在的圣者,都不敢窺視天威。

    ……

    鏘!

    天規如刀,直接劈進了青陽桓的心靈世界中,將懸浮的六道輪回臺給擊飛,在心靈世界中翻滾出億萬里之遙。

    面對天地規則,青陽桓根本無法反抗,只覺得自己天旋地轉,自己似乎已經不再是自己,意識如水在逐漸的流逝,少年時代在荒野中廝殺的場景歷歷在目,一幅幅場景如走馬穿花般閃過。

    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何會做出這樣的舉動,竟然在天地圣位降臨的剎那,以伽羅分身血祭,擋下了天降圣位,這簡直就是取死之道。

    “師祖?”

    恍惚間,他似乎抓到了什么,他無比的斷定先前有一道聲音在提醒他斬去善尸,晉升九轉圣明境。

    “師祖。”

    這一刻,先前那一道聲音就像是救命稻草一樣,而他就是溺水之人。

    就在這一會,懸浮在心靈世界中的虛幻規則盈盈如光明之火,灼灼如月華之輝,一下子不像先前那般凌厲了,給了青陽桓一絲喘息的機會。

    “天外有天,惟伏不居安思危乎!”

    一道聲音響徹了青陽桓的心靈世界中,青陽桓自然是無比熟悉,這是師祖的聲音。

    伴隨著這一句話落下,青陽桓竟然感知到面前懸浮的天地規則竟然輕輕閃了閃,就如同真正的意志一般。

    “吾之傳人跟腳出于山海大世界,緣起緣滅,皆有因果在此世界之中,日后無論身在何方當有一念香火情。”

    懸浮在心靈世界中的天地規則再次閃了閃,似乎在做著思考。

    “師祖是在跟天地規則談條件。”

    這一刻,青陽桓自感覺雷的不輕,連自己剛剛從死亡邊緣回來都下意識的忘記了,完全被眼前的場景給嚇到。

    師祖到底是何種存在?

    在他的心中,師祖必然是圣人一般的人物,然而眼下的場景卻明明白白告訴他。

    真的不是!

    和山海大世界的天地意志談條件,那么師祖的存在必然被天地所忌憚,這絕對不可能是普通圣人之境能做的事情。

    山海大荒的圣人都是天地規則敕封的存在,或許在萬靈面前偉岸無邊,但是在天地意志面前,根本沒有反抗之力。

    嗡!

    天地意志以青陽桓的心靈世界為時空,不斷的閃爍著淡淡的盈光。

    一息……

    兩息……

    三息……

    ……

    呼。

    在青陽桓的感知中,天地規則就這樣逐漸的消失,一切的威壓都從他的身上離開,仿佛自己剛剛經歷了一場夢幻。

    ……

    “阿桓。”

    歸墟世界中,青陽桓雙眸猛地睜開,龜不仙頓時大喜,急忙出聲喊道,然而他卻看到青陽桓身化流光,迎著九霄直上,撞入了混沌世界中。

    什么!

    這副場景,令幾位圣者皆是大吃一驚。

    這是什么情況?

    天罰如刀,竟然沒死?

    這怎么可能!

    一時間,幾位圣者皆是面面相覷,不知道是何原因,看著青陽桓撞開的混沌世界,一個個有些摸不準頭緒,心有疑惑,卻不敢前往混沌中探尋。

    ……

    這邊撞入混沌世界的青陽桓,腳下有萬般神彩于混沌中顯化,交織締結在腳下化為一道神路,在神路的兩旁可以不斷看到混沌中游離的小世界,小的如拳頭,大的縱橫千萬里,內衍草木。

    除卻這些小世界外,還可以在神道兩旁看到一座座殘破的宮殿,巍峨的山岳,懸浮的空山,潺潺的湖泊,這種場景十分的奇特,讓人心中有著感慨。

    而此在他的面容上,不斷有虛幻的身影掙扎,就好似有第二張面孔在流轉,兩張面孔不斷的交織扭曲,顯得有些猙獰。

    這是他還沒有完全斬出來的善尸,善尸的面孔慈悲,和伽羅分身沒有什么區別,甚至因為伽羅分身意志的回歸,他將屬于伽羅意志中存在的善意一并斬出。

    神路無盡,他仿佛在攀登著混沌世界前行,心中不由得有了思考。

    “難道這里就是三清天世界?”

    他在昊天梯上可是看到圣人居于清天境,而傳說中山海大荒中的圣人就是居于混沌世界中,但是眼下這方世界似乎和傳說中的三清天有著不小的差距,圣人所居之地,難道不應該是天地靈粹匯聚之所,鐘天地靈秀之地。

    對于這些猜測,青陽桓也難以弄清楚搞明白。

    天地三十三重天,至三清天以下三十二重天,皆是一種虛幻世界,和山海大世界是一體的,兩種時空融合在了一起,唯有武道精進到了一定境地,方才有參悟的資格。

    但是第三十三重天三清天可就不一樣了,是凌駕于下面三十二重天的存在,至于是虛幻還是真實的他眼下還真的搞不清楚。

    他小心的以精神意志窺視著四周的混沌世界,可惜卻精神波動卻如同石沉大海,根本得不到絲毫的回應。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的時間,他看到腳下的神路似乎走到了盡頭,在如同泥濘沼澤一般的混沌世界中,那一抹靈光是如此的顯眼。

    這是一片絢爛的世界,青陽桓收刮盡心中一切美好的詞匯,都無法形容自己眼前所看到的景象,好像是傳說中的天界一般,精靈于空中起舞,溫潤的陽光從世界穹壁上灑落,靈物渺渺,整個時空一片祥和。

    沒有大荒世界虛空中漂浮的若有若無的暴虐、血腥、混亂氣息,這里的一切帶給人一種平和寧靜,好似這里就像是伽羅所言的永恒世界。

    “這里是三清天?”

    青陽桓輕吟,然而他卻發現自己腳下的神路卻沒有斷絕,依舊朝著上方而去,他踏步前行,再次跨過了一座祥和時空,終于在一片朦朧的天地中止步。

    這方天穹無限大,沒有上下四方的感覺,有星辰在遠方閃爍,不斷有流光劃過虛無。

    “師祖。”

    這一刻,青陽桓神情驚愕,因為這方世界中他看到了一尊盤坐的身影,正在對著他含笑,這不是他以往所看到的虛幻身影,而是實實在在的身影。

    “這里是三清天最上層的玉清境清微天。”

    蕭晨盤坐于虛無中,看著面前走來的小家伙,等待了這么久,這么多徒子徒孫終于有人來到他的面前,雖然倉促,卻也在意料之中。

    “你先前走過的是上清境大赤天和上清境禹余天,至于山海大荒的混沌世界則是三清天和下方三十二重天的穹壁。”

    青陽桓看了看周圍的場景,這里雖說是玉清清微天,但是卻感受不到絲毫的生機,不要說跟下方的大赤天、禹余天相比,就算是和山海大荒也比不得,稱之為玉清境似乎有些名不副實。

    “山海大世界的三清天還沒有完全演化完成。”

    一眼就猜到了青陽桓心中所想,蕭晨的聲音傳到了他的耳中,頓時一個激靈被驚醒。

    “師祖你……當年人族被伽羅偷襲,差點一蹶不振,為何……”

    “你在怪我為何沒有出手援救人族?”

    蕭晨一眼望過去,就明白面前小家伙心中所想。

    “不不……”

    青陽桓再次激靈,慌忙搖頭說道。

    “當年之事我事先并不知曉,等到返回山海大荒后,大劫已經降臨,不過當年的人族雖然是發展到了巔峰,卻也走到了停滯,族內盤亙錯節,族力虛耗不前,沒有了外患自然也沒有了憂患意識,陷入了重重內斗之中,萬族重興這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青陽桓大吃一驚,有著難以置信,好在面前的身影輕輕搖頭,讓他心中的緊張放了下來,若是當年的事情是師祖謀劃的,那么他當真有些接受不了。

    “我早就在當年人族中古還沒有繁衍到巔峰的時候,離開了這方大世界,天外有天這不是一句空話,山海世界不過是茫茫天地間一座大千世界而已,你說看到的天是山海大荒的天,而天外亦有不遜于山海大荒的時空。”

    什么!

    對于青陽桓的驚訝,蕭晨神色沒有變化,當年他成為了整個人族第一人,在人族發展走上正軌之后,卸下了人族族長之位,就開了潛修武道,準備打破武道極限,最終離開了這方天地,卻看到了更加浩瀚的天地時空。

    這也印證了當年他得到至寶山河印之后來到這方世界后,所猜測世界不是唯一的結論,天外有天,山海大荒不過是無數大千世界之一而已。

    “那師祖你回來之后,為何不撥亂反正,重塑人族乾坤。”

    看著青陽桓如賭氣一般的話語,蕭晨嘴角輕笑,輕輕搖頭。

    “這是這方天地運轉的規則,當年人族一家獨大卻無法滿足世界進化所需,就和武者修煉是生命的進化一樣,山海世界同樣需要進化,才能變得更加的強大,不被外面其他大世界所吞噬,這和武者爭奪修煉資源是一個道理的。

    當年人族的事情,師祖自然是憤怒無比,然而事情已經發生,無可奈何,更何況我人族也需要浴火重生。

    在加上我這具化身不要說和大荒世界的天道真的打起來,就算是一旦踏入下界中,也會因為境界的原因,將山海大荒給撐破,故此也只能居于清微天內。

    畢竟師祖是從這方大世界走出去的,總不能將曾經生活的世界給毀滅?”

    青陽桓也不拘束,盤坐在師祖面前,抬著臉靜靜的聽著師祖的述說,他的面容上不斷浮盈著兩張模樣相同的面容,相互之間糾纏重疊。

    “那師祖身在何方?”

    倏而青陽桓出聲問道,眼中有著崇敬。

    “大羅天。”

    蕭晨沒有隱瞞自己的徒孫,畢竟在他看來日后說不得青陽桓也會前往這座浩瀚時空中來,到時候他在那座世界中就不再是孤立無援。

    “你可以看成是天外天,山海大世界之外存在諸多大千世界,每一座大千世界時空中都存在三十二重天,唯有進化到一定程度的時候,才會在世界之上出現第三十三重天三清天時空。

    山海大荒出現三清天也是在人族當年崩潰之后不久方才衍生而出,到了如今也不過只是完善了上清三天中的大赤天,至于禹余天還是半成,更不要說你所現在看到的玉清清微天了。

    實際上按照天外天的說法,天地共有三十六重天,最高便是大羅天。

    山海大世界的進化方向便是如此,想要獨立衍生出大羅天,而大羅天在玉清清微天之上,乃是超越了混元所在的層次。”

    蕭晨的聲音不斷的傳出,他的話語對于山海大荒億兆生命來說絕對是無上秘梓,可惜億萬兆生靈皆是蒙昧之輩,根本沒有資格知曉。

    “你所認識的圣人其實共分為四境,如今山海大荒中共有六尊圣人,皆是太清境圣人,往上還有上清境圣人、玉清境圣人,最上便是大羅圣人,亦可以稱之為混元無極。

    而成圣一共有兩種方法,一種便是你不久前所見到的天道圣人,山海大荒中的這六尊圣人便天道圣人,是由一方世界意志所敕封的,依托世界存在,世界存在圣人就存在,世界毀滅圣人隨之凋零,也可稱之為天道圣人。

    另外一種便是我傳下來的斬善尸成圣法,以自身為寄托,斬出三尸,最終合道三尸化為圣人,不和本源世界有瓜葛,稱之為大道圣人。

    師祖我便是斬三尸成圣,最終超脫了山海大荒世界,因為生命沒有寄托在山海大荒規則之上,故此這方天地無法約束我,就算是有一天山海大世界毀滅了,也不會牽連到我。”

    話音落下,只見蕭晨手指探出,朝著青陽桓眉心處輕輕一點,頓時面容不斷變換的青陽桓神色一下子定住,只見他的身上血氣翻滾,一道身影從青陽桓體內走了出來。

    善尸!

    只見這尊走出來的身影,和青陽桓模樣一般無二,面容溫潤。

    “本尊安好。”

    走出來的善尸,對著青陽桓稽首,慈眉善目,眸光溫潤。

    “這就是圣道善尸?”

    青陽桓看著面前和自己一模一樣的身影,這跟他先前所分離出來的分身是不同的存在,甚至他能夠感覺到生命層次都不相同。

    然而不待青陽桓有所動作,只見面前師祖隨意的朝著虛無中一爪,頓時在其掌心中出現了一道青光,化為一道青光天河朝著青陽桓傾瀉下來。

    滾滾青光墜落,沒入青陽桓體內,如同醍醐灌頂一般。

    嗡!

    朦朦朧朧的虛空中,天地規則顯化,一道盈光閃爍著,伴隨著凌厲的氣息。

    看著突然出現的規則秩序,蕭晨神色沒有變幻,嘴角輕吟:“借你衍化清微天圣力為我門中小輩鍛造圣基,日后會有后報,倘若天外有大千世界欲要吞噬山海大荒,我會出手將其擊潰。”

    然而,盈光灼灼的天地規則依舊淡淡的閃爍著,似乎對于這個答復并不滿意。

    “大羅天乃是時空最高境,混沌開辟以來,唯有洪荒大世界演化出了三十六重天圓滿世界,構建了大羅天,想要構建大羅天,需要一步步一來,不可能一蹴而就,根基不穩,大羅無鑄,現在的你需要的是好好沉淀,將三清境三天構建完全,多孕育出一些圣人,才能增強世界底蘊,有能有資格去想后邊的事情。”

    蕭晨的眸光中透發著一種明悟時空的神光,如今他對于自己來歷早已經明了。

    山海大荒世界不過是洪荒大羅天世界中的一個大千世界而已,當年的洪荒大世界同樣經歷了如今山海大荒的世界衍化。

    就好比一個星域一樣,星域外還有星系,星系外還有星河,星河外還有星海,星海外還有寰宇無窮。

    洪荒大世界演化出了最高的三十六重天,天地分三十六重天,除卻最高境的大羅天外,至大羅以下,每一重天中都孕育著無數的大千世界,山海大荒便是其中之一。

    他真身所在便是大羅天境,那是一座浩瀚的時空,同樣有著無數的征伐,無數的族群,亦是也有著人族存在,那里才是人族真正的起源之地。

    大羅天人族祖地是無數大千世界中人族的火種起源,當年大荒怎么會出現人族,就是大羅天人族祖地的強者發現了山海大荒,將人族火種撒下。

    只不過大千世界太多了,人族祖地不可能面面俱到,更不可能去守護每一個世界中的人族繁衍生息,若是那樣,人族祖地傳播火種就沒有了任何意義,唯有不斷的征伐中,才會誕生真正的強者。

    這也是他化身返回山海大荒后,看到人族被從巔峰擊破后沒有插手的原因,在前往大羅天后,他的眼光已經不再局限于一界一域之地,需要的是放眼整個人族。

    當然他也不是什么都沒做,比如在玉清清微天中呆了這么多年,眼下之所以如此倉促的促成自己這個小徒孫晉升圣境,也是因為大羅境人族發生了一些變故,他看看能不能有新的強者誕生,前往大羅界。

    整個洪荒時空中,不單單是人族將火種灑遍無數大千世界,無數的種族都是如此做法,大羅天人族祖地動輒都是數以千計的世界中布局,為人族謀劃繁衍之勢。

    相比之下,山海大荒世界中的人族起起落落,根本算不得什么了。

    說起來山海大荒中古人族拿了這么一把好牌,足以為人族占據一座大千世界,卻沒有想到走到了故步自封的境地,不僅族力不在精進,竟然還開始了倒退。

    “倘若你愿意為我人族附屬世界,我大羅天人族祖地會助你完善三清天境,化為最高層次的大千世界。”

    面對阿桓開出的價碼,天地意志閃爍嗡鳴,并沒有答應。

    山海天地意志的拒絕,早就在意料之中,蕭晨并沒有感到意外,作為新晉誕生不久,就已經演化出了上清三境的大千世界,雖然只是初始境的三晴天,但是未來晉升的希望很大,自然不愿意從屬于哪一個族群。

    這樣潛力巨大的世界,對于大羅天境人族祖地來講,也是需要爭奪的對象。

    “醒了。”

    倏而,蕭晨看到兩道青陽桓的模樣合二為一,轉醒過來,似乎還有些迷茫的眼神,輕吟道:“這一次的天罰我為暫時擋下,不過你的天罰并不在這方世界,而是在天外天洪荒大世界中。

    無論是在何處,道法都是一樣的,你沒有承載這方世界的圣位,走的是大道圣人之路,故此等你離開這方世界之后,必然有大道降下雷劫。”

    “弟子曉得。”

    青陽桓恭敬地說道,對著師祖拜了拜。

    “去吧,把你沒有做完的事情做完,師祖還能在這方世界停留一些時間。”

    “是。”

    看著青陽桓離去,蕭晨眸光漸冷,不過頃刻間消失的山海大世界的天地規則再次顯化在他的面前,氣息凌厲,規則如網。

    “你想要擋我?”

    對于天地規則,面前神色中依舊是淡然。

    “那幾位就算是我不動手,日后我的徒子徒孫也會動手,這方世界不應該有除了我人族之外的圣人存在,你說呢?”

    天地規則光芒灼灼,依舊是懸浮在蕭晨的面前。

    “好吧,讓他們多活些日子。”

    最終,蕭晨妥協下來,無論如何他都是從這方世界走向大羅天的,先天因果在這里,到了混元境地,對于因果似乎更加的看重,時至而今萬千世界無數強者,都不清楚在混元之上是否還有境界。

    畢竟對于混元強者來說,又一個問題是躲不開的,那便是容納了萬千座大千世界的洪荒大世界從何而來。

    會不會在洪荒之外還有這般景象,存在更高等階的天外天,在這座天外天中,洪荒如自身世界之內的諸多大千世界一般不顯眼。

    “我人族也可以成為此界的天道圣人,守護你的蛻變。”

    嗡!

    山海世界意志輕輕嗡鳴,這一次卻沒有在消失,而是懸浮在一旁,一閃一閃。

    ……

    混沌世界中,屠龍老和釋迦羅尊不斷的轟出攻擊,由他來拖住伽羅之主,為人族接引被伽羅族束縛的人族強者贏得時間,這是先前既定的策略。

    “老東西,你耍詐。”

    這一刻,釋迦羅尊已然察覺到了事態的不對,自己竟然中了調虎離山之計。

    沒有想到人族竟然這么大的魄力,拿著被鎮壓的燃燈般若做誘餌,要知道一旦他和燃燈般若融合之后,那么當年三世尊主就會有兩世融合,他的實力和境界就會飛快的暴漲。

    釋迦羅尊立于混沌中,眸子中閃爍著陰沉不定,他不能在和面前的人族老東西耗下去,必須找到燃燈般若,將其融入本體中。

    按照大日如來的消息,人族將燃燈般若困在了陰間界中。

    這件事自然是青陽桓所謀劃的,他本想著引釋迦羅尊和真神族交手,趁機打開陰間界,只是沒有想到計劃有變,陰間界卻陰差陽錯的在仙族手中打開了。

    當然雖然過程有著變化,但是結果卻沒有出乎太多的預料。

    “兵不厭詐,老家伙這可是當年你們伽羅族對我人族使得手段。”

    屠龍老須發狂舞,于混沌中攪動深淵般的混沌氣流,揮手將手中的龍頭手杖打了出去,卻被釋迦羅尊手中一件銅塔給抵住。

    哞!

    聲若驚雷,銅塔高九重,每一重四面皆有一尊盤坐的伽尊誦經,頓時梵音如潮,擊破了混沌氣流,令龍頭手杖倒飛而歸。

    “今日這筆賬先壓下,來日再算。”

    這句話落下,釋迦羅尊身上圣光大盛,化為一尊龐大的法相迎著屠龍老而去,而他本尊撕裂混沌,朝著歸墟世界而去。

    有著伽羅九幽尊主坐鎮十八重地獄,他自負不懼仙族和神族的巨擘,在說了他對仙神兩族的恩怨不感興趣,他只想要找到燃燈般若。

    轟!

    屠龍老將壓過來的釋迦法相破滅,然而面前的釋迦羅尊已然撞開了混沌。

    “哪里走。”

    而這一刻,釋迦羅尊不顧背后的屠龍老追趕,朝著歸墟世界而去,然而就在這一刻,他的眼前突然出現了一道紫袍身影。

    “尊主。”

    混沌中,有梵音降臨,頓時引得釋迦羅尊神情一怔。

    “尊主你執掌伽羅一百零八紀元,也該退位了,吾一定弘揚大乘佛法,廣灑慈悲恩澤。”

    “你……”

    釋迦羅尊大驚,看著眼前出現的青陽桓,不,應該是善尸,模樣和他所立下來的釋迦一般,但是他確定這絕對不是他伽羅族的釋迦圣子。

    “你是誰!”

    “吾佛陀大日!”

    善尸揮掌若天碑,印在了釋迦羅尊的胸膛上,頓時萬千道誦經的身影齊悲,天地一暗。

    噗!

    釋迦羅尊橫飛而出,眼中閃爍著不可置信,怎么會這樣?

    他親手選定的傳人,將來在他重臨圣位后,執掌伽羅國度的伽門弟子,怎么會是一個人族!

    一時間,釋迦羅尊有些恍惚,連身受重創都下意識的忽略了。

    不可能!

    “邪魔。”

    剎那間,釋迦羅尊轉醒,他執掌伽羅多年,早就心志堅定,幾乎是瞬息間就已經做出了決斷,既然傳承圣子被人族邪魔占據,那便重選傳人。

    “當誅。”

    頃刻間,釋迦羅尊的背后顯化出了一座恢弘的伽門世界,億萬道伽門尊者齊誦梵經,一時間周圍大片的混沌被渲染出一尊尊偉岸的身影。

    “邪魔當誅!”

    “你之邪魔,吾之道行。”

    面對億萬道伽尊臨身,善尸輕笑,面容身上的慈悲神色淡然,踏步而行,迎著這億萬道伽門身影而去,嘴角輕吟,有梵音同樣響起。

    “我佛慈悲,萬物可渡。”

    “吾為初始佛,號大日,可渡億萬眾生。”

    “你……”

    釋迦羅尊背后環繞的漫天伽尊,金碧輝煌中卻有一絲黯淡顯化,一瞬間萬千輝煌如墜幽谷,大片的場景崩潰成了虛無。

    “噗!”

    這一刻,他背后的漫天伽尊身影一尊尊凋零,他的道在崩潰。

    “你膽敢欺師滅祖?”

    “吾本就是祖,何談欺師滅祖!”

    就在這一剎那間,在釋迦羅尊的背后,青陽桓本尊出現,大手印在了其背上,頓時漫天金碧輝煌頃刻間崩潰,他的大手洞穿了釋迦羅尊的圣體。

    “哪來這么多話,你難道不知道有些人就是死于話多。”

    這一刻,青陽桓抓起釋迦羅尊的圣體,朝著后面趕來的屠龍老扔去。

    “我還有其他事情。”

    看著青陽桓遠去的身影,屠龍老眼中閃爍著驚駭,胡須顫動,良久發不出聲來。

    “你你你……”

    九轉圣境!

    我在哪?

    我是誰?

    屠龍老感覺自己沉浮了漫長歲月的腦子有些不夠用。

    天帝,圣者。

    這也太瘋狂了。

    難道這里面有黑幕,這小子是天地規則的私生子,要不然怎么能一躍登臨九轉圣境。

    反手鎮壓了釋迦羅尊后,青陽桓沒有在意背后屠龍老心中的想法,朝著天外伽羅大陸而去,在他的預料中,此刻伽羅大陸上應該更加的熱鬧才是。

    ……

    轟!轟!轟!

    伽羅圣山,失去了釋迦羅尊的伽羅族,這一刻圣山上的圣光都黯淡了幾分,恐怖的大裂縫蔓延不知道多少億萬里。

    在伽羅圣山的深處,神鐵打造的鎖鏈嘩啦啦的作響,每一道聲音都如同雷音般轟鳴,閃爍著萬千道光交織,隱約有一尊尊龐大如神岳一般的伽尊在吟唱著梵音。

    粗大的鐵鏈鎖住了一尊盤坐于蓮臺上的身影,身影氣息沉寂,卻如同深淵一般沉寂,壓得四方虛空都掀起波瀾。

    “齊天不歸,輪回不止。”

    就在這時,虛幻的道音響徹了整個天地,龐大的身軀猛地一顫,仿佛受到了呼喚一般。

    “齊天不歸,輪回不止!”

    這道呼聲不但沒有停下,反而是越演越烈,從四面八方貫穿而來,沖進龐大身軀的耳朵中。

    啊!

    終于,這尊龐大的身影忍受不住了,仰天嘶吼,雙臂舞動,兩道鎖在手臂上的神鏈舞動如同大龍。

    啊!啊!啊!

    恐怖的咆哮聲化為音障,將四周沖上來的伽羅族武者一個個給崩飛,口中鮮血狂飆,根本難以近前。

    “布陣。”

    圣山搖搖欲墜,引得伽羅族的老古董一個個再也支撐不住,瞬息間,一座恢弘的大陣從下方升起,一株璀璨的神樹從圣山上長出,枝干龐大如華蓋,撐開了漫天的時空。

    ……

    浩瀚混沌深處。

    一尊龐大的鎏金身影盤坐,從沉寂中轉醒,沉默了數息后,金色大手顫動了良久,終于朝著下方按下。

    “動,死。”

    然而,有淡淡的聲音從混沌上空降臨而下,頓時這尊龐大的身影身軀一顫,大手懸于虛空卻再也不敢落下。

    作為山海大世界的圣人,他出手必然會引動天地的懲罰,不過作為可以掌控一部分天地規則的圣人,最大的懲罰不過是緊閉在混沌中不出而已。

    然而這一刻,作為不死不滅的圣人,他從簡短的話語中聽到了死亡的氣息。

    ……

    “齊天不歸,輪回不止!”

    此刻,遙遠的伽羅國度,咆哮聲通天徹地,然而懸浮在伽羅圣山上的神木高懸,枝干四通八達,橫貫了四方星空,一時間竟然封鎖住了時空。

    菩提樹!

    剛剛降臨伽羅國度的青陽桓,看到了這株龐大的神木虛影,頓時眼中露出了驚訝,這株神木可是伽羅族的立族之根所在。

    轟!轟!轟!

    與此同時,在菩提大陣之下,不斷有轟鳴聲響起,顯然是齊天圣皇在不斷的轟擊著虛空。

    “助我。”

    就在這時,青陽桓耳邊傳來了陌生的話語,他定睛一看,正是齊天圣皇的轉世之身,模樣和當年他送入輪回的那個人一模一樣。

    “我送你進去。”

    剎那間,青陽桓體內走出了善尸,護著齊天轉世之身,朝著伽羅圣山而去,善尸身上彌漫的圣光,和菩提大陣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青陽你……”

    這一刻,帝師老頭子也看到了青陽桓,頓時驚駭的有些難以自持。

    “老頭子咱們以后再說。”

    帝師也知道此刻不是敘話的時候,無論如何青陽桓一步登天,位列三轉半圣對于人族來說,絕對是大好事。

    ……

    “釋迦,尊主在外,當由你暫掌伽羅。”

    善尸進入圣山之內,頓時有一尊伽羅族半圣出現,如同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

    這也是為何先前青陽桓沒有將釋迦尊主鎮殺的原因,一旦釋迦尊主隕落,伽羅族必然會得到消息,變數太多,不如暫時鎮壓。

    “釋迦暫執圣山。”

    走上前來的摩羅圣者,匆忙說道,他是伽羅族這個時代所晉升的圣者之一,有著一轉圣者的修為。

    “好。”

    善尸沉吟,就這電光火花之間,大手已然印在了摩羅圣者的身上,恐怖的圣力直接讓摩羅圣者根本沒有反抗之力,一轉和三轉圣者之間的差距太大了。

    轟!

    摩羅圣者連遺言都沒有留下就被打爆,虛幻的圣位重歸天地。

    什么!

    這一幕讓圣山中剩下的伽羅族武者,一個個傻了眼。

    剎那間,青陽桓再次落到了伽羅族摩羯圣者身前,大手轟然而下,摩羯尊者也不過是二轉之境,自然不是他的對手。

    實際上大荒中九轉圣者同樣受到天地規則的限制,能夠隨意停留在山海大荒中的圣者,大都是同一個時代晉升的存在。

    比如說曾經的拓圣者,哪怕是轉世過來,依舊進入了混沌世界中。

    另外一邊,被所在蓮臺上的齊天圣皇再次發出了一聲咆哮,沒有了伽羅圣力的侵襲,他的一雙眸子中有了一絲清明之色。

    轉世分身更是回歸到了他的體內,彌補了他戰魂不全。

    “吾齊天!”

    嘶啞的聲音從喉嚨中響起,齊天圣皇眼中的渾濁逐漸的清明起來。

    “齊天不歸,輪回不止!”

    轟隆隆!

    這一刻,圣皇從蓮臺上起身,鎖住雙手的神鏈在大手的撕扯下,轟然碎裂,每一塊都如同山岳般墜落,砸塌了時空。

    “棒來!”

    圣皇凌空,最終發出了一聲咆哮。

    “棒來!”

    他的大手朝著虛無中抓去,同一時刻遙遠的人族山海大陸南方,地動山搖,天地轟鳴,西南大地上,一聲轟鳴炸響。

    一道黑影重大地深處沖出,擊穿了寰宇,朝著浩瀚星空飛去。

    “醒了。”

    武王灰頭土臉的從大地深處鉆出來,卻絲毫沒有在意自己身上的狼狽,眼中有著驚喜。

    ……

    “棒來。”

    伽羅大陸上空,齊天圣皇身影于虛空中翻滾,腳踏筋斗云,于虛空中抓住了襲來的黑電。

    嗡!

    黑色的大棒,附著著斑駁,在落入圣皇手中的剎那,一縷金光四射,頓時閃耀了九天十地。

    “伽羅!”

    圣皇雙手握住了手中鐵棒,眸光朝著伽羅族望去,頃刻間鐵棒化為十萬丈大小,橫擊而下,重重的朝著伽羅族砸下。

    噗噗噗!

    這一刻,伽羅喋血,億萬里飄紅,鐵棒之下伽國崩碎,山河傾倒,無數身影血骨迸濺,有尸山血海匯聚。

    被囚禁了一個大時代的圣皇,一腔怒火全都附諸在這一棍上。

    咔嚓!

    數息之后,伽羅大陸發出了一聲巨響,大地上裂縫蔓延,大陸碎了,一下子化為了大大小小千百塊。

    就在青陽桓在想朝著伽羅族添把火的時刻,九天之巔有規則顯化,令狂暴的時空一下子變得靜止了下來。

    天規!

    這一刻,人族諸強紛紛止住了手中的力量,哪怕是青陽桓也沒有在輕舉妄動。

    “走吧。”

    數息后,青陽桓對著帝師道,天地規則顯化,這是不讓將伽羅族山海大荒中的傳承覆滅。

    既然救出了齊天圣皇和其他被困的人族強者,這一次的謀劃也算是圓滿。

    “可惜了。”

    帝師老頭嘆息,卻也明白伽羅在混沌中有圣人存在,就算是這個眼下真的將伽羅族給覆滅,新的時代開啟后,伽羅族依舊可以再現。

    “走。”

    ……

    歸墟世界。

    “好一個人族!”

    蒼青神人看著出現的青陽桓,神色中怎么也無法遮掩那抹震驚之色。

    他算是看出來了,人族的算計技高一籌,不過神族謀劃了這么久,收獲也不小,最重要的是得到了一件巔峰半圣器玲瓏塔。

    “我人族和神族之間的合作還要追溯到上古之時,伽羅族本就是天族余孽轉化而成,如今再次攜手,必當開創新紀元時代。”

    雖然面前立著的是一尊九轉圣境古神,不過青陽桓眼界已然不同,他的聲音不卑不亢,眸光落到了裂開的十八重地獄方向,伽羅尊主盤臥于地獄深處,縱然有著怒火卻走不出地獄的束縛。

    “好。”

    蒼青神人大笑,身影如清風一般消失在天地間,顯然也明白再待下去也沒有了什么意義,至于合作的事情,自然由雙方祖庭去商討。

    “阿桓。”

    龜不仙湊了上來,緊張兮兮的看著青陽桓。

    “我沒事。”

    青陽桓深深看了一眼地獄深處,大手一揮將地獄和陰間界之間的裂縫給撫平。

    “阿桓,你……”

    看到這副場景,龜不仙不由得大吃一驚。

    “日后我親自去地獄,到時候無須在借他人之手。”

    收起了陰間界,青陽桓帶著龜不仙返回,這一場綿延了伽羅和歸墟世界的布局,沒有絲毫的意外徹底引爆了整個山海世界,萬族齊喑,一時間整個天地都被人族的風頭給壓住。

    當然,神族一尊九轉古神境的強者歸來,亦是給仙族帶來了極大的影響。

    對于這些青陽桓沒有在意,在這場大戰過后,他沉寂在了歸墟世界,人族和偃旗息鼓,一時間整個天地竟然難得安靜下來。

    ……

    三千六百年后,天外大陸降臨,人族引動位于大陸東方的星空大陣,在諸強者的合力下,將山海大陸朝著西方橫推了六億八千萬里。

    哪怕是如此,龐大的大陸橫穿虛空,依舊造成了整個天地的動蕩,萬族都受到了不小的創傷。

    和萬族預料的不同,這一次天外大陸降臨并不是滅世之災,這是天地規則有意推動整個天地繁榮和發展。

    這一點青陽桓自然是知曉的,武者在進化,世界同樣在進化。

    自從他斬出善尸之后,就一直沉寂在了歸墟世界中,而善尸在當年一戰之后,留在了分裂的伽羅國度開創了大乘佛法,算是鳩占鵲巢,斬了伽羅族的根。

    不過同樣有一部分伽羅族人另立了伽國,善尸化身本欲將之趕盡殺絕,卻得到了天地的警示,最終作罷。

    而與此同時,萬族的眸光都投向了新的大陸,天外降臨的大陸是一座比之山海大陸還要龐大的山河大地,彌漫著古老蠻荒的氣息,各種在原本大荒世界中的難得一見的靈物,在這座大陸上比比皆是。

    萬族的紛爭一下子都被吸引到了這座大陸上,其中人族和真神聯盟占據了大陸的西部、北部、和中部大部分地區,仙族和神圣天庭占據了西南地獄,妖族占據了東部,幾乎每一個族群都在這塊新大陸上分了一杯羹。

    新大陸降臨的萬年后,天地格局未變,青陽桓在師祖的幫助下斬出了第二尸惡尸,實力暴漲到了六轉圣明境。

    又隔了三萬載,他再出斬出了自我尸,位列九轉準圣境,在斬出第三尸之后,青陽桓直接殺進了十八重地獄深處,鎮壓了伽羅九幽世系尊主,同時解救除了人族陰間界的諸多強者,重建了大陰間界。

    新紀元十萬八千年后,在師祖蕭晨的幫助下,斬出來的三尸和本尊歸一,晉升到了太清圣人境,因為并不是山海大陸天降圣位,故此他可以隨意的出入山海大荒世界。

    得益于他晉升到了圣人境,為新紀元時代第一位圣人,萬族再次蟄伏在人族之下,曾經和人族結盟的真神族,也不得不屈服人族之下。

    在新大陸上,人族占據整座大陸的二分之一,若不是有天地規則的阻礙,青陽桓直接就讓人族將剩下的族群趕下大陸了。

    哪怕是如此,人族因為青陽桓在這個時代成圣,占據了整個時代的氣運先機,獨占萬族鰲頭。

    十個紀元之后,青陽桓離開了山海大荒,進入了傳說中大羅天境,被人族祖地敕命為傳道者,接過師祖的職位,游歷無數大千世界,傳播人族道統。

    (全文完)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