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奇幻 > 神藏 > 第253章 成交
    “十來萬?”

    方逸微不可查的看了柏初夏一眼,臉上露出一絲意動的神色,眼睛看向了一旁的吳天寶,嘴上雖然沒說話,但眼神中的意思,卻是在詢問吳天寶所能給出的價格。

    “華老弟,您說的價格,可是上拍的價啊……”

    聽到華子易的話,吳天寶不由苦笑了起來,開口說道:“這東西要是能上拍賣會或者拿到國外去,就是賣個二三十萬也都有可能,但是在咱們國內交易,卻是打死也到不了那個價格的……”

    吳天寶的這番話,倒不是在壓這件青銅燭臺的價格,他說的也是事實,除了那些膽大包天的盜墓者不忌諱交易青銅器之外,一般的古董商,對青銅器買賣總是忌諱莫深的。

    所以青銅器值錢是不假,在上個世紀二三十年代的時候,只要帶有銘文的青銅器,幾乎可以說是一字千金,那會的一個三足鼎就能賣到幾十萬大洋。

    但現在敢做這一行的人,卻是少之又少,也就導致現如今的青銅器在國內的價格上不去,國內花個幾萬塊錢收的青銅器,一到國外就身價倍增,如此暴利,也是很多違法的古董商跨國走私青銅器的原因所在了。

    “你說的倒也是,不過在咱們圈子里,這么個物件,也不是兩三萬就能買得到的吧?”

    華子易點了點頭,似笑非笑的看著吳天寶,從今兒逛市場方逸的行為上他能看得出來,方逸對古玩的價格似乎并不是很了解,作為方逸的朋友,華子易自然不會讓他吃虧的。

    “兩三萬的確是買不到……”吳天寶想了一下,說道:“方先生,您這物件,能再讓我看看嗎?”

    “吳老板,我們一會還有事,喝完茶我們就走……”方逸面無表情的將青銅燭臺遞了過去,同時也傳達了他的意思,那就是要看抓緊,等喝完茶再拿不定主意的話,那自個兒就不賣了。

    “好,不會耽誤方先生時間的……”吳天寶拿著青銅器又仔仔細細的觀察了一遍,也就是花了兩三分鐘的時間,然后用報紙將其卷好放在了方逸右手邊的桌子上。

    “老吳,怎么樣?這茶泡的快沒味道了……”見到吳天寶放下了青銅器,華子易開口問道。

    “八萬!”吳天寶伸出了右手的拇指和食指,說道:“這東西是不錯,不過應該屬于保護文物的范疇,帶不出國去,我這邊只能給到八萬的價錢……”

    “華哥,怎么樣?”方逸看向了華子易。

    “八萬有點兒低了,這東西不多見……”

    華子易開口說道,其實八萬的價格也差不了多少,在前段時間的時候,圈子里有人只花了兩萬塊錢就買了個秦代的青銅燭臺,雖然品相不如這個,但也說明了這一類物件的價錢。

    “哦,那就算了吧……”聽到華子易的話后,方逸右手抓住了青銅器的基座,作勢就要起身。

    “哎,華老弟,不多見它也只是個青銅燭臺啊……”

    看到方逸的動作,吳天寶連忙攔住了他,說道:“方先生,十萬,這東西我最多出到十萬塊錢,要是再多的話,恐怕我是賠了本也賺不到吆喝啊……”

    “十萬?華哥?”方逸是真不知道這類青銅器的價格,所以將決定權交給了華子易。

    “方逸,你要是真的想賣掉這個青銅燭臺,十萬倒是也差不多了……”華子易其實也看出來了,方逸是真的不怎么喜歡這玩意兒,要是能出手的話,兩百變十萬,這生意還是有的做的。

    “十萬……”方逸沉吟了起來,臉上露出了思考的樣子。

    “方逸,合適就賣了吧……”柏初夏知道方逸和胖子現在手上沒錢,賣掉這東西,卻是正好可以解決他們遇到的難題。

    “方先生,十萬真的不低了……”吳天寶開口說道:“這東西我再出手,最多也就能賣到個十一二萬,等于是賺個辛苦錢而已……”

    “吳老板,您先等等……”方逸擺手打斷了吳天寶的話,看向了柏初夏,笑道:“初夏,我買賣這玩意兒,你不會有什么意見吧?”

    方逸知道柏初夏性子直爽,他在做這個套之初的時候,原本沒想著讓柏初夏跟在一起的,不過眼下柏初夏既然在,方逸就要考慮到她的想法了。

    “我有什么意見?我只是見到這東西是你在地攤上淘到的,轉手又賣掉了……”柏初夏并不是那種不知道變通的女孩,而且她現在也不在公安系統了,也管不著這種事情。

    “好吧,既然吳老板這么想要,我就賣了……”

    方逸聞言點了點頭,似乎是柏初夏的話打消了他的顧慮,看向吳天寶說道:“這個東西,就是一個普通的工藝品,日后要是出了什么事情,吳老板可找不到我的……”

    “那是當然……”

    聽到方逸愿意出手了,吳天寶臉上頓時露出了喜色,拍著胸脯說道:“方先生您放心,我老吳給您立下白紙黑字的字據,不管有什么事,都是我老吳一力承擔……”

    “行,那吳老板你驗驗貨吧,這東西我只要現金,你應該懂的……”方逸把手邊被報紙包起來的青銅燭臺向著吳天寶那邊推了推。

    “不用,這不是剛驗過的嗎?”吳天寶嘴上說著不用,但還是從基座的地方揭開報紙看了一眼,然后才故作大方的把青銅燭臺又放在了靠近方逸手邊的位置。

    “吳老板,你寫個東西吧,對了,你這邊有現金沒?我不接受銀行轉賬的……”方逸用手輕輕拍了拍青銅燭臺,笑著說道:“這好不容易撿個漏,沒想到還沒焐熱呢就不是我的了……”

    “方逸,你就知足吧,兩百塊錢一轉眼變成了十萬,這就是個神話!”華子易不滿的看了一眼方逸,說出那話來,簡直就是得了便宜還賣乖啊。

    “知足,當然知足了……”方逸哈哈一笑,一直摩挲著燭臺的右手收了回來,看著吳天寶寫著字據。

    “方先生,我老吳沒啥文化,您看看這樣寫行嗎?”吳天寶收起了筆,將下面放了復印紙的兩張A4紙遞向了方逸。

    “轉讓協議?”方逸看了下抬頭,寫著是轉讓協議幾個字。

    “茲有方逸先生將一尊高三十公分的象首燭臺工藝品,轉讓給吳天寶,轉讓價格為RMB拾萬(100000)元整,現貨款兩清,雙均不承擔交易后產生的問題和糾紛,特立此協議。”

    在協議的后面,吳天寶已經簽上了字,并且寫上了自己的身份證號碼,方逸只需要在另外一邊簽字,再各自按上個手印,這個一式兩份的協議就算是正式生效了。

    “方先生,怎么樣?還有什么需要補充的嗎?”等方逸逐字逐句的看完之后,吳天寶開口問道。

    “沒什么問題,就這樣吧……”

    方逸搖了搖頭,雖然這轉讓協議不是那么正規,也沒有經過公證,但是有這么個東西也就足夠了,因為上面沒有出現青銅器和古玩等字樣,就算吳天寶日后反悔,也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的。

    說著話,方逸將自己的名字和身份證號碼分別寫在了兩張協議上,然后吳天寶拿出了盒印泥,兩人都印上了自己的手印。

    “方先生,您稍等一下,我這就去給您取錢……”看著手上的協議,吳天寶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

    “要去銀行嗎?”方逸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不用,十來萬塊錢,店里就有……”吳天寶笑著站起身來,這么大一間店鋪,是需要一些周轉資金的,在店里的保險柜里,通常都會放個二三十萬的現金。

    “吳老板,這東西是你的了,你拿過去吧……”方逸喊住了準備去取錢的吳天寶,指了指桌子上的青銅燭臺。

    “好,方先生,華老弟,你們稍等……”

    吳天寶點了點頭,拿起了包在報紙里的青銅燭臺,剛才這玩意一直都沒離開他的視線,所以也沒必要再驗看了,當下拿著就進了放置保險柜的里間。

    也就是兩三分鐘的時間,吳天寶就拎著個外面寫著工商銀行的手提袋走了出來,將袋子放在方逸面前之后,開口說道:“方先生,您查查,一共十萬,都在這里了……”

    “不用查了,區區十萬塊錢,我還擔心吳老板玩什么貓膩嗎?”方逸只是瞄了一眼,就看到那十扎鈔票都是綁著銀行封條的,當下也沒看第二眼,直接就拿在了手上。

    “吳老板,一會還有事,我和華哥今兒就不打擾了?”十萬塊錢到手,方逸哪還有心情和吳天寶扯淡,當下站起身子就開口告辭了。

    “行,既然兩位還有事,那我今兒就不留你們了……”吳天寶往外送著方逸和華子易,口中說道:“改天我做東,兩位和這位柏小姐一定賞個臉要來啊……”

    “那是自然的……”方逸笑著和吳天寶打著哈哈,幾人已然是走到了店鋪的門外面。

    “幾位位慢走……”吳天寶還在對方逸和華子易熱情的擺著手,不過心里卻是對這樁生意樂開了花。

    對于旁人而言,青銅器這一類的物件還真是不怎么好出手,這個燭臺在國內的圈子里能賣上個十二三萬就算是高價了,但是對吳天寶來說,他卻是有出手的渠道。

    吳天寶相信,制作如此精美的青銅器,那個臺島老板一定能看中,對于那種不差錢的人而言,吳天寶的最低心里價位是三十萬,要是對方真喜歡,說不定賣到五十萬也是有可能的。

    “拜在名師門下又能如何,不一樣被老子給忽悠了?”

    等到方逸和華子易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中之后,吳天寶臉上那原本很謙卑的笑容,突然就變成了冷笑,口中冷哼了一聲,轉身進了店鋪,再也沒向著方逸和華子易的方向多看一眼。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