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鄉村欲愛 > 第一百四十一章 艷照
    第一百四十一章 艷照

    錢心藍這個名字咋一聽還算是個不錯的名字,至少能夠讓人想入非非,但當見到那肉墩般的身材的時候,卻是有一種反胃的沖動。

    當然,這個女人運氣還算是不錯,自己的大哥是縣城的混混,早年,嫁給了一個爆發戶。

    有句話說得好,男人有錢就變壞,因此,錢心藍的命運也不怎么好,自己的男人因為嫌棄自己長得不怎么地,所以,到處拈花惹草,前幾天,當發現自己的男人正在床上跟一個女人纏綿的時候,一氣之下,打電話告訴自己的大哥,把自己的男人打個半死,送到當地診所的時候已經斷氣。

    死了男人,錢心藍倒不是很傷心,在他看來,這樣的男人早就該死了,而且,她也不是個安分的主,自己的男人那方面不行,因此,經常躲著自己的男人來到夜總會,叫幾個有錢的男人來服侍自己。

    現在男人死了,自己也是更加的變本加厲,一到晚上的時候,就會出現在這里,找幾個在夜總會當鴨的壯漢消遣。

    在這個價值觀以及人生觀極度扭曲的時代,財可通神這句話十分在理,雖然她錢心藍長相的確不敢恭維,但只要拋出鈔票的話,這些為了錢不惜犧牲自己色相的男人也只能任憑這個體重超過兩百斤的女人擺布。

    李大壯推開錢心藍房間的時候,錢心藍正躺在一個男人的懷里纏綿,見到那場面的時候,李大壯心中一陣反胃,也不知道那個男人到底是怎么回事,竟然為了幾個錢而陪這么丑的女人那個。

    “喂,小子,你是誰不知道我們錢大美女包了這間包廂么”幾個壯漢見李大壯出現,臉上露出怒氣。

    “不好意思,我走錯房間了。”李大壯訕笑道,心里卻是冷笑連連,這么個極品,你也好意思開口叫美女。

    但今晚的自己,是負責勾引這個富婆的,也只能裝傻愣愣的站在那里,一本正經的模樣,頗有幾分穩重氣息。

    本來,錢心藍被打擾心里有些怒氣,但當見到出現的是個人高馬大,而且長得還不賴的男人的時候,眼睛都冒出光來。

    很顯然,錢心藍沒有認出李大壯,而是把對方當成了走錯包間的鴨。

    “小哥,你是在這家夜總會工作的么”錢心藍揮舞著肥胖的大手,一臉笑意的問道,滿臉肥肉,那原本就不大的眼睛此時已經成了一條縫。

    “是啊,這位太太,對不起,我走錯地方了,我立刻走。”李大壯佯裝害怕的說道,打算轉身就走。

    “等等,小哥,我看你身材不錯,要不,今晚就呆在我這里吧。”錢心藍突然站起身,對著李大壯走去,隱約可以感覺到這個女人走路地板在震,可想而知,這個女人的體重究竟有多少。

    “這位太太過獎了,不過,我那個包廂的客戶還在等著我呢,我就不在這里陪您了。”李大壯一臉認真的說道,但并沒有邁開步子,而是等待著這個肥婆接近自己。

    “這位小哥,今晚我包了你,而且還出雙倍的錢。”錢心藍說道,從名貴的包包當中拿出一張卡,笑道:“只要你能服侍好我這張卡就歸你。”

    “真的么”李大壯雙眼發光,但心中卻是嗤之以鼻,心想:就算你給我金山銀山,老子也不要碰你,碰你一下,我身上的肉都回爛。

    “怎么,你覺得我像是開玩笑么”生怕這到手的肥肉廢了,錢心藍笑瞇瞇的將卡放在李大壯的手里。

    而此時,那些坐在沙發上的男人見這情況,滿臉殺氣地瞪著李大壯,恨不得把這個家伙給扒皮抽筋。

    搶人生意,斷子絕孫啊。

    “那,那些人怎么辦啊”李大壯指了指那些怒氣沖沖的男人,心里并不愧疚,這些家伙還真有臉,身強力壯的,干什么不好,來做鴨

    “呵呵,小寶貝,只要你答應我服侍我,這些人我立刻趕走。”錢心藍會心一笑,轉過身子,臉色立刻陰沉了下來,說道:“你們這些人,立刻給我滾出去,錢一份不會少你們的。”

    聽到這話,那些人立刻一愣,但有錢就是娘,既然連客人都開口了,那自己還怎么留下來呢

    心里雖然有些怒氣,但這些在夜總會干的男人也是有尊嚴的,成天被這個女人呼來喝去,心里早就不爽了,現在這樣走也好,免得把自己的千萬子孫浪費在這個肥婆身上。

    見那些人離去,李大壯心中得意啊,沒想到,自己才出現,就把這個肥婆給迷得神魂顛倒,看來,接下來的事情好辦了。

    當最后一個男人離開這里之后嗎,此時,整個包間之內,只剩下錢心藍以及李大壯。

    面對這個肥婆火熱的目光,李大壯心中一陣惡寒,要是對方長得稍微好看點,自己就開干了,但這么個 肉東西,自己想干恐怕自己的小弟弟都會立刻軟下去。

    這就好像是一個性欲很強的男人見到鳳姐一般,就算對方赤身裸體,估計那個男人也不可能硬的起來,開玩笑,不忍直視啊。

    心里雖然有些翻滾,但為了就楊超叔,從這個女人的嘴里掏出一些東西,李大壯也只能硬著頭皮,在那個肥婆的拉扯之下,迅速走到沙發之上。

    “小哥,你長得這么威猛,讓老娘怎么辦啊,我看到你第一眼,就有一種愛上你的感覺。”錢心藍小眼放光,看的李大壯毛骨悚然,生怕這個女人會立刻對自己撲來,那樣的話,不把自己壓死都要把自己嚇死啊。

    心中雖然滿是厭惡,但李大壯依舊是笑瞇瞇的說道,“這位太太,今晚我是你的人了,你可要對我好點哦。”

    說這話的時候,李大壯都覺得自己有點犯賤,這他媽自己是不是走狗屎運了,難道是因為之前碰過太多的美女,上天突然降下一個肥婆懲罰自己

    “咯咯,小哥,你還真是可愛啊,待會我們就出去開放,看到你,我都想把你吃了,真是太迷人了。”說話間,錢心藍伸手一抓,觸摸上了李大壯褲襠里面的。

    只是,這個時候的李大壯,因為之前連續跟張瀾以及蘇雪兒干了兩場,那里早就軟了,更何況面前還是這么個女人,實在是想硬都很難啊。

    “小哥,現在沒人,要不你讓我看看你身上的肌肉吧。”錢心藍笑著說道,滿臉的狂熱之色。

    “太太,現在這樣有點早了吧,要不,我們先喝幾杯,不然的話,這么好的時光,浪費了可不好啊。”說話間,李大壯拿起茶幾上的紅酒,給錢心藍倒了一杯。

    “好,本來老娘不喝酒的,但你這個小哥夠迷人,今晚就破例一次。”錢心藍笑著說道,拿著紅酒,咕咚咕咚幾口就喝了下去。

    “太太好酒量啊,要不我們再喝幾倍吧。”李大壯見錢心藍酒量不行,打算把這個女人灌醉,然后套出幾句話,作為證據,到時候就可以救出楊超叔了。

    只是,就在此時,突然,錢心藍眼前一白,就這樣暈了過去。

    “嘿,這個死肥婆,看來還真的不勝酒量啊。”李大壯笑瞇瞇的說道,隱約可以聽到這個肥婆打呼嚕的聲音。

    “靠,喝的跟個肥豬似的,我還怎么問啊。”李大壯眼睛翻了翻,這個時候,還真不知道該怎么辦好了。

    就在李大壯心中犯難的時候,口袋當中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大壯,情況怎么樣套出什么沒有”電話那頭,張瀾關切的問道。

    “張瀾姐,你接完客了”李大壯笑道。

    “去你的,老娘今晚沒有接客,一直都在等著你呢。”張瀾聲音有些嗔怒,再次問道:“你小子究竟有沒有把事情做好啊”

    “還沒呢。”李大壯瞥了一眼睡得跟豬似的錢心藍,苦笑道:“本來打算灌酒讓這個女人說出來的,但他媽的喝了一杯就睡了,我該怎么辦啊”

    “別著急,你在那里等著我,我馬上就過去,我們一起想辦法。”張瀾說道。

    掛下電話,李大壯伸出手在錢心藍那張肥臉上甩了一巴掌,但這個女人卻沒有任何的感覺,依舊打打著呼嚕,沒有醒來的意思。

    “算你狠。”李大壯輕呼出一口氣,只能坐在那里等待張瀾出現,在跟自己一起想辦法。

    很快,張瀾出現在包間內,走上前,出現在李大壯的面前。

    “張瀾姐,現在怎么辦呢”李大壯見張瀾出現,在看著那肥婆,突然覺得張瀾美若天仙。

    美與丑本來就是對比出來的,就算是一個長相一般的女人跟鳳姐對比,前者都是極品美女,更何況張瀾本來就不錯,因此,對比起來,更有幾分韻味。

    “現在能怎么辦只能想辦法扒光這個女人的衣服,然后,拍幾張照片威脅一下子了。”張瀾吐著小香舌,一臉得意地說道。

    “什么意思”李大壯有些不解。

    “你啊,聽說過艷照門么就是把照片拍下來,如果這個女人到時候不放了楊超醫生的話,就把她的照片散播出去。”錢心藍得意地說道。

    “哦,可這是犯法的啊。”李大壯有些擔憂,雖然以暴制暴自己并不反對,但是自己擔心要是見到這個女人的身體,自己會永遠不會硬起來,到時候可就真的苦逼了。

    “現在還有更好的辦法么”張瀾笑道,走上前去,直接把富婆身上的衣服扒去,拿出手機,拍了幾張照片,隨后拿出一張富婆的名片,這就打算離開這里。

    “這就好了”李大壯問道。

    “好了啊,你難道還打算呆在這里啊”張瀾笑著問道。

    “嘻嘻,張瀾姐,既然這個富婆給我們提供了不錯的地方,要不,我們就在這里來一次吧,剛才被這個肥婆嚇得我雙腿發軟,再見到你,覺得你沒如天仙,我現在就想干你。”李大壯一臉激動的說道,大手已經抓向了張瀾的胸口。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