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最強狂人 > 第二卷_2227 所謂“真相”
    烈神鷹瞥向烈豺狼的頭顱,心中不屑,身為堂堂的烈家主人和部落族長,他當然認識所有烈家的直系和旁系子弟,而烈豺狼之所以令他記憶住,全因他是地痞流氓。 更新最快

    那樣的渣滓,死掉根本無所謂,若因它的緣故得罪一條魔龍,那才是災難性結局。

    畢竟……魔龍壽元悠久,而且皮糙肉厚,烈神鷹根本就沒有把握一定能夠將對方擊斃在此地。只要對方活著離去,恐怕山國部落就只能考慮遷徙。

    “烈神鷹閣下,我來助您一臂之力。”虛渡鴉的身形也從遠方到來,他踩在無數渡鴉上,那些渡鴉全都是黑羽白牙,口腔中滿是鋸齒,顯得格外猙獰可怖。它們當然全都是由虛家豢養的肉食生物,若非虛家掌握著部落中很多的商鋪,他們根本無力負擔渡鴉的消耗。

    “很好,渡鴉有你在,集合我們雙武圣之力,也許有能力擊斃它。”烈神鷹頷首,心中略微寬慰。雖說平素他們貌合神離,一直存在著很強烈的競爭,但此時此刻關系到部落的生死存亡,所以他們會聯手。

    “交出虛青禾那雜碎!”

    魔龍依舊在狂怒咆哮。

    烈神鷹一怔,在瞧到對方的眼球后,他能夠清清楚楚地看到那條魔龍的眼睛中燃燒著一股強烈的仇恨,簡直是兇焰滔天,那簡直是刻骨銘心的仇恨,猶如殺父奪妻之恨一樣。

    虛渡鴉也愕然呆住,他咬緊牙關,謹慎地問:“魔龍閣下,你跟我的孫子有何仇怨?我想,他一向很懂得進退分寸,就算是犯蠢,以他的那點微薄實力,也根本沒有資格冒犯你啊。”

    但烈神鷹卻是驟然意識到一件事,駭然張嘴,失聲道:“不對啊……魔龍,你,你的魔神語是我們部落的方言!你……究竟是誰?”

    虛渡鴉也心中咯噔,腦袋中滿是謎團。

    他們根本無法想象眼前的怪異問題:為何一條魔龍竟然能夠說地道的山國咆哮方言呢?

    那種古怪感覺,就仿佛奧巴馬忽然在白宮演講時,滿口“俺是執政官”、“瓜娃子流氓國家”、“我日東瀛仙人板板”一樣。簡直是荒謬到極點,徹底超出兩名部落領袖的理解范疇。

    蘇狂淡淡笑笑,隨后就將魔龍化身形態解除掉,將他用《吞天神功》從一眾魔神血肉中獲得氣息增幅到極點釋放出去。

    “他是……地地道道的魔神啊,就是好像是雜……混血后裔。”

    有人小心翼翼地說,本來脫口而出的“雜種”,卻是被他瞬間吞回去,換上很委婉的“混血”。

    “烈炎!是你那混蛋!是那個瘋子!你是來找我復仇的鬼魂嗎?”

    虛青禾失態地咆哮,頓時陷入暴躁的瘋狂中,隨手轟出無數的電光,襲向蘇狂。虛青禾簡直如見神鬼,因為他記得清清楚楚:烈炎已經被他一拳將腦袋打得擰麻花。沒有任何魔神,能夠在腦袋旋轉180度后,依舊能夠活下來。

    所以,虛青禾盡管一向鎮靜,但在“撞鬼”般的靈異事件后,他卻是瞬間失態,嚇得肝膽俱裂,本能地就將最強的攻擊釋放出去。

    “糟糕,虛青禾那混球要激怒那名青年武圣。”烈神鷹勃然色變,但他此時此刻出手,卻是為時晚矣。

    “別啊,青禾!!!”虛渡鴉也慌忙出言提醒,他很清楚,對方年紀輕輕,赫然就已經有四元丹修為,必然天賦異稟,將來潛能無限,也就是說,烈炎甚至有可能成長為超越烈神鷹的強者,而虛家若招惹如此級別的家伙,未來堪憂。

    蘇狂淡淡嗤笑,輕易地就閃避掉所有的攻擊。

    但他沒想到的卻是,虛青禾失態下,竟然隨手亂砸雷霆,而有一道赫然是落向人群中的虛麋鹿和虛百合。

    蘇狂不假思索,驟然化身魔龍,沒有任何猶豫地咆哮著,撕天龍爪對準面前的虛空狠狠一劃,一道空間裂縫驟然撕開,蘇狂鉆入其中,緊接著他就以魔龍形態出現在老夫妻面前,將龍翼裹緊他們。

    轟隆隆。

    雷霆降落到蘇狂的鎏金龍鱗上,根本就沒有形成任何的傷害。那本來就是一名四元丹武圣在心煩意燥下的胡亂攻擊,再加上蘇狂的魔龍化身能夠跟六元丹武圣對撼,根本就無懼一名四元丹武圣的攻擊。

    “爺爺奶奶,你們沒事吧?”烈炎,也就是蘇狂噙著溫和的憨厚微笑說道。

    那一句簡簡單單的話語,在人群中掀起軒然大波。

    “魔龍原來就是烈炎啊……他竟然拼著硬挨一記雷霆,也得用龍翼捍衛虛麋鹿和虛百合老夫妻倆,真的是很有良心啊。虛家老夫老妻,也算是沒有白疼白眼狼。”有人知曉今日白天在虛家酒樓的沖突,登時感慨萬千地說。

    “難怪烈炎要跟虛青禾不死不休呢。我今日親眼目睹虛青禾行兇殺人,一拳將烈炎的脖頸打斷,烈炎的尸體都已經冰冷……莫非是復仇惡靈??!!”有人驚駭欲絕地說。

    在眾人的議論紛紛中,烈神鷹瞬間知曉事情的來龍去脈。

    他登時心中狂喜,隨后又陰沉萬分,咬牙問:“你……是烈炎?烈豺狼之子?”

    烈炎寬慰下驚魂未定的虛家老夫妻倆,淡淡邪笑道:“沒錯,我正是烈炎,至于烈豺狼之子?我呸,他那種雜碎,豈配做我的父親?”

    “他就在剛才,一口龍炎六親不認地將烈豺狼燒焦……他已經喪心病狂,竟然弒父,果然是瘋瘋癲癲的。”一名武圣說。

    弒父???

    所有人登時感覺頭大如斗,沒想到今日的事情竟然如此的復雜。先是一條古怪的魔龍出現在山國部落中,隨后魔龍化成人形,竟然是以往被眾人忽略的瘋子烈炎,而烈炎本該在今日正午被虛青禾擊斃。但他死而復生,竟然獲得化身魔龍的恐怖實力,而且,從一個從未修煉的瘋子,變成四元丹武圣強者,首戰卻是弒父!

    “你……為何斬殺烈豺狼?”烈神鷹瞇縫雙眸,但在得知蘇狂的身份后,原本的驚恐煙消云散,因為一個本來是瘋子的家伙必然在武技上很匱乏,因為他從未修煉。也就是說,就算烈炎的魔龍化身能夠有六元丹修為,憑著自己和虛渡鴉的聯手,依舊能夠將蘇狂誅殺在此。

    蘇狂,對此也心知肚明。

    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火中取栗,一向是賭徒的本性,而蘇狂從來都是“生要能盡歡,死亦有何憾”的男人。

    虛渡鴉的殺意在一絲絲地醞釀,他已經準備以弒父之罪做文章,煽風點火,讓烈神鷹認為蘇狂是六親不認的暴徒,將他斬殺掉!唯有如此,才能為虛家未來解決掉一個潛在威脅。

    但接下來的一幕,所有人卻是萬萬沒想到,在穹窿上叱咤風云的魔龍,有著碾壓除掉烈神鷹和虛渡鴉外所有其余武圣的能耐的恐怖強者,卻是……猛然嚎啕大哭著,跪倒在僅僅只有二元丹修為的部落仲裁官面前。

    隨后,烈炎就完全沒有半點翩翩風度地一把抱緊仲裁官的大腿,鑒于他的實力太強悍,所以身為小小的二元丹武圣的仲裁官,根本就沒有任何抵御,只能被蘇狂狠狠地抱緊腿。

    烈神鷹渾身的靈氣翻滾著,蒸騰到極致,準備一待蘇狂行兇殺人,就直接將他擊斃,免得留下后患,但蘇狂的模樣根本就是一個受盡委屈的孩子。

    “仲裁官大人,您要為我做主啊!我聽虛麋鹿爺爺和虛百合奶奶說仲裁官大人一向是正義的主持者,請您為我翻案,將當年的冤枉公之于眾!”烈炎一把鼻涕一把淚地說著,滿臉的哀求。

    仲裁官已經是呆若木雞,同時戰戰兢兢,他很清楚地感受到來自蘇狂的恐怖龍威,那已經令他險些屁滾尿流。

    但如今在眾目睽睽下,仲裁官只有努力地夾緊屁股,才能防止屎尿屁失禁滾出來。

    “你……我……有族長大人在看著呢,哪能輪得到我來主持正義?”仲裁官嘴唇哆嗦著說。

    烈神鷹卻是恍然醒悟,怪異地點點腦袋,口吻登時溫和很多,說:“烈炎他,所有的知識都是從虛麋鹿和虛百合那里得知的。你本來就負責仲裁糾紛,所以,蘇狂一出事當然是找你。嗯……畢竟蘇狂是我們山國咆哮部落的子民嘛。”

    雖然……有點鼠目寸光,竟然不知道該求我。但烈神鷹卻沒將那一番話說出來,因為蘇狂的孤陋寡聞,讓他反倒是覺得很安全,因為任何腦袋正常的人,都會對笨蛋兼文盲滋生出一絲淡淡的優越感,而優越感會令他們感到安全。

    烈炎怒火熊熊地攥拳說:“我本來腦袋是正常的。”

    虛麋鹿頷首同意:“是啊,在烈炎娘親尚在的時候,他一向是機靈聰慧的,跟猴精一樣特別的活潑。”

    虛百合也帶著寵溺的眼神望向蘇狂,心花怒放,而在慈祥和藹的長輩眼中,所有的娃娃基本都是如此:“沒錯,蘇狂絕非天生的癡傻。”

    “一直到那日……”蘇狂的眼神格*鷙。

    全本歡迎您! t1706231537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