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帝妃嬌 > 第一百六十六章 傷金枝
    同樣的今夜,長公主府的潯陽長公主卻沒有這么好過。

    侍女正在給她脫妝準備服侍她歇下,崔冕怒氣騰騰的從外面沖進來,侍女一邊阻攔一邊對他道:“世子爺,請讓奴婢先進去通報長公主一聲。”,但結果沒攔住。

    崔冕怒道了一聲“讓開”,直接推倒侍女怒氣騰騰的從外面闖進來,看著里面的潯陽長公主咬牙切齒的道:“宇文娫,是不是你,是不是你讓將她的孩子打掉的?”

    潯陽長公主從菱花鏡前扭過頭來冷冷瞥了他一眼,冷道:“崔冕,這里可是本宮的公主府,可不是你安國侯府,豈是你隨便就可以闖進來的地方。”說著又轉過頭去,冷冷的瞪了一眼旁邊的侍女,怒道:“你們都是廢物嗎,連個人都攔不住?”

    侍女小心翼翼的垂下頭去,并不說話。

    崔冕道:“你少跟我橫挑鼻子豎挑眼的,我是駙馬,公主府我如何進不得。”說完又質問道:“我問你,陳家小夫人那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你弄掉的?”

    潯陽長公主哼了一聲,道:“是又怎么樣,有夫之婦,還在外面偷別人家的男人,本宮只是弄掉了她的孩子沒要了她的命,都算本宮仁慈了。要按本宮以前的性子,只會將她弄成人彘扔進酒缸里。”

    崔冕怒道:“宇文娫,你敢!”又道:“別以為你是公主我就不敢將你怎么樣。”說完拉著她的手將她從椅子上扯起來,抬起手便一副要打她的模樣。

    潯陽長公主抬起頭來,冷看著他,厲聲道:“你打呀,你打呀,本宮今日倒是看看,你姓崔的是不是敢打本宮這姓宇文的。你今日要是不敢打,你崔冕就是個孬種。”

    崔冕被氣激得青筋暴起,揚起的手遲遲沒有落下。

    潯陽長公主繼續冷哼道:“你最好別忘了,這天下是我宇文家的,你在本宮面前,也不過是個臣子。”

    崔冕瞇著眼睛看著她冷笑了一聲,道:“宇文娫,從你嫁進我崔家的第一天,你就瞧不起我崔家。你宇文家有什么了不起,這天下也是我崔家的先祖幫你宇文家打下來的,這天下之主也是我崔家的先祖讓給你宇文家的。”

    潯陽長公主厲聲呵斥道:“崔冕,你大膽!”

    崔家是開國功臣,當年高祖皇帝打天下時,確實出力頗多。但當年圍繞在高祖皇帝身邊的英才眾多,卻也沒有到少了他崔家就打不下這天下的地步。

    崔冕厲聲道:“你就看看我膽子大不大,我今日就打了你這個長公主,我看宇文家能將我如何。”

    說完揚起的巴掌揮下,直接扇在了潯陽長公主的臉上。

    潯陽長公主被打得踉蹌了一下,眼冒金星的往后退了兩步,撫著被打的那半邊臉,不可置信的怒瞪著崔冕。

    殿內的其他侍女紛紛跪了下來,惶恐的喊了一聲:“公主殿下……”

    潯陽長公主的貼身侍女上前扶住了潯陽長公主,看著崔冕,不由呵斥道:“駙馬爺,公主可是金枝玉葉,你,你竟敢……”一時被氣得也說不出話來。

    崔冕卻對著潯陽長公主冷笑了一聲,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

    潯陽長公主被氣得渾身發抖,喃喃的道:“你竟然敢真的打本宮,你竟然敢真的打本宮。”說著暴怒得而有些瘋狂的道:“本宮跟你拼了,本宮跟你同歸于盡。”

    說著四處張望了一下,看到掛在墻上的一把劍,從上面抽出來,目光赤紅的舉著劍往崔冕撲過來,侍女們紛紛上前想攔都攔不住。

    但潯陽長公主畢竟是嬌生慣的女流之輩,力氣比不得男子,崔冕又是自小習武的練家子,三兩下就將潯陽長公主手里的劍奪了下來扔在了地上,然后冷冷的將潯陽長公主推到在地。

    潯陽長公主摔倒在地,只覺得身上的骨頭都摔碎了,但是身體的疼痛卻比不過心頭的憤怒,她被侍女扶著坐在地上,氣得顫抖著身體道:“崔冕,本宮絕對不會放過你,絕不會放過你崔家。你等著,本宮會告訴皇兄,皇兄絕對不會放過你。”

    崔冕卻輕蔑的看了她一眼,然后轉身走出了公主府。

    整個殿內亂糟糟的,侍女跪了一地,地上還躺著崔冕扔在那里的那把劍。

    扶著潯陽長公主的侍女紅著眼,小心的想要去摸她被打腫的半張臉,哽咽著喚了一聲:“公主……”

    說著扶起了她在矮榻上坐下,又吩咐旁邊的侍女道:“快去拿消腫祛瘀的藥來。”

    潯陽長公主憤怒過后,已經漸漸沉靜下來。

    等侍女將藥拿來,打開蓋子正要給潯陽長公主上藥。

    潯陽長公主卻在這時候將她手里的藥拍在地上,冷道:“上什么藥,本宮明日就要頂著這一張臉去給皇兄看,讓他看看崔家是怎么口出狂言不將宇文家放在眼里。”

    侍女是自小伺候潯陽長公主的,看著潯陽長公主的樣子,忍不住心疼的又紅了眼睛,恨聲道:“駙馬真是太過分了,連先帝都沒有動過殿下一根手指頭,他竟然敢打殿下。”

    又道:“要是成王殿下還活著就好了,他要是還活著并做了皇上,他如此疼愛殿下必然不會讓公主受此委屈。或者若是臨王殿下也在京城,也必然會為殿下討回公道。”

    現在的皇上倒也不是說就討厭公主殿下,只是自小不長在一塊沒有什么感情,肯定比不得成王殿下和臨王殿下如此疼愛公主。

    潯陽長公主轉過頭來,冷冷瞪了侍女一眼,警告道:“這些話以后不許再說了,讓皇兄聽到,你還要不要自己的腦袋了。”

    說著臉上又黯淡下來,想到長兄,忍不住心痛。正是因為長兄的死,她才會這么痛恨崔家。但此時又不得不道:“這人死都死了,說再多都沒有用,以后少提起成王殿下。”

    大皇兄是曾經如光輝明月般讓半朝的文武以為是最適合儲君的人,讓如今做了皇上的三皇兄聽見,難免要心生芥蒂。

    潯陽長公主道:“本宮以前跟皇兄感情不深,不妨礙本宮從現在開始慢慢親近皇兄,血緣相連的兄妹,皇兄不會棄本宮于不顧。”

    說著伸手又摸了摸被打的臉,臉上越發陰沉憤恨起來。

    全本歡迎您! t1706231537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