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帝妃嬌 > 第二百一十九章 珠圓玉潤
    姜鈺冷冷的哼了一聲,心道你什么你。

    然后將小幾上放著的甜白瓷碗又端了起來,帶著憤恨一般狠狠的吃了一口杏仁酪,又道:“別以為我不知道,崔安調戲和戲弄我的事情,皇上一早就知道。可皇上卻沒想過為你的貴妃我出頭。”這簡直就是不可原諒。

    宇文烺也就是被她氣噎了那么一小會,此時倒是心情冷靜下來了,呵了一聲道:“但你告訴朕了嗎?你要是來求求朕,朕還能不為你做主?”

    姜鈺算是聽明白了,他看著崔安不斷調戲和戲弄她不出手,原來是等著她求他呢?他就想看著她哀求他的一幕,然后他再裝模作樣做個好人?他做人真是呵呵了。

    宇文烺道:“就算朕沒有再第一時間為你出頭,但朕也為了你重懲了崔安。但是姜鈺你呢,你可信任過朕?”

    姜鈺冷哼道:“皇上值得信任嗎?”

    她這個是否定句,但宇文烺卻將它當成了問句,而后看著姜鈺,眼神熱忱的盯著她,帶著點呢喃寵溺的味道,道:“你若是愿意信任朕,朕自然值得信任。”

    又來這一套,姜鈺才不會上他的當。

    懶得再理他,直接避開他的眼神對外面喊道:“墨玉。”

    墨玉匆匆的從外面進來,屈了屈膝,道了一聲:“奴婢在。”

    姜鈺把碗遞給她,道:“再給我盛一碗杏仁酪來。”

    宇文烺也收了那熱忱的眼神,瞟了她手里的甜白瓷碗一眼,又道:“你今天到底吃了多少碗了?甜膩寒冷的東西容易傷胃,你少吃一些。”

    姜鈺道:“我就愛吃,我就樂意,皇上管得著嗎?”說完將碗遞給墨玉,道:“快去。”

    墨玉看了看宇文烺,再看了看姜鈺,最終接過了碗,道了一聲是。

    等一碗滿滿的杏仁酪重新端了來,姜鈺仿佛是故意氣宇文烺似的,當著他的面吃得津津有味的。

    宇文烺重新看著她,最終有些嘆氣,伸手過來要往她的胸口去,姜鈺以為他要干什么,連忙空出一只手攔住他的手,怒道:“皇上想干什么?”

    而宇文烺的手只停頓了一下,然后繼續往下落在了她的肚皮上,輕輕的捏了兩下。那上面的肚腩肉被捏得輕輕顫了兩下,然后姜鈺便聽到宇文烺道:“朕是想提醒你節制一些,難道你就沒有發現你最近的衣裳穿得有些緊了嗎?”

    說完將手收了回來。

    姜鈺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肚子,再接著抬起頭來看了看宇文烺,最后怒吼道:“我樂意,我就喜歡胖著,你管得著嗎?”沒有一個姑娘樂意男人在自己的面前說自己胖,暗示也不行。

    宇文烺再上下打量了她兩眼,然后一副不忍直視的扭過頭去,道:“總之你節制一些。”說完站起來,往內殿里面走去了,大概是要進里面去換衣裳。

    宇文烺走后,姜鈺卻默默的將手里裝著杏仁酪的小碗放了下來。她說得再裝腔作勢,但女人對自己的身材終歸是在意的。

    她低著頭看著自己的肚子,用力的吸了吸肚子,上面的肉收進去了些,但還是明顯看得出來多出了一圈的肉,用手按了按,還十分的有彈性和質感。

    姑娘家到底還是十分重視身材的,這一下子連姜鈺自己都有些不忍直視了,她比重前胖了整整不止兩圈啊。

    當然,孟蘅玉以前就十分的清瘦,胖上一圈還能顯得氣色好更漂亮了些,所以就算現在胖了兩圈卻也胖得并不十分突出的,頂多只能算作個珠圓玉潤。

    但是吧,姜鈺是從以瘦為美的那個時代過來的,顯然她的審美觀點并沒有跟比別人標新立異,“珠圓玉潤”這個詞已經令她覺得十分恐怖了。

    但她哪里知道,孟蘅玉這副身體還是個易胖體質,不知不覺間就長了不止兩圈的膘了。但她在抱怨這副身體易胖的時候,卻完全忘記了她是一天吃六頓外加零食的,早午膳之間加頓點心,午晚膳之間加頓點心,晚上還有一頓夜宵,外加隨時任吃的零食,再是不易胖的體質也經不起她這趟折騰的。

    姜鈺再看一眼小幾上放著的杏仁酪,此時也不覺得是什么美味了,而是脂肪,一坨坨長在她身上的脂肪。

    姜鈺不忍直視的揮了揮手,對墨玉道:“端下去端下去。”

    墨玉奇道:“娘娘不吃了?”

    姜鈺道:“不吃了,以后也別做了,沒看見本宮都被人嫌棄了。”說完郁悶的默了默,又道:“給本宮找根繩子來,本宮明天開始要跳百索減肥。”

    而同一時間,在崔家出宮的馬車上。

    寧國公抱著被打得幾乎暈厥的兒子,臉上陰沉沉的。

    崔安昏沉了那么一會,此時倒是漸漸的意識清醒了起來,抓著寧國公的袖子,對寧國公道:“父親,告訴太后,孟蘅玉這個人不可信。”

    他為什么敢去招惹孟蘅玉這個人,他還沒有蠢到皇帝后宮里的任何一個女人都敢去招惹,他是仗著孟蘅玉這個人已經投靠了太后和他們崔家,就算他玩弄她而她也會不敢得罪他們崔家而忍氣吞聲。但沒有想到她竟然敢涉及暗算他,說明她這個人根本不忠心。

    說不定就是假意投靠實際上還是皇帝的人。

    寧國公看著傷痕累累的兒子,雖然有些惱怒他不爭氣和分不清輕重,但也還是關心兒子的心情占了上風,陰沉著臉道:“你先養好傷再說吧。”

    崔安咬著牙忍著痛重新趴下來,又對寧國公道:“父親,是不是我讓你失望了?”

    他以前還嫌棄崔冕沒出息給崔家惹麻煩,沒有想到有一天他也會著了別人的道。

    寧國公沒有說話,他當然是失望的,巨大的失望,這個自小被他寄予厚望的兒子,卻這么輕易的就栽在了一個女人手里。

    而崔安比起令寧國公失望,更擔心的卻是自己的世子之位,再次拉著寧國公的袖子,又滿含期待的望著他問道:“父親,兒子的世子之位……”

    寧國公因為生氣一直繃著的臉這時候終于緩和了下來,這個兒子是他的長子也是唯一的嫡子,比起其他的兒子來,他總還是更喜歡這個兒子的。

    寧國公輕聲嘆了口氣,帶著些安撫的語氣道:“你先好好養傷,只要我們以后輔佐齊王大事能成,你的世子之位一切總還是好說。”

    崔安卻聽出了他隱含的意思,這么說來,就算是暫緩之計,父親也還是會不得不先請廢了他。

    崔安心里恨怒得很,咬牙切齒的道:“兒子絕對不會放過那個女人!”說著手便握緊了拳頭,臉上的表情十分猙獰。比起身上的痛,現在是對孟蘅玉的痛恨更占了上風。

    全本歡迎您! t1706231537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