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帝妃嬌 > 第二百四十五章 少兒不宜
    姜鈺翻了個白眼,撇過頭去,悄聲碎碎念道:“你又不是我的夫,共事一夫也輪不到我頭上。”

    結果身旁的男人又出聲了,帶著比剛剛更冷的語氣,哼道:“你當朕聽不見嗎?”

    姜鈺只好重新轉過頭來,對著宇文烺特別溫柔的笑了一下,道:“是,臣妾一點都不喜歡跟人分享皇上,所以皇上還是不要讓周小姐進宮來了吧。”

    但他這句話,并沒有讓宇文烺臉上的表情好轉起來。

    結果因為得罪了某人,晚上睡覺姜鈺被貶去睡榻去了。她這這好些日子都是跟宇文烺共睡在床上,這突然又要睡榻,還真的有些不習慣。

    姜鈺罵了他一聲“小氣”,也懶得捧著他,然后就抱著被子往榻上去了。

    但結果就是,第二天早上起來姜鈺腰酸背痛,差點直不起腰來。結果倒是讓紫宸宮的宮人誤會了,還以為他們昨晚干了什么壞事,人人臉上都是樂呵呵的。

    墨玉幫她揉肩和腰的時候,甚至笑著道:“皇上也不知道愛惜著點娘娘。”這話聽著可絕對不像是指責,而像是夸贊。

    姜鈺:“……”

    姜鈺覺得自己有必要跟她解釋一下,于是轉過身來,態度十分端正的道:“墨玉,有些事本宮認為你是誤會了,本宮昨天晚上可沒干什么事,你……”

    結果先被墨玉笑著打斷道:“是,奴婢知道娘娘害羞,娘娘不用跟奴婢解釋。”

    姜鈺再次:“……”

    而又偏巧此時,宇文烺已經梳洗完畢之后從里面走了出來,聽到姜鈺解釋的話和墨玉的回答,呵呵的哂笑了兩聲。

    然后故意一般,笑得十分曖昧的走過來,墨玉將位置讓開,他彎腰下來輕輕攬了攬她的脖子,臉湊到她的額頭上輕啄了一下,然后又用手指挑逗的勾了勾她的下巴,滿臉春色的道:“昨晚弄疼了你嗎?”

    姜鈺本想躲開他在她額頭上的親吻,結果沒有躲開,然后再聽到他后面的話,頓時心里想抓狂。好嘞,得嘞,這下她是跳進黃河也解釋不清了。

    一旁的墨玉承香等人倒還是捂著嘴抿著唇笑,一副為她高興的模樣。

    然后用早膳的時候,宇文烺也對她特別特別的溫柔,笑瞇瞇的將龍眼包子、點心等夾到她的碟子里,道:“多吃點,看你最近瘦了許多,摸起來骨頭都硌人。”

    姜鈺:“……”要不要三句兩句都故意說得這么讓人想入非非。

    姜鈺最近的減肥成果初見成效,的確是瘦了一圈,但還在正常范圍內,看起來反倒是比之前更漂亮了些,但絕對不到骨頭硌人的地步。

    既然已經是解釋不清了,姜鈺投李報桃,往宇文烺碟子里夾了一塊鹿肉,也笑瞇瞇的道:“皇上也多吃點,看皇上晚上仿佛力不從心,得補補。”

    一旁侍膳的宮人包括萬得意都低下了頭去,當做什么話都沒有聽到一般。墨玉卻是在一旁著急,就怕侮辱皇上能力的話就怕皇上聽了會生氣。

    宇文烺看著碟子里的鹿肉,鹿肉可以壯陽。他倒是沒有生氣,甚至笑了下,道:“看來愛妃昨天晚上并不滿意……”

    如此少兒不宜的話題,你來我往一直進行到早膳用完。

    然后宇文烺去了宣清殿,他今日召見了周弼。

    而姜鈺在紫宸宮,卻也接見了一位客人——周弼的女兒。

    周大小姐閨名雅琳,是個十分有詩意的名字。其母大陳氏與小陳氏是親生的姐妹,周雅琳與孟蘅玉便是嫡親的表姐妹。

    都傳言周大小姐長得肖似其母,所以得周弼十分的寵愛。大陳氏早亡,姜鈺沒有見過大陳氏但是既然能與小陳氏被稱之為“大小二陳”在當年名冠京畿的人,想必容貌也不是一般的漂亮。

    那么肖似大陳氏的周雅琳長得自然也不會普通。

    而周雅琳也的確是長得十分絕色,傾城傾國的美,就是與孟蘅玉這張臉比起來也不遑多讓。

    但她美得又與孟蘅玉氣質完全不同,孟蘅玉是美得清冷高潔,像蘭花,像水仙,像是從天而來自帶白色仙氣的仙女。

    而周雅琳卻像是艷絕群芳的牡丹,妖嬈華貴的美。一眼看過去,就難以讓人忽視。

    周雅琳與孟蘅玉這對表姐妹的關系以前應該是并不親近的,這從周雅琳幾次進宮對姜鈺的態度就可以看得出來,且不僅不親近,周雅琳大約還挺不喜歡孟蘅玉。

    但盡管如此,周雅琳昂首挺胸居高臨下從紫宸宮外走進來的時候,姜鈺還是給了她十二分的熱情,臉上極盡的溫柔。

    與之相反的,周雅琳對她的態度卻十分的冷淡,走上前來十分敷衍的給姜鈺行禮,道:“見過貴妃娘娘。”

    姜鈺笑著拉過了她的手,道:“表妹快快請起,自家的姐妹何必如此客氣。”

    周雅琳卻不動聲色的抽回了自己的手,對姜鈺極輕的冷哼了一聲,道:“臣女對娘娘客氣了嗎?”

    姜鈺臉上的笑容差點維持不住,挑起眉頭看著她,要不是因為她身后背靠著一個周弼,她可真想一巴掌呼啦上去。小丫頭片子跟她雄什么雄!

    但姜鈺此時卻對自己說,忍住,忍住,一定要忍住。

    然后繼續張開大大的笑容對她道:“對呀,你和本宮之間就應該不必客氣。”這一次姜鈺倒是沒有勉強自己再去碰她貼她的冷眼,只是笑著道:“表妹快坐吧。”一邊自己先走到椅子上坐了下來。

    周雅琳倒是沒有客氣,直接就坐了下來了,連一句謝恩的話都沒有。可見姜鈺這個高高在上的貴妃,她是一點都不放在眼里的。

    姜鈺只做沒有看見,繼續笑道:“幾日不見,表妹變得更加漂亮了。”

    姜鈺一邊說著一邊倒還真的認真打量了一下,十六七歲少女,穿著大紅繡牡丹花的衣裳,化著精致的妝容,十指青蔥涂豆蔻,眉黛唇朱,美目妖嬈,真的是如牡丹般的國色天香。

    周雅琳微微抬了抬下巴,倒是收下了她的恭維,道:“多謝娘娘夸贊。”然后又不說話了。

    姜鈺只好繼續道:“本宮在宮里見不到什么親人,之前表妹進宮幾次想找表妹說話,但表妹來去匆匆,竟是找不到機會,令本宮遺憾得很……”

    全本歡迎您! t1706231537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