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校園全能高手 > 第85章 往事軼聞(下)
    第85章往事軼聞(下)比如某位老爺子,比他最大的孩子還要大了足足四十多歲,這如果放在現在的話,聽起來或許就有些稀奇了,但實際上,在當年這種情況卻是一點都不稀奇。

    他早年在戰爭時期實際上有過兩個孩子,但在那個時期,老蔣的圍追堵截,再加上外敵入侵,血戰疆場,結果在戰亂之中兩個孩子都先后死去。

    一直到建國后,這一位才又要了孩子,結果也算是中年得子,所以他與孩子之間的年齡差距才會這么大。

    而當時像這位老爺子這樣的情況,完全不在少數,當時有很多人都是這樣。

    說不定,王志軍的爺爺,王家的老爺子應該也是這樣。

    然而,看到二哥季少雷那古怪的神色,季楓就覺得這事情似乎沒有那么簡單了,不然的話,二哥肯定不會是這個神色,而且,如果沒什么特別的話,他也不會特意說起這一點。

    “二哥,這中間是不是有什么問題?”季楓問道。

    “是不是有什么問題我不知道,不過我倒是聽人說過,王老爺子的小兒子,也就是王志軍的小叔,那容貌似乎跟王老爺子并不像,反而跟武家的某個人很像!”季少雷嘿笑一聲。

    “嗯?!”

    季楓頓時一怔,旋即他不由睜大了眼睛,愕然道:“二哥,你的意思是……”

    季少雷的話,讓季楓可真是有些吃驚了。

    王老爺子的小兒子,居然在容貌上跟他長得不像,反而像武家的某個人,這豈不是說……王志軍的小叔,其實不是老王家的種?

    反而……很可能是武家某個人的種?

    這也就意味著,王老爺子的夫人,很有可能是在外面偷漢子了,給王老爺子戴了一頂綠油油的帽子,而且她偷的漢子,還是武家的某個人!

    居然還有這樣的事兒?!

    季楓詫異的問道:“二哥,這不太可能吧?會不會是一種巧合啊?”

    “為什么這么說?”季少雷問道。

    “你想啊,如果真是你說的那樣的話,那王家豈不是恨死武家了,又怎么可能會跟武家走的那么近,甚至都好的快穿一條褲子了,沒有誰能忍受這種奇恥大辱吧?”

    季楓詫異的說道:“再說了,王老爺子大概六十歲左右才有的小兒子,那個時候,他的夫人不也是差不多那個年紀了?女人到了那個年紀,還怎么生孩子?”

    季少雷嘿笑道:“覺得有些扯是不是?”

    季楓點點頭,說道:“我覺得這個傳聞很扯淡,講不通嘛!”

    拋開王老夫人在生孩子時候的年紀不說,就只是說假如她真的偷漢子了,而且偷的還是武家的男人,那么,王老爺子又怎么可能會忍受這種屈辱?

    就算是武家勢力強大,權勢遮天蔽日,王老爺子不敢反抗,不敢報復,那至少也不會跟武家的人走的那么近吧?

    在華夏,傳統的觀念還是占據著主流,有幾個男人可以明知道自己的老婆跟某個男人有染,但還可以跟對方走的那么近,關系還那么好?

    季楓覺得這有些不可思議,所以他認為,這個傳聞是假的。

    季少雷嘿嘿笑了起來:“這就是你孤陋寡聞了,三兒,有件事兒你不知道,當初局勢剛一穩定下來,這位王老爺子,可就是迫不及待的換了老婆,找了一個比他小很多的女人,所以,當時王老夫人生小兒子的時候,可不是六十歲左右的年紀!”

    季楓愕然,原來還有這一出?

    “那……王家怎么會跟武家走的這么近?”季楓又問道。

    就算是王老夫人的年紀上可以講得通,但王老爺子真的就可以忍受那種屈辱,還能跟武家走的那么近?

    這事兒哪怕是擱在一個膽小的小市民身上,也絕對無法忍受,更何況王老爺子怎么說也是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人啊!

    “哼!他們兩家怎么就不能走近了?”

    季少雷嗤笑道:“在整個高層,王老爺子幾乎就是孤家寡人,尤其是當初他得罪過的那些老爺子的后代,都已經逐漸的起來了,以前的那筆帳,或許現在的這些小孩子不記得了,可他們卻還是記得清清楚楚的,他們又怎么可能會眼睜睜的看著王家的人逍遙快活?”

    季楓皺眉道:“然后呢?”

    “然后不就是這樣了么!”季少雷攤攤手:“王老爺子年紀大了,底下的一些子弟又不成材,他要想保持王家的風光,要想不被人清算舊賬,就必須要跟人聯手!”

    “但是你想想,就他那種做派,誰敢跟他聯手?更何況,如果誰要跟他共進退的話,那得罪的,可就是一大批中流砥柱,那些人可都是少壯派,而且都是身居要職,一個王家,跟這么一大批人比起來,究竟孰強孰弱,外人可是看的最清楚的!”

    季楓愕然道:“就因為這樣,王老爺子就能忍受這種屈辱,跟武家走的那么近,甚至到了王志軍這一代,都幾乎成了武家的狗腿子?!”

    “是不是覺得王老爺子這個人很能忍,為了家族可以做出這么大的犧牲?!”季少雷笑問道。

    “不知道!”

    季楓搖搖頭,說道:“反正換做是我的話,我就算是不跟對方拼命,也絕對不會善罷甘休,更不用說跟對方還走的那么近了……”

    季少雷嗤笑道:“那是你!但是有些人就不一樣了,為了權力,為了榮華富貴和地位,別說是老婆偷人了,就算是有人當著他的面把他老婆給干了,他都能忍受……這么跟你說吧,當初有些人還提出來,要徹查王老爺子這些年干的事情,正巧這個時候,王老頭的二兒子犯事兒了!”

    說到這里,季少雷不由撇撇嘴:“你想一想,外面不知道有多少人正等著王老頭犯錯呢,現在他兒子犯事兒了,當時就有人喊出,要將王老二給送到監獄里去,王老頭自己可是比誰都清楚,一旦兒子被送到監獄里去,會是什么后果!”

    季楓挑了挑眉頭,心道:“原來如此!”

    王老爺子自己做過什么事情,他自然很清楚,所以他就更擔心別人也會原樣奉還,甚至是加倍的奉還!

    如果他的兒子被投進監獄,到時候究竟會有多少人對其特殊對待,相信王老爺子自己最清楚。

    在這種情況下,一旦進了監獄,那就是一個死,除此之外,絕無活路!

    而一旦有一個兒子被投進監獄,那么接下來王家絕對會人心惶惶,到時候外面那些紅著眼睛的人,絕對會將他們各個擊破,到時候,王家說不定都會被那些人給趕盡殺絕!

    甚至就連王老爺子自己,恐怕都不會得到善終!

    “或許就是在這種情況下,王老爺子才選擇了忍下這口氣,反而還跟武家走到了一起?”季楓問道。

    “誰知道他怎么想的!”

    季少雷嗤笑一聲:“反正聽說最后是武家的老爺子出面,把事情給壓了下去,想來也差不多吧……不過要我說,王老頭其實為的還是他自己,像這種人,連老婆被人給睡了這事兒都能忍受,嘖嘖……”

    季楓深以為然。

    一個男人,如果連這種事情都能夠忍受,不管說他是如何的忍辱負重,如何的為了家族犧牲自己等等,再好聽的詞語,都無法掩蓋一件事情……

    王老爺子的骨子里,其實是貪生怕死的。

    或者說,他的骨子里具有一種奴性,面對比自己強大的人,他連反抗的膽量都沒有!

    由此就可以看出,王老爺子是個什么樣的性格。

    季楓忍不住搖了搖頭,這事兒他很難做出什么評價,畢竟他一個外人,是無法理解當事人心里的感受的,但是對于王家和武家的關系,他卻有了清晰的認識。

    “這么說起來,王家完全就是武家的附庸了?”季楓沉吟道。

    “也不能完全這么說,其實王老頭還是有點威懾力的。”季少雷說道:“畢竟現在老同志是越來越少了,現在的高層也必須要尊重這些老同志,所以只要王老頭不死,高層就必須要給他幾分面子。”

    季楓微微點頭:“這就是王志軍囂張的資本吧?”

    “他囂張也是胡亂囂張!”

    季少雷不屑的說道:“現在王老頭早已經就剩下最后一口氣,指不定什么時候就會咽氣了,老王家的其他人也都不成材,一旦等王老頭咽氣之后,相信王家的人肯定會在多方面遭到極為嚴厲的打擊,到時候就算是武家再強,也未必能保住王家!”

    說到這里,季少雷豎起了手指晃了晃,說道:“老王家的事情就告訴我們一個道理,人在得勢的時候,做事也不能太絕,尤其是不能干缺德事,不然的話,報應早晚會落到自己身上,要么,就是落到下一代身上!”

    季楓搖頭笑笑:“二哥,你什么時候也相信這些了?”

    季少雷笑道:“我一直都相信,這個世界上是真的有報應的,你看王老頭,以前害的那么多英雄人物們都很凄慘,結果他自己怎么樣呢?這就是報應!”

    季楓搖頭失笑,心中卻也是有些觸動……

    接下來還會有一章,兩周年了,今天就算是不爆發,三更卻是必須要有的!!!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