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科幻靈異 > 我的盜墓人生 > 第394章 端底,資金鏈
    我與老九對視一眼,東海直接說道:“好厲害,簡直不像我認識的蒙洛。”

    “只要與陰陽術有關的事情上,他就會變身。”老九打著哈哈說道:“變成另外一個精明能干的蒙洛,你們平時看到的那個是他的分身。”

    東海險些信以為真,另一邊,蒙洛仍在給姜局長下藥:“下一次發作的時間大概是六個時辰后,你好好想想,這大晚上的我們連睡覺的時間也沒有,一會兒困了就要回家睡覺了。”

    “六個時辰?”姜局長想到剛才承受的痛苦,一張臉馬上變得蒼白:“讓我想一下。”

    “十分鐘。”蒙洛說道:“我們能等,你等不了。”

    十分鐘的時候里,我們繼續呆在會議室以防萬一,時間在此刻過得格外漫外,我不時地偷瞄姜局長,他陷入前后兩難的境地,前有狼,后有虎,此時沒有發作已經滿頭大汗,老九把蒙洛拉到一邊問道:“你真有解決的辦法?”

    “逼出體內多余的陽氣不算麻煩。”蒙洛說道:“眼下就看他的態度了。”

    蒙洛的話音剛落,姜局長突然起身坐到會議室的凳子上,因為這家伙的身份特別,明明有了基本的證據只讓他呆在會議室而不是問訊室,不得不感慨權力的力量,他坐下來后毫不猶豫地開始書寫,南海興奮道:“開始了,這家伙終于想通了。”

    姜局長二話不說選擇了顧全自己,飛快地在紙上寫下自己知道的所有潛伏者,半個小時后,姜局長喘著粗氣說道:“我知道的就這些了。”

    他一把將名單推過來,我大致看了一下,涉及的行業有五個,潛伏的人員大約十五人,這十五個人平時有私下聯絡,而警局里除了這位副局長,還有三個人,平時這四個人主要替地下拍賣會提供情報,必要的時候幫助他們轉移,而銀行方面的家伙則幫地下拍賣會處理拍賣會的錢款,順利逃過監督,地下拍賣會的主要支撐力量就是這兩個行業了。

    “你們私下聯絡是瞞著上面的人吧?”我警覺道。

    “這個當然,不同行業見面的機會也不多。”姜局長說道:“上面的人也不樂意我們接觸,我最開始興起這個念頭是因為身體的緣故,私下與銀行的幾個家伙見了面,發現他們也是一樣的情況,大家都被植入了陽氣,這是警告。”

    “什么時候開始的?”蒙洛問道:“從你們潛伏開始,還是不久前?”

    “五年前。”姜局長說道:“我是五年前當上副局長后開始的,其余人的時間不一,但基本上是登上高位后開始的,那些人是擔心我們的權力變大,忠誠心降低,提醒我們還在他們的控制內,最晚的一個是三個月前開始的。”

    “痛快。”老九將名單拿給南海:“去找剛才的隊長,讓他們核實下名單。”

    隊長的效率很快,馬上核實信息都是真實的,回到會議室,姜局長問道:“什么時候可以幫我徹底根除?”

    “會的,但在那之前你得幫我們做一件事情。”蒙洛說道:“現在對方還不知道你已經出事,這是一個最好的時機,對不對,林天易?”

    我點點頭:“是的,打掉地下拍賣會的最佳時機,你放出假消息讓他們臨時換掉地下拍賣會的舉辦時間和地點,再通知人過去一舉端掉,如果他們過問,你就說你自己也被暗算,總之,先蒙過去,你可以和這些人暗中聯絡,金蠶脫殼吧,怎么,你猶豫?”

    姜局長露出猶豫的神色:“如果計劃失敗,我們只有一個死字。”

    “不管有沒有這個計劃,你們都會死。”巴圖沉聲道:“你更知道他們的手腕。”

    姜局長的手抖動起來:“如果要實行這個計劃,我被抓的消息必須保密。”

    我看向窗外,此時天已經微明,馬上就要天亮了,我說道:“姜局長昨天晚上加班,今天會晚到吧,但如果不在平時的時間上班,就算這點細微的變化也會帶來不好的后果,要盡快做決定了,我們與這邊的負責人協商也需要時間。”

    “現在的時間不是金錢,是命。”老九補了一句。

    “我同意。”姜局長說道:“橫豎都是死,要讓我一輩子受他們的控制絕不可能,太不甘心了,我要奮力一搏,我同意你們的所有計劃,所以快去與這邊的負責人協商,我會與平時一樣到局里上班,昨天晚上的事情當沒有發生過。”

    我們大松了一口氣,與那位隊長協商的過程比想象的長,雖然有過之前的口頭交換,但正驗證了一句“口說無憑”,真落實到實事上的時候口頭憑證一點用也沒有,經過了兩個小時的拉鋸戰,還經過了上級的批準,計劃終于順利拉開帷幕……

    看著姜局長走出去,站在會議室窗邊的我們并沒有松口氣,巴圖的目光深沉:“這個家伙真的會幫我們?”

    “不知道。”我說道:“一點把握也沒有,這是一個隨時會倒戈的家伙,現在說站在我們一邊,明天就有可能回去。”

    “可他是個聰明人。”蒙洛說道:“我這次的感覺很好,他一定會幫我們打出第一拳。”

    “好困。”東海頹然地說道:“對了,海冬青哪去了?”

    我打開窗戶,匆忙掃視一圈,真沒有看到海冬青的影子,手指放在嘴邊吹了一聲,兩只海冬青馬上飛了回來:“你們去哪了?”

    它們心虛地低下頭,我無奈地拍拍它們的頭:“算了,以后不要跑太遠。”

    它們點頭,我們現在將寶押在姜局長身上,現在能做的只有回去等消息,同時通知華城和陶冉盯著地下拍賣會的動靜。

    回到家里睡了一覺,還昏昏沉沉的時候收到了陶冉的電話,醫院里的巫師死了……

    我并不急著趕去醫院,覺得這樣的結果在情理之中,陶冉說道:“你沒提出去醫院,很好,那些人急眼了,他和火狐沒有完成任務,對方已經猜到出事,連地位頗高的巫師也不放過,謹慎起見,我和練海棠一起來了警局,必要的時候會到你們那里去的,現在很安全。”

    “我知道了,你們好好保護自己。”我說道。

    對面的陶冉沒了聲音,好一會兒說道:“其實我怕死……”

    我不禁宛然:“我也一樣。”

    “好不容易三十歲不用死,可眼下有可能馬上會死。”陶冉說道:“好了,再見。”

    陶冉從未如此悲觀,掛掉電話,我狠狠地抹了一把臉,死亡帶來的沖擊固然可怕,但是等待死亡的危機更可怕,我們不知道什么時候就去閻王報道,這些天都活在擔驚受怕中,哪怕出門買早餐,也要左右顧盼,以前就算遇到危險,也不像現在一樣擔驚受怕,過得這么窩囊!

    對,就是窩囊!說得好聽點是謹慎小心,其實就是窩囊!

    我猛地將手機砸到地板上,蒙洛嚇了一大跳,身子跳起來躲到一邊:“林天易,你瘋了?”

    “嗯,瘋了,被這種生活磨得要發瘋了。”我說道:“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我要好好想想。”

    我煩躁地揉著自己的頭,名單有了,對方的底細也知道了,端掉地下拍賣會也是警方的目標,能夠將保護傘連根拔起,自然樂得痛快,我拿出那份名單,又拿出新弄來的手機,老九和巴圖湊過來:“你在干什么?”

    “名單中還有兩個人值得注意。”我說道:“這一個是警局里負責掃黑的,直接負責調查地下拍賣會,有他直接通風報信可了不得,還有一個家伙此人是銀行的,負責與國外的商業銀行進行聯系,這個人可以替地下拍賣會將錢轉到境外,我們一是要打掉拍賣會,其次要弄斷他們的資金鏈,接下來再正面較量。”

    “打掉拍賣會只有等姜局長的行動,可是弄斷資金鏈難度不小。”巴圖猶豫道。

    “現在不比以前,資金的流轉必須經過銀行的系統,所以現在也滋生了一個行業——黑客,老九,如果我沒有記錯,胖子本人也算是一名黑客吧,與他接觸的人當中也有國內最頂極的黑客。”我說道:“能否讓他幫忙,查到地下拍賣會的資金信息,然后讓它們消失?”

    老九倒抽了一口氣:“倒不是不可以,不過此舉太冒險了?”

    “前期挖掘,但不要妄動。”我說道:“只要拍賣會被端,馬上就進行第二步行動,打掉資金鏈,所以現在只能做前期的準備,老九,要快。”

    “明白了,我馬上和胖子聯系。”老九說道:“以前是抓頭一摸黑,現在可不一樣了,咱們就吹響號角攻回去吧。”

    胖子那邊進展順利,別看人家噸位大,坐在家里就能運籌帷幄,黑客們馬上就抓到了關鍵點,在那個銀行對外的業務中,幾乎每年的六月或七月就有一大筆錢匯到瑞士銀行,而這些錢到了瑞士銀行后馬上轉入非洲某個小國,最終不知去向!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