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科幻靈異 > 我的盜墓人生 > 第462章 大結局
    “一位像錢森一樣的探險家,女探險家,記住她的名字——歐揚,她偶然來到這里,我不忍心看她迷路而死救了她,”巫志苦笑一聲:“我們就這么開始了,我從來沒見過像她一樣大膽而且犀利的女人,她第一時間發現我不對勁,對我產生了好奇,而我在她的好奇心里融化了,她決定留下來和我共同生活,直到,她發現自己受孕,我們的平衡被打破了。”

    “半鬼半人生下來的孩子會如何?”巫志看著我的眼睛:“我不敢想,于是我占了一卦,是兇卦,兩者只能存一,一生一死,我曾經勸過霸王,他不聽,自己走上絕路,那時候,輪到你母親,她不答應,她想生下我的孩子,為了生下你,她甚至不告而終,將自己藏了起來,直到懷胎八月,我才找到她,已經來不及了。”

    “我將大腹便便的她帶回來,幫助她生產,我用盡一切辦法救她,可是沒用,生下你之后她馬上就……”巫志悲痛莫名:“我想用同樣的方法讓她活下來,但是不能,九星連珠是天之異像,不是天天都有的月亮太陽,我只能送走她,她臨死前說過一句,不能讓我們的孩子像我一樣生活,他要有健全的生活。”

    我的雙眼發紅,我那素未謀面的母親,苦命的母親,她臨死前還在記掛剛剛出生的兒子,我抬起頭,不斷地眨著眼睛,讓眼淚回流……

    “所以你把我扔在梅花樹下面。”我說道:“你說自己要死了,是什么意思?”

    “我替自己占了一卦,大限之期將到,就是這幾天。”巫志說道:“半人半鬼的生涯終有終結的一天,是結卦,此卦為死卦,意思是我沒有輪回之期,我將從這個世界永遠消失。今天看到你,我倒是欣喜的,有了你母親的血脈,你不會步上我的后塵,最多活上一百來歲就會壽終正寢。”

    大概是知道大限之期要來,他毫無隱藏,能說什么就說什么。

    “喬茉和蒙洛的天定良緣是真的?”我主動問了一句。

    “當然。他們是天生一對,終有一天會修成正果,就像你和陶冉。”巫志輕撫著我的臉:“你和她會有一子一女,先生子,后生女,我可以安心了,記得這個嗎?”

    巫志的手里拿出一塊黑色的石頭,我的頭皮緊繃,這不是當初不翼而飛的和氏璧嗎?

    “這是我送你們的禮物。”巫志凄然一笑:“恐怕世人不會相信這就是傳說中的和氏璧。”

    當然弄走這塊和氏璧的人居然是他!握著這塊黑色的石頭,我不禁鼻子一紅,巫志看著我,眼神充滿痛楚:“我有親人了,只是我沒有想到把你送走后,你的生活并不如意,幸好你現在有一幫好朋友,還有蒙拓的后人和你在一起互補,有他在,我放心不少。想當年,我和蒙拓也是最聊得來的兄弟。”

    “你能預測,也該猜到我今天會來。”我看著他的眼睛:“就為了交代這些事情嗎?”

    “天易,叫我一聲爸吧。”巫志的身子突然疲軟無力,他撐在巖石上,凄然地看著我:“就一聲父親,我等太久了,以后我仍有血脈留存,欣慰了。”

    我的嘴唇在哆嗦,事情來得太快,生離死別轉瞬又在眼前,我的眼睛朦朧了,老九突然跳出來,推了我一把:“臭小子,時間不多了。”

    他臉上的血色迅速褪去,身子搖搖晃晃,好像隨時能消失一般,我的心一抖,終于叫出聲:“爸。”

    他抬頭,眼神亮了一下,如同黑夜中突然燃起的燈光,但轉瞬間化為烏有,身子嘭地一聲,居然在我眼前化為灰燼!

    我終于崩潰了,強忍在心里的悲痛傾刻涌出來,撲通一聲跪下:“爸!”

    老九看著我,長長地嘆了一口氣:“小子,節哀順便,我也沒想到這樣。”

    蒙洛也走了出來,喃喃道:“他的三魂七魄也一并消失了,如他自己預測的那樣,沒有輪回的機會,今天這個日子,他掐指算過,好靈驗,可惜……”

    喬茉踹了他一腳:“可惜什么?”

    “預測術,好強大的預測術,西夏王陵一共只有九代都能預測,如果我能和他多學習,說不定我也可以做到!”蒙洛的話讓我從悲傷中走出來,這種情況下,他是讓黃油蒙了心,根本不知道該說什么吧?

    喬沫已經對他無語,還是七姐和老九將我扶起來:“林天易,沒事的,這些天和你的父親相處,他有太多的無奈,雖然保持樂觀,但他是痛苦的,你應該感受得到,天底的父母都是一樣的,不管他們是怎么樣的存在。”

    我閉上眼睛,從小到大,面臨的生死太多了,這一次卻最平靜。

    只是在瞬間,那股強大的沖擊讓我感覺難以介懷,但緊跟來的,只有一股釋然。

    我比老九預計的時間更短地冷靜下來,“還有人呢?除了七姐以外,還有另一批人馬闖進來。”我問道:“他們在哪里?”

    “已經被送走了,這里只歡迎客人,不歡迎侵入者。”七姐沉著地看著我:“放心,他不會殺人,殺人會讓他死得更快。”

    “雞血石里的SOS又是怎么回事?”我看著七姐:“難道不是你發出的求救信號?”

    “本來是,人生第一次,讓人打得沒有招架的能力,這里的地形太復雜,老虎他們也無可奈何。”七姐說道:“我在臨近外面的地方聽到人聲,聽得出來他們是進來找礦石的,如果不是值錢的東西,不值得他們注意,只能用一塊醒目點的東西提醒,至于結果如何,聽天由命,誰能想到你們能看到呢?人生無常,也許這是注定好的。”

    提到老虎了,我環視四周,并沒有看到青虎會的其他人,七姐說道:“放心,他們現在應該在附近的村莊里找到我們這回的目標了——錢森。”

    我徹底暈了,錢森,七姐這回過來的目標,他是一位有名的探險家,失蹤十年了,他沒死,還活著!

    “他當年來到這里后沒有走,在這里長居,因為苗寨對他的吸引力,他原本打算孤身一人,準備以探險為終身事業,但是,他愛上了苗寨的姑娘,成家落地。”七姐說道:“他只是隱居,徹底放棄以前的一切,估計他也沒想到,自己對外面的人還有價值。”

    “那個苗寨沒有信號,和這里一樣,所以無法聯系你們。”七姐說道:“我這兩天也很是糾結,要不要離開這里出去通知你們,還是等在這里,正在糾結的時候,他把老九帶來了,倒省了事。”

    老九抹了一把臉,這回他把自己嚇得不輕,蠶蛹琥珀已經物歸原主,再次尋得美人歸,好,大圓滿,那么,我呢,知道真相后又能如何?

    七姐笑笑地看著我:“其實很簡單,追本溯源,然后迎接新的開始。至于你,喬茉,你果然不適合加入青虎會,以后不要再找我了。”

    我們在七姐的帶領下離開了那個鬼地方,她在那里居住的時候已經摸清地形,順利地帶著我們離開那里去了附近的苗寨,找錢森拿到了那本記錄著不少地質資料的日記,他如今就是一名樸實的農民,與自己的愛人平淡無奇地生活著。

    當我蹲在苗寨邊上最高的山峰上往下看,突然覺得人生也不過如此,生與死的謎團不過如此,我的父親是一名半人半鬼的巫族后人,曾經是項羽的手下,我和蒙洛、老九、陶冉經歷的事情或多或少有他的參與,而我最大的收獲是知道自己的來處。

    有一瞬我有個念頭,搓合我和蒙洛相遇的人或許并不是干爺爺,而是他的授意,可惜父親走得太快,沒有解答這個疑問,預測的行家始終是巫志,并不是干爺爺。

    山林突然刮過來一陣清風,似乎在回應我的疑問,我突然釋然了,不管動機如何,事情總是在往好的方向發展!

    當我們再次返回帝都,我第一時間去找陶冉,看著她從警局出來的背影,二話不說上前抱住她:“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陶冉略顯意外,輕輕拍打我的背:“發生什么事了?”

    “在我告訴你那些之前,先答應和我結婚,然后我們會生一個兒子,一個女兒。”我堅定地說道:“我十分肯定,你是我想要的人。”

    陶冉嘟嚷著:“先得給個戒指,一束花。”

    我咧開嘴笑了:“馬上就補,現在就當你答應了,走吧。”

    “我還在上班呢。”陶冉慌張了:“你要帶我去哪里?”

    在咖啡廳,我和陶冉告白了所有的事情,包括我接下來的打算,我要去找母親的家人,陶冉毅然休了年假,陪我一起走上了尋找的道路,這一次,只有我和她。

    我僅僅知道母親的名字和職業,好在女性探險者并不多,歐性也不常見,當我找到外婆家的宅子時,心中格外滿足,一位八十余歲的老太太坐在輪椅上,手執剪刀修整植物的枝葉,她是我的外婆,我母親的母親。

    看著一臉幸福富余的外婆,我心里松了一口氣,一位中年人走進來,和她親切地攀談,資料顯示那是我的舅舅。

    “你不打算進去嗎?”陶冉問我。

    “不打算,我的出現對他們的沖擊太大了,知道還有親人在這個世界上,知足了。”我扭頭看著陶冉:“趁著年假還有兩天,我們結婚吧。”

    出乎意料,陶冉沒有打太極,痛快地和我登記了,就在當天下午,老九拉著七姐也去了登記處,可惜的是,七姐居然掙脫逃走,顯然這一對中年情侶的道路還相當漫長,同樣漫長的還有另外一對,蒙洛和喬茉。

    兩人的天定良緣何時才能實現,暫時不知道,但兩人你追我趕的情形從未變過,預測的事兒有多準?等待兩人修成正果的時候再下結論吧。

    我成了鬼店的少東家,不對,是東家,父親走了,鬼店歸我了,也就是說,我曾經在鬼店花出去的錢,現在全回來了,這是蒙洛打死也不愿意相信的事……

    我和陶冉終于結婚了,十五個月后,我們迎來了第一個孩子,一個胖乎乎的大小子,看著他在我懷里胡亂地蹬著腿,我心中感慨莫名,正準備親吻他的臉頰,卻從他的瞳孔里看到一個飄在天花板的鬼影子!

    那家伙穿著醫院的病服,年近花甲,正在天花板上手忙腳亂地控制身形,懷里的孩子興奮起來,手揮動著,似乎在與那只老鬼交流……

    我不由得一怔,陶冉看著我的表情,敏銳地問道:“怎么了?”

    “父承子而已。”我看著她,嘴角一扯,笑了。

    (全書完)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