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科幻靈異 > 鬼探實錄 > 第六章:神婆神茶
    我所掌握的風水知識只夠我能看出某地某位某種擺設相對應環境的好壞,更深入的東西我無法看出來,比如壞風水所導致的結果,以及如何破解等等。所以雖然有心里準備,凄慘到三絕三陰的程度仍然出乎我的意料,甚至令我不寒而栗。不過我總算明白祖上為什么禁止近村平原安葬,而要實行山葬,肯定以前有找風水大師看過。

    我抹了抹額角的汗珠,調整好自己的情緒才道:“鐵大師,現在人葬下去以后又被挖出來算不算真正葬過?不會影響村寨的人吧?”

    “這個……”鐵大仙臉色古怪,上上下下瞄了我兩眼道,“有好處又有壞處吧,你沒看出來?”

    “我就略懂,是之前一個案件涉及到風水問題,我進行過研究,后來覺得挺神的一門老技術,所以慢慢被吸引了,有空沒空都看一看,僅此而已。”我抱拳道,“所以還得請你這種名家大師指點指點。”

    被我兩句夸贊鐵大仙就情不自禁的飄了起來:“你別說,自治州還沒有比我厲害的大仙,我先問你,這個墓地是那個大仙給看的?”

    “叫林偉業,是外地人。”

    “林偉業。”鐵大仙眼睛快速的眨著,露出思考狀,過了十秒左右才又道,“完全沒聽說過這樣一號人,你們肯定被蒙,這人跟你們村寨有仇……”

    “現在是好是壞呢?”

    “如果人葬下去超過七天,就算挖起來都要倒大霉,不夠七天挖起來還有救……”大仙指著挖出來的一堆黑泥道,“看見沒?我和你說,安葬下去定了型,葬在下面的人如果怨氣大就會變成某種東西,現在挖出來這堆黑泥無形中又破了局,只要這堆黑泥保留著,在上面立一個三仙碑就不會受到任何的影響。”

    不對,這不是我想問的東西,不過我還是記了下來:“還有個問題,這里的環境是天然環境吧?”

    “是,而且很原始,估計往上追五千年都差不多。”

    “就是說這里不可能有古墓是吧?”

    “古墓?哈哈,如果這鬼地方有古墓,你往我的仙堂倒屎,地址你知道吧?城南大街。”

    “鐵大仙言重了……”我舒了一口氣,要是這里沒有古墓,證明調查方向沒錯,但很遺憾,這樣一來事情更加顯得撲朔迷離,為什么要在這里挖?思索著這個問題,我繼續道,“最后一個問題,有沒有一種法事需要用到繡花鞋?”

    “絕對沒有。”

    “行,鐵大仙,今天謝謝你,我們回去喝杯茶吧……”

    鐵大師擺手道:“喝茶下回吧,你找個人送我到鎮上,我還有點其它事。”

    半個多小時以后,我和鐵大仙在鎮上唯一一條大街分了別,他去找個朋友,我開車進鎮醫院。

    在簡陋的病房里我見到了躺在病床上掛點滴的程懷火,這家伙嘴里已經不神經質的念叨,不過這是因為打了鎮定劑的緣故。而他為什么會這樣?連醫生都說不出一個之所以然來,只建議我們送他上大醫院做仔細檢查。其實這在我的意料之中,有些東西科技真的無法給出答案,上再大的醫院都是白搭功夫。

    小馬問我:“小雨,該怎么辦你拿個主意,是不是把程懷火送回縣城去?要不先請示隊長?”

    張子辰道:“我覺得沒那么嚴重,我們可以先找個神婆請碗神茶回來試試,這種癥狀我碰見過,而且就是我鄰居家的孩子,他和幾個同學去山里摘野果,在墳頭撒了一泡尿回家以后就這狀態,請碗神茶喝完一點事都沒有。”

    小馬神色古怪:“行嗎?別給耽誤了時間。”

    “你沒聽醫生說么?身體沒有任何毛病,他還定期檢查,沒有暗病,醫生看不了……”

    小馬目光投在我身上:“那……?”

    我問張子辰:“請神茶要多久?”

    “這要看神婆的意思,要去求,她覺得你不誠心都不會理會你,別說給神茶。”

    “我們去試試,我想驗證清楚。”

    小馬很驚訝的看著我,我自己都驚訝,但這個案件真的很詭異,我想通過程懷火做實驗讓自己思想更廣寬,從而有足夠的技術信心去破掉這個案件。

    張子辰道:“走,我帶你去,不過小程的生辰八字你知道不知道?”

    我點頭道:“知道。”

    小馬道:“那我在這里看著。”

    我和張子辰出了門,上了車,開出鎮街道往北面走,大概開了二十分鐘左右在一個寨子口停下來。這個寨子叫七花村寨,和金狼天寨一樣三面環山,我不知道老祖宗抱什么想法,都喜歡把村寨建在三面環山的地方,但我想肯定有其用意。神婆是這個村寨的人,不過不住在村寨里,而是住在村寨背面的半山上,這很奇怪,但又不奇怪,畢竟是奇人異士。

    上山時我發現山路被走的很光滑,走著我就忍不住問:“這神婆是不是往日很多人來找?你看這路這么光滑。”

    張子辰道:“鎮西北的人都來這里各種求,你們鎮東南的人才不來這里,等會你可別說你是鎮東南的人。”

    雖然不是很理解為什么,但我沒多問,繼續趕路。

    不多久,我和張子辰到了半山兩間一層的木屋前,我發現這里的風水出奇的好,不過不是原來就好,而是經過擺陣,木屋前的植物堆、石堆都是刻意的杰作。然而這樣一個地方為什么我站在門前會感覺到陰風陣陣呢?尤其張子辰打過招呼推開門以后,我感覺里面有一股冷冰冰的寒氣掃了出來,讓我寒毛直豎,情不自禁就抖了抖。

    跟張子辰進了木屋,我發現里面煙霧環繞,元寶蠟燭香的味道尤其濃烈。里面的環境還很古怪,四周墻壁上畫著許許多多看不懂的符畫以及神佛圖像,對門正中間是一張大香案,上面供奉著一副……牛骨,黃黃的顏色,不知道是被香爐煙熏黃的還是做過什么特殊處理,看上去很特別,很嚇人。

    門右邊通向另一個房子,我們剛進去十秒不到,里面就飄出來一個冷冰冰的聲音:“進來。”

    張子辰連忙帶著我走進去,里面的環境和外面完全不同,沒有什么奇奇怪怪的東西,只有普普通通的家具,床、桌子、椅子、柜子等等等等。一個六十歲左右的老太太正盤腿坐在床上,她就是我們要找的神婆,長相普普通通,身穿民族服飾,雙眼緊緊閉著,兩只手扣出一個奇怪的手勢放在肚子的位置。

    張子辰在桌子下面拉出椅子讓我坐右邊,他坐左邊,我剛打算開口說明來意,神婆猛然睜開眼死死的盯著我,盯到我心里直發毛起來她才開口道:“今年幾歲?”

    “啊?”我一時間有點反應不過來。

    “我問你今年幾歲。”神婆的聲音令人聽著感覺頭皮發麻。

    我立刻老實回答道:“二十五,怎么了?”

    “右手食指伸出來。”

    “啊?”

    “伸出來。”

    我靠,不會我也有問題吧?像程懷火一樣被摸一摸就得吐黑血不清醒的念叨起來?猶豫了好幾秒,最終我還是說服自己慢慢把食指伸過去。神婆伸出她的左手,中間三根手指搭在我的中指上面,閉上眼睛眉頭不停在跳,我看看她,又看看張子辰,心里說不出什么感覺,擔憂?害怕?不知道。

    忽然,神婆睜開了眼睛,手收回去道:“你將面臨一場大變,走錯,你是家族的千古罪人,走對,見不得是好事,命也不可逆,送你四個字:恩不可破。”

    我被神婆說的冷汗直冒,有這么恐怖嗎?走錯不行,走對一樣不行,我到底會經歷什么大變?恩不可破具體什么意思?可我剛打算開口說話,神婆就做了一個停的手勢道:“不要說、不要問……”

    我瞬間語塞。

    張子辰道:“我們有個朋友他……”

    神婆又做了一個停的手勢:“寫生辰八字。”

    桌子上就有筆和紙,我連忙拿起來寫上程懷火的生辰八字遞過去,神婆拿在手里看了看,然后在上面吹了一口氣,突然轟一聲,黃白色的紙張就在她手里燃燒起來,瞬間化為灰燼,她手掌捂著灰燼在桌子上,閉上眼睛似乎念叨了幾句咒語,過了七八秒睜開眼睛道:“此子命貴,又有皇氣護身,一生無大病大災,別庸人自擾了,回去耐心等等吧!”

    皇氣護身?我靠,她看看生辰八字就知道程懷火是警察?我震驚著看了一眼張子辰,發現他和我不一樣,他一點都不震驚,淡定地從口袋拿出準備好的紅包遞過去,然后拉著我離開……

    出了門,我連忙問張子辰:“我沒聽錯吧?她竟然知道我們問的是男人,而且還是一名警察?”

    張子辰道:“她知道的應該更多,愿不愿意說而已,比如你這,我看你真要小心點,最好在宿舍擺個陣避一避。”

    “不行,我要進去問清楚。”

    “別啊,她下了逐客令,你再進去她不會再說,否則我拉你出來干嘛?她這樣的人絕對不能得罪,趕緊走吧……”張子辰拉著我走的飛快。

    我總感覺那里不對勁,可又說不上來,我相信神婆嗎?坦白說,想不信很難,她就那樣看生辰八字都能看出程懷火是男人,而且是警察,看我難道會蒙我?初次謀面沒必要吧?還有,紙在她手里怎么吹一口氣就能燒起來?這老女人也很邪門。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