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科幻靈異 > 鬼探實錄 > 第八十四章:毀滅
    老道士念咒語,血銅錢向我飛來,卻在半空中瞬間失去魔力,咯咯兩聲響掉在地上。老道士大驚失色,單腳跳著往后退,但退了一步已經無法再退,它身后全是甲蟲,關鍵是他的腦頂在冒白煙,一陣陣仿佛體內有什么正在融化,他發出絕望的哀嚎,撲通跪在地上,倒縮成了一團。

    我笑了,真的笑了,他靈力高不過金山老祖,我快步過去道:“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老道士整個臉部扭曲,很痛苦,但他并沒有徹底放棄,他雙手合在一起嘴里默默在念咒語。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看錯,我看見他腦頂在冒的白眼逐漸減少,他臉色逐漸好轉。我正打算用手里的法杖敲他腦袋,突然我媽拔了插在我爸背上的木劍,幾乎跑進甲蟲的包圍圈來。

    說了一聲用劍扎他,我媽咬破自己的手指,把血劃在劍尖上面,劍給我扔過來,我接過木劍,把法杖放下,劍尖對準老道士的心口嘴里念頭:“天靈靈,地靈靈,金山老祖借法靈。”念完一劍扎下去……

    那一秒,木劍仿佛不是木劍,而是一件獨一無二的神兵利器,沒有遇上任何阻礙就插了進老道士的心口。而就在那一刻,老道士的嘴角露出幾分詭異的微笑,我看見他的手同時拿著兩只錦包,金光射出,兩只厲鬼又跑了出去,它們就在我腦袋的上空,同歸于盡,這就是他說的同歸于盡……

    甲蟲看見厲鬼再現頓時又消失得無影無蹤,無形中幫我媽解了圍,她快步跑進金屋,從老道士胸口拔下木劍拉著我往里面跑!厲鬼沒有立刻向我們發動攻擊,而是跟著我們飄到香案前,但那虎視眈眈的模樣肯定是想吃了我們,只是在吃之前,想先耍一耍我們。

    我媽固然會破鬼術,但我想她肯定第一次遇到厲鬼,他們有殘酷的思想和恐怖的活動能力,不易對付,況且我媽受了傷?她一條中了槍的手臂根本就抬不起來,抓木劍的手在發抖,念咒語的速度很慢,斷斷續續沒念到一半,只有上半身的女鬼已經飛向我,半尺長的指甲抓向我的胸膛。而且一出手就帶著濃烈的血腥味,令我感覺呼吸不過來,太難聞了,這絕對是她殺過太多東西的緣故。

    情急中,我舉起法杖去擋,我媽則拿木劍砍。

    咔一聲,木劍砍上厲鬼的指甲斷為兩截,眼看半尺長的指甲就要插進我的胸膛,男厲鬼的拳頭就要把我和我媽同時砸成肉泥。忽然整個金屋的溫度一秒鐘內減低有五六十度,從原本二十多度到零下四五十度,變的巨寒無比!而這種巨寒來自我們身后的墻,我想回頭看,因為冷,反應非常遲鈍。

    等我腦袋轉到一半,我聽見一個來自地獄般幽冷幽冷的聲音:“無名小鬼豈敢在此放肆。”

    聲音剛落,原本金光燦爛的屋子刺眼程度增加十倍不止,我下意識閉上眼。

    呼一聲,厲鬼的攻擊并沒有落下來,我睜開眼看見他們飄到門口,而我媽被一股寒風帶了出去,噼啪摔在金屋中間。我正要走過去,又是一陣寒風吹過,我媽渾身猛地一抖,快速站起來,她面向著我,眼睛碧綠色,好恐怖。她手一揮動,原本被我抓在手中的法杖脫手飛了過去,被她拿在了手里。

    這時候我媽才轉過身面對兩只厲鬼,她看上去無比凜然,身上大有一種舍我其誰的氣勢,腰板挺得直直的,隨手一揮法杖,一道綠色光芒射向兩只厲鬼。兩只厲鬼仿佛知道厲害,早早閃躲開去,飄在金屋兩邊合圍過來,然后同時發動攻擊。

    我媽……其實我不確定那還是我媽,我懷疑是被金山老祖上身,她手往后成爪一拉,香案上的香爐飛過去,在她頭頂盤旋,厲鬼飛不進去,飄在半空中。最后女厲鬼發出一聲嘶吼,長長的指甲斷裂出來,仿佛利箭般向著我媽的身體射去。

    我媽手拿的法杖用力一戳地板,好像金屬撞擊的聲音響起,整座金屋都在晃動,我被晃摔在地。我再看過去的時候,厲鬼的斷甲已經被震落在地,我媽在念咒語,金屋大門砰然關閉,黑暗中我又聽見冷幽幽的聲音:“收。”

    瞬間,四周恢復了平靜,大概持續了三秒才響起開門聲,外面的光照進來,寒冷消失,我看見我媽倒在地上,而她面前有一只反蓋在地上的香爐。我快速跑過去把我媽翻過來,掐她的人中,她慢慢反應過來,睜開眼睛,但她好像不知道發生什么事,眼神茫然看著我。我跟她說了一遍,她看了看面前的香爐才大大舒了一口氣,我們對視著,各種感覺涌現在我們腦海里,害怕、驚訝、悲傷、悲痛。

    最后是我先反應過來,因為有那么瞬間我腦海里閃過一個念頭,我立刻拉著我媽快步走出去。我媽不能進金屋,她進來時大概自己就沒多想,只是一心想救我,奇怪的是她進了來竟然沒事,我爸不是說她一進來就會變成白骨嗎?

    走到外面,我連忙道:“媽,你活動活動看看身上有什么不對勁。”

    我媽說了一句沒事,連忙跑到我爸的尸體旁,看我爸的情況。

    我回頭看著金屋,腦子很亂,我爸騙我?祖先騙我們?過了幾十秒才轉過身往我父母所在的位置走過去,跪在旁邊。

    該消滅的已經消滅,我有了時間悲傷,所以眼淚又止不住掉下來,我媽看見了道:“不要哭,不能哭,你爸是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不是枉死,更不是慘死,一個有靈力的人死在有更高靈力的人手里,是宿命,是榮耀……”

    是這樣的邏輯?似乎不對,但我習慣性相信我媽,因為即便所有人都害我,她永遠不會,她只會保護我,哪怕我不需要保護她都義無反顧,所以我擦了擦眼淚道:“好,不哭,我們走,趕緊下山,不然就要天亮。”

    把我爸拉起來扛在背上,我舉著悲傷的步伐往小道走,我媽一拐一拐跟著。

    皇陵里的情況我們不再管,其實想管都管不來,除了被毀掉的獸像外,其它出現過的東西已經灰飛煙滅,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很難去相信這一切。不過關于金色的甲蟲,我后來從地圖機關書看見過記載,那是八絕陣之一,叫靈甲陣。

    靈蛇陣亦在八絕陣當中,還有宮陣以及靈兵陣,但所謂的八絕陣只有四個記載,其余四個沒有記載下來,好像是故意不記載,所以到底是什么更恐怖的東西我不清楚,我媽更不清楚,我爸有可能清楚,很遺憾他已經永遠無法告訴我。

    把我爸背出皇陵,背到兩顆大芒草外面,我對我媽道:“這個入口已經不安全,我們要把它毀滅,里面門右邊的獸像是牛頭獸,如果我沒猜錯應該是毀滅機關,你來動手吧。”

    我媽半信半疑進去看,出來時沒有立刻說話,沉默了有數十秒才道:“如果入口毀滅,護守起來很麻煩。而且另外四個入口我只知道其中一,而且只知道大概位置,毀滅這里進不去怎么辦?”

    “不知道,肯定要毀滅,這是目前來說唯一安全的辦法。”

    “等兩天吧,這兩天我們想辦法確定段盈盈的身份,確定以后皇陵交給她,我們離開村寨,不要再回來,血已經流的夠多,我不希望繼續流下去。”

    我沒和我媽爭論,自己走進去推倒獸像,獸像砸在石壁上粉碎開來,頓時小道里就傳出沙沙沙和咯咯咯的聲音,應該是從里面開始倒塌。我飛快走出去把石門關上,轟隆轟隆地動山搖,來得快去得更快,五秒鐘時間四周已經恢復了原來的平靜。葫蘆谷深處傳來鳥叫蟲鳴和野獸的嘶吼,和我來的時候完全不一樣,仿佛它們已經知道大戰結束,才重新出來活動……

    我媽嘆息道:“但愿這是一個正確的決定。”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