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科幻靈異 > 鬼探實錄 > 第二百二十二章:有備之戰
    我應了一聲走出門外,走到走廊另一頭勘察,確實有一道四米多高,用巖石堆砌起來的墻,墻另一面是廣順中學的后山。我思索著走回到走廊另一頭,上樓梯看,真的不能上去三層頂樓,鎖好好地看不出被開過的痕跡,而且鐵門外有一堆紅色泥土,如果有人出過去,肯定會留下腳印。

    等我看完走回頭,程懷火道:“詭異吧?人怎么離開?”

    我道:“你原來說過王蕓和小馬來找過這個老頭是吧?”

    “對,王蕓給老頭錄了一份口供。”

    “就是說王蕓來的時候和走的時候這個老頭還在?你怎么確定王蕓走的時候他還在?”

    程懷火思索了幾秒才想明白我的意思,他道:“就算王蕓從樓梯帶走他,看門大爺會發現吧?而王蕓先送走他自己再走,怎么送走?這里無路可走。”

    “不。”我指著四米高的巖石墻道,“這里可以,如果早有預謀,王蕓先安排一個人在上面,吊一根繩子下來,不就能走了嗎?這預謀方面其實有證據,你發現老頭的宿舍有什么問題沒有?衣服,為什么只有一件衣服?他平常不用換洗?很顯然是收拾過東西帶走了……”

    程懷火看著巖石墻壁一拍腦袋道:“對啊,我怎么沒想到?”

    “那是你被王蕓誤導,王蕓為什么來?為什么一個人上來,而不是和小馬一起上來?這不符合程序,雖然我們都不是十分嚴格執行辦案程序,但不嚴格通常都是特殊情況,王蕓這個不是特殊情況,小馬已經來了為何不上去?唯一解釋是王蕓不讓上,而不讓上的原因是她要做些不能讓小馬知道的事情。”

    “那為何還讓小馬來?”

    “小馬不來誰給她打掩護?現在小馬有來就能相互佐證,只是省略了中間一段,你不知道王蕓有問題你會去想王蕓一個人上去是不是適合?王蕓還是你的領導呢?如果我不知道王蕓有問題我都不會去想,不知道王蕓有問題會這樣想的大概只有一個人。”

    “白白。”

    “對,白白有時候的思維方式很能發現問題,你有事沒事好好琢磨,不然我不在,白白不在,你就只能像只無頭蒼蠅一樣到處亂竄。走吧,進學校,到上面看看,如果人是從上面離開的肯定會留下痕跡,學校門口還有監控錄像,指不定能弄到其它的有用信息。”

    “等等,我突然發現一個問題,為何老頭要這樣離開?”

    “這要問王蕓,可能有其它用處,原來想弄個畏罪潛逃,但后來又改變計劃,或許有些別的什么事打亂計劃,這要進一步調查才會清楚,趕緊走……”

    繞了一大圈來到學校門前,我們表明了身份,門衛立刻報告值班室,不多久有個保安匆忙跑出來帶我們去后山。經過了一輪的勘查,我們果然發現有人從這里離開的痕跡,我找到麻繩摩擦留下來的粉末,還有一小段被樹枝勾下來的衣服線條,以及一個煙頭,煙的牌子是小熊貓。

    把證物都裝進袋子帶走,我和程懷火去看監控錄像,果然看見老頭從學校大門走出去,走的還挺休閑。至于幫兇,很遺憾我們并沒有發現,當時出出入入的人太多,無法確定,除非把錄像帶拿回去讓學校派兩個人配合,用排除法先把老師和家長,以及當天來辦事的其它人排除出去,剩余的再慢慢進行分析。這事不適合夜晚做,況且不是急切需要做,所以我和程懷火看完監控錄像就走了……

    回到公安局,程懷火帶證物去法證室,我去法醫室找張大華和陳小春。我去到的時候陳小春正在寫報告,張大華則打算下班,看見我進來,他用飛快的語速告訴我報告跟陳小春要,說完快速沖出門。陳小春讓我等十分鐘,或者我先回辦公室,等會他親自拿報告給我,我想了想,覺得就十分鐘,選擇了在他辦公室等。

    十分鐘后,我拿到三份報告回刑偵辦公室,里面空無一人,但有個奇怪現象,程懷火辦公桌的電話掉在地上,我去撿起來打算放回去的時候發現散了開來。很明顯,這絕對不是程懷火不小心沒掛好,而是接的過程中發生了某些事掉在了地上,他來不及收拾好就匆匆忙忙離開了辦公室。

    我打算去法證室找找,剛出門走了十幾步,看見小馬回來,我連忙問他看見程懷火沒有?他說程懷火三分鐘前剛沖了出去,很焦急的模樣,叫他都不搭理。我追出去問警衛室,他們告訴我程懷火已經開車出去了有兩分鐘,我正想著要不要弄輛車去找找?小馬跑出來說開會,讓我趕緊進去。

    還是相同的會議室,還是相同的位置,黃局長親自坐鎮,發現所有人到齊卻沒有程懷火,黃局長問了我,我說程懷火有急事出去了一趟,黃局長隨便哦了一聲,讓大家匯報案情,先由陳彬開始。陳彬負責的是老頭被殺,以及快遞員被殺的案件,他匯報的都是廢話,什么還在偵查當中,會努力偵查等等,實際的比如查到什么,有什么進展和突破,調查方向是怎么,有什么判斷和預期,完全沒有提到。我聽著都想抽他,黃局長聽著大概也是一個感覺,不過畢竟是領導,只是擺了擺手讓他不要再說!

    接著是高仁匯報他那邊的情況,他負責風兒的命案,都是陳彬一個組的人,還是那一套。我就搞不懂了,他們不知道去拿法醫法證報告嗎?黃局長當然也想到這點,結果他一問,陳彬說他們都是剛從外面回來,來不及。黃局長讓他們趕緊去拿,我說不用,我已經拿了回來,黃局長說還是我稱職,開會就應該有個開會樣,先做好準備,打有備之戰。

    陳彬當場黑臉,如刀的目光狠狠剮我,我沒有理會他,我道:“我先說老頭失蹤是怎么回事,他是從中學大門離開的,他……”

    陳彬打斷我道:“不可能,四米高的墻,我們都不可能攀上去。”

    我微笑道:“陳組長,那是你,不包括我,以前在部隊,十米都經常徒手爬。”

    “那是你,不是老頭。”

    “如果上面放下來一根繩子,有人在上面拉他呢?我已經勘查過現場,我在上面找到三樣東西,第一樣是煙頭,小熊貓的牌子;第二樣是衣服的縫衣線,是被樹枝勾出來的,掛在樹枝上面;第三樣是麻繩摩擦以后留下來的碎末。雖然法證報告還沒有出來,但已經很明顯,人爬進中學從大門離開,有監控錄像為證。”

    黃局長道:“幫兇看沒看見?”

    “暫時無法辨認,當時出入的人較多,不過要確定不難,只要把錄像帶拿回來,再從學校找兩個各方面都熟識的人回來,用排除法一個個排除,尤其老頭出去以后再出去的人,為何呢?很簡單,是人都帶有一定的自私心理,尤其壞人更自私,雖然感覺很安全都還會想別人先試探,所以這個幫兇最有可能從后面等待,看見老頭安全走出去沒問題了他才走出去。”

    黃局長道:“這老頭是怎么聯系的幫兇?宿舍沒電話吧?”

    “這我還不知道。”其實我是不敢說,我不確定黃局長是好是壞,如果他是壞人,說出來就是找死,所以還是先看清楚,“但能肯定一個事,小熊貓香煙以及金煌酒店的打火機并非是老頭去見金通的時候拿的,而是這個幫兇給老頭的,就是說,嫁禍,就是說,這個幫兇就是殺老頭的兇手。”

    陳彬那個組的人一片哇然,都提出各自的反對,理由看上去還都很充分。

    我不緊不慢道:“我說兩點,第一點是服務員的口供,他看見老頭進包間找金通,從進去到出來半分鐘都不到,如果他們是約好見面談話的為何選那樣一個地方?而且包間里有小姐?怎么談?第二點是當天的消費單,并沒有叫煙和打火機,當然你們可以說是前臺送的打火機,我不知道你們留沒留意到打火機只剩十分之一的氣,你們覺得前臺給一個大官送東西就送個連二手都算不上的打火機?”

    陳彬反駁道:“這只說明煙和打火機的問題,跟誰是兇手沒關系吧?”

    “有關系,這是一個有預謀的案件,兇手先是逃過我們的眼睛把老頭從宿舍救出來,然后給老頭一包煙和一個打火機,再然后讓他去夜總會找人,如果我沒猜錯,老頭根本不知道包間里是金通。”

    “從包間出來一個小時,老頭就被殺死拋尸飛來湖,我們從尸體身上發現香煙和打火機,所以我們去金煌夜總會調查,從而知道老頭死前見過金通。假設沒有這個打火機,你們會有這個偵查方向?所以這個打火機很明顯是兇手故意留下來的,總結來說就是救老頭的人殺了老頭,通過一系列的設計讓我們去查金通。”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