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科幻靈異 > 龍珠之超級賽亞人計劃 > 第二十五章 回家(大結局)
    這些位面何其之大,來勢何其之猛惡!如今接踵而至,包抄撞擊過來,如何能擋!除了真正踏上不朽的存在,又有何人能夠抵擋!

    “這野神也算不凡,可以戰敗哈奴曼,還空手接住一個位面。可惜做了我佛之敵。即便是手段通天,這下也要殞命了。”諸佛低頭誦讀經文,顯然都已經預料到了阻路之人的下場。

    四位面轟然撞上貝斯特,不過,料想之中的驚天動地的能量狂瀾并沒有爆發出來。大音希聲!一時這五個位面都以一種詭異姿態陷入到了靜止停滯。

    處于正中的貝斯特面色一紅,猛然噴出一口鮮血。灼熱烈性的氣體帶著含有絲絲甘甜的血腥不斷自他呼吸道中噴射出來,似乎沸騰的血液要將他整個身體焚燒!雖然皮開肉綻,渾身焦灼一片,可是他依然還在苦苦支撐。依然堅守,不肯挪動半分!

    果然,他還是過分高看了自己,小瞧了不朽者啊。要是不站到與不朽者一樣的高度,不管怎么變化,終究都是螻蟻!就算自己此刻的力可以撼動不朽者又怎么,人家根本不來跟你呱噪,費什么口舌,他們億萬萬年的積累之下,有的是手段慢慢炮制你。反正他們是不死、不滅、不朽的存在。損失的再多,也就是一個數字而已,大不了再耗費幾個紀元的時間來補充。可是其他人,無論如何也等不起!

    “呵呵呵。可是,我就是要把你們這些家伙,一個個拉下神壇!”貝斯特輕聲自語,那四個已經被佛門攻略,連宇宙意識都被污染的位面經過幾次回旋和飛馳,早已不堪重負,此刻一旦陷入靜止,晶壁系陡然粉碎開來,連同內中宇宙也寸寸散裂,化作最為細微的粉塵。而此刻,貝斯特已經將五個位面轟入自己身體當中的毀滅之能全部并入鋼鐵位面當中。借著一聲怒吼就將這股神力徹底宣泄噴發出去!

    在諸佛難以置信的目光中,這個小位面突然彈起,就像是一個彈性極強的塑膠球。這個小位面對相貝斯特一端已然凹陷下去,出現一個占半球面積四分之三的巨大拳影,接著以驚人之勢沖回,狠狠撞上了婆娑大世界。直引得天地震蕩,日月盡毀,連綿巨山、劍峰湖泊,都被震得浮空而起,轟隆作響,蒙蔽天日。也不知道掀起了多少沙塵土石,更不知道多少信徒佛子在這一撞之下殞命。而密布大地的波羅花、菩提樹更被小位面上包裹的熾烈神火點燃,眨眼之間烈火熊熊,就現出天火燎原之勢。就連雷音寶剎上的巨殿也被震塌了小半邊,將諸佛震得雙眼發黑,神魂狂顫幾欲爆散。這一刻,普通的比丘僧跟金剛、菩薩、佛陀毫無兩樣。都不過是狂潮中苦苦掙扎的爬蟲。

    唯有高坐于大殿上的阿彌陀佛拈花而笑,對眼前諸多凄慘景象視若無睹。不過淡淡說道:“信我者,得永生。”

    而這大雄寶殿前,一旦有佛陀死去,神魂消散,他們潰散的金身當中當即有一點白光飛出,投入殿前金池內,被氤氳霞光一罩,濃郁到化不開的信仰神力包裹上身,金光一閃,一個個頓時就復活過來。就連之前被鋼鐵位面碾爆的神猴哈奴曼也夾雜在這些復活佛陀中。手持虎頭金剛棒,撓著身上金毛齜牙咧嘴。這些有資格進到殿中面前阿彌陀佛,地位超然,可以算作婆娑世界的中流砥柱。神魂在這世界當中早有備案。就算在一定范圍內被人打殺,真靈也難以湮滅,只要飛回雷音寶剎,既可復活。損失的不過是幾個紀元的修行。也難怪他們有恃無恐。不過,能夠重生的也就這些,至于雷音寶剎之外的遇難者,則是沒有這么幸運。

    呼呼大睡的濕婆也隨之醒來,三目齊開,顯出舞王相,身影似緩實快,一分為二,演練剛柔兩種舞蹈,讓已經毀去的世界浴火重生!

    恰好是這個時候,濕婆額頭第三目突然射出兩道神光,突然印入一個自龍珠位面飛離出去的身影。讓阿彌陀佛心中微微詫異:“這時候竟然還有人能夠凝聚神魂,破界飛升?”心血來潮之下又隱隱覺得此事跟他有莫大關系,急忙掐指一算,這次,天地陰霾迷霧倏然散去,似乎混雜的因果都已經梳理清楚,變得清晰起來。可是這算到的景象也讓阿彌陀佛面色驟然大變,如遭雷擊!失聲驚怒道:“好賊子!竟然是……”

    阿彌陀佛一句話等不及說完,一拍大雄寶殿,驅使整個婆娑世界朝著龍珠位面飛去。濕婆、毗濕奴、大梵天三神同時站起,猛然合到一處,化作一尊三頭六臂的丈六法體,橫眉怒目,定于阿彌陀佛之上,渾身金液流轉,光芒萬丈。赫然是阿彌陀佛的金身法相!

    “彼特拉,走吧,走的越遠越好!這里就交給哥哥了!初代,看到了沒有。我沒有給你丟臉。”貝斯特自然也看到了這個被罡風托著,破碎而去的身影,眼眶中滿是熱淚,嘴里卻是哈哈狂笑。毫無遺憾的擋在婆娑大世界前。大吼道:“過來啊,讓我看看你的本事!”

    “這賊子。該殺,該殺!”阿彌陀佛面色鐵青,心頭自有前所未聞的狂躁情緒滋生,早已沒有之前耍猴的心情。連豐潤如滿月的面孔都出現了扭曲,恨不得立即將七龍珠這個位面毀去,那里還管得了這個阻擋在前的家伙。直接就撞了上去。“轟隆”的一下,貝斯特的身形化作虹光,被撞的爆退三千里。可是就算是他的被撞的身形破破爛爛,渾身創口密布噴出血來,也牢牢站著,雙手前推,不敢退讓半步!

    阿彌陀佛三頭六臂丈六金身一起怒吼:“孽障,還不快滾!”再一次撞上貝斯特,又將他撞飛出三千里,兩條手臂更是直接化作肉糜,接著又爆做齏粉。可是待他站起來之后,口吐血沫,竟然哈哈大笑,再次阻擋在前。阿彌陀佛只得再一次撞了上去!

    在阿彌陀佛眼中,貝斯特始終就是一只螻蟻。即便是之前表現的如何強橫,也不過是一個稍微強壯的點螻蟻。可是如今,這只無論如何的碾不死的螻蟻帶給他了無窮的恐懼。婆娑大世界的去勢也在他一次又一次的阻撓下慢慢遲緩。遠不如之前的猛惡。到現在,更是讓他絕望起來!

    就在此時,一道燦爛猶如銀河的銀光突然轟然砸落下來,在龍珠位面附近爆開,將這個世界渲染的晶瑩剔透,猶如一塊切割好的金剛石,而這金剛石內中更是騰起一種超出尋常的璀璨光亮。

    一時間,一道道銀亮的光芒在金剛石諸多棱角間反射,短時間內竟是以幾何速度暴增,往返了上千萬次。幾乎將整個世界都囊括在了其中!被這些銀光擊中的物體,不論是碳基生物還是硅基生物,還是其他沒有生命跡象的物體,都在這一刻化作了純粹的光芒,純粹的光子!他們的身體越來越亮,體內能量都被悉數污染轉化,接著就有一對潔白的羽翼自他們背脊上破出,凡人雙翼,強者四翼,超級強者甚至可以達到八翼以上。隨著一對對代表圣潔、光輝、力量的羽翼生長出來,這些還帶著一絲茫然的新生天使也都表現出了難以想象的虔誠,一種早已經深刻到靈魂深處的烙印指揮他們,對一個方向進行膜拜。姿容狂熱,都像是精神中毒一般!

    而這浩大圣光之中,隱隱顯出一個頭戴荊棘環,身披亞麻的高瘦男人,背上背負著一個血跡斑斑、以鋼鐵鑄就的十字架,一臉疾苦之色。隨著億萬信徒的歌頌膜拜,他的身影愈加清晰起來。緊接著,竟然真的自光芒當中走了出來。

    “道友!快將這個世界毀去,不然我等休矣!”阿彌陀佛突然大喜,朝著圣光射出的方向道。

    “罪惡之源,必須毀去。”高瘦男人面容肅然。這之前,他們兩教還在茫茫域外激戰。根本沒有顧及到這里出現的情況。也虧得阿彌陀佛之前鬧出的動靜太大,已然影響到了多元宇宙,不然的話,恐怕他們到現在還要被蒙在鼓里。可怕的是,多元宇宙如此之大,即便是不朽者再怎么神通廣大,也很難在第一時間趕到。不過天主畢竟不凡。當即聯系上七龍珠位面附近兩個已經被傳教士徹底攻略的位面,抽取其中一切信仰愿力。透射出了一道圣光。再將自己的一尊真身傳送過來。要知道天主為圣父、圣子、圣靈一體三化,為三位一體。自有三個真身存在。等同于身負三名不朽者之威能。實力更要超過阿彌陀佛!

    高瘦男人上前一步,厲聲道:“除我之外,你不可有別的神!”

    隨著他的話音響起,眼前的空間當中突然出現了無數色彩斑斕又雜亂無章的線條,將這一條條條線追溯過去,搜尋其源頭,竟然將天津飯的生平往事,前世之身全部顯現出來———————他的父母如何相遇,相愛、如何將他生下、某天怎么突然跟父母走散、隨之被鶴仙人撿到、跟桃白白修行、與孫悟空相遇。這一幕幕光怪陸離的景象包裹在一個個小小的因果點中,正是代表他人生當中的一個又一個轉折。可是當這些因果點浮現出來,猛然一顫,又一個一個接連掐滅下去。不復存在。隨之這些點和線又迅速擴散到了整個地球上,將跟天津飯有關的人物、地區的因果源頭全部抹消,當抹消這些跟他有關的人、物之后,又迅速散播到其他無關的人身上。緊接接著是北銀河、宇宙、整個位面!都莫名其妙的消失。

    他這一句話,直接影響到了無數紀元前誕生龍珠位面的源頭,將諸多本可該出現的因果聯系破壞掉,使之不可能碰到一塊。如此一來,七龍珠位面,自然也就不復存在了。

    隨著七龍珠位面消失,高瘦男人也算舒了一口氣。阿彌陀佛也是徹底擺脫了貝斯特的掣肘,將他遠遠撞飛出去,讓他大半個身軀隨著雷火粉碎。再也無力站起。

    “道友請了。”阿彌陀佛驅使婆娑世界來到高瘦男人身前,就是起身一禮,端是寶相莊嚴,氣度非凡。哪還有之前的慌張。

    高瘦男人微微頷首,顯然是不愿跟他多說話。一指貝斯特,道:“此人跟這次事件關系重大,我必須將他帶走。想來佛主也不會阻止對吧。”

    阿彌陀佛搖頭道:“不瞞道友。此人仰慕我婆娑世界已久,之前我二人談的暢快,老衲也正要將他收做弟子。不曾想道友就來了。這里老衲也厚著臉皮跟道友討個人情。還請將他交給我,來日必有厚報。”

    高瘦男人勃然變色:“你這是什么意思。”

    阿彌陀佛道:“無甚意思。只是此人跟我婆娑大世界有緣。老衲決不能放過。”

    這兩個不朽者正在這扯皮,貝斯特已經坐了起來,望著龍珠位面所在地空蕩蕩的空間,顯得有些呆滯,嘴里喃喃說道:“我已經盡力了。亞歷克斯,老爹盡力了啊。對不起……”

    “因果已斷,宏遠已全,前身既去,這世間就再也沒有什么天津飯了。”正是此時,一股無邊宏大的意念自所有人靈魂深處升起,即便是不朽者,也駭然失色,不能自制。

    七龍珠位面,這個已經被攪亂因果,抹消過去,不復存在的位面竟然又再次出現了。而且還是完完整整的出現在兩個不朽者眼前!

    多元宇宙隨之爆發,一時神光搖曳,無窮法則碎片悉數隨著通天徹地的星光涌來,在這空無一人的空間中堆砌。時隔無數個紀元,多元宇宙終于還是尋找到了一具可以承載“它”意識的軀殼,而不是在是被一個個膽大妄為的盜匪搶占本源,代替自己行使種種權力。猶如一個個“毒瘤”對它敲骨吸髓,讓它苦不堪言。如今,它終于可以蘇醒過來了!

    隨著藏匿于各個位面的本源能量堆砌到一起。這個渾身蕩漾出無匹神性的身影在瞬間就已經超越且凌駕于一切之上!它的存在包括了一切物質、一切能量、一切精神、一切幻想,YY、思維、意識、意義以及一切的一切。它已經超越任何一切定義與任何一切意義。任何定義任何事物任何物質對于“它”來說都沒有意義。因為它超越了徹底存在、徹底不存在。既不是存在,也不是非存在,既不是不存在,也不是非不存在。它無窮大也無限大,超越了一切自由、一切永恒。可以創造一切、抹殺一切、無視一切物質、無視一切物質與時間以及空間!

    十二不朽者,不,或許是十三不朽者。因為就在剛才,比比迪硬抗古埃及神系不朽者的攻擊,在千鈞一發之際完成了最后階段的封神步驟。一躍晉升到了不朽之位。雖然是最低檔次的一位不朽者。可是好歹這一條命是保住了。可是沒等他喜悅。瞬間就已冷汗密布。他們停下了手中一切行動,都在仰望這團爆發出輝煌神光,輻射整個多元宇宙的存在誕生。心中無力,絕望,失神落魄。或者吶喊討饒。希望被“它”放過。可是等待他們的,卻是被直接鎮壓下去。連同他們的大世界,都陷入到了黑暗的永眠中。

    “你們什么時候清醒了。再給我出來。”天津飯化身的巨大身影發出宏大無比之音。貫穿整個多元宇宙。他將貝斯特托在手中,說道:“我的前身‘天津飯’還欠你一次。你有什么請求,我都可以滿足你。”

    “嘿嘿,我可沒有什么要求。”貝斯特冷笑一下。不為所動。請求?他是什么人,需要來求人?他這一輩子早已活夠,即便是再讓這家伙續命,又能活出什么?彼特拉已經跟貝吉特合為一體,自然有他的機緣,何必自己再操心。至于那些小鬼,他們都有各自的生活還有活法,自己以前不會干涉他們。現在更不會。自己還能有什么念想。除了……貝斯特目光一閃,笑容突然收斂下去。不再說話。

    “你的愿望我已經知道了,這很簡單。回去吧,我送你回去。這一世,要好好活下去——————”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