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修真仙俠 > 絕世荒神 > 第四百五十五章 大結局
    簡單地查看一番,只是對比了一下沈惜惜手上的那份玉簡,顏陽確信沒有出錯,而且此女也沒有太大可能,在之前故意做一份假的地圖,恰好在這時候蒙騙自己。

    收好地圖玉簡,顏陽再道:“第二個問題,除了你身后這些人之外,你在這鏡坤界可遇到其他試煉者?”

    “在六輪州之中,外界試煉者也不在少數,尤其是在中心六輪城內,妾身確實遇到過一些。”

    “世佐無痕現在何處?”

    沈惜惜面色一變,連連搖頭,疾聲道:“妾身還未遇到無痕少爺,想必傳送之中,他被傳送到了其他州上。”

    “那你帶來的這些人是怎么回事?”

    “妾身之前已經告知,他們都是荒府弟子,在荒府之中,無痕少爺發過話,見到我和見到他一樣,我可以調動他的人,進入這里之后,我們依靠特有的傳信方式聯絡在了一起。”

    沈惜惜深怕顏陽不信,聲音很是焦急,語氣中透露著可憐,不得不說,這副姿態要是換一個血氣方剛的青年看到,說不定還真被他感染到了。

    但顏陽卻不會如此,不說他之前見過了這女子那驕傲的一面,僅僅是這女人的容顏在他眼中也算不得多么出眾,或許算是美女,但和雪秋思、唐果相比卻還差上一個層次,更無法和北州貝玉姬那妮子同日而語了。

    “最后一個問題,你們來此有何目的?”

    顏陽這話一說出口,沈惜惜的眼神立刻閃爍了一下,雖然只是很隱晦地一陣閃爍,馬上就被其掩飾過去,但還是逃不過顏陽的洞察。

    “妾身聽說此地廢城之中藏有重寶,故而前來一探,但剛剛到達這里就得罪了公子,妾身絕非有意……”

    “看來我之前的提醒已經被你忘掉了呢~”

    沈惜惜的話語被顏陽的聲音打斷,而其面色立刻變得無比煞白,不小心目光觸及到了對面之人的雙目,當下,她只感覺心神一震,大腦之中暈眩傳來,整個人好似陷入到了混沌之中。

    半晌過后,顏陽左眼之中白光漸漸消散,而其面色則是露出一抹沉思,看了一眼那身軀在上不斷抽搐,眼神空洞,面色慘白無比的沈惜惜,他的表情沒有一絲憐憫。

    在沈惜惜身旁,自始至終都是不敢動彈分毫的雷輝卻是雙腿一軟,直接癱倒在地,雖未身中幻術,但之前的一幕卻是清晰印刻在了他的腦海之中,讓他這一輩子都無法忘卻,對于顏陽的恐懼儼然達到了巔峰,身體如那沈惜惜一樣抽搐不止。

    顏陽無心理會,身子一躍而起,流光劃過,而其身形快速消失在了遠方天際。

    ……“六輪州,六輪,有意思~”

    飛行之中,顏陽心神運轉,從之前沈惜惜那里,他得到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一切。這鏡坤界一共一百四十四州之地,而六輪州就是其中之一,之所以叫這個名字也是因為這州府之內的一處圣地。

    六輪城中心的六個“萬年鐵樹輪”,傳言,在那六輪城中心,原本生長著六顆萬年鐵樹,后來被人砍伐,留下了六個樹輪,又經歷了萬年天地靈氣滋養,這樹輪蛻變成為天地奇物。

    后來六輪城建立,六個萬年鐵樹輪被州民奉為圣物,城主更是下令保護,現如今,每百年時間,六輪城開啟一次萬年鐵樹輪的封印,有緣者可進入其中,在這萬年鐵樹輪上感悟大道,這種機會也自然就是百年一遇。

    傳聞,在這萬年鐵樹輪上坐上一日,會有諸多感悟臨身,對于修士擁有莫大好處,每一次封印開啟都會引動無數人聚集,成為六輪州難得盛事。

    而那所謂的有緣者其實也并非是真的有緣,而是六輪城采取拍賣的方式分發六塊天輪令,提供六個名額。

    這一屆的六個名額如今也都被拍賣出去,最低的一個拍到了一億麒麟果,這麒麟果顏陽也從沈惜惜那里知曉。

    這鏡坤界內雖然靈氣濃郁,但卻沒有晶石,而交易之物便是這麒麟果,一種形似麒麟獸的果實,內部同樣聚集大量靈氣,但這個大量卻是只能與外界的下等晶石相比。

    正是因為晶石的稀缺,故而,在鏡坤界內,晶石極其寶貴,尤其是上等晶石更是如此,一顆上等晶石足夠換取一百顆麒麟果。

    晶石的重要性暫且不說,這一界萬年鐵樹輪的六個名額已經全部被拍賣出去,而開始時間也在半月之后,不過就在前不久,那六輪城中卻是宣布,有一名獲得名額之人主動放棄,故而多出了一個名額。

    按理說這個多出來的名額也應當進行拍賣,最終拿出最多麒麟果或是晶石的人獲得,但事實卻并非如此。

    六輪州的城主府宣布,在他六輪城牢獄之中又一名刑犯逃脫,而這最后一個名額的歸屬便送給那抓捕到逃犯之人,當下,這一則消息就引動了整個六輪州的沸騰。

    那些原本沒有得到名額的人,一聽又有一次機會,而且會是最后一次機會,當下,幾乎整個六輪州的修士都是行動起來,那沈惜惜也是這些人中之一。

    若是能夠幫助六輪州抓捕到逃犯,那么便可獲得那最后一個萬年鐵樹輪的感悟名額,在這感悟之下,修為突破也有可能。

    現如今,整個六輪州的邊境都已經封鎖,而那逃犯被困在內,而沈惜惜正是因為截獲了一則消息,知曉了那逃犯的蹤跡,故而來到此處六輪州邊境,路過這廢墟城池感到好奇方才前來一探,但沒想到卻撞到了自己。

    “這逃犯的位置我已經知曉,容貌,修為也從沈惜惜那里得到了大概的了解,不算太過棘手,倒是可以爭取一番!”

    在距離六輪州邊境不遠的一座幽谷之中,一道仿若幽靈一般的黑影閃爍而出,這是一個相貌極其俊朗的青年,一身黑衣顯得頗為肅殺,配合著青年那冷漠的面容,給人一種極度危險的錯覺,而他正是顏陽。

    此處幽谷藏于深山之中,籠罩在淡淡的霧氣之內,四周不時傳來鳥獸的啼鳴,看起來倒不像是一個藏身之地,反倒好像是隱居的處所。

    顏陽環顧一圈,沒有暗皺,倘若那沈惜惜的情報屬實,那么這個逃犯也未免太過于沒有經驗,至少在自己看來,此處絕非一個躲藏的好地方。

    腦海中浮現那逃犯的容貌,顏陽眉頭再一次皺起。那逃犯是一個女子,身材堪稱魔鬼,但容貌卻是與身材完全呈反比,在其臉上布滿蛆蟲一樣的黑色印痕,讓人一眼看到就會忍不住作嘔。

    精神力并未徹底散開,顏陽向來小心,若是對方真的躲在這里,那么只有兩種可能,要么是此人真的沒有逃生經驗,要么就是對方有恃無恐,而在自己看來,那第二種可能性較大。

    當初從沈惜惜的記憶中知道,那逃犯的修為很是不穩定,最強時期能夠爆發出融靈六階都無法企及的程度,而最弱的時候卻是連一個煉神期都能重傷于她,這一點很是詭異。

    顏陽收斂起自身的氣息,身形如貍貓一樣在幽谷之中敏捷前行,而這番行動大概過了半柱香時間不到左右,他的身子突然止在了原地,借助四周的茂密花草遮掩自己。

    突然好像走進了枯黃色,宛如結界的光陣之中,顏陽如同走出了鏡坤界的時空,邁入到了一片不屬于這片宇宙的荒古。

    磅礴氣流擠壓周身血脈,這種擠壓不會讓人感覺不適,相反,置身其中反而叫人熱血澎湃,好似全身血液都將燃燒起來一般。

    體內血液溫度不斷升高,但肉體卻不受掌控地逐漸安靜下來。盤膝靜坐,一瞬間入定,化作萬年磐石。

    枯黃的荒古世界中,自己好似天地的中心,承載萬物蒼生。

    一道道碧綠色的環形波紋緩緩從體內擴散出來,一種神秘玄妙的力量好像隱藏于人體之內,而此刻卻正在逐步蘇醒,這是輪回之力。

    萬年鐵樹,即便枯萎死去,但那一圈圈年輪卻是經歷輪回所留下來的無法磨滅的痕跡,這既是輪回印證,亦是大道印痕。

    何謂輪回?

    生與死的輪轉是輪回,宿命的交疊亦是輪回,萬物生靈的興衰演變又何嘗不是?此刻的自己,存于世間的一舉一動也是?

    天地之間我如蜉蝣,為命運之棋子,為天道之輪印,輪轉遺留下的便是一抹看不見、摸不著的印痕。

    這是道痕,可能會記載于后世的記憶之中,也可能會變成一種無法預示的力量,超脫之門的觸及!

    煉神,窺視天地法則;洞道,凝眸道法遺痕;煉神,身為道,則天地盡在我手!我為道,我為天,為一方主宰,為道之本源,于是乎,輪回降臨,將有化作無,如同這片天一樣,在璀璨的鼎盛繁華之后歸于沉寂,數億年的無極之后再度陰陽輪轉,太極再生!

    一縷光穿透噬人的黑暗,一顆種子在心頭悄然萌發,一種力量在體內緩緩蘇醒。

    淡淡綠光照耀身體,心臟跳動為之靜止,世間的演變好似在這一刻定格,一秒鐘的超脫,顏陽的大腦嗡鳴作響,他的身體好似融合在了空間之中,一下子變得忽明忽暗,而這一切外界一樣毫無察覺。

    終于,在漫長的幾個時辰等待之后,那照耀著上空的最后一道光輪消散了,一個披頭散發的人靜立虛空,附近一帶暴起異常,所有的人都為這驚天的異像震驚。

    顏陽終于洞破天地,脫離煉神境,走出更高的一層境界,雖然還沒有成為真正的王者,但是他的修為已經超越同階,成為同階中的無敵。而在這一在屆中已經沒有稱帝的存在,所以顏陽已經是無敵于天下的存在。

    他雖然剛突破不久,但是他的名聲卻早已傳播出去,顏陽已經像神一樣的存在,無論人家愿不愿意,都得接受這個最終的結果。

    (全書完)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