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歷史穿越 > 金牌小書童 > 第481章 大結局
    萬歷九年七月初八,距離“桃莊大決戰”已經過去了將近四年。

    白鵬在桃莊一角的“總舵主辦公室”批閱了幾份重要簽呈,伸了個懶腰,緩緩起身。

    如今玄武會和同心會早已合并,新名稱還是“同心會”,光明圣教雖然相對獨立,但教主圣尊基本處于半退隱狀態,實權也在他這“迦樓羅王”手中。

    他的人馬遍布天下,要批閱的公文反而減少。這也是沒辦法,早期他想將財權與人事權集中在手里,后來發現,占據一府之地時沒有關系,一旦勢力擴展到大江南北,在這個沒有傳真和網絡的年代,根本管不了千百里外的事情。就算有司徒靜幫忙,還是只能采用諸侯分封一般的制度,叫各地自主行事。

    圣教那部分權力,交給了達娃央金,司徒靜之外的另一位女強人終于在這一世能與其分庭抗禮,付出的代價,則是與司徒靜一樣,需要在第一線處理公務,不能每次都陪伴相公來京郊悠閑度假。

    現在僻處京西大山中的桃莊,是白鵬一家人夏天避暑的所在,天氣一熱,全家就從湖州麗人堂搬來山中。

    看到白鵬起身,在一旁為他扇扇子的小果微笑道:“相公要出去走走嗎?”

    “當然!”白鵬微笑著攙扶小果站立,在她微微隆起的小腹上輕撫,“咱們的孩子也該透透氣。”

    多年以來,白鵬有個規矩,無論小果在妻妾中排名如何,書房中只許她陪伴,最后公文蓋章也是小果坐在相公膝頭完成。“前世”小果死后白鵬最懷念的溫馨場面,這次終于得以長久延續。

    小果到今年也才剛滿十七,還是一副小孩模樣,小臉紅撲撲,微笑著挽住白鵬手臂,夫妻一起走出書房。

    迎面一陣喧鬧傳來,原來是小櫻的風箏掛在了樹上,她嚷著要丫鬟爬樹為她取,丫鬟哪里爬得上去,哭喪著臉苦苦哀求,小櫻跺著腳喊:“不管!不管!你上去!快點!”

    年近二十,而且已經生了個女兒,小櫻也還是被寵壞的小孩子脾氣,那張甜美到蜜糖一般的小臉也沒什么改變。丫鬟看到白鵬,好像見了救星,高呼“白總救命”。

    “白總”是白鵬在2012年習慣了的稱呼,如今則是“白總舵主”的簡稱。

    白鵬飛身上樹,取下風箏給了小櫻,故意板起臉:

    “小櫻,閨女在屋里嗷嗷待哺,你倒跑出來玩耍!”

    “怕什么?有奶媽!”

    白鵬呵呵地笑:“孩子都讓奶媽喂,你自己的奶留著做什么?”

    小櫻湊到白鵬耳邊,悄聲道:“只怪某人吃得太多……”繼而她對著相公耳朵“啊”地大喊,震得白鵬耳膜奇癢。

    “某人又上當了……”小櫻邁著纏過的小腳,身子扭動,“哈哈”笑著跑遠。

    白鵬看著她的背影,嘴角掛著既無奈又甜蜜的笑容。

    小果聽他們談及吃奶,情不自禁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胸,不知在想什么,臉上一紅。

    白鵬笑著擁住她繼續行走,而這時一旁樓閣的二層雨廊邊,小桃探出頭來:

    “相公偏心!我也有孕,你只陪小果走路,不來陪我!”

    “你自己懶,不愛走動,現在來怪我?”白鵬笑道。

    自從脫離了丫鬟身份,“躺著讓人服侍吃點心”這一人生最高理想得以實現,小桃就比過去更胖了,越發珠圓玉潤雪白粉嫩。她狠狠做了個鬼臉,轉身走回自己房間,繼續躺著吃點心去了。

    往前再走幾步,從附近雕梁畫柱的長廊跳出個俏麗姑娘,頭戴白珠花,正是小白。

    “大寶貝,你在書房處理公文,研墨蓋章歸小果,事后捶腿捏肩卻是小寶貝的職責,怎么一聲不吭就走了?不喜歡小寶貝的手藝了?”

    “小寶貝,我當然喜歡……”白鵬微笑答道,隨即臉色一變,“又耍我!你是小青!”

    小青咯咯笑著跑回長廊,將容貌相同卻頭戴翠玉簪的小白推得一晃:

    “相公認人越來越準,這招玩不下去了!”

    小白比妹妹穩重許多,微笑道:“相公不是眼力好,是鼻子靈。”

    白鵬嘻嘻笑著走到小白身邊,湊到她脖頸上深深吸氣,隨后順口一親。

    然后,他眼角余光就發現了獨自默默坐在角落的青茗。絕代佳人就如艷麗牡丹,哪怕如此低調,還是會將人的眼光吸引過去。

    白鵬來到青茗身邊,按住她肩膀:“怎么,不高興?”

    青茗嘆了口氣:“公公婆婆回來了。”

    “咦?”白鵬詫異道,“他們不是去攜手同游名山大川嗎?這么快回來了?”

    接著,他嘿嘿一笑,在青茗肩上拍一拍:

    “多少年過去了,沒關系了,大方一點過去參見就是!”

    青茗最終還是做了玄帝的兒媳,而不是白鵬的小媽,但無論她如何選擇,在這個家庭出現,總是會很尷尬,這次還是玄帝夫婦出去游山玩水,白鵬才從金屋藏嬌處接了青茗過來。

    其實白鵬那句也是客氣話,最好青茗還是不要去跟玄帝照面,否則父子間的氣氛都會變奇怪。

    來到桃樹叢生的前院,玄帝和鬼仙子面對面蹲跪著,嘻嘻哈哈地鼓勵一個幼童在他們之間來回跌跌撞撞行走,那是白鵬和司徒靜的長子,今年兩歲多,仍然起名“白子風”,盡管白鵬明白,此白子風與“前世”的白子風很難說是同一個人。

    在他們旁邊,美若夢幻的正室清霜一臉微笑地陪伴公婆。在白鵬這一世重新“收集”老婆的過程中,幾乎難度最大的就是她。缺了前世的種種因緣,現代的“燭光晚餐”之類浪漫手段無效——古人只要吃晚飯都是“燭光晚餐”——白鵬對這位不食人間煙火的清冷美女下了兩年功夫,才終于大功告成。

    在白鵬努力調理下,清霜的身體明顯有起色,只是肚子還是一直沒有動靜。好在她深受姐妹們喜愛,不少妾室答應自己若生出二胎,就過繼給清霜夫人。小憐身有殘疾也無法養育,卻因為個性孤高,不能得到這樣的待遇,讓白鵬很是頭痛,總不能去勉強別的夫人,或許該考慮去同心會的孤兒收養處領一個回來。

    清霜見到白鵬過來,微微屈膝行禮,喊了聲“相公”,她一貫這樣知書達理的樣子。

    玄帝扭臉看了眼白鵬,“呵呵”地笑:

    “孫兒太招人愛,可你老子姓劉,你和你兒子偏要姓白,怎么都不肯改,要氣死你老子嗎?”

    鬼仙子竊笑:“白鵬從小姓白,習慣了,哪里還能改?是你活該!誰叫你當初拋棄我們母子!”

    看著父母如今氣氛融洽的樣子,白鵬臉上露出微笑,也不由地想起四年前的桃莊大決戰。

    那次所謂“決戰”,很輕松就分了勝敗,以至于不值得濃墨重彩加以描繪。盡管玄帝遠比伍五叁之流強大,可白鵬經歷了現代一番磨練,又借鑒同鑫集團五百年的研究成果,境界絕非玄帝能比。

    這一世白鵬沒有獲得“魔帝”尊號,可是單憑他啟動反重力場,仙人一般腳踩祥云飄進桃莊,緩緩落在玄帝眼前,就已經先聲奪人,在心理上獲得壓倒優勢。

    玄帝遲疑著拔刀,他毅然亮劍,兩下白光一閃,戰斗即已結束。刀飛上了天,劍指在玄帝喉前。

    “服不服?”

    “服!尊駕神功蓋世,在下不是對手,卻不知高人來自何方?何門何派?”

    玄帝一邊問,一邊低頭看那劍,然后就徹底呆住,不等白鵬回答,就猜到許多答案。

    “斷水劍”是他送給鬼仙子的臨別禮物,鬼仙子卻不能理解這兩個字的含義,高高興興接下,還以為“斷水”是某種高深境界,或者代表“鋒利”之意。

    “斷水”的確是一種境界,卻是玄帝不得不離開她,心中又難分難舍,宛如“抽刀斷水”的境界。

    玄帝本是五虎斷門刀掌門人之子,在多年前那次“切磋”中,親眼目睹父親被何榘所殺,從此苦苦習武,希望早晚能報父仇。但缺乏名師指點,自己怎么練都不會有太大長進。所以他才接近仇人的女兒,偷學武夷派“魔衣碎玉功”,再結合自身天賦加以修改,令其更加貼近“涅盤”本質,成為白鵬后來習練的“離夢神功”。

    但是,他欺騙何如霜越成功,鬼仙子越是深陷情網,玄帝也就越是矛盾,他不能真的跟何如霜成婚配對,又無法解釋前因后果,只有趁著自己尚未沉溺太深,逃離了這場他自己一手策劃的“騙局”,也放棄了報仇的計劃。

    可他逃得終究還是晚了,鬼仙子腹中有了孩子這件事他不知道,卻能明白自己的痛苦。

    借口閉關修煉,頹唐,懊悔,足不出戶,等到想去找何如霜時卻已找不到,最后把自己養成一個大胖子,境界的提升也變得緩慢。前一世白鵬對玄武會幾番攻擊,玄帝的反應遲緩麻木,就是這個原因。

    所以,當玄帝看到斷水劍,再看看白鵬與自己年輕時酷似的面貌,頓時就明白了緣由。

    他笑了,白鵬也緩緩收劍,卻沒有笑。

    “你跟我來。”

    玄帝領著白鵬走進自己居住的小屋,指著床上一件已經褪色的女子小衣:

    “這件衣服,是你娘第一次與我相好時穿的,后來我收作紀念,這些年,她睡里面,我睡外面。我試過再找別的女人,但是不成功,我心里有個結,解不開。”

    白鵬看著那件衣服,默不作聲,似乎父親的專一程度比他高得多。

    玄帝轉過身來:“你母親在哪?”

    這次白鵬說了話:“跟我來吧。”

    于是父子倆一同南下,陪白鵬進京的劉慧心聽說眼前胖子是公公,更是天下無敵的玄帝時,驚得失聲大喊。玄帝則拍了拍兒子肩膀,微笑道:

    “我已非天下無敵,他才是。”

    等回到了麗人堂,白鵬先拿著那件衣服進門,叫母親確認是否為她的物品。

    鬼仙子漲紅了臉:“這是……這是哪來的?”

    白鵬這才引著母親目光看向門口,大門一側,玄帝的胖臉露出一半,正畏畏縮縮地看向鬼仙子。

    然后白鵬就屏退所有下人,自己也離開了,順手為父母帶上了門。

    那一次,屋里鬧得很厲害。無論如何,現在父母恢復了恩愛,總是值得欣慰。

    想著這些往事,白鵬的目光忽然有了驚奇發現,他飛撲到母親身旁,愣愣盯著她形狀有些異常的小腹。

    “娘,難道……”

    “所以我們提前回來了。”鬼仙子笑著起身,輕撫自己小腹,“你堅持姓白,不肯改回姓劉,我只好給你爹再生一個。”

    這一下喜訊傳遍桃莊,眾兒媳紛紛趕到正廳,對婆婆表達祝賀,特別是劉慧心,去年剛剛誕下一子,現在便以過來人身份,將大齡產子的保胎經驗傳授給過去的“如霜妹妹”,如今的“好婆婆”。

    十多個妻妾唧唧喳喳鶯歌燕舞一般,令婆婆喜氣洋洋,白鵬笑得卻略微有些苦澀。

    玄帝察言觀色,手在兒子肩頭一拍:

    “這么多老婆,一碗水端平很困難吧?”

    白鵬點頭而笑:“走鋼絲一樣,的確很難,絕非得便宜賣乖。”

    但無論如何,“這一世”終歸是一個比較完美的結局。

    完美中也有少許的不完美,例如那個布老虎終究沒有還給周雪晴,有些舊事太過沉重,她想不起來也好,就讓她以周雪晴的身份與沈冰過下去,不要再記起自己是“花花”。

    “十方羅剎”曾夕顏缺了前世那些因緣,這一世無法接受白鵬,仍然以一個寂寞老姑娘的身份獨自生活下去,仍是同心會一位得力干將。將來是否能追到她,白鵬不知道。或許人生注定不可能徹底完美。

    葉蘭蘭還在涅盤之中,根據前世的日期推算,再有一年多才能醒。

    到她醒后,白鵬就該跟她坐下來好好聊聊。

    很多年前,葉蘭蘭曾經對他說:

    “你信不信人生可以重來?你信不信我們前世曾有一場苦戀?”

    白鵬當時不信,現在,他一定要好好問問。

    ……

    夕陽落山,留在二十一世紀的白鵬“本體”,仰在山寨版“麗人堂”小湖邊的躺椅上,身上微微泛著暗金光芒,令蚊蟲無法近身。

    “圣靈護體”足以助他飛行在大氣層邊緣,隔絕外界的超低氣壓,現在擋住幾只蚊子當然不在話下。

    司徒靜大步而來:“怎么不接電話?”

    白鵬淡淡一笑:

    “有時候,我真有點懷念古代,沒有手機,想躲清靜很容易。”

    “你不高興?怎么蔫頭耷腦的?”司徒靜俯身細看他的表情。

    “不是不高興,只是……這生活有點無聊。”

    “身邊美女如云,還能無聊?”司徒靜露出嘲諷笑容,嘴角有點歪。

    “沒敵人,沒挑戰,不刺激啊!”白鵬苦笑,“靜兒,你別光是忙事業,也修煉修煉吧。”

    “都沒敵人了,我還修煉什么?”

    “咱們一起去新世界探險。”

    “什么新世界?亞馬遜還是大西洋?”

    “都不是。”

    白鵬雙眼望天,一只手緩緩舉起,指向了浩瀚星空。

    (全書完)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