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班花 > 第653章 團圓(大結局)
    好心邀請一次次被拒,我開始懷疑自己是否魅力值太低,而且我也對自己所規劃的小島避難計劃,在信心上產生了很嚴重的動搖。

    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

    現在我有的是錢,還怕這點兒事搞不定?

    操操操!

    小玉診所涉嫌欺詐病人,公安局立案調查,把診所里的醫生護士全叫了過去。

    看著綁在柱子上不能動彈的小玉,我得意地笑。

    “你干嘛?放開我!”小玉大聲向我抗議起來。

    “再叫,我強暴了你!”我惡狠狠地恐嚇了小玉一句。

    “你!”小玉被嚇著了,真的不敢再叫喊了。

    “哈哈哈哈……”我再次得意地笑。

    廖蕓和張麗華,被另外的方法騙了過來,和她們一起被騙過來的,還有鄭爽。

    暈了,白瑾從林佳依那里聽說了旅游的事情之后,居然主動要求一起去島上玩,而且沒帶林一凡,林總也因為很忙沒有隨行。

    伍子絮倒是沒有拒絕我,想去島上散散心,讓我心中好受了很多。

    飛機在XX國機場降落之后,旅行團直接上了一艘游輪,正式開始了小島避難計劃。

    以付強和肥仔為首的二十余名保鏢,全副武裝,保護著旅行團的安全。

    看著游輪上的花枝招展、春色滿園,我再次得意地笑。

    小玉雖然是被我強行綁來的,但既然上了賊船,最后也就認命了,當然,她現在仍然只是認為我是邀請她出來旅游。

    現在船上的女生,也都和小玉一樣,只是以為出來旅游的。

    不知道,她們如果知道了我的險惡用心,會怎么看我這個人。

    要不……學李天朝,給她們下藥,然后一夜之間,把她們全都生米煮成熟飯?

    太齷齪了,不好不好。

    那我該怎么辦呢?

    紙是包不住火的,在島上呆久了之后,遲早有一天,她們會發現自己已經失去了人生自由,成了我陳威的籠中之鳥。

    她們一旦鬧起來,發生了嘩變,后果就不堪設想了。

    唉唉唉……到底該如何是好?

    雖然我一直陪在秦玲身邊,而且對其他女生目不斜視,但秦玲清醒的時候,從她看向我的眼神中,我感覺到……她似乎明白我此行的目的到底是為什么。

    我記得她說過,她是這個世上最了解我的人。

    對于秦玲眼中現出的隱隱鄙夷神色,我假裝沒看到,反正我現在還沒有當眾宣布我的后宮計劃,所以,我還是隨時可以告訴大家,這只是一次普通的集體旅行。

    女生們根本沒有網絡小說中描寫的那種……圍聚在‘主角’我的身邊,那種以我為中心的感覺,她們三三兩兩、聚在一起聊天,完全無視我的存在。

    真讓人氣餒,再加上心虛,我越發不敢當眾宣布我的后宮計劃了。

    來到島上之后,小強說剛剛得到消息,楊震遠父子可能逃去了越南,目前已經有了可靠的線索,他準備親自過去一趟,幫我把楊飛救出來。

    本來我想親自去一趟的,但小強說有些事情還不是很確切,讓我先在島上等他的消息。

    小花和肥仔的那位‘小芳’被肥仔一起帶了過來,雖然很想過去和她說幾句話,但一直沒找到時機。

    我現在才發現,把女生們集中到一起,絕對是一件大錯特錯之事,因為當著秦玲的面,我根本沒勇氣找任何一個女生講話。

    其他女生也都很自覺,沒有一個人當著秦玲的面勾引我。

    晚上的時候,大家在小島的沙灘上開起了PARTY。

    正在把酒言歡的時候,接到了李天朝打來的電話。

    他說,洪新被調離了軍隊,去ZY某部門任文職工作去了。

    李天朝還說,他現在手上的證據并沒有找到機會遞上去,但是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應該是ZY已經開始調查洪新的事情了。

    至少,洪新現在已經沒有以前那么大的權力了,基本算是被掛了個空職。

    但李天朝同時分析說,對于洪新這樣的人,背后肯定有保護傘,就算犯下了二十年前那些罪行,中央可能并不會真正公開治他的罪,免去他軍區司令員的職務,已經算是比較嚴厲的了。

    李天朝建議我,君子報仇,十年不晚,讓我不要急著動手,以免正好撞在了槍口上。

    我雖然恨得咬牙切齒,但終究還是接受了李天朝的建議。

    一夜的狂歡,直到凌晨三點鐘,大家才回到各自的房間歇息了。

    剛剛從秦玲那里回到我自己的房間歇下不久,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有人推開我的房門闖了進來。

    “哥,醒醒!爸媽的電話打通了!”小晴的聲音。

    我猛地一下從床上坐了起來,拿過小晴手中的手機放到了耳邊。

    “小威,是媽媽。”

    聽到電話那端熟悉的聲音響起,我半天說不出話來,眼淚嘩嘩嘩地往下流,害得旁邊紅著眼睛的小晴,又跟著我一起哭了起來。

    “小威,媽媽對不起你,不過你現在應該已經知道了所有的事情……”那邊的媽媽也泣不成聲。

    “你們沒有什么對不起我的……”我不知道自己這時候應該和她說些什么。

    “聽小晴說了玲玲的病,媽媽給你一個方子,媽媽年輕的時候,也被這病折磨得夠嗆,吃那些西藥沒有用,用這個方子,大概需要兩年的時間,基本就可以把病治好了。”電話的最后,媽媽和我說起了秦玲的事情。

    “嗯,你說。”我連忙拿出筆,秦玲的病,現在是我心中最深的痛,如果能有辦法治好,那就再好不過了。

    “那些年,媽媽犯病犯得厲害,你爸爸要照顧我,而且怕我犯病的時候傷害到你們,所以一直把小晴放在奶奶家,把你放在姥姥家,你不要怪媽媽,那時候,日子確實太艱難了……”媽媽說到這里時又哭了起來。

    “沒有,我和小晴從來沒有怪過你們什么,媽媽別再這么說了!”我握緊了拳頭,心中對洪新的仇恨也更加濃烈起來。

    媽媽當初犯病,肯定也與那次的不幸遭遇有關。

    洪新這廝,必須要為他當初所做的一切付出代價!

    我發誓,這輩子,我絕對不會放過他!

    “小威,我是爸爸。”電話那邊,爸爸顯然是接過了媽媽手中的手機。

    “爸爸。”我喊了一聲之后,心中一時之間很有些百感交集。

    “小威,你受苦了。”老爸的聲音里,似乎充滿了歉疚。

    “沒什么……”我連忙回了他一句。

    “我和你媽媽現在在美國,明天或者后天,我們辦完手頭上的事情之后,會直飛到你們那里去,我們一家人,終于可以團聚在一起了……”爸爸的聲音,似乎也哽咽了起來。

    掛斷電話之后,我和小晴再次擁抱在了一起,歷經這么多苦難,一家人,終于可以團聚了!

    隨后我連夜叫人去按照媽媽的方子,把藥給抓了回來,現在對我來說,沒有什么比治好秦玲的病更重要的了。

    第二天傍晚的時候,還沒有等到父母過來,付強先帶著一個人過來了。

    楊飛!

    原來是楊震遠不知道從哪里聽說了洪新要殺人滅口的事情,而他也在名單之中,于是舉家逃往了越南,他之前就準備好的一個藏身之地,并且臨行前安排人到W市把他女兒楊飛給一起綁了過去。

    因為時間倉促,加上楊飛被帶走的時候,也不知道來綁她的人是誰,結果就那樣和婉兒失散了。

    楊震遠把楊飛軟禁了起來,后來他也派過人回國找過婉兒的下落,不過沒能找到。

    幸好小強從王超的口中得到了一些線索,然后循著蛛絲馬跡找到了他們的藏身之地,并成功地一舉把楊飛救了出來。

    婉兒最初見到楊飛的時候,怔了好半天,直到楊飛走近她,一邊哭一邊喊婉兒的名字,婉兒才哇地一聲哭了出來,并且撲進了楊飛的懷里。

    “婉兒都長這么高了……”楊飛撫摸著婉兒的小腦袋,兩年的時間,小女孩子長得真是快,婉兒已經只比楊飛矮一個頭了。

    要知道當初她們母女分離的時候,婉兒還是個小不點兒,只齊楊飛腰那里。

    當著秦玲的面,我自然不好和楊飛來一場離別重逢的擁吻,只能不遠不近地和她互相看了一眼,然后連忙移開了目光。

    對了,給秦玲準備的藥,要多準備一份了。

    不過看楊飛的神情,似乎很正常的樣子,一點兒也不像是精神病人。

    楊飛的回歸,讓我的后宮計劃變得更加完美起來。

    只是,我一直沒勇氣開口向大家宣布這件事情,因為我懷疑我一旦宣布,一定會被女生們的口水給淹死。

    還有,無論如何,我也不應該再做什么對不起秦玲的事情,她為我付出的太多太多。

    爸爸媽媽過來了,看著媽媽身體很健康地跟在爸爸身邊,我心頭最后一塊石頭落了地。

    原以為,她那場車禍,即使是假的,也至少給她的身體帶來了殘疾,不過現在看來,事情并不是我想像中的那樣壞。

    小晴和媽媽擁抱著哭成了一團,隨后兩人一起走到了秦玲身邊,結果三個人一起哭了起來。

    唉……這眼淚,為團聚而流,應該算是幸福的眼淚了。

    “小威,恭喜你和李天朝父子相認。”老爸走到了我面前,神情似乎還有些拘謹,沒敢用擁抱這樣的方式來慶祝和我的重新相見。

    “沒有你,我活不到今天,你在我心里,永遠是我爸爸。”我向老爸伸出了雙臂。

    老爸居然也哭了起來,唉……差點害得我也哭了起來。

    還好,我忍住了。

    不然當著我這么多女孩兒的面流下眼淚,那多沒面子啊!

    媽媽向我走了過來。

    “媽……”喊了一聲之后,看著她,我極力忍了半天的眼淚,終于還是奪眶而出。

    童年的記憶,太深刻了,那些艱難的日子里,記憶中,總有她的眼淚。

    多少次在夢中,我想要阻止那場車禍,但是,始終無法拉住她的手,把她從車輪中拯救出來。

    無數個場景,無論如何變換,我只能讓自己在惡夢中一次次被驚醒。

    今天,終于,我拉住了她的手,真真切切地拉住了她的手。

    從此不再做那樣的惡夢。

    我把她擁進了懷里,緊緊地抱著她,曾經,那些所有的不幸,從今天起,終于全部劃上了句號。

    “小威,你長這么高了,還長得這么帥,媽媽真為你感到驕傲!”媽媽流著淚,用雙手不停地撫摸著我的臉頰,為我擦去了眼中涌出的淚水。

    “媽媽,我愛你,我好想你。”我已經不知道該說些什么了。

    環顧四周,女孩子們天生多愁善感,此刻全都哭得稀里嘩啦,為我們一家人的團聚。

    沉浸在眼淚中的大家,似乎都沒有注意到,遠處的停機坪里,一架直升機正緩緩地降落。

    “唉……我今天……好像來得不是時候……”李天朝的聲音。

    他也不和我說一聲,就自己跑了過來。

    “雯雯,你過來了?”李天朝很尷尬地向媽媽打了聲招呼。

    媽媽看了他一眼,大概是認出了他是誰,沒好氣地轉過了身去。

    “嘿嘿,你就是國華吧?聽小威經常提到你……”李天朝只好轉向了老爸陳國華。

    “謝謝你對小威的照顧。”老爸倒是對李天朝顯得很大度。

    “呵呵,他是我的兒子……不……他是我們共同的兒子……應該是我感謝你才是……”李天朝和陳國華的雙手緊緊地握在了一起。

    “走,我們到那邊去。”媽媽扯了扯我的手臂,然后一手拉著秦玲,一手拉著小晴向沙灘那邊走去。

    很顯然,她不太想聽到李天朝的聲音。

    我向李天朝撇了撇嘴,然后跟在媽媽、小晴和秦玲身后,一起向沙灘那邊走了過去。

    晚上。

    陳國華的房間。

    就只我和他兩個人。

    “爸爸,有件事,我不知道當問不當問。”

    “嗯,你問。”

    “我在家中的保險箱里,找到了一份協議,當初你和秦玲簽的那份協議……”

    “哦……”陳國華微微皺起了眉頭。

    “中間兩頁紙不見了,前面那些你給秦玲房子,幫她媽媽治病的條款都在,就是秦玲需要做什么的那兩頁紙不見了,我一直很想知道,那兩頁紙上面,到底寫了些什么,可是……秦玲她不告訴我。”我把心底最后一個疑問向陳國華問了出來。

    “那個啊……”陳國華神情明顯有些猶疑:“就是一些瑣碎的規定吧?比如她每天要清潔一次地板,負責給你做飯、洗碗、洗衣服,以及生活費的標準之類的事情……因為爸爸不想讓你養成亂花錢的習慣,所以上面的一些規定,寫得就比較細。”

    “不是吧?如果只是這些內容,秦玲干嘛要把它撕掉呢?”我根本不相信地看著陳國華。

    “好像就是那些了吧……哦……可能還有一條……就是我讓秦玲在你王姨面前假裝是你后媽小玲的事情……可能她不想讓人看到吧?所以撕了……”

    “讓她在王姨面前假裝我后媽?為什么?”我很奇怪地看著陳國華。

    “有件事……爸爸也不能再瞞你了,其實你媽媽也早就知道了,其實……小芳……是我和你王姨生的,你媽媽車禍假死之后,王姨一直想和我……你奶奶那邊又幫我找了個李玲,為了避免你王姨去奶奶家大鬧,所以……讓秦玲受了些委屈……”

    我撇了撇嘴,雖然這理由看起來似乎很充分,但是……我總覺得,僅僅這些事情,不足以讓秦玲撕掉那兩頁協議。

    而且協議的內容,明顯雙方的條件很不對等。

    秦玲照顧我暑假的生活,然后冒充一下我的后媽,替老爸抵擋一下王姨的糾纏,然后就可以得到一套房子了?

    另外再加上秦母的治療費用,肯定也是一筆數目不小的錢。

    “唉……老爸還是和你全部實話實說了吧。”陳國華見到我仍然非常懷疑的目光,嘆了口氣之后,終于決定向我說出實情了。

    “當初,剛見到秦玲的時候,一方面覺得長得有些像你媽媽年輕的時候,一方面……覺得她很漂亮……”

    “老爸不該對她起色心的……”

    “不過小威,老爸絕對沒對她做過什么……協議簽定之后,當我得知她是你高中時的班長,而且一直暗戀你的事情之后,就立刻把兩份協議里,關于她的那些條款全都撕掉了,協議不是她撕的,是我撕的,而且是她手上那份,和我手上那份兩份一起撕掉的……”

    “你在協議里,對她提出了……性要求?”我有些直白地低聲問了陳國華一句。

    “啊……這個……那個……沒有啊……她是個好女孩兒……二十多年前,你媽媽當初被洪新那混蛋糟蹋了之后,懷上了她,而且變得有些精神失常……醫生不建議打胎,所以生下了玲玲……”

    “因為你媽媽犯病越來越嚴重,沒辦法照顧玲玲,就回鄉把玲玲丟給了一個遠房表哥……因為那遠房表哥也剛好生了個女兒,可以喂奶給玲玲吃……”

    “后來我和你媽媽條件好轉一些之后,一起回鄉里,找他們討要過玲玲,可他們說玲玲已經病死了……”

    “我們死了心,但近幾年才知道,當時病死的,是他們自己的女兒,玲玲活了下來,但是他們已經舍不得她了,所以騙我們說玲玲病死了……”

    老爸成功地轉移了話題,不再回答我關于協議上的秘密,不過我倒是知道了秦玲為什么會變成秦琴的姐姐這件事了。

    男人啊!為什么都這么色?

    算了,我也別說別人了,沒資格。

    “媽媽,你永遠是我媽媽,不過有件事我還是想弄清楚……我當初,到底是丁飛雨生的,還是廖貴香生的?”另一天,當我和秦雯雯單獨在一起的時候,我向她咨詢了一下我真正的身世。

    “丁飛雨,是你的親生媽媽。”秦雯雯很肯定地回答了我。

    “那位香姐……就是廖貴香,她說當初她生了對雙胞胎,但是你把其中一個給抱走了……”我提醒了一下媽媽,因為這件事,她也很可能會記混。

    “阿香確實生了對雙胞胎男孩兒,但是一生下來就被人從醫院里偷走了,后來她從醫院附近找回來的那個男嬰,根本不是她自己生的,她自己的孩子不見了,那時候她急昏了頭,所以才會把別人丟下的一個重病患兒當成是自己被偷走的兒子……”

    “醫生說那個患兒是肯定活不成的,阿香那時候身子又弱,我怕到時候她過于傷心發生什么不好的事情,所以讓姐妹們一起強行帶走了男嬰……但是我并沒有把他丟到鄉下,因為那男嬰沒過兩天就死了。”

    聽媽媽這么一說,一切似乎全都清楚了。

    李天朝看來還有兩個兒子,而且是一對雙胞胎,生下來才三天,就被人給偷走了,只是不知道現在這對雙胞胎流落到了哪里。

    家人團聚之后,現在擺在我面前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關于這些女孩子們的未來了。

    爸爸媽媽和李天朝先后離開了,至于媽媽有沒有原諒李天朝,那我就不得而知了,不過他們上一代人的事情,就讓他們自己去解決吧。

    女孩子們在島上玩了一個多星期之后,顯然都有些厭煩了,開始問我什么時候回國的事情。

    紙是包不住火的,我知道,遲早我要告訴她們我把她們帶過來的真正目的。

    但是現在已經有了一種趨勢。

    就是當我和秦玲的故事,在女孩子們中被傳播開了以后,所有人都向我和秦玲表示了祝福。

    大家的意見似乎很統一,那就是希望我能和秦玲愛情甜蜜,白頭到老。

    這也都是我應該做的,在經歷了這么多苦難之后,我當然要珍惜和秦玲之間這份來之不易的愛情。

    可是……

    小晴對我的依戀、秦琴的絕世美色、楊飛那種姐姐般的溫柔、胡箏甜甜的聲音、小玉的制服誘惑……

    我實在不想放棄啊!

    人生之痛苦,莫過于此。

    身為現代女性,她們在祝福我和秦玲的同時,我能明顯地感覺到,沒有人會愿意做我和秦玲的第三者。

    至于網絡小說中的后宮,那絕對是她們不可接受的。

    我現在甚至連在她們面前提這件事的勇氣都沒有了。

    “老大,這種薰香,產自新西蘭XXX島,點燃之后,聞到的人,五分鐘內必然會睡得死死的,這時候,不管你對她們做什么,她們都不會知道的。”

    有一天,肥仔神神秘秘地把我拉到一邊,遞給了我一包東西。

    “喂!怎么能做這種事情?”我義正辭嚴地看著肥仔。

    “唉……老大,這些天你愁眉苦臉的,老弟我怎么會看不出你在想什么呢?你既然那么喜歡她們,那就先煮熟了再說吧,這香對人體無毒無害,只是會讓人昏睡幾個小時而已……”肥仔說完丟下那包東西轉身就跑了。

    我靠!

    我該怎么做呢?

    不能不能,這種事情……

    太齷齪了。

    當初韋小寶韋大俠不就是這么干的嗎?

    可那是封建社會啊!

    我要是真這么做了,另一個李天朝的悲劇就要誕生了。

    秦玲肯定會對我很失望,就像當初的小雨不肯原諒李天朝一樣。

    秦琴肯定會暴怒,然后想辦法閹了我。

    其他人,雖然反應不至于那么激烈,但失去了處女之身,肯定心里都不會好受。

    可是,她們這兩天一直在催我啟程回國。

    一旦回國之后,再想找到這樣的機會把她們一起推倒,就很難很難了。

    唉……蒼天!為什么!?為什么!?

    為什么要讓我做如此艱難的決定?

    不能這么干。

    把這東西扔海里去吧?

    算了,再考慮考慮。

    我把那包東西放進了外衣口袋里。

    “我們明天啟程回國,今晚,好好開個PARTY慶祝一下。”晚上的時候,我向大家宣布了這個消息。

    女生們歡呼了起來,畢竟在這島上呆久了,也會厭倦的。

    經歷了這么多事情,我應該對秦玲專一,不能再讓她為我傷心。

    愛情是自私的,永遠都不可能象網絡小說中描寫的那樣。

    一夫多妻,還能讓這些女孩子們姐妹相稱、和睦相處,那種事情,只能存在于小說之中。

    能在這島上全家團聚,并且和這么多優秀的女孩子共度這些美好時光,我應該心滿意足了。

    當女孩子們在開PARTY的大房間里歡歌笑語的時候,我趁沒有人注意我,獨自一人走出了房間。

    海水起起落落,讓我不由得回憶起這幾年的那些經歷。

    這些記憶中,因為有她們,所以顯得如此美麗和珍貴。

    我會永遠愛她們,愛她們每一個人,但是,我會把對她們的這些愛深藏心底。

    然后,把自己最好的愛,奉獻給這個世界上,我最愛的人,也是最值得我愛的人……

    秦玲,我的班長。

    這一生,我都不會再離開她,我會守護著她,用我的一生為她療傷。

    不離不棄,就像她曾經說過的,霧女峰見證著我們的愛情。

    在這一瞬間,我突然感覺自己的靈魂升華了,變得純凈起來,并且為自己那些一夫多妻的后宮想法深感羞愧。

    主意已定之后,我從海邊慢慢踱回了開PARTY的地方。

    房間外,一切出奇地安靜,讓我有了種很不詳的預感……

    出什么事了嗎?

    剛才,這里,明明熱鬧非凡,她們,不可能一下子全都離開PARTY現場回房了吧?

    我連忙推開了房間的大門。

    一陣奇異的香味從里面傳了出來,我連忙屏住了呼吸。

    看著我掛在墻邊衣服被人翻開的口袋,還有茶幾上未燃盡的薰香,我不由得暗叫了一聲不好……

    誰點燃了這些薰香?

    我連忙推開了所有的窗子,因為島上風大,所以在開PARTY的時候,女孩子們把窗子全關上了。

    這倒好,形成了一個密室,讓薰香的作用發揮到了極致!

    完了完了,全薰倒了!這該怎么辦?

    剛才在海邊,我已經凈化了自己的靈魂,并且發誓會用自己一生的愛來守護秦玲。

    所以,我決不能做那種齷齪的事情!

    我應該把她們一個一個抱回房間,讓她們好好睡上一覺,然后明天一起啟程回國。

    嗯,就這樣吧。

    眼睛再次向房間里掃視了一圈……

    周圍安靜得厲害,我的心也跳得很厲害。

    簡直是狂跳,都快從胸膛里跳出來了。

    房間里的味道,到底是薰香的味道,還是女生們特有的體香?

    有些難以自持了……

    白瑾!你干嘛穿超短裙?都結婚的人了,還這樣穿著……

    問題是你這樣穿著也就罷了,剛巧你在昏倒時從沙發上往下溜了一些,結果……你把只能給林總看到的透明情趣內褲給露了出來!

    靠!這么白的兩條大腿,不是誘惑我犯罪嗎?

    昏倒了,一時半會兒醒不來吧?

    我是不是應該借機彌補一下上次電腦中照片沒看完的遺憾?

    這次可是真人啊!

    嗯,真人肯定比照片好看。

    輕輕撥開她露出來的底褲,就可以看到林一凡當初出來的那個洞口了。

    其實現在已經若隱若現,她那內褲,連底褲都這么透明,透明到里面的凸凹有致,根本不需要掀開,都可以看個七七八八……

    要不要啊?

    靠靠靠!不行!

    這行為和禽獸有什么區別?

    我連著打了自己兩巴掌,終于讓自己清醒了一些。

    嗯,不能這么墮落,做這種見不得人的事情,白瑾是別人的老婆,我不能這么做,而且,我要守住對秦玲的愛。

    小玉,你張著紅紅的小嘴,是想干嘛?想讓我親你呢?還是讓我把什么東西塞進你那可愛的小嘴巴里?

    算了,還是趁這機會給你做次灌腸實習吧!哈哈哈,你居然讓你同班男生給看了、摸了屁股,卻不讓我摸,太過分了吧?

    嗯,先給你換上一套粉紅色的護士裝,讓我在你全身上下摸個夠,然后再給你灌腸。

    不行,還要給你做一次全套的婦科檢查,哈哈哈……

    以前都是你幫別人檢查,這次,輪到你自己接受檢查了。

    小玉,你還是處女不?我直接動手檢查,會不會壞掉你的那啥啥啥啊?

    先讓我摸摸你吧,除了那次打了你的屁股兩下,你身上別處都沒讓我摸過呢。

    我摸……摸……摸……

    快摸到了……

    靠靠靠!才說不墮落的,馬上就墮落了。

    我完蛋了,還是別摸了吧,再想想。

    佳依,你肯定做夢也想不到,我現在……居然……把那東西掏出來對著你的臉……

    沒見過吧?

    你如果這時候醒過來,突然看到這個讓你感覺很恐怖很恐怖的東西,是不是會嚇得驚聲尖叫啊?

    嘿嘿,你肯定會害羞得用雙手使勁捂著自己的臉。

    哈哈哈……

    讓我先在你那特別容易羞紅的臉蛋上蹭蹭吧?就只蹭蹭……

    不行!這行為太變態了!快把東西收起來吧!

    陶楠,很對不起,那次看到你的屁股,不是故意的,雖然你沒有怪我……不過我當時確實只是想幫你做一次婦科檢查。

    那次,看到你居然當著我的面脫褲褲,把屁股露了出來,感覺……真的很刺激啊……

    啊啊啊啊啊!

    飛飛……我好想抱抱你啊!我知道你也很想抱抱我,可是這些天,這個小小的心愿一直沒有達成。

    現在讓我抱抱你好嗎?

    和你在你家里,還有在電影院里蹭的那兩次,好爽啊……忍不住又想和你蹭蹭了。

    這次別蹭了,真槍實彈地干好不好?

    不好!

    靠!我還是不是人啊?飛飛這兩年也受了不少苦,好容易找回來了,我居然對她起這種色心。

    當然,如果飛飛也很想的話……

    張麗華,那次在辦公室,你居然敢拒絕我的擁抱!哼!你和別人視頻聊天的事情當我不知道啊?現在我就和你真人視頻一下!

    小樣兒,動不了了吧?看你還怎么拒絕我!

    廖蕓,別在我面前假裝嚴肅了!等會兒我把你全身上下剝個精光,你還怎么和我嚴肅?

    鄭爽,你有男朋友沒有啊?我知道,你很崇拜我的,今天,就讓你的偶像我,和你來個超近距離的親密接觸吧……

    罪惡感好深重啊。

    棉絮,雖然你是第一個用嘴巴含住我的人,但我知道,那并非你所愿,你這么苦,我絕對不會糟蹋你的。

    小花,可憐的小花,我答應要救你的,可最后救你的人不是我,你別怪我……

    什么時候,再幫我做個全身按摩吧?

    你要是愿意留在我身邊,我一定會好好照顧你的,沒有人可以再欺負你,或者強迫你做什么你不愿做的事情。

    呵呵。

    胡箏,你現在嗲兩句給我聽聽啊!你干嘛一聲不吭啊?

    那次在診所假借實習的機會,掰開了你的屁股,還摸了你那個地方,嘿嘿,那種游戲,我很想和你再玩一次……

    這次,一定要玩到盡興才行。

    小可的大屁股,這次可以扒開隨便摸了吧?

    小芳,哥今天就不為難你了。

    小晴,對你犯罪,會讓我有自殺的沖動。

    秦琴!

    你這個絕世美女!今天怎么這么乖啊?坐在這兒一動也不動……

    靠!這么久了,一直聲稱是我女朋友,可我連你那可愛的小嘴兒都沒親過,我今天,一定要先親你,再摸你的胸,然后摸你的屁股,再剝光了你,在你身體上狂吻一百遍,每個地方都要親到,嗯,最最后,再把你壓在身下,狂操一千遍!

    哈哈哈哈哈……

    一千遍啊一千遍!

    秦玲,你怎么坐在小琴的身邊啊?這樣我對她做什么都會很有壓力的啊……

    秦玲,我對不起你,我剛才頭腦中,居然出現了這么多齷齪的念頭。

    但是,我還沒有付諸實施啊!

    所以,請你原諒我。

    蒼天啊!大地啊!我到底該怎么做?

    大房間正中的茶幾上,放著一盆不知名的花,有點兒象菊花,也可能不是,反正花葉很多,而且是一瓣一瓣的。

    我決定讓它替我做決定。

    “花仙子,你說我到底要不要把這些女孩子給生米煮成熟飯呢?”向花仙子禱告了一番之后,我開始撕扯手上這朵花的花瓣。

    “要,不要,要,不要,要,不要,要,不要,要,不要……”

    “……”

    “要,不要,要,不要,要,不要,要!”

    要?最后一瓣是‘要’!?

    我沒數錯吧?

    確實沒數錯。

    賣糕的!這可是上天的旨意啊!

    不會吧?

    真的要這么干?

    陳威你還是不是人啊?

    你這樣做對得起秦玲嗎?

    問題是,大房間里的這些,這么好的女孩子,都是我的,為什么要拱手讓給他人?

    回國之后,我要守著秦玲,她們肯定也會各自尋找各自的歸宿。

    然后就和我沒什么相干了。

    痛苦啊!

    上天不是替我決定了嗎?最后的花瓣是‘要’。

    最最后,扔一次硬幣。

    落地之后,如果字的一面朝上,那就不要,如果徽的一面朝上,那就是要。

    嗯,這次一定算數,再不猶豫了。

    我扔……

    硬幣呢?掉哪兒去了?

    我靠!掉沙發底下去了。

    彎腰去撿。

    撿不到,趴下身去撿……

    終于讓我撿到了。

    一抬頭……

    靠靠靠!沙發上坐著的四個女孩子,短裙里的底褲全露出來了。

    有白色的、粉色的、黃色的、紫色的……

    現在女孩子的內褲干嘛全做成半透明的啊?不是想勾引我吧?

    還是先看看手上的硬幣,正面是字還是徽吧……

    媽呀!干嘛是徽啊!蒼天!你這不是逼著我犯罪嗎!?

    不能吧?

    為什么不能呢?

    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

    你丫的別再讓我思想斗爭了好不好?已經斗爭了兩百萬字了,老子到現在還是一處男!靠靠靠!都快被你逼瘋了!

    陳威穿越了。

    他站在一條熟悉又陌生的街頭,有種不知身在何處的茫然。

    他只記得自己曾經度過了漫長的一生,但是在那一生里,究竟發生過什么,他卻是一點兒也記不起來了。

    正當陳威左思右想,自己是如何突然出現在這里,而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的時候,面前不遠處的街邊,突然傳來一個小女孩兒的尖叫聲。

    陳威順著那聲音看了過去,發現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剛從一名十一、二歲的小女孩兒手中搶走了一張卡片,此刻正猛地把小女孩兒推坐到了地上,并轉身迅速向遠處跑開了。

    陳威只愣了一秒鐘,就本能地追了上去。

    一開始奔跑,陳威就立刻感受到了自己的速度。

    難道,自己前世,是一名短跑運動員?

    有這樣的速度,陳威很快就追上了那搶卡片的少年,并且在兩人靠近的瞬間,用自己的雙手和身體把那少年連推帶撞地弄翻在地,并順勢從他手中奪回了小女孩兒被搶走的卡片。

    少年摔倒之后,很驚疑地看著面前的陳威,他有些不太相信,自己居然被一個看起來最多十三歲的小男孩兒追上,并且撞翻在地。

    當那少年從地上爬起來的時候,陳威也發現了事情好像有些不太對勁……

    對面這家伙看起來只有十五、六歲的樣子,但是……為什么,他比自己至少高了大半個頭?

    陳威下意識地看了看自己的身體……

    不會吧?

    這……這……這完全是一個小孩子的身體嘛!

    自己雖然對前世沒有什么記憶,但陳威還是有種本能的感覺,自己的前世,應該很健壯,肌肉很發達。

    目前這個身體,顯然和健壯、肌肉發達這兩個詞沾不上什么邊……

    不良少年發現撞倒自己的,居然是個剛開始發育的小男孩之后,立刻高舉拳頭,兇神惡煞般地向陳威逼了過來,并且口中也開始不干不凈地罵了起來……

    “操!小屁孩兒,居然敢管老子的閑事!”

    “操你媽!搶別人小女孩子的東西,還有道理了!?”陳威回罵了那少年一句,然后握緊了拳頭,同樣用兇狠的目光回瞪著那不良少年。

    雖然他年齡比自己大了好幾歲,個頭也比自己高了半個頭,但是陳威一點兒也不怕他。

    陳威那不太符合十三歲年齡的叫罵聲,和他異常兇狠的目光,讓不良少年怔了怔,并且神情上有了片刻的猶豫,但很快,年齡和個頭上的優勢,立刻讓他重新找回了自信,并重新舉起拳頭向陳威沖了過來。

    “打架啊?靠!我最喜歡了!”

    “以大欺小,真有臉皮!”

    隨著兩個略顯稚嫩聲音的響起,陳威眼角處看到有兩名和自己身穿一樣衣服的少年一左一右跑到了自己身邊站住了。

    他們都一副氣喘吁吁的模樣兒,看樣子也是剛剛從那邊追過來的,只是速度不如自己,所以現在才趕過來。

    左邊過來的那位少年身體很瘦,雖然年齡不大,但目光和鷹一樣犀利。

    右邊這位少年,身體顯得有些臃腫,目光要比左邊那位溫和許多,但和左邊那少年一樣,神情中有種大無畏的氣勢。

    不良少年雖然和對面這三人相比,年齡大上幾歲,身材也高上半個頭,但以一敵三,加上自己屬于非正義的一方,心里畢竟還是有些心虛,他沖著三人佯罵了幾聲之后,悻悻地轉身離去了。

    “你的卡片。”陳威把卡片遞還給了小女孩兒。

    “謝謝你。”小女孩兒抬起頭,很感激地看著陳威。

    這時候陳威才發現,小女孩兒也穿著和自己差不多顏色樣式的衣服。

    “看樣子,大家都是荊城初中的吧?兄弟叫什么名字?跑得這么快!”那名瘦瘦的少年拍了拍陳威的肩膀。

    “我姓陳,叫陳威。”陳威脫口而出,雖然對前世沒有什么記憶,但他偏偏還記得自己的名字。

    “呵呵,陳威兄弟你好,我姓付,單字一個強,你們可以喊我小強。”瘦個子也向大家介紹了一下自己。

    “我姓余,名字叫做余四光,你們可以喊我光哥。”那名胖子樂呵呵地向大家介紹了一下自己。

    當然沒有人喊他光哥,陳威倒是覺得有個名字挺適合他的。

    肥仔。

    嗯,肥仔,不過陳威只是在心里這么想,并沒有真的喊出來。

    “我姓秦,叫秦玲,謝謝你們剛才幫我拿回卡片。”最后,小女孩兒也向大家介紹了一下她自己。

    (全書完)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