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修真仙俠 > 至尊小廚神 > 第2259章 輪回
    林木聽到柳無情的話,并沒有多少的驚訝,而是反問道:“難道你就不擔心,這一切都是我,或者是你的師弟,甚至或者是你的師傅做的一個局嗎?當然我跟你師弟,你肯定不相信。但是你師傅呢?你認為連他們五個都能想到的道理,你師傅會想不到嗎?你認為既然你師傅都能想到,他會沒有任何的防備嗎?”

    柳無情聽到林木的話,不由得臉色大變,然后震驚的盯著林木問道:“你都知道一些什么?”

    林木看著柳無情搖了搖頭,道:“我什么都不知道,這些子還是我的猜測而已。”

    柳無情盯著林木,臉色變幻不定,她想要從林木的臉上看出一些什么來,但是非常可惜他什么都看不到。

    “我也非常想要知道答案,如果你想要知道答案的話,或許幫我是一個最好的選擇。而且我估計你這一次回來,恐怕是第三界的那兩個人也有了突破,真正的對決恐怕馬上就要拉開帷幕了吧。”林木說道。

    柳無情并沒有反駁,而是點了點頭,道:“他們兩個都邁出了哪一步,如果我留在第三界的話,也不是他們的對手。”

    林木點了點頭,道:“你幫我總該拿出一點誠意來吧。”

    柳無情抬手,一個殘破的陣臺,就出現在了柳無情的手掌之上。

    看到這一作殘破的陣臺,林木的眼睛也不由得一亮。

    因為林木非常熟悉那陣臺的來歷,甚至這陣臺跟自己還有很大的關系。

    這陣臺屬于時間塔的一部分,當年林木找到時間塔的時候,還沒有發現時間塔有什么問題。

    但是隨著修為的精深,尤其是到了后來,時間塔對自己沒用之后,林木才開始考慮,為什么時間塔會突然沒用了呢。

    最終林木發現,原來是自己得到的時間塔并不完整,缺少最重要的一個陣基。

    而這個陣基,就算是以林木現在的實力,都是沒有辦法彌補的。因為這時間塔很有可能跟道祖是一個時代的東西。

    “我想這個對于你來說,應該會有很大用處吧。”柳無情將陣基扔給林木說道。

    林木,道:“的確有很大用處。仙界想要反攻,最缺少的就是時間了。有了這完整的時間塔,仙界的時間就可以被彌補了。”

    “現在我們可以算是盟友了吧?”柳無情問道。

    林木點了點頭,道;“我覺得沒有問題。”

    林木跟柳無情剛剛回到異域當中,并沒有聽到火出關的消息。即使現在異域,已經烽煙四起,搖搖欲墜了。

    但是這位火依然是紋絲不動,還在繼續的閉關和參悟。對于外界的事情,仿佛跟他沒有關系一樣。

    當然并不是沒有關系,只是他根本就不在乎外界究竟發生了一些什么。

    林木的出現,讓他感覺到了巨大的威脅,而且他的心中更是有一種濃濃的不安。

    他都不知道,已經有多少個紀元,他沒有過這樣的不安了。當年他師傅隕落的時候,他有過這樣的不安。而這一次的不安,來的更加的劇烈,仿佛是自己要隕落的前兆一樣。

    這讓他真的不能淡定了,他需要突破,只有突破才能夠讓他安心。

    林木和柳無情回到了仙界的根據地當中。

    林木修補了時間塔,而真正被修補好之后的時間塔,終于展現出了它全部的威力。

    在林木的催動之下,時間塔開始影響整片根據地當中的區域了。

    在林木的操控之下,時間達到了驚人的一天比一年的比例。仙界缺少時間,那林木就給仙界時間,讓仙界有時間去追趕。

    情況已經無需多說了,所有人都明白,真正的決戰,已經近在眼前了。

    所有人的心中,其實都早已有了準備了。他們清楚,決戰是必然要到來的。

    但是當決戰真的到來,而且就在眼前的時候,他們卻又有些緊張和不安了。

    外圍的天然屏障,因為幽州軍團的破壞,最多也就在堅持幾十年而已了。

    如果是在過去,幾十年或許改變不了什么。但是現在,幾十年可以改變太多了。

    仙界的人在資源和時間都充裕的情況下,終于是展現出了他們強大的潛能和天賦。

    甚至于林木和柳無情,都在極力的用真正的大道,去影響這里的道則,讓仙界的人可以體悟道真正的大道。

    這讓他們的實力,都是成幾何倍數的遞增。

    五十年的時間很快過去,而外面的天然屏障,也徹底的散去了。

    幽州軍團在第一時間,就集結了超過十億的軍團,向仙界這里壓迫了過來。

    因為道祖的一直沒有出現過,所以真正的掌權者,希望用一場酣暢淋漓的勝利,去告訴異域當中的所有人。仙界依然還是不堪一擊的。

    但是他們的想法是好的,不過當他們沖到近前的時候,卻被一股英氣,給直接的逼退了百里。

    這是一股怎樣的軍團,才能夠爆發出如此恐怖的氣勢。還未曾臨近,那一股英氣,就足以傷人了。

    在他們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鋪天蓋地的箭羽,直接將天空都給直接的撕碎了。

    一眨眼的功夫,將近一億的異域軍團,就徹底的消失在了這天地之間。

    接著一股如天龍一樣威武雄壯的鋼鐵長龍,就從根據地當中撲殺了出去。

    這場面實在太過驚人了,語言根本就無法形容,這是一種怎樣的場面。

    對面異域的軍團直接就被嚇的有些發傻,他們不知道仙界是從什么地方弄來了這么多人。無路你是人數,還是質量似乎都夸張的有些可怕了。

    “轟!”

    他們直接撕裂了異域十億軍團的陣型,超過三分之二的異域軍團,在這樣的沖擊當中煙消云散了。

    接著一個又一個強大的,同時整齊的讓人發指的軍團,就開始對剩下的人,展開了精準的圍殺和圍捕。

    這是一個可怕,同時又精準的戰爭機器。而且他一旦開動,那就是一往無前的碾壓。凡是擋在它前面的,不管是人還是物,都會被這戰爭機器,給狠狠的碾成碎末的。

    人魚老祖等站在上面,完全沒有想過,有一天仙界,竟然也可以這樣的反攻異域。而且還是反攻的如此的酣暢淋漓。

    如果太古或者上古,就有這樣的一支無堅不摧的軍團的話,那空太古和上古,就不會變成如此這樣了。

    但是他們并不清楚,其實無論是太古還是上古,也有這樣的軍團,只不過歷史不允許現在這樣的事情發生罷了。

    現在不同了,現在是天機最混亂的一個大時代。沒有人能夠操控什么,也沒有人能夠掌控什么。這是一個真正洗牌的時代,唯有真正的強者,才能最終的脫穎而出。

    不到一個時辰的時間,仙界在幾乎沒有付出代價的情況下,就消滅了幽州的十億軍團。

    消滅了幽州的十億軍團,仙界的軍團并沒有停留,而是繼續的向前撲殺。

    這一次他們的目標是整個幽州。

    新的幽州之主,是過去幽州之主的弟子。他脫穎而出,成為了新的幽州之主。

    他不知道自己的師傅發生了什么,當然他即使知道,其實他也改變不了什么。

    但是現在他要面臨的問題,卻讓他覺得自己屁股下的座位此時非常的滾燙。

    他知道現在應該反擊,他也知道現在應該給仙界迎頭痛擊。但是他卻不知道,自己應該怎樣才能做到這些。

    因為他不知道,幽州當中,還有什么軍團,能夠擋住現在的仙界軍團。

    他調集了整個幽州最精銳的軍團,同時讓幽州剩下的所有天當中的軍團,都去協助這樣一支精銳之師。

    不過這樣的軍團還沒等形成,就已經被扼殺在了萌芽當中。

    仙界的軍團速度實在太快了,同時戰斗力也著實太強悍了一些。

    按照早已預定好的目標,他們非常精準的打擊了幾個最重要的天,阻隔了幽州組建軍團的可能性。

    同時幽州當中的其它叛軍,在這一刻也全部揭竿而起。因為他們看到了反叛成功的希望。

    現在幽州當中,每一天都有戰事發生。每一天當中的軍團,應付自己這一天當中發生的事情都顯得余力不足,那里還有精力去應付仙界。

    仙界的軍團,強行的攻到了幽州的州主府的外圍。

    這里是幽州的中心,也是控制整個幽州的權力中心,但是此時卻被圍的水泄不通。

    過去他們能夠得到道祖的幫助,但是現在他們什么支援也不會有,什么后援團也不會有。

    結果自然是可以想見的,幽州的州主府,被仙界給攻破了。

    幽州宣告淪陷!

    這一重大的事件,在整個異域都引起了想象不到的動蕩。

    仙界在上古和太古也曾有過反擊,但是反擊卻絕對沒有現在這樣的劇烈。更加別提,直接讓他們的一州淪陷了。

    這是根本就不可能發生的事情,但是現在就發生了。

    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道祖依然沒有一點的聲音。

    這讓幽州真的絕望了,他們在猜測,他們心目中的神明是不是真的隕落了。

    當然林木不會告訴他們,那只是道祖的身外化身的。

    至于知道答案,并且想要公布答案的人。已經被魔帝和妖圣,給暗中擊殺了。以妖圣和魔帝的修為,去做一些暗殺的事情。

    除了道祖以外,恐怕沒有人能夠擋得住這樣的暗殺。

    恐懼在不斷的蔓延,異域的各處都有人選擇了揭竿而起。現在整個異域都是烽煙四起,風雨飄搖,這更加的讓人心不安了。

    異域的人開始心神動搖了,他們沒有想過,原本應該被覆滅的人,竟然反過來開始讓他們有被覆滅的感覺了。

    僅僅只是休整了一個月的時間,仙界的龐大的戰爭機器,再一次的啟動了。

    不過這一次他的目標,并不是中州,而是距離幽州最近的冥州。

    在異域叛軍的幫助下,幾乎是同樣的摧枯拉朽,用了一年的時間,冥州也宣告淪陷了。

    三年淪陷了兩個州,這一下異域真的不能淡定了,不少人選擇了逃往中州。當然也有一些人,他們選擇了加入反叛的大軍。

    不管他們是想要渾水摸魚也好,還是他們真的不滿道祖的壓迫也好。

    總之異域現在,真的是朝不保夕了。

    “師兄還真的是非常能忍,竟然忍到了這樣一步。”柳無情望著中州已經完全閉合的防御說道。

    林木同樣看著中州的防御陣法,道:“他愿意忍就讓他忍吧,只留下他一個中州,相信他也會非常肉疼的。”

    戰火繼續的燃燒,開始燃燒向了剩下的六個州。

    這些年已經不知道死了多少人,這些年已經不知道,有多少人消失了。

    整片異域都被幾乎被鮮血和戰火所染紅了,天上地下,全部都是鮮紅的一片。

    這樣的損失讓人有些麻木了,甚至都讓人有些迷茫了。讓他們都忘記了,當初他們是為什么要開戰了。

    不過戰爭已經開始了,似乎唯一結束的方法,只有是一方徹底的輸掉了。

    百年的時間,仙界的軍團,在異域叛軍的配合之下。成功的讓異域九州當中的八個徹底的淪陷了。

    這在過去是無法想象,也絕對做不到的事情。但是現在,仙界卻做到了。

    數不清的軍團,已經將中州給團團的包圍了,就算是有中州最頂級的防護,中州當中的人也并不能感覺到安全。

    他們感覺他們的中州朝不保夕,他們感覺他們的中州,隨時都可能被攻破。

    而就在這個時候,他們期盼當中的道祖,終于出關了。

    再一次出現的道祖,沒有驚天動地,也沒有風卷殘云。仿佛跟閉關前后,沒有任何的變化一樣。

    只不過只有真正的高手,才能感覺到,他究竟哪里有變化了。

    “他成功了。”柳無情看著火,目光不由得以凝。

    林木看著柳無情反問,道:“你不是也成功了嗎?”

    柳無情看著林木,她忽然感覺自己,有些看不明白林木了。

    這些年她跟林木算是并肩作戰,只不過她卻感覺,自己越來越看不明白林木了。似乎林木知道很多,而這些似乎都是自己所不知道的。

    “真正的決戰開始了,你不想去嗎?”林木對柳無情說道。

    柳無情猶豫了一下,還是跟了上去。

    人魚老祖他們跟了上去,剩下的人就沒有跟上去了,因為這樣的戰斗,他們根本就幫不上忙,甚至他們連當炮灰的資格都沒有。

    林木他們出現在了一方,而火則獨自一人出現在了一方。

    在火所在的那里,似乎并不屬于大道,準確的說,它應該是大道并立的。

    因為火已經邁出了哪一步,他養成了屬于它自己的大道。

    “師妹,沒想到我們還能再見面。”火看著柳無情說道。

    柳無情也微微一笑,道:“我也沒有想到,還能夠跟師兄再度見面。”

    林木并沒有說話,而是看向了另外一個方向,道:“既然來了,就都出來吧。”

    隨著林木的話音,兩個絲毫不弱于火的人,出現在了另外一個方向。

    “你究竟是什么人?”兩個人出現之后,看向林木問道。

    林木,道:“我是林木。”

    聽到林木的這話,不知為何包括柳無情在內的四個人,全部都是身體一震。

    “你是林木?”火盯著林木問道。

    林木點了點頭,道:“這一點毋庸置疑,你從一開始就知道的。”

    “你沒有死?”這一次開口的是第三界的兩個人。

    林木,道:“我現在站在這里,自然就是沒有死了。”

    柳無情看著林木,不知道此時她應該說一些什么。或者現在,她什么都不說是最好的了。

    “果然這世間沒有這樣巧合的事情發生,你也叫林木,你也踏上了那樣的一條路。真是沒有想到,我們師兄弟幾個,竟然還有再度重逢的時候。只不過現在你的,似乎弱小的可憐。”火對林木說道。

    林木搖了搖頭,道:“你們還是太狹隘了,我就是林木,但是并不是你們認識的那個林木。算了說多了你們也不會相信。我知道你們要殺我,我也沒有打算放過你們。當年的一戰,你們殺死了我,現在應該我殺死你們了。亮出你們的底牌吧。”

    “轟!”

    火率先出手了,他一抬手,整個異域都開始晃動了,然后整個異域開始不斷的縮小,最終變成了他手中的武器。

    沒有看錯,火的武器就是整個異域。是他們五個創造出來的異域。從一開始這就是作為武器存在的。

    至于對面的兩個人,也同樣亮出了自己的武器。他們的武器,自然是傳說中的第三界了。只不過他們手中的第三界并不完整,只有三分之二而已。因為有三分之一,是在柳無情的手中。

    柳無情也亮出了自己三分之一的第三界。

    “輪到你了師弟,你現在應該沒有什么可以拿得出手的了吧。冥界?現在應該已經不存在了吧?仙界你能催動嗎?”火開口說道對林木說道。

    林木抬手,一顆世界種子,出現在了林木的手中。

    如果是了解林木的人,就一定能夠看得出,這世界種子,其實就是林木的混沌世界。

    “誰說冥界不存在了,冥界一直都在。”林木說道。

    真的沒有人想到,林木手中的混沌世界,竟然就是冥界涅槃之后的種子。

    “轟!”

    在林木的全力催動之下,冥界的種子開始不斷的放大、再放大。

    很快這混沌世界,就變成了一個嶄新的冥界。

    接著冥界的入口完全的開放了,無數的生魂從宇宙各處進入了冥界當中。

    想要讓世界真正的發揮實力,僅僅靠一個世界的雛形是遠遠不夠的。它需要有生機,需要有人才能夠被稱為一個真正的世界。

    在冥界消失的這些紀元當中,不知道死了多少的人。無論是仙界、第三界還是異域,死去的人根本就無法統計,也無法計數。

    這就是為什么,當年無論如何火和第三界的人,都要滅掉冥界的原因了。

    因為冥界可以從他們兩界,甚至除了他們這兩界以外的任何地方獲取能量,而這是他們所不能比擬的。

    隨著越來越多的生魂進入,冥界也被再度的擴大了無數倍。

    不過這么多的生魂突然涌入,也讓冥界出現了混亂和崩潰。

    但是就在此時,一枚擁有古怪符文的符箓,出現在了混沌世界當中。

    一道青青蒙蒙的光橫掃了整個混沌世界,頓時混沌世界安慶了,同時變得有序了。

    沒錯那就是鎮魂符,是林木很早之前,就得到的開啟冥界的鑰匙。

    現在它真正的開啟冥界了。

    無論是火,還是另外的兩個人,看著此時的林木,全部都在咬牙切齒。

    “原來你很早就開始布局了,包括敗給我們都是你的布局,目的就是要讓你的冥界涅槃,徹底抹去師傅的意志,成為你自己的冥界,同時我們這些年的廝殺,則完全成就了你。”火咬牙切齒的說道。

    林木并不否認,當然也沒有承認。因為林木,沒有義務,向他們去解釋什么。

    “不過就算你擁有一個新的冥界,但是又能怎樣,你依然不是我們的對手。”對面的兩人說道。

    “如果再加上我的話,或許就夠了。”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接著在修真界當中,那個自稱看門的老者,就出現在了現場。

    沒有人知道他來干什么,但是下一刻他們就全部明白了。

    因為這個老者開始變得年輕,最終他變成了林木的樣子,不過他只是存在了一瞬間而已,下一刻他就融入到了林木的身體當中。

    而在這一刻,林木直接邁出了哪一步,同樣來到了第三步,甚至還是第三步的巔峰狀態。

    “你竟然邁出了那樣的一步,竟然被你成功了!”

    看到此時的林木,就算是身邊的柳無情都有些傻眼了。因為她真的沒有想到,也沒有看透這些了。

    “你竟然分離了你的過去和你的未來,讓他們單獨修煉,最終完成了現在的統一!”火開口說道,說出了一個非常驚人的事實。

    這是一條怎樣的路,實在恐怖的可怕。當然一旦成功的話,也會成就驚人的可怕。

    林木依然沒有回答火的問題,因為他還是沒有必要回答。

    真正的決戰開始了,當年林木是以一個人的力量,去對抗八個人。

    現在林木是以兩個人,去對抗三個人。雖然對面的三個人,都已經邁出了第三步,不過跟林木比起來,他們還是差了一點。

    而且在那樣的世界對撞當中,必然會有無數的人隕落,而這些人不可避免的會持續的進入冥界當中。這是一個完全此消彼長的過程,再有柳無情的幫助,他們三個人的落敗,自然是可以預料到的了。

    最終五個人之間,爆發了最激烈的碰撞,他們想要結束一切,他們用自己所掌握的世界不顧一切的去對撞。

    異域崩潰了,第三界也完全的崩潰了。

    火的身體完全的分解,變成了一團火,然后這一團本應該最強的火,被林木壓制,然后被林木手中的混沌火給吞噬了。

    吞噬了火的混沌火,直接成為了最頂級的混沌火。或者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它已經是火了。

    第三界的兩位存在的身體,也完全的崩碎了,他們非常的不甘心,他們還有太多的愿望,也還有太多的事情要去做。不過現在,他們都沒有機會了。

    柳無情看著林木,道:“真是沒有想到,你竟然是我的師弟。不,準確的說,你過去曾經是我的師弟。”

    林木盯著柳無情,道:“我也沒有想到,在我們當年的師兄弟當中,竟然隱藏著師尊的一具分身。”

    柳無情聽到林木的話,表情不由的一僵。

    接著下一刻,柳無情的身體瓦解了,然后下一刻柳無情出現在了距離林木的不遠處。

    不過此時的柳無情,已經完全變樣了,他不再是柳無情,而是當年的那位道祖了。

    “呵呵,為師當年就說過了,所有人當中,最有天賦超越我的就是你,為師果然沒有看錯。”

    林木盯著道祖,道:“我也沒有想到,我全力維護的師尊,竟然為了一己之私,要將大道和一切都給化為己有。師尊你已經,真正的超脫了,何苦還要這樣?”

    這絕對是一件不能想象的事情,竟然有人連大道都要化為己有。

    道祖開口,道:“林木已經邁出了哪一步,并且已經觸摸到了大門了,你應該明白在那之上有什么了。這樣的代價,應該是完全可以承受的吧?”

    林木搖了搖頭,道:“我理解不了,如果所謂的超脫,就是萬古的孤獨,我寧愿永不超脫。”

    “你太善良了。”

    林木看向道祖,道:“師尊,難道你不好奇,我是如何發現這一切的嗎?”

    道祖笑著搖了搖頭,道:“別忘了我是你的師傅,你留下那一段給自己的記憶,我就已經明白,你已經發現了那一切了。你知道我為什么沒有拆穿你,也沒有抹殺你的那一段意念嗎?”

    林木,道:“師尊應該是想要看看,那三口棺材的真正威力吧?”

    道祖點了點頭,道:“不愧是我的徒兒,那三口棺材當中隱藏了真正掌控天道的秘密。一旦完全的掌握,將會真正的超脫,展開一個全新的世界。”

    林木,道:“如果是這樣的話,師尊你恐怕就要后悔了。我知道師尊你的另外兩個分身,已經融入了大道和仙界當中,他們兩個已經是你的分身了。”

    道祖,道:“既然你知道,你還讓你的親人和朋友,全部都在仙界當中。”

    林木,道:“因為我說過,我們會同生共死的。”

    道祖聽完林木的話,似乎想到了什么,接著臉色不由的一變,道:“你……”

    不過這已經晚了,他看到了三口石棺出現在了他的面前。另外兩口石棺已經打開了,里面已經埋下了林木的過去和未來了。

    現在的林木,已經推開了第三口石棺了,然后頭也不回的步入到了那石棺當中了。

    林木親手用石棺埋葬了自己,當然同時也埋葬了整個世界和整個大道。

    轟!

    三口石棺同時發威,巨大的能量風暴,席卷了一切。

    對面的柳無情率先遭到了席卷,直接被撕成了碎片。

    “不!”

    他發出了不甘的怒吼,他沒有想到,結局竟然會是這樣的。他沒有想到,林木竟然會親手埋葬自己,只是為了跟他同歸于盡。

    躺在現在石棺當中的林木,臉上帶著安逸的笑。

    在他的腦海當中,閃過了所有的畫面。

    有他的愛人,范曉曉、唐雪、許玫……有他的朋友,丐神、丐神的徒弟、陸軍、陳云凱……還有和他一起并肩作戰過的所有人。

    大道崩潰了,隱藏在大道當中的道祖的分身,自然也崩潰了。

    仙界崩潰了,隱藏在仙界當中的道尊的分身,自然也崩潰了。

    一切都崩潰了,唯有不斷壯大的冥界保住了。

    在所有的毀滅當中,一道光芒慢慢的壯大,冥界和三口石棺進入了那光芒當中。

    在那光芒的背后似乎是一個嶄新的世界,在那里所有的人都復活了。這似乎又是一個輪回,似乎又不是同樣的輪回。因為那里的結局不一樣……

    (全書完)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