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修真仙俠 > 異武星尊 > 第629章 大結局:后會有期
    古凡盯著那弒天魔君葉璇璣手中的黑鐵片看了許久,然后指著鐵片上的“天”字篆文,陡然驚道:“這個,我也有一塊乃是我當初在祿水畔練劍時,險些被驚骸劍反噬,一人救下我后留下的,師尊您怎么也有一塊?”

    葉璇璣笑道:“當日救你的,是楊青楓那個家伙,我們都是受人之托,護你一程,每過一程待到交接時,便要把這鐵片給你,待到四塊刻著‘天地玄黃’四個字的鐵片匯聚,關于你前世今生的一切謎團都會解開。”

    古凡聽得葉璇璣的話,不禁一愣問道:“我的前世不是北斗星皇嗎?還有什么秘密不成?”

    弒天魔君葉璇璣捋了捋自己的胡須笑道:“是啊,這些秘密我也不太清楚,只是知道那人要我在今日讓你準備舉霞飛升時告訴你,誰知你竟要滯留人界,他倒是算錯了!”

    古凡聽得弒天魔君葉璇璣這么一說,心里反倒對這位能夠測算自己命運的神秘人物異常地感興趣起來,他竟然連弒天魔君葉璇璣,楊青楓這樣的人都能夠請動來為自己保駕護航?那究竟會是何方神圣?

    古凡剛想開口去問,弒天魔君葉璇璣已是笑道:“你不必問我,待到這四張鐵片匯聚時,一切自然真相大白。另外兩快鐵片,一塊在歷代星皇手中,現在應在大內府庫里,另外一塊應是在儒門傳人晁天瑞手中,耀武星皇的是‘地’字鐵片,晁天瑞的是‘玄’字鐵片,你手中那楊青楓給你的應該是‘黃’字鐵片吧?”

    古凡點了點頭說道:“不錯,師尊,那集齊四塊鐵片之后,又當如何做?”

    弒天魔君葉璇璣回答道:“你可還記得當初你墜落山崖,得到那弒神斬魔劍的地方嗎?”

    “西郊?”古凡陡然一驚,自己前世今生的奧義,竟然與那來歷神秘莫測的弒神斬魔劍有關?

    弒天魔君葉璇璣笑道:“天機不可泄露,為師走了。你是這個紀元的天命之子,又是星尊主,你不愿舉霞飛升,即便是那天界之上的人也拿你沒有辦法,但為師奉勸你一句,莫要因小失大,知道嗎?”

    古凡點了點頭,對著弒天魔君葉璇璣拱手道:“徒兒謹記師尊教誨。”

    弒天魔君葉璇璣笑了笑說道:“你這家伙,就是嘴巴甜。”說完,身影一晃,竟是化成了一道彩虹,從窗外飛了出去,一晃便在天際消失了。

    古凡在送走了弒天魔君葉璇璣之后,合上窗戶,卻是陷入了沉思之中。弒天魔君葉璇璣所說的話,必定是對古凡有益的,他也許說的很對,世間沒有萬世的太平,也沒有永恒的王朝,商周,乃是強秦都一度強盛過,但很快就又衰弱,天下又陷入了紛紛擾擾之中,自己這般執迷于人道,而耽誤舉霞飛升,是否不值得呢?

    但古凡很快又想起了自己當初突破星尊之門時,對星尊之門后,神秘莫測的天道主宰說的話。“我不屑于去做什么天道的主宰,在世俗中,我就能夠幫孝文星皇創造出一個盛世來,雖然你可能并不愿意看到,但我只能說,這件事,由得我,卻是由不得你!”古凡想到這里,心中就泰然了,即便舉霞飛升到天界,成為了天道主宰,也是違背自己本心的所為。這時,古凡的心境已經有些接近于晁天瑞那般的儒門修士了,而且他所發的宏愿就是以一己之力,為天下蒼生開萬世太平,也正是這個宏愿,他的力量才會精進的如此之快,若是對他自己的本心起了懷疑,輕則修為倒退,重則萬劫不復!

    想到這里,古凡不禁在心里微微打了一個寒戰,站起身來,走出門去,對仆人吩咐道:“備馬,去兵部衙門!”

    待到古凡來到兵部衙門時,早有小吏在門口迎接古凡了。那兵部小吏對著古凡深深鞠躬行禮道:“持國公大人,尚書大人已經在內廳等您了。”

    古凡微微一詫異,心中琢磨晁天瑞怎么會知道自己要來。

    快步走進內廳里,卻見晁天瑞一身儒服正盤腿坐在蒲團上,房間里燒著的是獸形的檀香木,香氣氤氳。

    “尚書大人!”古凡才跨進門,晁天瑞就睜開眼睛來,笑著對古凡說道:“持國公前來,蔽所蓬蓽生輝啊!”

    古凡笑了笑,便在晁天瑞對面的蒲團上坐了下來,正要開口,晁天瑞卻先開口說道:“持國公可是為了那‘玄’字鐵片而來?”

    古凡聞言,不禁詫異道:“尚書大人怎么知道?”

    晁天瑞笑道:“當初傳給我儒門這鐵片的人,便說是今日要我們將這鐵片遞給持國公您的,這話已流傳數百年了,我豈能忘了?”

    古凡頓時又吃了一驚,卻聽得晁天瑞說道:“持國公,將這鐵片給你,我的心愿也就了卻了,可以安心離去了。”

    “什么?您……您這是……”古凡聽得晁天瑞這樣說,不禁覺得心頭一顫,長久以來,晁天瑞對他都是亦師亦友的關系,如今他竟然要離開了嗎?

    晁天瑞見了古凡驚訝的表情,緩緩說道:“持國公不必難過,我聽說持國公為儒門在鴻蒙宇宙中創造了一個世界,我舉霞飛升,便是要去那里,傳播正統的儒門教化,早日實現首圣仲尼讓人人聞道的理想啊!”

    “這……”古凡一時竟不知該如何回答才好。

    晁天瑞又笑道:“我在這個世界,所做的已經足夠了,既然你的那個世界更需要我,我又有什么好顧惜的呢?回去吧……持國公,請您為此事保守秘密,切不可告訴其他任何人,好嗎?”

    古凡聞言,也只能微微點頭,說道:“請您放心吧,古凡必定守口如瓶!”

    晁天瑞點了點頭,指了指那香爐說道:“鐵片就在香爐中間的暗格里,機關就在香爐的左腳,持國公自己去取一下吧!”

    古凡站起身來,移動了一下香爐的左腳,果然看見了一個機關暗格,輕輕一按,香爐里便彈出了一個金屬的抽屜,里面依舊是一張黑鐵片,上面用古篆文寫著一個“玄”字。就在古凡轉過身來,準備向晁天瑞告別時,陡然間卻發現面前的當世大儒,已沒有了任何的生息。他端坐在蒲團上,就像是在冥想中睡著了一般。

    古凡嘆息了一聲,走到晁天瑞的面前,跪下來鄭重地磕了三個響頭,站起身,帶上房門,離開了兵部衙門,上了馬車,朝著皇城駛去。

    在天璇殿里,古凡看到孝文星皇星傲塵,向他陳述了鐵片之事,孝文星皇便說皇室的確有歷代傳下來的鐵片。立刻喊來了大內總管魏賢進,領古凡去了大內府庫,很快就在耀武星皇的遺物中,找到了那最后一片的“地”字篆文鐵片。

    古凡此時將四塊鐵片取了出來,正要拼湊在一起,那四塊鐵片竟是相互吸引,自己連接了起來,隨后“天地玄黃”四個篆文古字逐漸消散隱去,取而代之的是另外四個字“天命在我”!

    就在古凡詫異之時,在他的面前,一團氤氳的白氣從鐵片之上升騰起來,漸漸地化開為一行小字:十二月二十日,西郊懸崖再會!

    待到古凡讀完,那白煙竟是立刻消散無形,直如沒有出現過一般。

    孝文星皇看到古凡走出大內府庫時,心事重重,不禁走上去問道:“怎么樣?找到了嗎?”

    古凡點了點頭說:“找到了!”

    孝文星皇拍了拍古凡的肩膀道:“那怎么還悶悶不樂的?”

    古凡苦笑了一下說道:“陛下多心了,我只是有些心煩罷了!”隨后他對著孝文星皇行了一個禮,便轉過身,朝著皇城之外走去了。

    孝文星皇星傲塵看著古凡的背影,微微皺眉,覺得古凡似乎有些異樣,卻又說不出來究竟奇怪在了哪里。

    但好在這一對君臣向來不疑,這也是持國公古凡與孝文星皇成為后世君臣榜樣的原因所在。

    回到府里之后,古凡一宿沒有休息,因為明天就是十二月二十日了,這絕世強者竟是將一切都算計到了……那他究竟會是誰?從一開始古凡得到奇遇,獲得弒神斬魔劍,遇到浣靈月開始,難道一切都在那人的算計之中嗎?若是如此,他又是何方神圣?

    古凡轉念一想,又皺眉道:“若是如此,豈不是我一直都被人蒙在鼓里嗎?”想到這個人選,古凡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那神秘莫測的天道主宰,但從古凡突破星尊階時,對方詫異的語氣,他就排除了這種可能,因為那種語氣是裝不出來的!

    那除了這天道主宰,又會是誰呢?能夠將鐵片交給楊青楓,交給弒天魔君葉璇璣,交給儒門首圣仲尼,再交給歷代星皇,究竟是誰人有如此的能力呢?

    古凡越想越沒有頭緒,竟是有些煩惱地一宿未睡,第二天清早便帶著那鐵片,一個人騎馬前往了西郊,來到了自己當初墜落,誤入結界,獲得弒神斬魔劍的地方,下馬之后,縱身一躍,那鐵片竟是懸浮了起來,發出耀眼的光芒將山谷里的迷霧都驅散了開來。在古凡眼前的,正是當初那個他曾經進入到的結界世界!

    古凡迫不及待地落了下去,荷塘依舊,石壁依舊,但唯獨那原本應該坐著一具骷髏的地方,卻端坐著一名身穿黃金鎖子甲的男子,正瞇著眼睛看著古凡。

    古凡定睛一看,頓時大吃了一驚,因為那男子的容貌竟與古凡一模一樣!

    那金甲男子看到古凡詫異的模樣,未等古凡開口,便先說道:“古凡,你來了!”

    古凡先是一愣,隨后對那人問道:“你是誰?為何有與我一模一樣的容貌?”

    那金甲男子聞言,笑道:“古凡,你且聽我說一個故事,如何?”

    隨后那金甲男子娓娓說道:“我本是一名下到人界執行任務的神將,后來因為入世太深,沾染了紅塵無法回到天界,所以化而托生成人。當時我轉世在了一個邊陲小國,幾票使得西域的一個小國滅掉了怏怏大周朝,成為了天下正統。”

    這一段歷史,古凡在《天魔寶鑒》中就曾經讀過,立刻脫口而出道:“你是強秦始祖帝政!難怪史書說強秦得上古魔神之助,建立了無上強軍,竟是如此……”

    那金甲男子停頓了一下說道:“你且聽我將故事說完再下結論。”隨后他又說道:“然而我在處理宗派之事上過去極端,所以我被宗派修士暗算,封印于此。當時最強的兩個宗派天劍宗和冥王殿的掌門都是星尊強者,闖入這個結界,想要毀掉我的尸骨,卻不曾想到我被他們封印數十年,力量沒有絲毫的減少,所以他們只是抹掉了我在石壁上留下的字跡,即被我擒住,冥王殿掌門被我擊殺,煉制成了你身體里的弒神斬魔劍這件絕世法寶,天劍宗掌門則被我抹去記憶,隱匿了她的大部分修為,使她以為我是他的父親,安心為我守墓,也就是你所知道的浣靈月!”

    說到這里,古凡已是面色慘白,他哪里能想到,這弒神斬魔劍竟是當初冥王殿掌門的一身精血修為所化,而自己的夫人浣靈月竟是上古天劍宗的掌門人?難怪浣靈月會使劍宗的武技!

    那金甲男子似乎是料到了古凡會吃驚,于是繼續說道:“我雖被封印,但卻依舊風聞很多世俗的事情,如我被封印之后,后繼者做得并不好,很多地方強秦的法律也太過苛刻,甚至可以用暴政來形容……”他停頓了一下繼續道:“于是我就毀棄了自己的肉體,魂魄遁出這結界,轉世為人,成為你所知的北斗星皇親手推翻強秦,建立一個更好的王朝。我自己的王朝,可不希望毀在別人的手里!”

    “什么!”古凡如今更是震驚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帝政與北斗星皇是同一個人!北斗星皇又是古凡的前世……這,這豈不是說……

    金甲男子看了看古凡,惋惜道:“只可以后來,我的修為雖然達到了星尊之上,卻無法飛升,因我在拓土開疆之時,曾經犯下一件錯事。那就是因一己之私,毀去一個人一世幸福,天道恢恢,報應不爽,所以我的代價就是要被那人追殺三世。”

    古凡聞言,點頭道:“你所說的,應是那冥王殿的黑袍鬼士澹臺桀吧?”

    金甲男子回答道:“他的名字有很多,但應該是他無疑。所以我轉世為古云,接連被他追殺了三世,直到你成功將他渡化,我方才滿了那三世報應,得意重回天界!”

    古凡聽到這里,不禁皺眉道:“那你現在……”

    那金甲男子朗聲笑道:“跟你說話的只是我在人界的一尊投影而已,其實,自你擊殺了那人之后,我的魂魄就已經舉霞飛升了。只是你我之間的關系錯綜復雜,我若是不告訴你一切原委,豈不是會讓你苦惱一生嗎?”

    古凡聽得那金甲男子的話,不禁正色問道:“那……我跟你,是一個人嗎?”

    金甲男子站起身來,看著古凡說道:“若是嚴格的說,我既是帝政,又是北斗星皇,又是古云,又是你——古凡!但我又不是你,因為前面三個,都只是我在不同時期擔當的不同的角色而已,而你不同,你只是我從古云的身體里分出來的一縷神識,化為的人,時至今日,你成為了你所在紀元的天命之子,又成就星尊主業位……你與我已完全不一樣了!”

    “那我會與你一樣嗎?”古凡不禁追問道。即便他已是星尊主修為,在面對那金甲男子時,哪怕對方只是一尊投影,依舊讓他在心中產生了發自心底的敬畏之感。

    誰知那金甲男子搖了搖頭,對著古凡說道:“不,因為你歷經磨難,心性境界,都已經遠超了同時期的我,你不會與我一樣,你只會比我更強!”

    古凡聞言,長舒了一口氣,正要再問些什么,卻聽得那金甲男子有些不舍地看了看古凡說道:“好了,古凡,我得走了。”

    “等等……”

    那金甲男子走到了古凡的身旁,伸出手來,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別擔心,我們會再見面的。古凡,在天界,我們后會有期!”

    古凡感受著那來自天界的投影,一只手按在自己肩膀上的溫暖,陡然感覺到了一種血脈相連的默契之感,他抬起頭來,看著這個與自己有著同樣容貌,有著千絲萬縷聯系的金甲武者,沉聲回答道:“好,我們后會有期!”

    (全書完)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