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警入奇途 > 第四百一十一章 新生(終局)
    這一次,他仿佛沉睡了萬年,仿佛有無窮的歲月逝去,似乎宇宙也不復存在。

    等他終于醒過來,睜開眼,眼前是雪白的天花板和一盞精美的吊燈。

    “這是什么地方?”他忍不住喃喃自問。

    “醫院病房,去了趟靈界,人傻了?”身邊響起熟悉的聲音。

    “是你?”他驚然坐起身,赫然看到不遠處的椅子上坐著寧金城。

    寧金城的坐姿有點怪,與他平常不一樣,他兩只手放在胸前,十根手指自然下垂,看上去像動物的爪子。

    “是我……”寧金城無聊地白了他一眼。

    “老九?”肖晃這下聽明白,也看明白了,寧金城身體里的靈魂是老九。

    “嗯,你們寧局長的靈魂之前已經被老三給吞掉了。本貓……咳,我想你也許需要寧局長繼續存在,我也很久沒做人了,干脆給你當一回局長好了。”寧金城站起身,跳著來到肖晃病房前。

    肖晃眨了眨眼睛,心里有些好笑,不過老九的想法確實沒錯。既然寧金城的靈魂已經死了,這個身體不用白不用,正好老九也可以“借尸還魂”,重新做回人類。

    “我睡了多久?”肖晃坐起來,撫著額頭,他還有點暈暈的。

    “不久,才一天。老肖,你闖禍了。”寧金城爬上肖晃的床,想坐在肖晃身上,神情卻異常鄭重。

    “下去下去……”肖晃一腳把他踢下床,這回不止是好笑,簡直是暴笑,“就你這樣還想當公安局局長?你見過哪個局長爬著上別人床?”

    “咳咳,我一時改不過來,沒關系,慢慢就好了。”寧金城無奈地只好搬一把椅子,坐在肖晃病床前。

    “對了,你剛才說我闖禍了?闖什么禍了?”肖晃想起剛才他的話。

    “你闖什么禍,你自己還不知道?腦筋急轉彎嗎?老肖,你膽子也太大了,你把首代師祖給惹毛了,已經傳下話來,要把你逐出道門啊!”寧金城像要吃人。

    “哦!”肖晃倒是沒有意外,聳聳肩膀一點沒在乎,“那又能怎么樣呢?我本來也不想進天師道,這下正好。”

    聽到肖晃的話,寧金城的目光像看到怪物了,無數人夢寐以求加入的天師道,在肖晃眼里竟然一文不值。

    肖晃也看看寧金城,突然笑了,然后拍拍他肩膀。

    “行了,我的寧大局長,別替我擔心了,張天師他不會逐我的。”

    “嗯?為什么?”寧金城愣住了。

    “你想想,他就算再恨我,還能恨他的重子重孫嗎?現在天師道還有四千萬的債務,沒有我,他還個屁啊!行了,我沒事,出院吧!”

    肖晃懶洋洋下了床,換上他的衣服,從今天開始他要享受自己的人生,再也不會有什么東西可以煩到他了。

    寧金城坐在椅子上又想半天,覺得肖晃說的很有道理,天底下最重要的就是錢,現在天師道危機重重,要肖晃幫著渡過難關,這時候把肖晃逐出道門,當代天師就算死也不會同意的。

    肖晃跟寧金城一起走出醫院,沒想到自己的家人都在大門口呢,還有吳夢生和楚子寒,他們已經望眼欲穿。

    “小晃!”肖晃老媽激動得哭了,跑過來抱住兒子。

    “哥……”肖晴也受不了了,抱著肖晃胳膊哭成淚人。

    “好了,好了,一切都過去了。”肖晃一手摟著一個,抬頭看看天,今天的天氣真不錯,心情爽到暴。

    何蕊蕊和米妍一起也走過來,兩個女人的目光都十分復雜,肖晃這才想起來,自己和她們還有一點小事沒有解決。

    “媽,小晴,你們先上出租車等我。”肖晃將老媽和妹妹安排上車,寧金城、吳夢生和楚子寒也不想當電燈泡,都跑到車上,給肖晃他們三個一個小小的空間。

    何蕊蕊也想哭,眼圈都紅了,拉起肖晃一只手,不管曾經發生過多少危險和困難,現在終于都過去了。

    “傻瓜,還結婚嗎?呵呵,我們抓緊時間吧!”肖晃摸摸她的頭發,笑著對她說。

    “肖哥……”

    “嗯?”

    “我……我……不能和你結婚。”何蕊蕊用力咬著嘴唇,鼓起所有的勇氣說道。

    “什么?你瘋了?是不是昨晚沒睡好?”肖晃莫名其妙,這丫頭今天這是怎么了。

    何蕊蕊深呼吸兩次,做出一個非常重大的決定,她將肖晃的手交給了米妍。

    “肖哥,你和她……才應該在一起。”

    “我和她……”肖晃不由得又望向米妍,目光有些疑惑。

    “肖哥你聽我說,在過去的一年里,也就是你昏迷的那一年里,米妍為你……真的犧牲了很多,也吃了很多苦,而那些,原本她是不需要承擔的。我知道,她對你的感情……比別人……哪怕是比我,要多得多……我不能,不能那么自私……”何蕊蕊歷經磨難,也終于把一切都想通了。

    “蕊蕊你……”

    “不,肖哥你聽我說完。”何蕊蕊打斷他的話,怕自己一會兒會反悔,“不僅你對米妍重要,米妍對你同樣重要。在你最需要幫助的時候,在情況最危緊的時候,只有她能幫到你,你可以沒有我,但你不能沒有她。”

    肖晃沉默了,何蕊蕊說得很對,對于肖晃而言,米妍的重要性是任何人都不能替代的。他之前不顧米妍的感受,一定要和何蕊蕊結婚,是因為他覺得自己對何蕊蕊有責任,現在何蕊蕊想通了,他也沒必要再錯下去。

    “行了,你們聽我說吧!”米妍始終沒吭聲,現在也憋不住了,“肖晃,有件事我要向你道歉。”

    “什么?”肖晃呆了呆。

    “我……我之前騙過你……還有你家阿姨……所有人……”

    “哦,我知道,你是說你懷孕的事吧!”肖晃不用她解釋,其實自己后來也猜到了,米妍根本就沒有懷孕過,她只是想挾子爭寵而已。

    “嗯,所以……每個人都會犯錯,犯過錯的,就要想辦法做點事情補償大家。無論你最后會選我還是何蕊蕊,我這輩子都不會離開你,我會盡我所能,和你一路走下去。”米妍拉起肖晃另一只手,握得很緊。

    肖晃又沉默了,世事是何其難以琢磨,三年前,自己是個又窮又沒前途的小警察;三年后,兩個美女爭著搶著要他,又有那么多的事業那么多的錢途在等著他。

    過了半分鐘后,肖晃突然大笑,左右摟住何蕊蕊和米妍,大步向路邊的出租車走去。

    “哈哈哈,那就不結婚了,我們永遠在一起。”

    “小晃,快上車啊!”

    “哥,上車!”

    肖晃老媽和肖晴在出租車里使勁向他抬手,臉上都帶著幸福的笑容,這一刻,肖晃才知道什么是幸福,什么是人生。

    (本書全劇終)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