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奇幻 > 魔裝 > 第一一八三章 終章
    眼前的賀蘭飛瓊實力雖然只在大尊巔峰,但并不影響蘇唐生出敬意。

    蘇唐知道自己是多么的幸運,靈煉法門、魔裝、滅妖錄、皇氳、真魂龍氣,任何一個修士只要得到其中一種,便大有機會締造自己的傳奇,他卻囊括所有,似乎得到了天道的青睞。

    但,賀蘭飛瓊的進境始終能緊隨其后!

    他是一個變數,本不應該出現在這片星域中,如果沒有他,天下最耀眼的新星應該是誰?

    毫無疑問,肯定是賀蘭飛瓊!

    這樣的一個女孩,不管他萌生出怎樣的尊敬,都不為過。

    蘇唐思緒起伏不定,而賀蘭飛瓊一直在靜靜的用審視的目光看著蘇唐,她的神態很安閑,似乎沒有感受到蘇唐的壓力。

    對視了良久,蘇唐笑了笑,隨后說道:“你要去哪里?”

    “常山縣城。”賀蘭飛瓊回道。

    賀蘭飛瓊豁達而成熟,她不會象尋常人一般大驚小怪,或者問蘇唐一些毫無意義的問題,更不會質問蘇唐的來歷、目地,在她看來,既然感應到蘇唐是一個有資格與自己對話的存在,那么蘇唐問了,她回答,這很正常、自然。

    “然后呢?”蘇唐又問道。

    “去蓬山。”賀蘭飛瓊說道。

    “蓬山很危險。”蘇唐說道。

    “我知道。”賀蘭飛瓊一笑。

    蘇唐的視線變得有些恍惚,他想起了賀蘭飛瓊摧毀帝家的戰事,也想起了賀蘭飛瓊在星域中以一己之力對抗真龍一脈的經歷。

    這是賀蘭飛瓊的修行、是賀蘭飛瓊的快樂,他無權剝奪,也不能剝奪。

    蘇唐突然明白了,以賀蘭飛瓊現在的實力,是沒必要在小林堡休息的,她在醞釀、積蓄自己的戰意,所以才會堅持步行去往蓬山,只要不放棄、只要能始終保持專注,她的戰意會在時間的流逝中達到頂點,等到決戰來臨,便如山洪暴發般,摧枯拉朽的沖開一切阻礙。

    蘇唐原本想陪著賀蘭飛瓊到蓬山走一趟,現在懂得自己錯了,這是一個不需要保護的女孩,她的強大與堅韌,足以讓她去面對任何磨難,如果他一定要干涉,反而有可能耽擱賀蘭飛瓊的修行。

    “能不能幫我一個忙?”蘇唐緩緩說道。

    “什么事?”賀蘭飛瓊略顯得有些驚詫,雙方畢竟是第一次見面,蘇唐的請求有些唐突。

    “到常山縣之后,你會見到龍旗的,帶他走吧,遠遠離開常山縣。”蘇唐說道。

    “閣下的意思是……常山縣會有動蕩?”賀蘭飛瓊隱隱明白了。

    “差不多。”蘇唐點了點頭。

    “既然閣下如此擔憂龍旗的安危,為什么不自己出面呢?”賀蘭飛瓊問道。

    “我太忙了。”蘇唐長長吁出一口氣。

    蘇唐確實很忙,他要找到百花宮,帶走梅妃;他要去見洪牛和莊蝶,并且還要想方設法讓他們走到一起;他要去見袁海龍,給袁海龍一份大大的驚喜;他要去見蘇輕波,在蘇輕波犯下致命的錯誤之前,盡可能把蘇輕波帶離那灘渾水;他要去千奇峰,重新整合各方勢力;他要去尋找寶藍他們,給他們的夢想插上翅膀;他要去莽山拜見遺族大長老,還要去收服邪君臺;他要找到顧隨風,給顧隨風一個截然不同的人生;他原來還想先一步找到周步義,但現在改變主意了,因為他要給賀蘭飛瓊留下一個強勁而可怕的敵人。

    還有很多人,他要一一找到,事情真的太多了。

    蘇唐想一個一個的去彌補遺憾,了卻因果!

    當然,在這之前,他要先除掉一個心腹大患,與人界的因果無關。

    “此去蓬山,危險重重,我未必能照顧得了他。”賀蘭飛瓊說道,她看得出來,蘇唐是想保護龍旗。

    “無妨,在你趕到蓬山之前,我會先把他接走的。”蘇唐說道:“對了,還有一件事需要你幫忙。”

    賀蘭飛瓊不由笑了,隨后道:“你說。”

    “你離開的時候,把我的家人也帶走吧。”蘇唐說道。

    賀蘭飛瓊低頭沉吟起來,蘇唐想保護龍旗,又把自己的家人托付給她,顯然是心存善念的,甚至可以說,在把她當成朋友,雖然奇怪這種信任的來由,但應允下來,對自己沒什么影響。何況現在她的處境很微妙,能多出這樣一個高深莫測的朋友,總歸不是一件壞事。

    “好吧。”賀蘭飛瓊點頭應道。

    ……

    這片天地格外的靜寂,沒有輕風、沒有藍天白云、沒有日月輪轉,不管看向哪里,都好似在看著一幅毫無生機的畫。

    在這里行走,非常考驗人的耐力與意志,因為周圍的一切始終保持一動不動,恍若時光停止了運轉,時間長了,足以讓人發瘋。

    一個面容俊美的年輕人緩步從遠方走來,他已經在這里走了很久很久,久得讓他的神智都變得麻木了,而且他不敢停,腳步與泥土相摩擦所發出的微響,對他來說就是天籟,借以對抗孤寂的天籟!

    如果他不動,那么從四面八法涌來的孤寂會形成一種巨大的壓力,以他的心境,也無法承受。

    突然,一顆巨大的金色光球從上空墜落,隱約落在前面數十里開外的地方。

    那面容俊美的年輕人露出驚愕之色,接著身形縱起,向著光球墜落的方向掠去。

    片刻間,那面容俊美的年輕人已接近了光球墜落點,他發現前方有一個少年雙膝盤坐的草叢中,還有一個半個巴掌大的小東西在少年的身前飄動著。

    等看到那小東西的相貌,那面容俊美的年輕人再次露出錯愕之色,身形也僵立在原地。

    “媽媽,這里好煩哦……”那小東西叫道。

    “先忍著一點,等我抓到那個怪物,就帶你出去了。”那少年柔聲說道。

    那少年正是蘇唐,他對小不點的態度,要比以前寵溺得多,幾乎算得上是百依百順了。

    面容俊美的年輕人神態逐漸恢復了冷靜,他有一種感覺,對方就是沖著他來的。

    蘇唐側頭看向賀蘭空相,晉升星君之后,他也重新得到了神通,視線掃過之處,竟然看到了賀蘭空相的過去與未來。

    “我曾經以為賀蘭大圣獨闖天外天,是為了追尋自己的道。”蘇唐微笑著說道:“現在才知道,原來亦是不得已而為之,呵呵呵……或許那些傳頌中的大存在,也都是肉體凡胎,只不過因境遇所迫,才不得不做出驚世駭俗的抉擇吧。”

    在蘇唐的視野中,出現了一座書房,賀蘭飛瓊捧著自己的玉佩,凝立不動,而她的嘴在喃喃細語著,似乎和某種存在說著話,賀蘭飛瓊并不知道,此刻,賀蘭空相正躲在樹陰下,死死的盯著賀蘭飛瓊手中的玉佩。

    那是一種無法抗拒的欲念,他要搶下那枚玉佩,甚至想除掉賀蘭飛瓊,獨占玉佩所有的因果。

    賀蘭空相不知道那玉佩中藏著什么秘密,可內心就有一個聲音不停的蠱惑他,動手啊!動手……只要能奪下玉佩,你就會成為星域中的最強者!

    不過,在激烈的天人交戰中,最后還是父愛占了上風,他艱難的轉過身體,慢慢走向院外、走向遠方,等他看不到玉佩了,內心也恢復了平靜,才發現后背已被冷汗打濕。

    怎么會這樣?為什么內心中的戾氣變得如此恐怖?這一次他及時清醒了,下一次,又能控制住自己么?

    賀蘭空相不敢想象失控會造成什么樣的慘劇,他知道自己肯定出了問題,為今之計,必須要盡快提升自己的心境。

    賀蘭空相的雙眼變得茫然,隨后突然想到了什么,神態變得堅定了,隨后緩緩向前走去。

    “你說什么?”賀蘭空相皺眉問道,這是獨屬于他的秘密,可對方好似知道了一切。

    “其實,你是被魔化了。”蘇唐笑了笑,接著聲音轉厲:“九翼真魔,你是自己出來呢,還是我把你趕出來?!”

    蘇唐話音剛落,賀蘭空相突然發出悶哼聲,身形也向后趔趄了兩步,他的額頭突然綻放出一條血線,連里面的骨頭也裂開了,下一刻,一縷黑煙從血線中飄離出來,接著閃電般掠向遠方。

    “想跑?”蘇唐冷笑一聲,身形化作一道流光,瞬間便攔在那縷黑煙前方。

    九翼真魔自然是識貨的,他發出驚恐的叫聲:“流光百界?你是真龍弟子?”

    “還有呢?”蘇唐抬起手,一道劍光正轟擊在黑煙上,黑煙陡然炸開了,化作無數股黑色的亂流。

    雖然亂流又很快凝聚在一起,重新形成一道模模糊糊的影像,但影像很黯淡,搖擺不定,似乎時刻都被潰滅。

    “太皇神氳……居然是太皇神氳……你……你你……”

    “乖一些,我不會傷害你,再敢動別的心思,那就別怪我了。”蘇唐冷冷的說道,接著緩步向那道影像走去。

    當距離九翼真魔還有十余米遠的地方,坐在蘇唐肩頭的小不點突然發出驚呼聲:“媽媽我怕……”說完她不管三七二十一,拽開蘇唐的衣襟,就要往里面鉆。

    小不點畢竟剛剛成型,而九翼真魔是太古真神級的大存在,雖然實力已衰敗到極點,但他散發出的威能猶在,小不點感到異常恐慌。

    “怕什么?”蘇唐把小不點揪了出來:“以后他就是你的頭號打手了。”

    “打手么?他就是我的小矮人?”小不點愣了愣,偷眼看向九翼真魔,接著又立即移開視線,她還是感到害怕,位階相差太過懸殊了。

    “小矮人……你這么理解也行。”蘇唐有些無奈,就知道不能給她亂講故事,昨天才講的白雪公主,今天就活學活用了。

    九翼真魔一動不敢動,心中充滿了悲怨,對方的實力確實很強,但他如果不是被邪君封印在人界中,斷了靈氣滋養,怎么算也是有一戰之力的,而現在只能人為刀俎、我為魚肉了。

    “媽媽,我不要這樣的打手,還是把他干掉算了!”小不點嚷道。

    九翼真魔的心陡然提了起來,不過,他是太古真神啊,更是魔之始祖,做不出搖尾乞憐的勾當,唯一能做的,是默默等待著命運的裁決。

    “小茹的根基太淺,還需要他指點呢。”蘇唐搖頭道,這才是他留下九翼真魔的真正理由。

    小茹?九翼真魔立即明白了蘇唐的想法,心中也暗下決心,一定要盡已所能,因為那個小茹的喜惡,將決定他的生死。

    下一刻,蘇唐突然出手,一道金光轟向九翼真魔,金光過處,一枚圓盤狀的東西從煙氣中飄了出來,遠遠落在草叢中。

    九翼真魔身形劇震,誅魔鏡已與他的神識融為一體,根本沒有什么力量能把他和誅魔鏡分開,九翼真魔突然想到了一件事,由此而產生的驚悸,讓煙氣驟然矮了數尺,多少有了些卑躬屈膝的架勢。

    “誅魔鏡還在,那么滅妖錄自然也在了……”蘇唐喃喃自語著,接著探手把誅魔鏡招了過來。

    誅魔鏡剛剛落在蘇唐手中,便開始崩解了,無數只細小的瞳孔飄離鏡面,接著便如萬鳥投林般飛向蘇唐的眉心,最后在蘇唐的眉心處凝成一只眼睛,那只眼睛眨了眨,隨后便閉上了。

    九翼真魔的煙氣變得更矮了,眼前的情景驗證了他的猜想,除非是掌握了最高法則的創始之神,沒有誰能這般輕易的毀掉誅魔鏡。

    蘇唐探手向前方一抓,前方數千米范圍內,所有的草叢瞬間化作飛灰,地面竟然變成了火紅色,一股股無形的氣浪瘋狂涌動著,竟然把蘇唐釋放出的結界撞擊得不停扭曲起來。

    九翼真魔還算能勉強保持鎮定,賀蘭空相不由自主向后退了幾步,就算隔著金色的光幕,他感到自己的身體也被灼燒得陣陣發痛,如果不是有光幕保護,估計他瞬間就被焚成灰燼。

    前方的地面開始坍塌,接著一點點光亮從化作液態的泥土中逸散出來,凝成一個小小的光球。

    緊接著,光球落在蘇唐手中,變成一個極小極小的戒指,蘇唐把戒指戴在小不點的手指上,小不點開始還感到害怕,因為她也感受到了恐怖的灼流,等到戒指戴在手指上,發現一點都不燙,才有膽量好奇的觀察起來。

    蘇唐再次伸出手,一道金光卷過,九翼真魔被金光裹挾著,身形越來越小,最后沉入小不點的戒指中。

    “好了,我們走吧。”蘇唐道。

    “前輩……”賀蘭空相急忙叫道,他現在正處于最茫然的時刻,如果四顧無人,那只能孤身去尋找自己心中的道,但,誰不想得到大存在的指點呢?驕傲如賀蘭空相,也不愿錯過眼前這千載難逢的機會。

    “前輩可不敢當。”蘇唐頓了頓,失笑道:“我不想以后到處被人追殺。”

    賀蘭飛瓊無語的看著蘇唐,他完全不懂蘇唐的意思。

    “這天外天就交給你了,等到賀蘭大圣能從天外天走出來的時候,我自然會來接你。”蘇唐道:“或許……我還會給你帶來一個大驚喜。”

    話音剛落,蘇唐已化作一道金光,消失在高空。

    “媽媽,我們要去哪里呀?”金色的流光中傳出了一個清脆的聲音。

    “先等你長大,然后我會帶著你們去元點,尋找藏在元點之上的新世界。”

    “元點是什么啊?”

    “元點應該就是世界之源吧。”

    “世界之源又是什么啊?”

    “這個……我還是給你講個故事吧……”

    ……

    (全文終)

    感言

    魔裝結束了,對大家的感激之心,無以言表。

    這個月經常斷更,甚至到了令人發指的程度,我心里也清楚,但真的沒辦法。

    老婆在這個月的月底必須去國外開新廠,從我們相識到結婚、再到現在,我們是二十四小時在一起,從沒分開過,她心里很不高興,一直嚷著要我陪她去旅游,本來是準備完本之后走的,但新廠的建設日期提前了,沒辦法,我無論如何也要陪她好好玩一圈。

    回想這十幾年的碼字經歷,感慨萬千。

    從一個根本無法養活自己的廢物,到可以人模人樣的活著,全是大家的提攜。

    說你們是我的衣食父母,絕對沒有曲意逢迎的意思,完全是心里話。

    是你們造就了我!

    還有,我要感謝好兄弟,小昵。

    老婆說了,我們能相識,都因為小昵,如果沒有和小昵聊天,話趕話把她逼到不來看我就是不夠意思、不講道義的程度,她那么忙,絕無可能擠出時間來看我這個陌生人。

    不是小昵,那我肯定還在怨天怨地的孤寂中煎熬著呢。

    我的自信,是你們給的,我的快樂,是你們給的,連我的家,因果也在書友群里,而這些,就是我的一切了。

    萬分感激!

    新書大綱已經差不多了,但這一次我要先攢上四、五十萬字,也能沖沖榜什么的,應該在三、四個月左右,希望大家不要忘了我。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