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網游競技 > 網游之傲視金庸 > ☆、第十五章 拔刀相助(九)
    望著漸漸消失的小七的身影,場中的諸人都沉默了。一時之間,沒有人開口說話。過了半晌,圣域社青低聲道:“天翔,你說以后我們還能再見到小七么?”

    圣域天翔搖了搖頭,道:“這次就算我們原諒了他,他自己也不會原諒自己的。所以,以后,在這個游戲里,只怕我們再也見不到小七了。”

    此話一出,不光是圣域社青,其他的兩人也都難以置信地望著圣域天翔,一時都不敢相信他的話。不過仔細一想,圣域天翔說的卻又很有道理。場面又陷入了一片沉寂。

    圣域天翔忽然揚聲說道:“唯尊紅魔,今天的這個局,原來是你處心積慮安排了好久,才設下來的吧。我不知道你拿什么東西打動的小七,現在,我也不想知道了。有了他幫忙,你才可以清楚地知道我們這次任務的真正目的,甚至可以知道我們的具體行蹤,然后從容地安排大批人馬,到這山頂上來堵我們。哈哈,好計策啊。好計策!”

    唯尊紅魔點了點頭,到了這個份上了,他也不再否認,答道:“沒錯。他欠了我一個很大的人情,這才答應幫我。有了他給我們提供有關你們任務的一切消息,我們才可以做下這么一個大圈套來對付你們。”說完,又嘆了口氣,似乎是在惋惜,這么一個高手,就這樣離開了。

    圣域天翔道:“如果不是這次任務有武功剛剛大成的圣域劍魔隨行,對,只怕就我能僥幸贏上一場,剩下的兩場,守護神跟社青,對上黑和火炎,肯定會敗。這樣的話,你連小七都可以不用暴露,還可以繼續為你們唯尊提供情報。我猜的沒錯吧?”

    唯尊紅魔搖了搖頭,道:“這你倒猜錯了,對你出手,根本不是他的本意,他跟我約定,不到萬不得已,不會向自己的兄弟出手的。唉可惜,我們的第一場敗了,所以,無奈之下,我才以笑聲通知他動手的。以他在圣域的地位,知道的事情自然不少,不過他對你們也算忠心,也就僅僅透露了有關這次任務的相關信息,其他的東西,不管我怎么問,他一概都不說。”

    圣域天翔道:“多謝告之。”頓了一頓,又道:“小七先前在我們被圍攻的時候,為我擋了你唯尊紅魔的那一掌,受了重傷,現在看來,那一掌也是你們事先設計好的吧。他為我受了重傷,我們自然不能棄他而去,自行殺出重圍,所以只能死死地被拖在了這個地方。圣域高手全掛一次,英雄令被你們搶走,唯尊成功建立幫派,從此壓倒圣域,獨霸大理城,哈哈哈哈。好絕妙的計策呀。若非這位酒鬼兄弟機緣巧合下,趕了過來,正好攪了這個局,你們還真的成功了。唯尊紅魔,有句話說的好,人算不如天算啦。”

    “哼,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再說了,現在我們也不一定輸,你現在身受重傷,無法動手,我倒要看看,你們誰能贏得了我跟火炎。”唯尊紅魔得意地說道。

    火炎忍了這么久了,終于有了表現的機會。上前兩步,囂張地道:“你們誰來跟我打。”

    圣域的幾人對著望了幾眼,這才想起來,還有兩場比斗要打呢。先前總是以為圣域天翔的一場必勝,出了小七的這一場變故,大家才回過神來,在圣域眾人心中幾乎是無敵的存在的圣域天翔,已經受了重傷,無法再動手了。

    圣域守護神和圣域社青二人對望了一眼,同時站了起來。圣域劍魔一場苦戰,雖一劍秒殺了對方,但內力消耗也比較大,現在,就只剩下他們兩個了。不過二人再想想黑的那一套劍法,火炎在唯尊與之齊名,功力自也相差不遠。自己的功夫,似乎都差了一籌啊。

    圣域守護神按了按圣域社青的肩膀,自己走了出來。二人都知道,現在不是爭這個的時候,下一陣,不管兩個人中的誰對上了唯尊紅魔,基本都是沒有希望獲勝了。所以,這第二場,才是關鍵。終究還是圣域守護神的功夫要要強上一點點,還是由他出戰火炎勝算更大一些。

    圣域守護神剛走出一步,就聽到圣域天翔道:“守護神,你回去,這第二場,你跟社青都不用上。”

    圣域守護神跟圣域社青都不解地望著圣域天翔,不知道他葫蘆里賣的什么藥。唯尊紅魔也奇道:“不用他們兩個上,難道你自己還能打?”

    圣域天翔笑了一笑,道:“我現在自然是不行的,不過,有人能行就是了。”

    唯尊紅魔聽了,一楞,望了望剛把傷口包扎妥當的圣域劍魔,只見后者也是疑惑地望著圣域天翔。

    圣域天翔不再打啞謎,對著獨孤求醉道:“酒鬼兄弟,這一場,看你的了。我,相信你的實力!”說完,徑自坐了下去,開始調理自己的內傷。

    望著圣域天翔那篤定的眼神,一直在操控著整個局面的唯尊紅魔,終于有了一種驚慌的感覺,一種無法把握住局勢的無力感。

    圣域劍魔雙眼一亮,又看了獨孤求醉一眼,比了個大拇指,然后便緩緩坐了下去,不再說話。圣域守護神和圣域社青二人雖對獨孤求醉的實力有點信不過,不過對于圣域天翔的決定,他們卻沒有絲毫的懷疑。而且,以他們目前的實力,對上火炎,勝算真的不大。所以,他們兩人也沒有再廢話,坐在了圣域天翔的兩邊,為他護法。

    獨孤求醉把圣域諸人的反應都一一看在眼里,對于他們的信任,獨孤求醉很是感動。只覺得胸中有一股豪氣,直竄了上來,渾身的血液,似乎都要沸騰了。我也要戰斗!與強者之間的戰斗!獨孤求醉的心中,有一個聲音在不停地吶喊。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