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網游競技 > 網游之傲視金庸 > ☆、第二十三章 苦練劍法(一)
    豆皮的思緒,被獨孤求醉的一句話給打斷了,“耶,咋走了好一會了,沒有怪物出現呢?”

    要不是邊上還有幾個女孩,豆皮真想伸個中指來比劃一下。

    素素笑道:“都打了一天了,你還沒玩夠啊,看來這次帶你出來,還真帶對了,讓我們輕松了不少。”

    笑笑抬頭看了看天色,說道:“再趕一會,這就扎下營來,準備下線吧。大伙也都夠累的了。”

    豆皮歡叫一聲:“耶,終于可以休息了呀。”

    正在這時,獨孤求醉哈哈一笑,道:“想休息,只怕還不行哦,你們看,有湊熱鬧的來羅。”

    順著他手指的方向,大家一看,果然,前方不遠處,出現了一群野牛怪,還好,這些野牛怪的數量不是特別多,即便如此,只怕也會有一場好打。

    笑笑松了口氣,還好這群野牛沒有朝這邊沖過來,否則,等野牛群的速加起來,會更麻煩。當即轉過身來,揚聲道:“大伙小心了,前方有一群野牛怪,準備戰斗。”

    “你個烏鴉嘴!”豆皮沒好氣地叫了一聲。隨即,抖擻精神,準備投入戰斗。獨孤求醉二話不說,拔出長劍就往前沖。

    望著前面的那些野牛怪,獨孤求醉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第一次斗野牛怪的情形,當初下山時,遇到魚兒水中游和鳥兒天上飛被野牛圍攻,才只有一級的自己,也沖了上去幫忙。最后,人還是僥幸地從野牛的沖撞之下揀回一條性命。想到這些,獨孤求醉的嘴角不自覺地露出了一絲微笑。時隔幾月,這些野牛,只怕再也難以威脅到自己了吧。

    看著朝自己沖過來的一頭野牛怪,獨孤求醉有心要試試威力,右手大劍平平刺向野牛的腦門,野牛似也識得厲害,把頭一擺,以牛角對上了刺過來的大劍。獨孤求醉的大劍一轉,貼上牛角,順著野牛的來勢,朝右邊猛力一帶,野牛雖然沉穩厚實,也被這股力道帶得一偏,獨孤求醉斜跨一步,左掌一立,挾著十成內力拍在野牛的肚腹之上,這一掌好不強猛,打的野牛吼叫連連,卻是傷而不死,獨孤求醉心下一凜,沖上去又補了一劍,這才干掉了這頭野牛。

    全力的一掌擊在野牛的肚腹柔軟部位,居然還沒能殺掉這野牛,這讓獨孤求醉小小地吃了一驚。連忙退回到隊伍當中,別要被野牛給圍起來了,雖然沒啥大事,不過這種吃虧的事情,他還是不愿意干的。

    一會工夫,一場激戰就此展開了。不過,這注定了不是一場公平的戰斗。野牛雖然強橫,不過,它們面對結成陣勢的玩家,辦法卻也不多。這些參與運鏢的人,幾乎都是老油條了,互相之間的配合,很是有些默契,彼此之間,都是幾人同時朝一頭野牛身上招呼,干掉一只之后,再招呼下一只。野牛就算能對他們造成一些傷害,不過,卻頂不過嗑藥大法。只要有玩家受了傷,只管退進內圈,敷藥療傷,自會有后面的人頂上前來,擋住怪物的攻擊。

    獨孤求醉跟豆皮一左一右,扛在陣勢的最前端,時刻面臨著野牛的沖擊。獨孤求醉大劍一揮,手上運力一挑,便挑開了身前的一頭野牛怪。豆皮看著獨孤求醉輕描淡寫的一下,就把來勢洶洶的野牛怪給撥到了一邊,心下也是暗暗佩服。

    獨孤求醉這幾天,一直在實戰當中,練習基礎劍法里的動作。有了練拳腳功夫的經驗,他練起劍法來,倒也算得上熟門熟。先是由劍法的基礎動作開始練起,刺、劈、削、挑、勾等,每個動作都重復練上無數遍,直到領會其中的技巧才算完。

    獨孤求醉在上午開始練習挑這個動作的時候,遇到的怪物不算強,練起來還比較順利。這時候對上野牛怪,他才知道了自己的不足。第一下,獨孤求醉還是跟以前一樣,直接運力,大劍猛地一抬,想把野牛挑出去,沒想到這野牛可比前幾天的怪扎實多了,這一挑,非但沒有把這野牛挑開,他自己反而被野牛帶得一個踉蹌,幸好他的反應也不算慢,趕緊穩住腳步,在野牛再次沖上來的時候,一掌把野牛拍退了。

    這個時候,獨孤求醉才明白了,挑字決并不是只用一股蠻力就行的,要用巧勁。否則就變成了力量的對拼,力大者勝,完全沒有意義了。獨孤求醉一邊先用左掌拍退了沖過來的一只又一只的野牛,一邊努力地回想著俞蓮舟教他劍法的時候,所講的那些話,以及自己看到的那些高手,用這個動作的時候,劍上的變化。

    半晌之后,獨孤求醉終于明白了。看著又沖過來的一頭野牛,獨孤求醉的大劍再次伸出,在接觸到牛角的同時,劍上用力,卻并不與野牛硬碰,而是緩緩地往后縮了一小段距離,卸去了野牛的沖勢,然后再發力,把野牛挑了開去。這一次,果然如愿挑開了野牛。當然,也只是把野牛挑到一邊而已,獨孤求醉還沒有自大到,單憑一只右手就想把整只野牛給挑飛的程。

    有了這次的經驗,獨孤求醉練得越發有興致了。只見沖到他前面的野牛,一只接一只地被他挑到了一邊,偶有忙不過來的時候,左掌隨手一拍,就能把漏網之……牛給擋回去。看他那架勢,別提有多輕松瀟灑了。

    “唉……人跟人,差別咋就這么大呢?”豆皮感慨之余,手上也沒閑著,鋼刀揮舞,不停地收割著野牛的性命。被獨孤求醉挑過來的野牛,一般都是側面對著他,如此好的機會,豆皮自然不會放過,刀刀都是朝著野牛的肚皮上招呼。也算得上是戰果輝煌。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