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網游競技 > 網游之傲視金庸 > ☆、第三十六章 超級陪練(二)
    玩物喪志再次舞動青霜攻了上來,果然將玉女十九式放慢了速,讓獨孤求醉有了一些反應的時間,應對之時,便不再那么狼狽。當即便一邊抵擋一邊分神細看對方的劍勢。

    又斗了許久,獨孤求醉這才發現,原來先前打斗之時,玩物喪志的玉女十九式并非是毫無破綻可尋,只不過,那劍招使得快了,以自己的眼光水準,等看出那個破綻,對方早已變招,所以才會縛手縛腳,不知如何應對。以此類推,先前跟絕對囂張苦斗之時,當也是這個原因使自己一直落在下風。有了這個認識,獨孤求醉精神一振,看得更加仔細了。這一下,果真讓他發現了其中的細微之處。不管什么樣的劍招,出手之時,總是會有一些聯兆,比如眼神總會不自覺地看向攻擊的方向,而身體上,則會做出相應的配合,比如長劍變招橫掃之時,總是先有一個展腕的動作,如果想要劍上的力道更大,則還會需要扭腰擰身進行配合。諸如此類。這些經驗,都需要在戰斗之中去仔細體會,方才會有所領悟。獨孤求醉在玩物喪志刻意放慢出招速的配合之下,這才漸漸明白了這個道理。有了這個認識之后,再跟玩物喪志相斗,獨孤求醉立馬便覺輕松了一些。

    酣斗之中,獨孤求醉覷準一個機會,一劍橫削,自左至右,攻向玩物喪志。特立獨行在一邊看得眉飛色舞,苦挨了這么半天,這一劍,終于開始有點味道了。玩物喪志臉上的神色也是一變,自己如果不變招,長劍還未攻至獨孤求醉身前,自己的右臂便會先中劍受傷,后招自然就已經形同虛設。無奈之下,只得斜退一步,讓過了獨孤求醉這一劍。

    獨孤求醉信心略漲,雖仍處于下風,但已不再只是一味地防守了。又斗片刻,獨孤求醉對于這套玉女十九式上的許多變化,了解得更加細致,妙招紛出,已經可以和玩物喪志有來有往互有攻守了。

    “哈哈哈,我的進步是不是很快呀。”獨孤求醉邊練邊抽空跟玩物喪志說道。

    “靠,你還差得遠呢。再讓你長長見識見識。”玩物喪志看著獨孤求醉那臭屁的樣,忍不住把手上的劍法一變,不再使用玉女十九式,而用上了另外的一套劍法。獨孤求醉對華山劍法了解不多,這一套劍法卻不再象玉女十九式那么變化多端讓人無法琢磨,但少了那些變化,玩物喪志的出劍速就更加迅速,劍出如風,獨孤求醉還沒得意多大一會,又被玩物喪志給打了個措手不及。

    玩物喪志斗得性發,看準時機,驀地一劍直劈下來,此時獨孤求醉手中的瑤光已不及收回抵擋,只得腳下發力,橫移兩步,閃過了這來勢奇猛的一劍。玩物喪志變招快,腳下跟進一步,一劍橫掃,這兩招之間的銜接如此緊密,獨孤求醉身形未穩,想也未想,縱身便是一躍,身形拔高,從劍上跳了過去,暫時避過了這必殺的一劍。躍起之時,獨孤求醉腦中電光一閃,只覺此招很是熟悉,再一細想,這才回過神來,“我日,奪命連環仙劍!”

    玩物喪志聽他這一喊,臉上的笑意更濃,手上的動作卻是絲毫不慢,手腕一抖,長劍反撩,直刺向獨孤求醉的心口。果然便是華山絕技之一的奪命連環仙劍!獨孤求醉這一下倉促躍起,根本沒有準備,身在空中,想要使出武當梯云縱來躲閃這凌厲的一劍,無奈一口真氣不純,只能眼睜睜看著玩物喪志這一劍直刺了過來。竟連手中的瑤光都忘了收回抵擋一下。

    玩物喪志一臉得意,眼見著青霜劍已經堪堪刺到了獨孤求醉身前。獨孤求醉還未有所反應。只待一劍將他身上的衣服再刺一個小孔,便要回力收劍,殊不料,獨孤求醉左手倏地探出,曲起中指,在拇指上一扣,迅疾無倫地對著玩物喪志急刺而來的青霜劍一彈,這一下看得奇準,剛好彈在青霜劍的劍脊之上。

    “錚”的一聲大響,玩物喪志只覺劍上一股大力傳來,虎口一熱,手中青霜再也把捏不住,脫手飛了出去。他對于這奪命連環仙劍,暫時還無法做到收發自如,剛才這一下,怕收不住手傷了獨孤求醉,是以這一劍看似勁急,實則劍上的力道并不大,猝不及防之下,被獨孤求醉的這一指直接將長劍給彈飛了。

    “哇靠,彈指神通!”邊上觀戰的特立獨行發出一聲驚乎。

    獨孤求醉落地之后,悄悄松了口氣,看著玩物喪志還是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忍不住又是一陣得意的大笑。笑聲未歇,只見一邊的特立獨行已經迫不及待地沖了上來,邊沖邊嚷道:“玩物喪志,你已經輸了,先歇會,讓我來見識見識彈指神通。”

    玩物喪志這才回過神來,罵道:“我日!你連彈指神通都到手了,沒天理啊!剛才你跟絕對囂張打的時候,怎么不用彈指神通?早用出來的話,怎么也不會那么狼狽,你小,還真是能忍。”

    “哈哈,不忍一下怎么能看到你這么精彩的表情呢。”獨孤求醉笑道,“彈指神通可是救命的絕招,絕對囂張剛才還沒把我逼到山窮水盡,我當然就不會用了,這么好的磨練機會,怎么可以放過。”

    玩物喪志看著獨孤求醉的那張得意洋洋的臭臉,已經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說話間,特立獨行已經沖到了獨孤求醉身前,長刀幻出一片刀芒,直向對面的獨孤求醉罩了過來。

    獨孤求醉內功修為也著實強勁,斗到這時,絲毫不見疲憊,見特立獨行攻了過來,一挺手中瑤光,跟特立獨行斗了起來。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