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網游競技 > 網游之傲視金庸 > ☆、第四十一章 四國混戰(二)
    特立獨行知道金古柳的底細,出手毫不容情,攻勢其強勁。與對手恰恰相反,金古柳隨手抵擋特立獨行的攻擊,看似輕描淡寫,卻把那些來勢奇猛的刀招化解于無形。

    獨孤求醉和玩物喪志邊打邊看,心下也是暗暗贊嘆不已,特立獨行的功力他們兩人最清楚不過了,在他的全力攻擊之下,金古柳居然還能如此輕松地把他的刀招照單全收,天榜第一,果然名不虛傳。

    “對了,我差點忘了,金古柳,這黑燈瞎火的,你咋突然跑到這個鳥不生蛋的地方來了呢。”特立獨行開口問話,手上卻是絲毫不停,刀刀不離金古柳要害,不過勁力明顯就弱了下來,打了這么好一會了,他才發現,自己苦練了這許多時日,滿以為可以有一拼之力了,可真打起來,居然還是比對方差上一截,看來不光是自己在進步,別人也都在努力呀,特立獨行心下微微有些沮喪。

    金古柳笑道:“你以為我無聊到這種地步么。下午我在外面玩,看到一大隊人馬鬼鬼祟祟地,不知道要干什么見不得人的勾當,這才一跟了下來,想來看看熱鬧,沒想到,到了晚上,那幫龜孫居然下線了,既不是來打BOSS的,又不是來陰人的,不知道在搞啥名堂。”言語之間,很是有些氣憤。

    “哈哈,肯定是你不小心,露了行蹤,把別人嚇住了。”特立獨行笑道。

    “切!老悄悄地跟在他們后面,很小心的,以我的功力,會被發現才怪了。”金古柳隨手抵擋攻過來的長刀,又道:“還好,多虧了那些人,要不我哪兒能碰到你們幾個,在這玩這么好玩的游戲呢。嘿嘿。”

    獨孤求醉幾人大汗,這家伙果然是童心未泯,切磋武功居然被看成是在玩,天下第一,境界果然不同一般。

    玩物喪志道:“說不定真是被他們發現了,下線躲避你一會,然后再上來甩開你呢。”

    金古柳一楞,臉上神色一窒,被玩物喪志這一提示,顯然他也想到了這種可能,不過隨即又搖了搖頭,道:“不可能吧。那些人個個都帶有帳篷,選好了地方之后,就駐扎了下來,不象是臨時下線啊。”

    特立獨行還想跟他抬杠,剛要開口,卻被獨孤求醉給打斷了,“金古柳,你在啥地方看到的這些人啊?”

    金古柳撓了撓頭,想了一下,這才說出了一個地方。獨孤求醉一聽,臉上神色大變,接著問道:“那他們在哪下的線?”

    “那地方,離這里也就十多里吧。我見他們下線了,想直接回程又有些不情愿,于是順著這條逛了過來。”金古柳隨意地道。

    特立獨行和玩物喪志聽他們這一問一答,馬上都反應了過來。

    有人跟蹤!

    而且還有很多人,跟在運鏢隊伍之后!這些人,肯定不會是什么好鳥!

    人互相對望了一眼,手上不由得都慢了下來。金古柳一見,哈哈一笑,跨前一步,右手探出,啵啵啵聲響過,迅疾地朝著人各攻出一指。

    這人在功力上還小有些差別,不過反應卻都是一流地快,雖被金古柳逼至身前,先機已失,在如此近的距離,卻也各出奇招,沒有讓金古柳得逞。

    獨孤求醉是最先被攻擊的,這時候想要收劍回防,已經來不及了,只得拿左手曲指一彈,指力對指力,擋下了這一擊。他的彈指神通雖還未練熟,但對上金古柳的這一指,倒也沒吃虧。

    特立獨行手腕一抖,長刀回帶,劃出一個詭異的弧形,間不容發之際,擋下了金古柳急攻而來的這一指。

    玩物喪志本是與金古柳一伙,沒想到他會連帶著給自己也來了一指頭,所幸他是最后被攻擊到的,有了那么一點點的反應時間,危急之中,長劍反撩,反切金古柳小臂。

    金古柳哈哈一笑,縮回右手,在劍脊上一抹,卸開了這一下。特立獨行朝邊上二人使了個眼色,幾人在一起切磋多時,這一個眼神,獨孤求醉和玩物喪志哪還能不明白,人驀地齊齊出招朝金古柳攻了過去。

    “哎呀,引火上身,不好玩!”金古柳大叫一聲,雙手齊出,揮灑之間,把人的攻擊都擋了下來。隨即,不等他們再次攻將上來,腳尖點地,用力一躍,斜斜朝后方縱了出去。

    人齊齊一楞,好家伙,雖然剛才這一下,人都有留手,不過如他這般,輕輕松松就擋下了人聯手的一擊,一身武功,已是相當了得。

    金古柳落地之后,卻并未停下腳步,朝著一個方向奔了過去。特立獨行大急,叫道:“哎,我說,別跑啊,我還沒打夠呢。”說話間,已見獨孤求醉起步朝著金古柳那邊追了過去,連忙也發力急趕。

    玩物喪志起步晚了一點,邊跑邊道:“跑那么快,等我一下。”

    “哈,比輕功么,那也行。”特立獨行也叫道。

    “豬!他帶我們去那伙人扎營的地方呢。”獨孤求醉笑罵道。

    金古柳在前面聽了,邊跑邊回頭喊道:“知音啊,果然是知音。”

    特立獨行和玩物喪志一楞,這才想起來,剛剛才說到有人在跟蹤運鏢隊伍呢。這金古柳果然識相,雖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但看他們人臉上的表情,便已猜了個大概,落地之后,順勢就帶他們過去那邊看一看,反正以他們幾人的輕功,也要不了多大一會。

    跑了一會,金古柳又道:“對了,酒鬼,你的指力也不小啊,剛才就那么一彈,我居然一點便宜都沒占到呢。哈,難道是……傳說中的……彈指神通。”

    “嘿嘿,果然是知音啊。”獨孤求醉笑道。

    幾人邊跑邊聊,速雖慢了一些,卻也沒花多少時間,就到了那幫人扎營的地方。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