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網游競技 > 網游之傲視金庸 > ☆、第四十七章 天榜對決(二)
    “慢來!”一聲嬌喝傳來。

    這個聲音,來得正是時候。絕對囂張和唯尊紅魔正準備發動進攻,聞言一怔,不由得扭頭一看,又是一撥人馬出現在戰場之上,帶頭的那一人,英姿颯爽,正是雪夜傲舞。

    由于人數眾多,集結起來花了些時間,再加上對于這邊的地形,不是熟悉,鳳舞天驕的部隊,比其他的幾支,來得要晚了一些。不過,這撥部隊一加入,場中的局勢,再次變得撲朔迷離。鳳舞天驕為了這次任務,花費的心血,比在場的任何一方都要多,他們當然不愿意,看到勝利的果實被人竊取。所以,這一撥援軍,不論從數量上來講,還是從質量上來說,都絲毫不遜色于唯尊和囂張的任何一方。

    唯尊紅魔和絕對囂張臉上的神色均是一變,不過,二人也是見過大場面的人,稍稍一楞之下,便即回過神來,舉起的手,又悄悄放了下來。

    “原來是雪夜傲舞大幫主來了,今天可真是熱鬧啊。”絕對囂張皮笑肉不笑地說道。

    “呵呵,沒有攪了二位的興致吧?”雪夜傲舞笑道:“剛才,不是要開打的么?你們,繼續呀。”

    唯尊紅魔和絕對囂張那股不可一世的氣焰,不由得一窒。還是唯尊紅魔的臉皮更厚一些,說道:“雪夜傲舞幫主遠來辛苦,不如等你整好陣型,大家再來一戰如何?”

    雪夜傲舞望了唯尊紅魔一眼,卻并不答話,徑自走到笑笑她們那邊去了。

    現在的這個局面,雙方勢均力敵,唯尊和囂張勝在人數上更多,對方人數雖少上一些,不過高手的數量卻明顯不是他們可以比的。在這種情勢之下,雙方誰都沒有把握能穩勝對手。大戰一起,肯定都會死傷慘重,因此,不管哪一方,都不愿意輕啟戰端。

    場面,再一次陷入了僵持。

    “此亦不能先,彼亦不能先,這個局,是個雙活呀。既然大家都不動手,不如,讓我湮滅來評評如何?”一個清亮的聲音由外圍傳了進來。又有湊熱鬧的人來了。聽到這個聲音,絕對囂張和唯尊紅魔面上均是一喜。

    “哼,好大的口氣。這個湮滅,是哪跟蔥啊?”素素忍不住便開口道。話音剛落,便聽到邊上的特立獨行開始鬼叫。

    “哈哈哈,湮滅!天榜第二的湮滅!為了想找你打一架,我特立獨行可是找了好多天,都沒找到呢。今天是得來全不費功夫啊,你自己倒湊上門來了。”特立獨行縱身一躍,來到場中,笑道。

    “哈,你就是那個打架不要命的特立獨行?我欣賞你。有機會切磋切磋。”湮滅對著特立獨行點了點頭。

    圣域天翔腳下一蹬,也到了場中,上上下下打量了湮滅幾眼,這才道:“逆天的湮滅?”

    湮滅同時也在注視著圣域天翔,口上說道:“久仰天翔兄大名。今日逆天與圣域為敵,實在是受人之托,不得不為。還請天翔兄多多包涵!請各位多多包涵。”說完連連抱拳。

    這個湮滅,作為江湖第二大幫逆天的頭頭,身處高位,語氣還能如此謙和,果然也不簡單。

    “好說好說。”圣域天翔連忙還了一禮,望了望獨孤求醉,只見獨孤求醉對著他點了點頭,示意他繼續,這才又道:“不知湮滅兄有什么好主義,劃下道來,大家考慮考慮。”

    湮滅道:“好。那我就不客氣了。依我看,大家就這樣僵持著,也不是個辦法。不如,咱們兩邊各出五人,來個對決,哪一方贏了,就由哪一方去交任務。不知你們覺得如何?”

    “無恥!我們辛辛苦苦這么多天,他們就想這樣搶走么?”素素已經氣不打一處來。

    雪夜傲舞拍了拍素素,說道:“江湖,本就是一個弱肉強食的地方。哪兒有什么公平可言。”頓了一頓,又道:“既然天下第一大幫圣域都被酒鬼拉來幫忙了,不如就讓酒鬼去處理這事吧。”雪夜傲舞的眼光,果然很是獨到。

    玩物喪志翹起大拇指,笑道:“幫主果然是幫主,有眼光。你們就放下心來看場好戲吧。五對五,我們基本上穩贏不輸的。嘿嘿。”

    笑笑忍不住說道:“你就別賣關了。對方湮滅,天榜排行第二,絕對囂張,天榜排行第八,唯尊紅魔,天榜排行第七。我們這邊,特立獨行天榜第五,加上一個圣域天翔,天榜第六,就算再加上酒鬼,我們也算不上穩贏啊。圣域的那些高手不少,不過跟這些天榜級的比起來,似乎也還有一點點的差距呀。”

    “你還漏了一個,看到湮滅背后的那一人沒?黑色衣服的,叫黑色沉淪,天榜排第九。”玩物喪志臉上帶著一副欠扁的表情。看見黑色沉淪,玩物喪志又想起了跟逆天之間的恩怨,只可惜,今天這一場,只怕輪不到自己上場了。

    梆梆兩聲輕響,原來是素素和笑笑一人給了玩物喪志一個暴栗,素素笑道:“叫你不老實,快點告訴我們。”

    幾人正在笑鬧之間,只聽得雪夜傲舞高聲叫道:“酒鬼兄弟,今天這事,多虧了你叫兄弟來幫忙,賭斗的事,你看著辦就好了。我們鳳舞天驕,對你的決定都沒有意見。”原來,場中的獨孤求醉雖聽說要來五場單挑,心中的那個樂呀,自不必多說,不過,剛要答應,卻想起鳳舞天驕才是正主,于是拿眼望了雪夜傲舞一眼。雪夜傲舞七竅玲瓏,自然明白這一眼的含義,是以有此一說。

    獨孤求醉這才回過頭來,道:“哈哈哈,湮滅是吧,你這個主義很好,五場就五場。大家來打個爽快。誰贏了誰扛著鏢走人。”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