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網游競技 > 網游之傲視金庸 > ☆、第四十八章 力斃強敵
    絕對囂張心中叫苦不迭,大意之下,居然變成了這種對耗的局面,讓自己精妙的劍法優勢完全無法發揮,而且,自己還不敢隨便撤力,只能硬著頭皮跟對手死拼內功。因為,只要劍上的力道稍有不繼,對方的真氣便會長驅直入,攻向自己的體內,稍有不慎,便會有性命之憂。

    二人居然由劍法比斗,變成了純內力的比拼。這樣的打法,完全沒有一絲花巧可言,純粹看誰的內力更深厚,能堅持到最后,便能贏得這場比試。這個局面,不論是場中的獨孤求醉和絕對囂張二人,還是邊上觀戰的金古柳、湮滅等人,都無法料想得到。不過兩邊觀戰諸人的心情,卻是截然相反。湮滅幾人個個郁悶無比,沒想到這獨孤求醉劍法稍差,竟然弄了個這個樣的笨辦法,逼著絕對囂張死拼內力,大好的局面,卻面臨著被翻盤的危險。金古柳等人,心中卻是暗爽不已,獨孤求醉的內功火候如何,他們幾人最是清楚,這樣拼下去,獨孤求醉肯定是穩贏不輸的。

    絕對囂張能夠位列天榜,一身內力修為,也算不錯了。不過,面對獨孤求醉這樣一個精修內功的怪胎,卻討不到絲毫的便宜,只能咬牙硬頂著對手一浪高過一浪的內力沖擊。所幸他韌性不錯,又是占了只守不攻的便宜,一時之間,也能勉力守住。獨孤求醉的攻勢雖猛,急切之間,想要擊破對方的防御,倒也不那么容易做到。

    隨著體內的內力不絕地涌將出去,獨孤求醉的心中驀地一動,丹田之內,忽地又生出一股內力,瞬間便與他體內的真氣融合在一起。純陽無功,在獨孤求醉怒發如狂全力催動之下,在絕對囂張先前那奇幻莫測的劍法壓力之下,竟然突破第七層的瓶頸,進入第八層境界!

    感受著內力境界的提升,帶來的變化,獨孤求醉心中不由得一喜,在這個要緊的時刻,多出來的那一股內力,便成了決定勝負的關鍵。

    絕對囂張正自咬牙苦守之時,只覺得對方闊劍之上,陡然又生出來一股強絕的力道,直朝自己攻了過來。絕對囂張大駭,雙方以內力死磕了這許久時間,他的體內,真氣早已所剩不多,也只能是勉力支撐而已。獨孤求醉的這股強勁的內力一攻之下,立刻勢如破竹,所到之處,絕對囂張根本無法抵擋。眼見著這股內力已經沿著長劍直上,順著自己右臂的經脈朝著肩膀沖了過去,只需沖過肩膀,攻進心脈,那便再也無法幸免。

    絕對囂張也是個勇決果敢的角色,見勢不妙,立刻便做出了最正確的決斷,將體內所有的內力聚集起來,朝著右臂沖了過去,與獨孤求醉的那股內力狠狠地一撞,這兩股內力在胳膊上猛力地一交鋒,絕對囂張身體所受到的傷害,可想而知。不過,在最后關頭,絕對囂張終究還是憑著這一股反震之力,撒手丟開長劍,抽身退了開去。

    獨孤求醉暗暗點頭,絕對囂張也不簡單啦,居然有著壯士斷腕的勇氣,在關鍵時刻,懂得取舍,雖身受重傷,卻總歸保得了一條小命。

    場中立刻便是一陣嘆息,可惜了,就差一點點,便能取了絕對囂張的性命,現在看來,對方已經重傷,只怕沒機會了。金古柳和特立獨行等人紛紛搖頭。

    果然,絕對囂張顧不得壓下胸中翻騰的氣血,直接噴出一大口鮮血之后,張口便要喊話。這時候,他哪兒還有時間去調理內息呀,先保住小命要緊。

    單挑比斗之時,只要一方開口認輸,另外一方是不得再進行攻擊的,這是江湖上約定束成的規矩。獨孤求醉自然也知道這個規矩,金古柳等人看著絕對囂張已經張開了大口,只要他喊出“我認輸”個字,獨孤求醉便不能再對他進行任何攻擊行為,否則,將會為整個江湖所不齒。看著絕對囂張眼中流露出的那一絲僥幸,幾人又再搖頭,似在為獨孤求醉惋惜。這么一小段距離,雖不遠,但想在對方喊出那個字的時間之內,再次出招擊殺對方,幾乎已經成了不可能的事情。

    可惜,他們仍然低估了獨孤求醉要殺絕對囂張的決心。

    絕對囂張張口大叫道:“我認……”輸字還未出口,獨孤求醉在所有人驚詫的目光之中,手中的闊劍脫手飛出,正正地朝著絕對囂張的胸口急射了過去。

    此舉一出,場邊觀戰的各人,反應又各自不同。湮滅等四人,全都露出了無可奈何的表情,絕對囂張的這條小命,終究還是沒能撿回來呀。這個小,奸猾了,居然出了這一招怪招,卻叫人無話可說。

    “我日!精彩!”這是特立獨行的聲音。

    “哈哈哈,干得好!”圣域天翔一聲大叫。

    “射死他丫的!”金古柳也是一臉的淫蕩。

    四人之中,只剩天下無雙沒有開口,不過,眼中露出的那幾許贊賞,還是泄露了他內心的想法。

    絕對囂張大急,最后的那個“輸”字雖已喊了出來,但對方的兵器在此之前卻已經脫手,朝自己飛了過來,這也不能算是對方違規。此時的他,體內的內力所剩無幾,胸中那翻涌的氣血,也還未曾壓下來,望著急竄過來的闊劍,絕對囂張只能強舉起左臂,在身前擋了一擋,他的這一下早在獨孤求醉的預料之中,那劍上的力道好大,穿透了絕對囂張的左臂之后,余勢未衰,又刺穿了他的胸口,將他正正地釘在地上。

    這個時候,獨孤求醉的聲音這才傳了出來:“哎喲,不好意思,你叫晚了點,收不住手了,抱歉抱歉!”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