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網游競技 > 網游之傲視金庸 > ☆、第四十九章 再戰一場(三)
    以圣域天翔和天下無雙的定力,也小吃了一驚,暗自為獨孤求醉擔心。特立獨行和金古柳,卻還是一臉的不在乎,淡定地看著場中的打斗。玩物喪志也是一臉的幸災樂禍,要看黑色沉淪如何吃癟。

    素素一臉的著急,可惜自己只能干著急,卻幫不上忙。笑笑就要細心多了,雖然她心中也很著急,不知道獨孤求醉是否還能轉危為安,不過,她卻明白有人知道這個結果,所以就轉眼一看,玩物喪志的表情便盡收眼底,這一看,笑笑便即放下心來,知道獨孤求醉沒有危險。

    黑色沉淪面露得色,小,你確實很強,不過,終究還是要死在我的手中。殊不知,旁觀的特立獨行和金古柳,卻已視他如死物一般,眼中充滿了戲謔。

    獨孤求醉終于力盡,急退而后的身形,終于停了下來,黑色沉淪急刺而來的長劍,也終于點到了獨孤求醉胸前。

    最緊要的關頭,獨孤求醉伸出右手,曲指一彈,這一下看得奇準,正正地彈在對手長劍的刃面無鋒之處。

    “彈指神通!”湮滅最先喊了出來。該死的,這個家伙,居然還有這等強力的絕招保留。看他斗得如此辛苦,卻一直忍到了最后,在最關鍵的時候用了出來,簡單的一指彈出,便足以改變整個戰局。唯尊紅魔同樣是一臉的難以置信,楊公更簡單,一聲“好”字脫口而出。

    “當”的一聲大響,黑色沉淪虎口劇震,長劍再也把捏不住,直飛了出去。眼見著勝利在望的他,怎么也沒料到,獨孤求醉還有這么一手要命的絕招。

    獨孤求醉一指彈飛了黑色沉淪的長劍,左手一起,一掌直取對方面門。黑色沉淪沖勢甚急,根本就無法躲閃,只得故技重施,再起左掌迎了上去。獨孤求醉冷笑一聲,對手此舉,早已在他的預料之中,手腕一壓,卻并不與對手的左掌相觸,竟從黑色沉淪的掌底鉆了過去,在對方驚駭欲絕的眼神之中,正正一掌印在黑色沉淪的心口。綿掌掌勁急吐,震碎了對手的心脈。黑色沉淪猶如一只破布袋般,軟軟倒了下去。轉眼變化成一道白光,找閻王爺聊天去了。

    獨孤求醉繼干掉天榜第八的絕對囂張之后,再勝一場,干掉了天榜第九的黑色沉淪。

    鳳舞天驕的那些人,全都呆住了,這個變態,知道他很強,卻沒想到,強到這種程,手中的武功層出不窮,偏偏內力又是深厚無比。豆皮等人心中充滿了震撼,天榜,多么神圣字眼,怎么也沒想到,酒鬼居然就這樣連敗了兩名天榜高手。

    圣域天翔高興之余,這才想起來,給了金古柳和特立獨行一人一拳,笑罵道:“他媽的,你們知道他有這等絕活,怎么也不給我說一聲,讓我和無雙在這白擔心這么久。”

    金古柳笑道:“嘿嘿,說出來,讓對手聽了去,那不就沒效果了嘛。”

    幾人在一邊談談說說,一臉的輕松,剩下的比賽,四對,而且實力也不比對方差,怎么看都是一個穩贏不輸的局面。

    對面的楊公也在暗自為獨孤求醉高興。他只是欠了湮滅一個人情,這才被拉過來打一場,只要履行了自己的承諾,盡力打完一場就行了,至于結果,他才不管呢!湮滅和唯尊紅魔對望一眼,均都對方眼中看到了一絲絕望,本以為完勝的局面,在這個小一手的策劃之中,一再受挫,終至現在這種尷尬的境地。

    唯尊紅魔郁悶無比,他現在恨死了獨孤求醉。上次與圣域爭奪英雄令,本已是板上釘釘的事情,被這小橫里插上一杠,壞了好事,最終圣域成為了系統第一個幫派。如今,這一次又是為了英雄令,又是這小,拉來了幾個天榜高手不說,居然在公平的單挑比武之中,連敗絕對囂張與黑色沉淪,而且,兩場比賽都是他先處于劣勢,再找機會翻盤。如今,對方還有四名天榜強手未曾出戰,自己這邊,已經只剩下個人。這場賭斗,想再贏回來,難了!

    獨孤求醉仰天一陣長笑。以他一己之力,連敗兩位天榜高手,他,有笑的資本!

    笑聲甫歇,獨孤求醉提起長劍,指對面,喊道:“唯尊紅魔,你現在是不是很生氣?哈哈,來呀,上來跟我打呀。”

    此言一出,不僅湮滅等人呆住了,就連身后的金古柳幾個,也一起無語了。這小,都打到這份上了,還能有再戰之力么?特立獨行忍不住叫道:“酒鬼,你給老下來……”其他人也都紛紛點頭附和,特立獨行也算說了句人話,這可不是兒戲,不是說退出就能退的,別等到唯尊紅魔上來,把一條小命陪在這就不好了。卻沒想到,特立獨行接下來的一句話是:“你把他們都搞定了,我們還打個啥啊,快點給老滾下來。”

    金古柳人再次無語。

    獨孤求醉并沒有下來,只是朝后面擺了擺手。幾人見狀,也知道他有分寸,也就看他在上面表演。

    唯尊紅魔眼中兇光一閃,小,你自己不識抬舉,可不要怪我下辣手。當下縱身一躍,到了場中,長劍隨即出鞘,劍尖直指獨孤求醉,道:“小,你猖狂了,死了可別怨我。”

    獨孤求醉笑道:“要打便打,羅里羅嗦的。煩!”金古柳幾人,都是惟恐天下不亂的主,立刻跟著發生一陣大笑。

    唯尊紅魔幾時曾受過這等奚落,心中已經起了殺機,面上卻不動聲色,暗自提聚功力。見獨孤求醉還是一動不動地站在那里,也不管那么多了,長劍一起,徑刺獨孤求醉胸前要害。這一劍又勁又急,深得劍法大要,果是一派高手風范。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