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網游競技 > 網游之傲視金庸 > ☆、第七十四章 練級打怪(五)
    在打了幾只黑熊怪之后,獨孤求醉心中納悶。豆皮居然還是穿著剛才的那一身破舊的裝備,并沒有換上自己以前送給他的那件牛叉的白銀凱,還有那一把強盜當家爆出的大環刀。在殺第一只黑熊的時候,就這么沖了上去,沒有時間更換裝備,倒也說得過去,可是,隨后又刷出來的幾只黑熊,在打之前,有足夠的時間給他換下裝備來的。獨孤求醉心中雖然疑惑,但也知道,現在不是問這個的時候,只能先暫時把這個疑問壓下,等到合適的機會再問豆皮了。眼見著豆皮現在身上穿的,是一套很差的大貨,防御實在一般,獨孤求醉怕豆皮受傷,只好扛下了黑熊怪一多半的攻勢。

    時間,就這么一點一點的過去了,獨孤求醉看著自己的經驗,也在緩緩地上漲。而霹靂那幾人,也漸漸收起了對獨孤求醉的輕視,畢竟,以他不到四十的等級,跟著一起組隊打黑熊怪,而且與豆皮一同頂在前面硬扛,這足以說明他的實力。霹靂雖然囂張,但他也不是草包,殺怪的同時,他也在觀察獨孤求醉,眼見著這人出招的力道和速,雖然不怎么樣,但時機的把握,以及跟豆皮之間的配合,卻顯得相當老練。

    有了這樣的認識,霹靂自然沒有再去跟獨孤求醉過不去,不管怎么說,現在大家在一起,都是為了練級打裝備來的,也沒必要搞得這么緊張。再加上大鍋飯在一邊時不時地找獨孤求醉聊上幾句,場中的氣氛倒也還算可以。大鍋飯的眼光,可比霹靂強了不少,不說別的,單只看獨孤求醉面對黑熊怪,所表現出的那一股從容,就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更何況,這人的級別還不到四十。有了這樣的認識,大鍋飯在言語之中,對獨孤求醉可著實照顧。

    獨孤求醉也巴不得有人跟他一起聊天,有了大鍋飯在一邊陪著,時間也容易打發了些。而豆皮這家伙,話本就不多,面對黑熊的時候,也不如他這般游刃有余,所以基本就沒什么話好講,獨孤求醉也已經習慣了這個樣的豆皮。不過,讓獨孤求醉很是驚奇的是,每次殺完怪等待更新的間隙之間,豆皮就會被那個叫合的悍妞呼來喝去,豆皮卻絲毫不以為忤,樂呵呵地跑這跑那。讓一邊看著的獨孤求醉吃驚不小,難道,這就是戀愛中的男人么?

    看著豆皮那一臉陶醉的表情,獨孤求醉的腦海之中,不由得浮起了笑笑那嬌美的笑魘,清脆的聲音。恩,都好些天沒看到笑笑了呢,獨孤求醉暗自忖道。這一刻,他的心中,突然不由自主地浮出了要去找笑笑的念頭。這個念頭一旦出現,便越見強烈,難以遏制。

    獨孤求醉心中的這股柔情一起,便覺得,這群人,也許并不是那么差勁的,就連那個傲慢的霹靂,似乎也不再那么可惡。

    獨孤求醉的這種好感,一直持續到,隨著一個黑熊怪的倒下,爆出了一件裝備為止……

    那是一件鎧甲,質屬性,都只是一般,不過在這個爆率低的游戲里,這件裝備,應該也可以賣到不小的一筆銀了。殺黑熊的時候,獨孤求醉和豆皮二人負責頂怪,讓其他幾人伺機進攻,所以自然是獨孤求醉和豆皮二人離怪物最近。

    見慣了好東西的獨孤求醉,對于普通黑熊爆出來的這種貨色,自然沒有多大的興趣,是以對于爆在他腳邊的這件鎧甲,獨孤求醉動都沒動一下。而離鎧甲一樣很近的豆皮,也是個老實人,只是看了鎧甲一眼,第一反應,卻不是動手去搶。不過,他們兩人是君,可不代表其他人也是。距離稍稍遠了一些的霹靂,一個閃身之間,便到了近前,一把抓起那件鎧甲,就朝身后的背囊里塞。身法之靈動,出手之迅捷,遠超方才殺怪時的表現,讓獨孤求醉大感詫異。

    “你……你……霹靂,那是我用的鎧甲!”豆皮這才反應過來,高聲叫道。獨孤求醉這才省起,豆皮身上穿的還是一件破爛裝備,那件鎧甲,確實要更適合豆皮一些。一念及此,獨孤求醉心下不由得微微有些懊惱,剛才自己是真沒想起來,要不,自己出手,肯定能把這件裝備搶過來給豆皮用。現在,已經入了那個霹靂的手,想要他再拿出來,只怕沒那么容易了。

    果然,霹靂冷笑一聲,道:“這裝備是大伙一起打出來的,自然要拿回去賣了,大家一起分錢。而且,豆皮,你自己有更好的裝備都不用,哪里看得上這樣的貨色,你愿意把那裝備拿去換東西送人,現在又來跟我們要這件,我看,你就是存心想來混裝備的。”

    豆皮不意他有此一說,一楞之下,漲紅了臉,不知該如何回答,反倒是那合,在邊上對霹靂道:“霹靂,我看這鎧甲,還是先拿給豆皮用吧,也賣不了多少銀。”

    “對呀,你看豆皮現在穿的那一身,換了這鎧甲,我們打起怪來也更順利。”大鍋飯也幫著豆皮說話。

    “不行!豆皮打了這半天了,也沒見他受傷啊,不如等再爆一件鎧甲出來,就給豆皮好了。”霹靂見兩人幫豆皮說話,態卻依然強硬。邊上的那幾個小弟,也紛紛附和。

    合動了動嘴,想要再說,卻被豆皮打斷了:“算了,合姐,大鍋飯,那件鎧甲,就讓他拿回去賣吧。我不要了。”

    獨孤求醉冷眼旁觀,心中對霹靂幾人的印象,立刻跌到了谷底。這件鎧甲倒不怎么樣,就算是再多出個十件八件來,一樣不放在獨孤求醉的眼里。但就是這樣的一件不起眼的裝備,卻能看出一個人的行。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