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網游競技 > 網游之傲視金庸 > ☆、第三章 命懸一線(二)
    地上的九頭鳥終究是條有血性的漢!此等險惡的局勢之下,沒有退縮,沒有抽身逃走,而是選擇了戰斗!為了師門任務的完成,也為了那些掛回去的兄弟,地上的九頭鳥,很快地做出了抉擇。

    鹿杖客冷笑一聲,看著眼前的這個不知死活的家伙,心中詫異的同時,腳下卻絲毫不停,同時右掌已開始提聚功力,準備將這個阻撓自己的人,立斃于掌下。

    地上的九頭鳥雙眉微蹙,當此之時,也沒什么好辦法了,只能咬緊牙關,硬著頭皮準備迎接這個其強悍的對手的攻擊。

    “九頭鳥,跨前兩步,出招搶攻!不要等!”關鍵時刻,一個聲音傳了過來,卻是軟倒在地上的獨孤求醉見勢不妙,連忙出言提醒。

    地上的九頭鳥戰斗經驗也非常豐富,只不過被鹿杖客那強大的實力給震懾了,這才有了死守之念。一經提醒,立刻便心領神會,腳尖猛一點地,悍然朝著鹿杖客迎了上去。

    急奔中的張翠山,也聽到了獨孤求醉的話,一聽之下,立刻便眉飛色舞。有道是,關心則亂,一直記掛著兒張無忌的安危,張翠山自然無暇他顧,但他終非平常之人,聽到獨孤求醉的話,立刻便明白了他的意思。地上的九頭鳥內力修為畢竟差了多,而鹿杖客的功力何等的強橫,如果等到他掌上蓄足了力道,再攻擊過來,這一掌只怕就能要了地上的九頭鳥的小命,所以,眼前的形勢,最好的選擇,莫過于出手搶攻,這樣可能還會有一現生機。

    “以指代筆,‘點石成金’,攻左肩。”

    地上的九頭鳥一聽,知是張翠山在指點自己武功,精神不由得一振,當即將右手一起,食中二指并指如戢,點向鹿杖客的左肩。雖然他慣用的一對判官筆已經被擊飛,這一下以指代筆,這招點石成金,倒也使得象模象樣。

    鹿杖客一楞,沒料到如此弱小的對手,居然敢出手搶攻,眼見著對手武功修為雖不怎么樣,出手的這一招,卻是妙到巔毫,盡精妙之能事,縱然自己能一掌斃了這人,但在這之前,自己的左肩也會先被對方戳中。在這一瞬之間,鹿杖客并沒有想到,對方的內力修為,就算能擊中自己,也不能造成很大的傷害,只是本能地,側身一避,同時右掌一帶,回切對手的腕脈。

    “左跨一步,穿針引線。”張翠山的聲音再次傳來。鹿杖客的這個反應,已在他的意料之中,所以立刻便報出了接下來的招式。

    地上的九頭鳥依言照做,向左邊跨一步,同時出左手,點向鹿杖客的右肋。

    這一次,鹿杖客卻并沒有再回手防御,而是加速沖了過來。

    張翠山見狀,心下大急,卻又無計可施,沒想到對方如此機警,這么快便做出了正確的反應。

    地上的九頭鳥卻不管那么多,眼見對手不閃不避,左手加力,猛地戳了下去。沒想到,這一下,卻沒有一點點的效果,猶如戳在了一塊又滑又韌的皮革上一般,幾乎沒有給對方造成任何傷害。正在驚疑之中的地上的九頭鳥,忽覺身前一股大力涌來,立刻便身不由己地朝后飛跌了出去。

    原來鹿杖客處于高手的本能,見對手攻擊的地方,正好是自己的破綻,不假思地便出手抵擋,急進的身形,立刻就被阻了一阻。可是,他的反應,也算很快了,等地上的九頭鳥出第二招之時,他就已經明白了對手的用意,眼見著再稍稍耽誤一下下,張翠山便可以趕過來,其他的高手也會隨之而來,鹿杖客對攻來的這一招,根本就理也未理,只是聚起內力,加速沖了過去。

    地上的九頭鳥內力修為差了多,這一指頭沒有起到任何效果,反而被鹿杖客急沖而來的身形,給撞飛了出去。鹿杖客撞飛對手的同時,五指萁張,一把將站在那里無法動彈的張無忌,抓到了手中。

    張翠山就差那么一小段距離,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兒再次被鹿杖客給抓在手中。而此時地上的九頭鳥,卻是啪的一聲,摔倒在丈許開外的地上,人事不醒。

    雙方這幾下動作,說來話長,卻是發生在電光石火之間。眨眼工夫,勝負立判!鹿杖客終究沒有中計,再次在對方趕到之前,將張無忌給抓住了。

    地上的九頭鳥這一番忙活,到頭來,還是空歡喜一場么?

    看著怒發如狂的張翠山,已經奔了出來,而武當七俠中的其他幾位,也在朝這邊急趕,鹿杖客見勢不妙,一把將地上的張無忌抄起,左足一點,便想躍起逃跑。只要有張無忌在手中,總還是有辦法,可以威逼對方吐露謝遜的下落。

    可惜的是,鹿杖客的如意算盤打得雖響,卻并沒有得逞。身形剛要躍起的他,突覺肩頭一沉,身滯重異常,雙足竟無法離地!

    原來地上的九頭鳥這一下阻擋,雖只是稍稍耽誤了一下下的工夫,并沒有讓張翠山如愿救下張無忌,但就這是這么一眨眼的光景,卻讓張豐有了時間,由廳內趕將出來,然后,悄沒聲的欺近身來,左手探出,已輕輕搭在鹿杖客的肩頭上。

    張豐近年的修為,豈容小覷!雖然他的位置離廳口較遠,但便是地上的九頭鳥爭取到的這點余裕,已經足夠!身形一晃之間,便已到了長窗之外,眼見鹿杖客挾持了張無忌想要逃跑,立刻出手制住了這人。同時口中低聲喝道:“放手!”

    鹿杖客大吃一驚,心知張豐只須內勁一吐,自己不死也得重傷,只得依言,放開了張無忌,任由張翠山接了過去。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