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網游競技 > 網游之傲視金庸 > ☆、第七章 力克強敵(三)
    空聞這一轉頭,立刻看到獨孤求醉委頓在地,臉色鐵青,渾身都在顫抖,雖不知他的身上,到底發生了什么,但他此刻正在受著大的痛苦,卻是一望可知。空聞一楞,回想方才相斗之時,這小并沒有受到什么致命的傷害呀,況且,少林乃武正宗,又怎么會有此等陰損毒辣的功夫。

    原來,先前的一番惡斗,已經消耗了獨孤求醉很多的內力,后來跟圓虛對拼內力,又損耗了大量的真氣,再后來,發半掌龍戰于野在前,一招飛龍在天于后,特別是最后的那一掌飛龍在天,為了起到震懾的作用,他已經毫無保留,將全身殘余的真氣,盡數拍了出去,這才能夠將那桌面大小的石頭拍碎。這時候,獨孤求醉渾身上下,幾乎連一絲真氣都沒了,甚至連抬動一根小指頭,都比較困難,能夠堅持到少林空聞開口認輸,全憑了一股意志力在支撐著他。這時一聽對方認輸,立刻就無以為繼,仰天倒了下去,渾身如墜冰窟,心口膻中穴附近,更是奇寒徹骨,沒有了內力壓制的玄冥神掌的寒毒,居然在這個要命的時刻發作了!

    空聞正在納悶的當兒,俞蓮舟已經急趕幾步,搶步上前,要扶獨孤求醉。沒想到手掌一觸之下,立刻便打了個冷戰,只覺得手掌接觸之處,冰冷徹骨,是難當,忍不住便要把手縮回來。正在這時,一雙大手伸出,將躺在地上的獨孤求醉拉了起來,右手貼在他的背心靈臺穴之上。原來是張豐見他劇斗之后,寒毒再次發作,連忙過來幫他壓制體內寒毒。

    再次幫他療毒,張豐輕車熟地先用內力在獨孤求醉周身各大經脈游走一圈,只見獨孤求醉的臉色,逐漸由青轉紫,再又慢慢恢復了些許紅潤。張豐這才聚起功力,要將膻中穴內散發出的寒毒緩緩逼了回去。這一下運功,張豐的眉頭不由得一皺,原來那一股頑固的寒毒,沖破了膻中穴之后,順著獨孤求醉胸口附近的任脈上下流竄,難將之收攏。

    試了兩次無果之后,張豐嘆了口氣,只得連點獨孤求醉胸前各處穴道,暫時壓制住寒毒,然后站起身來。雖然少林已經認輸不再追究今日之事,場中還有大批的武林人士,不會善罷甘休。大敵當前,張豐只得先暫時封住他的穴道,待退敵之后,再想辦法幫他療毒了。

    空聞見了獨孤求醉痛苦的樣,又看了看張豐的臉色,歉然道:“張真人,實在抱歉,沒想到……”

    “方丈大師不必自責,他在此戰之前,便已受過內傷,此時內力耗盡,無法壓制傷勢,才會如此痛苦。”張豐聽空聞如此一說,連忙開口解釋。

    空聞苦笑一聲,道:“臭小,了不起呀,原來最后的那一掌,就剩那一點點內力了,我們還是被你給騙了一次,了不起。”說著,回過頭來,對張豐道:“張真人,恭喜你呀。收得如此良材美質,武當后繼有望啊。”點了點頭,隨即又嘆了口氣,點頭的意思很明顯了,顯然是對獨孤求醉的肯定,嘆氣,估計是在感嘆,少林一派,為何出不了此等少年英俠了。

    張豐對獨孤求醉今日的表現,也頗感滿意,聽空聞如此一說,只是點了點頭,捻須微笑,并不答話。俞蓮舟也是暗自得意,沒想到連少林方丈,對獨孤求醉這小,都有如此高的評價。

    空聞伸手入懷,拿出幾顆藥丸,上前幾步,蹲下身來,遞給獨孤求醉,道:“小朋友,這是我少林的大還丹,對治療內傷效果不錯,拿著吧。會用得著的。”

    空智沒料到空聞會把這大還丹送給獨孤求醉,急道:“師兄……”

    空聞左抽朝后擺了擺,示意他不可多言。獨孤求醉一聽大還丹之名,立刻兩眼放光,想都沒想,便要伸手接了過來,卻沒想到此時的雙手,根本不聽使喚。空聞見了他的樣,莞爾一笑,將藥丸塞在獨孤求醉懷里。

    獨孤求醉咧嘴一笑,道:“多謝方丈大師!”

    空聞道:“不必客氣!”說完,站起身來,便要帶領門人下山。

    獨孤求醉看著空聞的背影,心念一動,大聲叫道:“方丈大師,小厚顏,若在日后有需要您幫忙的地方,還請大師到時給個方便,小先行謝過了。”

    “好說好說。隨時歡迎小朋友來我少林做客。”空聞對著其他各門派的人打了個招呼,不再理會那些人的說辭,帶著少林眾僧,頭也不回地就這么下山去了。

    張豐目送空聞等人離開了紫宵宮,又將目光轉向了廳內諸人。只見昆侖崆峒以及其他門派,依然蠢蠢欲動,顯然,他們并沒有因為少林派的中途離開,而放棄打探屠龍刀的下落。

    不過,那些六合門神拳門之流,都拿眼看著何沖及崆峒派的人,顯然,他們都以昆侖崆峒兩派馬是瞻。否則,便是給他們一個天膽,也不敢前來捋武當的虎須。

    這幫人見昆侖和崆峒兩派不動,也只能你望我我望你,卻沒有人膽敢先出手。

    “怕什么!大伙一起上啊。”循聲望去,卻是崆峒五老之中的老二宗維俠,見一直沒有人出手,終于忍不住出言喊道。他這一喊,立刻便得到了場中大部分人的支持。

    “張真人,既然您一意維護張翠山夫婦,晚輩們自量不是您的對手,今日之事,說不得,大家只好做一回小人,以人多欺負你們武當人少了。”何沖假惺惺地道。

    張翠山眼見自己為師門帶來如此大的麻煩,心下著急,忍不住便要站出來,卻被一眾師兄弟強行拉住了。

    場面即將失去控制,一場混戰,已經再所難免。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