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網游競技 > 網游之傲視金庸 > ☆、第三卷 武當九陽 第十九章 藥王殘篇(三)

☆、第三卷 武當九陽 第十九章 藥王殘篇(三)

    轉過身來之時,身形正好對著獨孤求醉這一面,在他 襲之人,恰好被他擋住了大半,從獨孤求醉的這個角度看過去,隱約只能看到那人的右臂似有動作,當是出的什么暗器無疑可是,獨孤求醉手中扣著的石子,卻遲遲沒有出去彈指神通雖然威力無比,可 是,彈出去的石子,卻不會拐彎!

    所以,這個時候,獨孤求醉幫不了楊公子,只能一骨碌從地上爬起身來,做好了沖出去救人的準備而場中的楊公子,畢竟不是泛泛之 輩,在背后那人暗器離手之時,已經有所察覺多虧了楊公子那天榜第四的威名,讓那幫人在認出他之后,齊齊朝后多退了幾步,便是多了這幾步的距離,讓他有了一絲反應的時間天榜第四的名頭,果然不是白叫的!只見楊公子剛剛落地的右腳,迅捷地在地面上猛力一點,倏地一個錯步擰腰,又再轉過身來轉身的同時,右手已經開始聚力,與此同時,那枚暗器,已經堪堪打到他的胸口!

    好個楊公子,間不容之際遇,右手由下而上,朝著胸前急揮,在暗器臨身的那一剎那,中指探出,正好點在了那枚暗器之上多羅葉指!少林七十二絕技之多羅葉指!

    啵的一聲,那枚透骨釘立刻便改變了方向,幾乎是擦著楊公子的 臉,朝著上方急射而去!楊公子只覺得鼻端傳來一股腥臭之氣,顯然這枚透骨釘上喂有劇毒!

    以楊公子的定力,心頭也忍不住一頓狂跳若是自己地反應慢了那么一下下,或是指頭點偏那么一點點,只怕現在,自己已經趟在地上,任人魚肉了好!獨孤求醉幾乎便要叫出聲來,一見楊公子沒有危險,他立刻將體內的真氣一沉強行把即將躍起地身形,又再穩了下來這少林絕技,果然牛叉無比,關鍵時刻救了楊公子一命而楊公子本身的實力,也實在夠強悍,在這種險境之中,千鈞一之際,還能看準暗器的來 勢,一指頭點了上去不說這一指的威力如何,僅憑這份眼力,這份反應度,已讓一邊觀戰的獨孤求醉贊嘆不已圍在楊公子周圍的那群人已經徹底傻掉了!為的那人,先是讓人在身后大喊大叫,污蔑楊公子,隨后趁著楊公子大意轉身地一瞬間從后面偷襲暗器之人,手法已經算是很嫻熟的了,可是,這樣的狀況下,都奈何不了對方費盡心機,依然無法傷到對方,這些人的心 中不約而同地升起了一種無力感而他們的對手楊公子,心中卻是另外一翻感受楊公子也沒想到,這些人,居然卑鄙到如此地步!連煨了劇毒的透骨釘都拿了出來回過神來之后,他才漸漸感覺到,右手中指的指尖,已經有了一些腫脹的感覺,中間還夾雜著一絲麻癢!幸好他的內功也頗有造詣,一察覺到不 對,立刻便分出部分內力去壓制,手指上所中地毒,倒也無法朝手掌蔓延好歹毒的暗器!僅僅是手指接觸了一下,就有了如此結果,如果方才自己不慎中招,只怕,能不能堅持到現在,都是個問題了要不是自己這一趟出少林之前,機緣巧合之下,做任務學到了少林七十二絕技之中的多羅葉指,這一下只怕就會栽在了這幫無恥之徒的手下了溫和謙恭地楊公子,徹底怒了!

    一再忍讓的他,險些因此而丟了姓命,這讓他如何不怒!心中充滿了殺機的楊公子,立刻便成了兇惡的殺神,恣意地收割著那些人地姓 命!只見他身形一躍,已經到了包圍圈的一側,手起一掌,便把還在呆的那個人劈飛了出去,人在空中,就直接化光而去了隨即,右腳順勢一起,直踢另一人的小腹在先前的戰斗之中,楊公子一直都留了余地,沒有下狠手,這時惱火之下,不再理會那些人的死活,立刻殺招頻出,不再留手那幫人的武功,本就不怎么樣,聯手拒敵,尚且情勢危急,這個時候被楊公子分而攻之,哪兒還有還手之力?一時之間,場中地局勢,就如同秋風掃落葉一般,幾個回合之后,楊公子身邊的數人,已經被殺了個精光楊公子視線一轉,看向了不遠處坐在地上呻吟的那幾人這幾個 人,是在開戰之中,被他傷到的人,正坐在那里努力恢復傷勢楊公子冷冷地看著這些人,跨步過去,毫不手軟地,一手一個,捏碎了這些人的喉嚨吃過一次虧的他,給對方任何機會!

    而對方為的那人,先前指揮戰斗的時候,一直是站在外圍,這時見到自己的十多人,轉眼之間就變成了楊公子的掌下亡魂,已經嚇破了膽,突然轉過身去,撒腿就跑楊公子見了,獰笑一聲:“現在想跑?晚啦”說完,輕功展開,急跨幾步,直追過去,幾個起落之間,就趕到那人的身后,一把捏住那個家伙的脖子,象提著一只小雞一樣,把那人給提了起來“你指揮若定的氣勢,早就不知道丟到哪里去了“媽的!你們剛才不是很拽么?讓你們拽!老子就滅了你們,怎么樣!”楊公子心里的火氣,還沒有降下來:“就算是老子欺負你們,又怎么樣?就憑你們這幫廢柴,也敢跟老子叫板?!”說完,手起掌落,正正地拍在那人的心口,把那人劈成了一道白光,跟著他的一幫兄弟,回去找閻王爺敘舊去了楊公子輕舒了一口氣,回過頭來,準備繼續未完成的任務,對付那只可憐的BOSS可是,才剛邁出一步的他,忽地又怔在了當場“哼!好一個天榜第四!殺人,搶BOSS,欺負弱小,好威風,好霸氣啊!”一把冰冷的女聲,遠遠地傳了過來,伴著這個聲音,水稻,迷 糊,阿步和如眉四女的身影,出現在了楊公子的視野之內靈鷲宮的輕功,果然高妙,轉眼之間,四女已經到了楊公子身前不遠處“恩?”楊公子一楞,沒想到在這個地方,又碰到了水稻幾女,而且,貌似對方還誤會了他,認為他出手欺負別人,還搶了別人的BOSS,連忙出言解釋:“我我“哼,剛才你都親口承認了,還想抵賴么?”水稻插口說道:“連別人毫無還手之力的人都不放過,好狠的心啦!”

    “不不是的,是他們先來搶我的怪,我才”楊公子的口才本就不好,再被水稻這一頓搶白,立刻有些結結巴巴的“那些菜鳥,就他們那個檔次,來搶你的怪?鬼才信呢!你騙小孩子去吧!”水稻不等他說完,已經猶如一陣旋風般地沖了上來,對著楊公子就是一陣急風暴雨般的進攻自從上一次的事情之后,雙方雖然化敵為友,但她一看到楊公子,腦中的印象,難免還停留在上一次的不愉快上這時四人經過此處,恰巧撞到楊公子正在屠殺那一幫菜鳥,再又聽到他跟那幫家伙的對話,以及那些人臨死之前的慘叫,根本就沒有仔細推敲,自然而然地就以為,楊公子又在做壞事了那幫菜鳥的武功,她們都看在眼里,又怎么會相信,確實就是這一幫不長眼的菜鳥,來搶這楊公子的BOSS呢?

    楊公子有心要開口解釋,無奈水稻的攻擊已經到了水稻的武功,可不同于剛才的那一幫人了,一雙肉掌,力道竟似有千斤之重,以楊公子目前的狀態,全力抵擋之下,尚且略有不支,再想開口說話,自然無法辦到水稻再次跟楊公子交手,見他今天的抵擋,跟上一次打斗相比,似乎要弱上許多,還以為他心里有愧,所以打得更猛了楊公子疲于防守之下,左支右絀,眼見著遮攔多進攻少,真氣運轉不暢,就更加沒有余暇開口講話了若非他修煉的是少林正宗的內功心法,韌姓十足,只怕水稻的這第一波進攻,就會吃不消了山坡上的獨孤求醉啼笑皆非,這個世界,還真是小啊,這才沒過多長時間,沒想到在這個地方,又碰到了這幾個老熟人,而且,雙方似乎又是一場不小的誤會看著楊公子的情勢越來越不妙,獨孤求醉哪里還坐得住,連忙站起身來,就要沖下去幫楊公子解釋正在這個緊要關頭,獨孤求醉忽聽得身后一聲慘叫傳來一聽到這個聲音,他的心里,立刻便如同被兜頭澆下來一瓢涼水一般藥醫不死人!

    雖然距離比較遠,但獨孤求醉還是聽出來了,這聲音,正是藥醫不死人的!

    一想到獨自一人在那邊采集黃連的藥醫不死人,被刷新出來的怪物圍在中間的景象,獨孤求醉的心,立刻跌到了谷底,哪兒還來得及管這邊,立刻縱起身形,朝著那邊力急奔而去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