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網游競技 > 網游之傲視金庸 > ☆、第三卷 武當九陽 第二十章 冰釋前嫌
    獨孤求醉剛要站出來解釋,卻突然聽到藥醫不死人的慘 一想到被自己丟在那里采藥的家伙,他立刻就出了一身冷汗,轉身就朝來路飛奔去,也顧不得解釋這邊的事了反正這伙人再怎么打,也不會打出人命來那邊的藥醫不死人就不一樣了,怪物可是不會口下留情 的怪只怪方才的這一陣子,場中的形勢風云變幻,相當緊張刺激,把獨孤求醉的心神給吸引了過去,居然就忘了注意藥醫不死人那邊的狀 況獨孤求醉的度相當驚人,輕功全力展開,猶如足不沾地一般,朝著來路急奔行幾個起落之后,他已經可以遠遠地望見那邊的狀況 了,看著藥醫不死人雖然狼狽,但還沒有倒下去的身形,獨孤求醉一顆懸著的心,終于重新放回了肚子里藥醫不死人的輕功,明顯屬于菜鳥中的菜鳥那一檔,區區幾個怪物吊在他的身后,無論他怎么樣,都甩不掉,這家伙經歷這種場面,想來也不是第一次了,雖然跑不掉,倒也還不至于驚慌失措,至少,自從第一聲慘叫傳出之后,獨孤求醉在望回跑的這一會,就沒有再聽到他出任何驚叫聲遠遠地就看見這家伙,一邊手忙腳亂地躲避著怪物的攻 擊,一邊還在朝著嘴里猛塞補血的東東一轉眼之間,獨孤求醉已經狂奔到了跟前,氣息都來不及調勻,雙手連連揮動那幾只怪物紛紛應掌倒地,藥醫不死人這才被解救了出 來“怎么樣?沒事吧?”獨孤求醉圍著藥醫不死人轉了一圈緊張地問道猛喘了幾口粗氣之后,驚魂甫定的藥醫不死人這才開口問道:“大哥,你干嘛去了呀?這么久沒回來,我差點就壯烈了要不是我煉制地這種回血丹藥效好,只怕就被掛了回去”先前獨孤求醉離開之前,殺這些怪的時候,幾只怪物幾乎是同時掛掉地這個時候又是一起刷新了出來,馬上就把專心采藥的藥醫不死人,搞了個狼狽不堪幸好這些怪物的攻擊不強,而這小子的心理素質很好,這才邊躲邊灌藥,撐到了獨孤求醉回救“啊這個+意思啊,我往那邊走了一段,剛好看到一個朋友,跟人打架太緊張 了,所以忘了這邊”

    說到這里,獨孤求醉一拍腦門,叫道:“啊呀不好!只怕那家伙快頂不住了!”說完,拉著藥醫不死人的胳膊,就朝著方才的那個山包急沖了過去藥醫不死人還沒反應過來,就已經被惶急的獨孤求醉給拽著身不由己地朝前狂奔起來,當下只覺得兩邊地景物朝后飛地倒退,就連那和煦的微風,刮在臉上,居然都有了些微的疼痛藥醫不死人那還未緩下來的心跳,重又加跳了起來目前的這個奔行度,比之他自己全沖刺不知道要快了多少!剛才的那種驚險刺激的感覺還未完全消 退,這會又來了一個刺激的,也多虧藥醫不死人這種普通人中的“非常人”,這才沒有尖叫出聲呼,獨孤求醉帶著藥醫不死人,再次回到那個小山包上,看著下面地楊公子還在苦苦支撐,終于忍不住先喘了兩口大氣,以他內力之精 純,這一番全沖刺一個來回,也微覺有些氣喘而下面的楊公子,跟他比起來,已經喘得象頭牛了,經過連場消 耗,他的內力狀態本就不好,右手中指又中了毒,還需分心去壓制,而幾天不見,這水稻似乎又多學了幾招天山六陽掌,手上的威力又強了一些,所以他抵擋起來,變得更加吃力在對手那狂風暴雨般地進攻之 下,想要開口分辨,卻根本就做不到,只得咬牙苦撐水稻卻是越打越得意,起先,她就是打著要教訓這家伙的主義,雙方斗了好一會之后,見對手連吃了好幾招,卻依然是敗而不亂,出招之時,仍然法度森嚴,謹守少林功法要旨,水稻的心里,對于楊公子的韌姓,也是暗暗佩服打了這個家伙幾拳之后,她地氣也消了不少,這時又見這家伙防守這么好,又這么頑強,正好可以試一試新學的幾掌天山六陽掌,于是就不再下狠手,反而拿楊公子試招來了“水稻,手下留情!”

    水稻打得正開心,忽聽得一聲大喝由不遠處傳來聽著對方叫出了自己的名字,水稻一楞,雖在打斗之中,倉促之間,卻覺這個聲音很是耳熟,手上慢了下來“恩?酒鬼,你怎么也在這里”阿步最先轉過頭來,看到了獨孤求醉,迎上兩步說道如眉和迷糊見從山坡上沖下來的是獨孤求醉,也紛紛出言打著招 呼水稻這才反應過來,手上加了一把力,把楊公子推開兩步,自己也順勢退后幾步,罷手停戰“好了,教訓你也教訓過了,本姑娘的心情好了不少,給你個機 會,解釋一下吧”水稻故做大度地對楊公子說道“多謝美女手下留情!”楊楊公子開口解釋之前,卻說出了這一番讓獨孤求醉莫名其妙的話方才在戰斗之中,有幾次他已經露出了明顯的破綻,對方卻是點到為止,并沒有狠下殺手,楊公子心知肚明,他當然不會以為對方看不到那些破綻可是,他卻不知道,對方打到后來,居然是拿他試招來了楊公子不清楚狀況,一邊觀戰地阿步幾女,心里卻是再明白不過 了,聽他還在向水稻道謝,不由得都笑了起來水稻橫了阿步兩眼,心下也微覺不好意思,連忙開口道:“你不怪我打得你那么重就好啦!”

    “好了好了楊公子,跟我們說說吧,你咋沒事突然跑到這個地方來打BOSS來了”獨孤求醉對此也很是好奇“事情是這樣的”于是楊公子開始給他們講為什么會到這么偏的地方來可惜楊公子的口才實在一般,講了好一會了,卻還沒說到重點上 來而獨孤求醉心里也很好奇,楊公子咋會有閑心突然跑到這個地方來打BOSS, ,“哎呀,別再講這之前的事情了,楊公子,你剛才不是說,是在做任務么?那這只BOSS, 一 ,楊公子講到為啥來這地方來打BOSS,“對對對當然是了,要不我跑這么遠,楊公子連連點 頭“那這BOSS被掛掉之后,會不會爆出任 講完,再次插口問道不過,這一句話,卻問到了點子上楊公子一拍腦門,道:“我咋就沒想到呢?”話還沒說完,卻現獨孤求醉和水稻迷糊三人,朝著不遠處的那只BOSS奔了過去邊歡叫道:“搶BOSS啦,搶BOSS啦!”

    在這么多強人的圍攻之下,這只BOSS屈 : ] : 東東楊公子根本就無心去看那些帶屬姓的裝備啥的,在地上劃拉幾 下,找出其中一把帶著鐵銹的鑰匙,然后站起身來“看樣子,確實是我們誤會你了對不起!”水稻不等楊公子開 口,已經知道是自己錯了,既然能爆出任務物品來,那就證明,這只BOSS確實是楊公子任務中的一環,而先前的那些被殺掉的人,自然是過來搶怪的一方了搶怪被殺,那也怨不得誰“其實這也不怪你們啦,換了是我,看到這種狀況,只怕也會誤 會,說不定火氣比你們更大”楊公子聽了水稻的道歉,有些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后腦勺“可是,你也不用那么狠吧,把那些人廢掉就算了,竟然連毫無還手之力的人都殺,也難怪我們會誤會你了”水稻雖然理虧,但還是說出了自己的心里話“這事我來說吧”獨孤求醉連忙制止了楊公子,以這家伙的口 才,又不知道要說到什么時候了獨孤求醉連忙把那些人見BOSS心喜,出來搶怪,后來打不贏又使詭計,從背后用暗器偷襲,這些事情大概地講了一下“啊?你學會了少林七十二絕技的多羅葉指?那你剛才跟我打的時候,為什么不用出來?”水稻疑惑地望著楊楊公子“你看看,都這個樣子了,還能用么?”楊公子抬起右手,伸出已經腫得比拇指還粗的中指,苦笑著對水稻說道:“多虧了我這一招多羅葉指,我才有機會站在這里跟你們打架聊天呢”

    “啊?還是帶劇毒的暗器!可惡!”水稻非常氣憤:“你你這手,不要緊吧”看著楊公子烏青腫大的手指,指尖還在滲著黑水,水稻的心里,沒來由地一陣愧疚,沒想到這個笨家伙,方才居然是帶著傷和自己在打架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