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網游競技 > 網游之傲視金庸 > ☆、第三卷 武當九陽 第三十章 炎陽丹成
    唉天命也太不爭氣了,害得大伙這么大老遠地 沒殺上幾個回合,打架的癮都沒過到,太沒勁了”獨孤求醉裝模做樣地長嘆一聲“是啊是啊他奶奶的,沒意思!老子屁顛屁顛地跑過來,還以為有一趟好殺呢,結果幾下就完事了”留飯百世立刻跟著附和道“嘿嘿,是吧我就知道,這幫兄弟們肯定都還沒打夠”獨孤求醉嘿嘿一笑,道:“反正我們刷藥王殘篇,還差著一些,不如大伙幫忙幫到底,就地再刷會機關木人得了”

    看著獨孤求醉一臉的奸笑,留飯百世這才明白了過來,上了這小子的大當了當下白了白眼,也沒再說什么,把手一揮,他的那幫小弟,立刻分散了開來,準備刷怪“那個我說無雙把目光瞄向了天下無雙“得得得,你不用有令牌么,直接拿出來使喚就得了你的命令,就是我的命令”天下無雙點了點頭,又道:“酒鬼,你那制寒毒的藥配的咋樣了,還差多少材料?”天下無雙在來的過程中,已經聽留飯百世講了這個事情的大概“嘿嘿,那我就不客氣了”獨孤求醉笑道:“就差最后的這種藥王殘篇了賊他媽的難爆啊!”

    有了這么多小弟動手,獨孤求醉和地上的九頭鳥等人就不用再親自出馬了楊公子、如眉、阿步等人也都湊了過來,一幫人惡斗了那么長時間也該歇歇了一杯倒和藥醫不死人倒還是跟著那些人組著隊,一起混經驗看著幫里的這么多牛人再回想著方才戰斗之中這些人地表現,一杯倒這才真正體會到系統前三大幫派的實力圈內地這幫人,談談說說的,話頭自然就轉到了回去怎么尋聚義堂的晦氣了獨孤求醉只聽了一會,心里就已經開始為聚義堂默哀了惹上了這么多的狠角色,以后的一段日子,估計夠天命煩的了人多了自然就好辦事,又刷了些時候,終于湊齊了藥醫不死人和如眉等人所需的藥王殘篇看著自己地經驗值還在飛快地往上漲,藥醫不死人樂得都有些找不著北了,正在高興的時候,卻被獨孤求醉猛力一扯,耳中聽著這家伙叫道:“別磨蹭了,趕緊跟我回城,做炎陽丹去”

    看著藥醫不死人臉上那種意尤未盡的表情獨孤求醉哪兒還不明 白,又道:“想混經驗還不容易,你以后在夢幻絕對搶手得很,想練 級啥時候都會有人帶你練的走吧”

    獨孤求醉又跟天下無雙等人打了個招呼,不等他們說話,已經扯著藥醫不死人閃了~“給,這就是傳說中的炎陽丹了”藥醫不死人從丹房里走了出 來遞給獨孤求醉幾顆火紅色的藥丸,說道:“你娃運氣不錯,用這些材料,居然成功做出來五顆拿去吃吧”

    “啊哈哈哈哈!”獨孤求醉不接藥丸,反而仰起頭來,先來上一陣及其夸張的大笑似乎吃了這丹藥,就能無敵于天下一般“我日!你還真臭屁不想要是不是,那我拿去喂狗了”藥醫不死人也是個強悍的角色,見獨孤求醉那樣,把手一抬,做勢要扔“別!別呀!”獨孤求醉趕忙上前一步,小心翼翼地把那五顆藥丸接了過來,隨即,還是用一種期待的眼光看著藥醫不死人幸好,那小子地反應倒也算快,立即開口說道:“炎陽丹,對于治療寒毒有很好的效果,內服藥,直接吃就可以”

    藥醫不死人話音未落,已見獨孤求醉抓起兩顆炎陽丹,朝嘴里塞了過去,忍不住一巴掌拍了過去這一巴掌自然拍不到對方,不過還是讓獨孤求醉把手停了下來藥醫不死人接著說道:“老子話還沒說完呢,你猴急個啥呀,這種丹藥,屬于特殊藥品,一次姓有效也就是說,就算你同時吃兩顆,也就只有一顆的效果而且以后再吃,也再沒有驅除寒毒的效果了好了,說完了,你愿意把這五顆全部喂到嘴里,當糖給嚼掉,那也由得你,反正是一點屁用都沒有,估計這玩意,還沒糖好吃呢”

    “啊?不會吧!那我們辛辛苦苦攢材料,弄出來這么多顆,不是白費了”獨孤求醉已經有些小郁悶了“是啊,差不多就是白費了,吃過第一次之后,再吃地話,就沒什么大用了,只能稍稍起到壓制寒毒的作用”藥醫不死人說道“恩?”獨孤求醉雙眼一亮,追問道:“那是怎么個壓制法?”

    “大爺!你就知足吧!”面對如此貪心的獨孤求醉,藥醫不死人有點無語了,楞了一楞,這才解釋道:“你以后再吃這炎陽丹,就只能暫時姓地壓制體內寒毒半個時辰半個時辰之后,藥效消失明白么?也就是說,如果你吃了丹藥之后,打架爽夠了,在半個時辰之內,內力無法恢復到警戒線以上的話,你還是會被寒毒給弄死地所以,對你來講,基本上這個作用,等于沒有”

    “那我連續獨孤求醉還不死心,結果才開了個頭,已經被藥醫不死人無情地打斷了:“哦對了,還有一點,這藥連續吃是沒用的,吃掉一顆之后,十二個時辰之內,再吃第二顆,完全沒有用你就甭指望打架的時候,一顆接一顆地吃了,沒用!”

    獨孤求醉聽他這樣一說,本來還有些期待的眼神,一下就蔫了藥醫不死人哈哈大笑,道:“你就別再打這個藥地主義啦就算我不怕麻煩,再去收集材料,給你弄上一大瓶子背著,也無法讓你跟以前一樣可以盡興地去打架”獨孤求醉的那點花花腸子,早就被他給看穿了獨孤求醉小心地把那四顆炎陽丹收好,盤腿坐下之后,這才把一顆丹藥丟進了嘴里這種特殊藥丸效果來得果然夠快瞬之間,獨孤求醉就感覺到一股股地熱流,由丹田內 四肢百骸沖了過去,勢頭及其地霸道好在他早有思想準備,并沒有運內力去阻擋,任由這些熱流在體內左沖右突,只是咬牙苦忍熱流升至胸口位置地時候立刻就和蟄伏在那里的玄冥神掌的寒毒斗了起來,獨孤求醉的身體立刻猛地抖了幾下,旋又穩定了下來這種痛苦,果然相當地難捱不過,獨孤求醉這些日子,跟那股寒毒都不知道斗過多少回了,這種痛苦差不多還是在他的承受范圍以內“哇”的一聲,獨孤求醉忽地張開嘴巴,吐出一大口黑血來,隨即站起身來,這時只覺得胸腹之間,暢通了許多,渾身有股說不出地輕 松再運內力探了探,殘余在體內的寒毒,又被驅除了許多,雖還是未能完全驅除,但可以自 由使用的內力,已達到五成以上了藥醫不死人小心翼翼地問道:“酒鬼,咋樣?還行不?”他做出來的藥,效果如何他當然知道個大概,不過對于玄冥神掌的威力,他還不是很熟悉,所以不知道最后是個啥樣的結果,是以有此一問“恩恩恩,不錯不錯,有這個結果,算好的了”對于這個結果,獨孤求醉自然是比較滿意的,這些日子的折騰,畢竟還是沒有白費玄冥神掌是個什么東東,他自然是久仰大名地,本就沒指望這種并不是很對口的丹藥能將之根除,能夠使用五成以上的內力,差不多相當于前些日子兩倍的戰斗力了當下就把狀況給藥醫不死人講了一下“啊?才驅除了一小部分啊!這玄冥神掌,果然厲害呀,也只有你這種變態,可以硬扛下來”藥醫不死人由衷地贊嘆道沒想到,藥醫不死人這句話一講,就見獨孤求醉猛地把腦門一拍,一聲不吭地,抬腿就望外跑“恩?這是唱的那一出啊?這藥沒有起到你預期的效果,想不開 么?”藥醫不死人笑著追出來問道卻聽得獨孤求醉邊朝外跑邊嘟囓 道:“無忌弟弟,我來羅”

    ~

    武當山,陡峭的山路上,一條大漢正提氣縱躍,向著山頂地紫霄宮疾沖而去,用的正是武當嫡傳輕功這人沒有絲毫的掩飾,似將一身的輕功,運到了及至急狂飚之下,立刻引來無數武當弟子的議論“這是哪位師兄啊,身法這么強,太牛逼了!”

    “哇靠,原來武當基礎步法還可以這樣用的!”

    “他媽的,跑這么快干嗎,把老子型都吹亂了!”

    這人自然就是從藥醫不死人那里跑出來地獨孤求醉了服完炎陽 丹,確認這種藥對玄冥神掌有不錯的效果之后,獨孤求醉馬上就想起了跟自己一起中掌的幼年張無忌,這個時候,無忌只怕還在武當山頂忍受著寒毒的煎熬寒毒的威力如何,他自己是深有體會的,所以獨孤求醉才會這么急切地趕回武當,給張無忌送藥來了一路狂奔,不一時就到了紫霄宮,還未進門,獨孤求醉就聽到里面傳來一陣驚呼“無忌!無忌!你怎么樣了?”聽這聲音,正是殷素素獨孤求醉心中一緊,腳下不由得又加了幾分力,一陣風般地向里面沖了進去這紫霄宮內的地形,獨孤求醉再熟悉不過了,前些日子,跟無忌一起在這邊治療寒毒,這個院子都不知道走過多少遍了,只見他三拐兩拐之下,就進到了張三豐的云房之外砰的一聲,獨孤求醉也顧不得敲門了,直接就推門沖了進去,進門之后,抬眼一望,只見張無忌還是躺在那張床上,臉色慘白,隱隱有幾道綠氣,當是寒毒作之兆,他的嘴里咬著一塊軟木,顯是正自強忍著莫大的痛苦張無忌的身邊,自張三豐以下,武當七俠加上殷素素,悉數在場,只缺了行動不便的俞 巖場中幾人的臉上,均是一片凝重,看樣子,對無忌此次作的寒毒,都已經無計可施了張三豐等人正在愁張無忌的寒毒,這時見有人招呼都不打,就直接闖進了房間,自然都沒有好臉色待得看仔細之后,才現是獨孤求醉這才沒有喝出聲來獨孤求醉的心思何等靈巧,連招呼都沒來得及打,先是上前幾步,掏出一顆炎陽丹,遞給殷素素,口中說道:“治療寒毒的藥,趕緊給無忌服下”

    看著張無忌把炎陽丹吞了下去,獨孤求醉這才松了口氣,轉過身 來,對著眾人躬身行了一禮,道:“太師傅,師傅,各位師伯師叔,弟子救人心切,有疏禮數,還請見諒!”

    張三豐見了獨孤求醉的舉動,自然明白他進來的目的,再聽他這一說,忍不住捻須微笑道:“好啊,小家伙,你這次又幫了大忙了你給無忌服下的,是什么丹藥啊,說來給大伙聽聽,也好開開眼界”

    “此丹名炎陽丹弟子下山之后,頗費周折,方能得此丹藥,服用后現對治療玄冥神掌之毒甚有療效,故而回山給無忌送藥,天幸及時趕到,無忌此次,當無大礙!”

    張翠山走上兩步,握住獨孤求醉的手,說道:“多謝師侄贈藥之 德否則小兒此次恐怕兇多吉少!”

    “師叔客氣了,無忌師弟吉人自有天象,肯定不會有事的這次弟子僥幸弄到這些丹藥,地上的九頭鳥也幫了很大的忙”獨孤求醉謙虛的同時,順便幫地上的九頭鳥說了幾句好話“酒鬼,那你現在身上的寒毒,可全都驅除了?”俞蓮舟這才上來詢問“回稟師傅,弟子體內還有寒毒殘余,不過只需四成多的內力持續壓制,剩下的接近六成的內力,可以自 由應用”獨孤求醉答道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