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網游競技 > 網游之傲視金庸 > ☆、第三卷 武當九陽 第七十一章 狂刷經驗(二)

☆、第三卷 武當九陽 第七十一章 狂刷經驗(二)

    將場中的戰利品收拾妥當之后,三人穿過大殿,來到大寨主的地盤。遠遠地,就看見一把非常夸張的椅子,擺在那最高處。樣式和三人曾經看過的二寨主的椅子差不多。在那椅子的后面,果然也有著一個大箱子,盒子還是蓋著的。

    “嘿嘿,大寨主果然比二寨主富有多了,光看這箱子的大小就能看出來。”特立獨行說著,上前一把拽開那箱子,果然,箱子里面的東西,也是大同小異,就是數量上,比剛才大寨主爆出來的要多上幾倍而已。

    “耶,這里面有一張地圖。”玩物喪志看著特立獨行在那里扒拉著東西,眼光一轉,看到一張布帛狀的東西,上前一把拎了出來。仔細一看,居然是這白虎山寨的地圖,不過,卻只是一份殘缺的地方。獨孤求醉和玩物喪志兩人將地圖攤在地上,仔細研究了好一陣子,這才摸索出一點門道了,看出了這個地圖的信息。這份殘圖,對于他們當前所在的這個山寨附近的地形,都有一些簡單的描繪。

    “哈哈。先前我們聽到系統的提示,現在這個寨子,叫白虎山寨偏寨,看來是沒錯的。從地圖上來看,由這個后門的山道向前走,還能找到兩個類似的偏寨。”獨孤求醉說到這里,有些惋惜地道:“可惜這個圖,破得太厲害了,只能看到這些信息了。”

    “那我們先按地圖的指示,把下一個寨子也清洗一遍吧。反正現在這個寨子的山賊,短時間內肯定無法刷新的。”玩物喪志也道:“說不定到了下一個寨子,還能找到類似的地圖。”

    “恩。走一步看一步吧。”獨孤求醉轉頭招呼了一下特立獨行:“走吧,開工了,目前,下一個偏寨。”

    三個人,沿著那份地圖上標記的路線,很容易就找到了第二個山寨。這個寨子,因為山上地勢的原因,格局和先前殺過的那個寨子,不盡相同,不過山賊的品種倒還是沒有變化。同樣的山賊巡邏兵,山賊嘍羅,山賊精英等。

    找到這個山寨之后,看看天色,差不多也快到夜晚了。三個人倒回一段距離,找了一個相對偏僻的角落,扎下帳篷,準備就地休息了。正所謂藝高人膽大,三個人也不怕睡到一半,突然發現帳篷被山賊給包圍了,夜里的怪物是要強上很多,但只要不是二寨主和大寨主過來,三人自信還是能夠對付的。

    獨孤求醉進了自己的帳篷,開始打坐修煉,剛剛突破到武當九陽第十重境界,內力的運行還是比較滯澀,得趕緊修煉修煉,爭取早日鞏固這個內力境界。特立獨行和玩物喪志兩人,在獨孤求醉的影響之下,也開始了枯燥的打坐修煉。一直到臨近凌晨之時,才躺下休息。

    這一夜,到也沒有不識相的山賊過來打擾。一夜無話。

    次日一大早,獨孤求醉三人收了帳篷,精神抖擻地開始了精彩刺激的繳匪之旅。這個山寨,地形不一樣,建筑格局不一樣,如果換做鬼神亂舞等人前來,只怕又得花費許多精力逐步探索。可惜這三個人根本就不管那一套,完全是以一種蠻橫的態勢,從這個偏寨的大門處開始,一路碾壓過去,管他有多少巡邏山賊示警,管他有多少明哨暗哨放風,只管一路向前,將出現的山賊全部干掉,頗有一種以拙破巧的意境。

    在這期間,獨孤求醉晚上抽空的時候,聯系了一下濤生云滅,將自己這邊弄到的一些裝備寶石之類的信息都發了過去,沒想到那家伙立刻就來了勁。表示要連夜趕過來找獨孤求醉。獨孤求醉連忙制止了那個見到好東西之后就變得非常狂熱的家伙,跟他約定,等到自己把這山寨掃蕩完了之后再找他。這才作罷。獨孤求醉可不敢讓濤生云滅就這么闖上山來,一是那家伙不知道路,二是萬一摸到這山寨里來了,前面的山寨肯定重新刷新了,不說別的,光是那個大殿內的無窮的山賊,就夠這家伙好好喝一壺的了。

    獨孤求醉這才知道,這些寶石,都是游戲里爆率不高但又稀缺的東西,高級裝備的合成都要用到這些東東,所以,這玩意的價值,想低都低不下來。還有那些裝備什么的,屬姓好點的,雖然他們幾個看不上,但也還是有市場的。現在的玩家等級,普遍超過了六十級,對于這類裝備的需求還是很大的。

    獨孤求醉沒有想到的是,自己這幾人,本意只是找地方好好地刷刷等級,順便再搞一套屬姓稍微好一點的裝備,沒想到,附帶的,居然還能發上一筆大財。畢竟,因為他們和金槍的矛盾,將鬼神亂舞那幫朋友都給牽扯了進來,這讓獨孤求醉幾人心里都很不安。本來,三個人對于裝備的追求欲望并不太強,提升自升的武功和內力才是王道,不過揮金如土那種貨色,穿了套裝,防御高的嚇人,三人只好以裝備對裝備,借助裝備的屬姓加成,去給那揮金如土好好一課,徹底解決那個麻煩。

    兩天的時間,一晃即過,第三天下午,第五個偏寨的寨主被三人以老辦法干掉之后,獨孤求醉再次將寨主椅子后面的箱子給收拾了一下,自從他和濤生云滅聯系過之后,也明白了這些寶石的價值不凡,所以這些寶石都是一個不拉地全部收了起來,只等過兩天濤生云滅過來全部帶回去賣掉。

    不出意料地,第五份白虎山寨殘圖,也被找到了,獨孤求醉三人合力,在空地上東拼西湊,把已經得到手的五份殘圖,勉強湊成了一個整份的。這一湊齊之后,有了整個白虎山寨的地形,看起來就清晰多了,連特立獨行這種粗神經,仔細看兩眼,也能看個明白了。

    “我勒了個去!這個白虎山,到底什么來頭,光是偏寨,就有十二個之多。”玩物喪志點著地圖仔細數了一數,拍著額頭說道。

    “嘿嘿,越多越好。每一個山寨,都有兩個寶箱呢,那可都是大把大把的銀子啊。”獨孤求醉嘿嘿一笑,道:“把這個山寨好好搜刮一遍,這些寶石之類的好東西,全部拿去賣了,每個人都能分上很大一筆錢了。我是說人民幣,不是銀票。”獨孤求醉心情大好,既然逮著了機會,不好好地撈上這一筆,那就太對不起人了。這么弄一次,爆富一把,基本上相當長一段時間,自己和妹妹的生活費,學費啥的,全部都搞定了,應該還有得剩余給家里的爸媽也好好接濟一下。

    “我怎么覺得怪怪的…”特立獨行也看了看那個地圖,甩了甩頭,又道:“看著這些山寨的分布,我怎么想起了小時候看的動畫片圣斗士了。”

    “汗。這他媽的誰設計的,看起來確實有點象黃道十二宮的樣子啊。”玩物喪志也仔細看了看,笑罵道:“這下我們仨,變成圣斗士了。”

    “嘿嘿,圣斗士也不錯啊。這十二個寨子殺過去,是不是就到了白虎山寨的總寨了,把總寨的瓢把子干翻了,給兄弟三個一人獎勵一套圣衣,哦不,是套裝。”特立獨行說道套裝,兩眼都開始冒光。

    又花了三天的時間,獨孤求醉三人,將這白虎山上的十二個偏寨,全部清洗掃蕩了一遍,到了后來,爆出來的裝備,還有寶箱開出來的寶石裝備什么的,實在是太多了,獨孤求醉只得將一些次一級的裝備給扔掉,同時將自己包里的好東西,拿出來向那兩個懶人的幾乎全空的背包里塞。要是不知道這些東西的價值倒也罷了,關鍵是獨孤求醉已經通過濤生云滅了解到了,那就只能辛苦那兩個家伙,一起背東西了。

    穿過那最后一個偏寨,三人終于到達了白虎山的最高峰,同時也是白虎山寨的總寨所在。總寨的氣象,果然不是區區小分寨可以比擬的。光是那山賊嘍羅身上的裝備,就能看出一些端倪來。分寨的那些山賊嘍羅,身上的裝備,基本只能護住一些要害部位,而那總寨的嘍羅,裝備光鮮明亮,那些偏寨內的山賊精英的裝備,都有些比之不上。

    不過,此時已經升到五十級出頭的三人,不論是自身屬姓,還是內力修為,都比六天前強大了許多。山賊的實力變強,一樣不能阻擋三個人的步伐,反倒是貢獻出了更多的裝備。

    “哈哈哈哈,我看這總寨,也就是稀松平常啊。”特立獨行站在白虎山寨的一座大殿內,仰天長笑狀。也不能怪這個家伙囂張狂妄。剛才的這個大殿,其實也算是整個山寨內刷新山賊最快的地方了。類似于偏寨內大寨主前面的那道鬼門關。三個人經過前面那幾個大院的廝殺,對于這總寨里的山賊嘍羅和山賊精英的實力,也有了充分的認識。到了這個大殿之后,三個大膽的家伙,還是一致決定,不快速通過,留在這大殿內瘋狂刷怪。

    終,免不了一場苦戰,最終三個人把山賊都清了個精光。準確地說,留了一個活口。

    這還是獨孤求醉出手迅速的結果,否則以殺得正在狀態的特立獨行,那一刀絕對能要了這個小嘍羅的命。

    “干嘛不讓我干掉這個嘍羅?”當時的特立獨行,對獨孤求醉出劍架住他的長刀,很是不解。

    “你沒看到么,這總寨的小嘍羅,實力可比我們殺過的那十二座分寨強上許多,由這個來對比,這總寨的BOSS,實力肯定也要比分寨的那些只知道猛砍猛殺的家伙強很多。”獨孤求醉分析道:“我們還是小心一些,留這一個嘍羅不殺,否則別又因為清光了怪物,讓這里的BOSS暴走了。”

    “恩。我覺得酒鬼的擔心是有道理的。而且,我也有種不太好的預感,估計這總寨主不好弄。”玩物喪志也有些擔憂。

    事實又一次證明,獨孤求醉的小心,是有道理的。獨孤求醉將那整個山寨僅剩的一個嘍羅打暈了,扔在大殿內,三人調好狀態,殺向了白虎山寨總寨主。那總寨主一身的裝備,看起來比較華麗,但又不是太花哨,手里也是一把大刀。

    同時攻向總寨主的獨孤求醉三人,被那總寨主隨手一刀揮出,只聽得當當當三聲響過,接著又是撲通撲通撲通三聲大響。三個家伙,被那總寨主隨手的一刀,震得連連后退,三個人同時跌了個仰八叉。

    幸虧那白虎山寨總寨主并沒有搶上追擊,否則獨孤求醉三人,至少有一個人要悲劇了。

    “哪里來的小子,敢來我白虎山寨撒野。”白虎寨主把刀一橫,喊了一聲。這才朝著三人沖了過來。

    “尼瑪,果然不是一般的猛啊。老子頭一回碰到這么強悍的貨色。”特立獨行從地上一躍而起,開始大聲叫嚷。

    “是啊。幸虧剛才酒鬼比較謹慎,要不我們這會估計已經悲劇了。”玩物喪志邊跑邊說道:“這個實力太強了,相差太多了,磨都沒法磨啊。”

    “算了,撤吧。沒必要跟這個家伙在這里干耗,對我們沒好處。”獨孤求醉一邊跑,一邊在心里盤算。

    “啊。這就走了啊。可是,他的套裝,屬姓肯定比那些偏寨的寨主強很多,我想爆他的套裝啊。”特立獨行繼續跑,邊跑邊叫。三個人已經從后院跑到了剛才的那個大殿里。沒想到那白虎寨主卻緊緊地追著他們,毫不放松。

    “暈。沒說不來了。先出去猛刷經驗吧。刷到六十級,穿上那個套裝,再來把這家伙給收拾了,那時候應該會輕松很多。”獨孤求醉聽著特立獨行的話,無奈地說道。那家伙可能對這個套裝太渴望了,跑在了三個人的最后,這時候那總寨主都追到他屁股后面了,再有一步,估計就能砍到人了,那家伙還不死心。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