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網游競技 > 網游之傲視金庸 > ☆、第三卷 武當九陽 第八十二章 處女掛(二)

☆、第三卷 武當九陽 第八十二章 處女掛(二)

    終于要掛了么?來吧獨孤求醉背靠著木樁,努力維持著身形,那一掌一拍兩散,已經消耗了身體內所有的內力。著特立獨行和玩物喪志的身影,終于成功跳上了梅莊的圍墻,消失在眾人的眼前,獨孤求醉的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意料中的死亡,并沒有來得那么快。方才的這一掌,威力超乎想象的大,連那禿筆翁都受了不輕的傷,這讓梅莊的那一大群人,全都退后好幾步,用一種畏懼地眼神看著獨孤求醉。獨孤求醉就這么靜靜地站在那里,便將那一幫勇悍如斯的梅莊高手,全都震住了過了好半晌,看見獨孤求醉一直站在那里,一動也不動,這才有一個家丁大著膽子,沖了上來,一試之下,才知道獨孤求醉已經完全沒有了抵抗之力。

    “住手”正在那個家丁揮舞著長劍,要刺下來之時,禿筆翁大喝一聲,制止了那個家丁。隨后,在眾人不解的目光之中,走上前來,對獨孤求醉說道:“你很強強者應該受到尊重”說完,一筆刺出,正中獨孤求醉的咽喉。

    獨孤求醉點了點頭,終于化光而去。玩游戲這么長時間以來,經歷了那么多的兇險,這一次,終于沒頂住,掛掉了。也許,在獨孤求醉三人趕時間做任務,被揮金如土帶著那幫高手圍住的那一刻,這個結果就已經注定。區別就在于,特立獨行和玩物喪志兩人成功脫逃,而且他還多了黑色沉淪等幾個強人和揮金如土那一大票人的陪葬。

    梅莊是什么地方,別人不清楚,獨孤求醉可是相當了解,這地方,一直到后續令狐沖和向問天聯手到來,以賭斗劍法之名,將地牢里的任我行救了出來,在此之前,梅莊做為囚禁前任教主黑道巨孽任我行的所在,防守力量有多強,用腳指頭想想都知道,除了正常的任務渠道進來,其他的方式,肯定沒有個好結果。揮金如土那一大幫人的結局,很好地詮釋了這一點。

    “三莊主,那些人我們還追不追?”丁堅看了看那道圍墻,問道。

    “不用追了,他們既然能在包圍之中沖出去,那就由他們去吧。”禿筆翁搖了搖頭,語氣索然。

    特立獨行和玩物喪志奔出去好一段距離,發現梅莊并沒有人追出來,這才放心地取下了蒙在臉上的面巾,躲進了梅莊前的那一片梅林。兩人你望我我望你,突然齊齊嘆了口氣。

    過了好一會,玩物喪志開口罵道:“媽了個逼的,酒鬼這一次掛掉,完全是因為我們的拖累。”

    “唉…全怪我”特立獨行垂頭喪氣地說道:“要不是我在你們華山正氣堂內大聲嚷嚷的幾句,就不會被那齊天大剩給聽到,揮金如土就不會知道我們來梅莊做任務,也就不會在這里伏擊我們。”

    “你也別太郁悶了。”玩物喪志聽特立獨行如此說,連忙安慰道:“這筆帳,還是應該算在揮金如土身上,那王八蛋,仗著幾個臭錢,收買了那么多人來堵我們。這狗日養的,這筆帳,我們有的是時間給他慢慢算”

    特立獨行搖了搖頭,并沒有說什么。

    正在這時,玩物喪志私聊響了,正是獨孤求醉找他,連忙打起精神,問道:“酒鬼,怎么樣,武功掉級損失大不大。”

    “大,怎么不大奶奶的,拳腳功夫,武當劍法,大都掉了一級,還有掉兩級的,虧大了。”特立獨行也湊了過來,和玩物喪志一起聽著那邊的聲音,聽到這里,兩個人的心里,都是咯噔一下,又聽獨孤求醉繼續說道“只有一門功夫沒掉級,那就是…武當九陽功。哇哈哈哈哈”

    “奶奶的,嚇唬我們。”玩物喪志這才松了一口氣,說道:“最怕的就是內力掉層,你丫狗屎運真好只要內力不掉,其他的練回來很快的。”

    特立獨行也長出了一口氣,聽見獨孤求醉的損失不大,他的心情也稍好了一點點。玩物喪志又說道:“好了酒鬼,既然你沒啥大問題,那我跟豬頭就先去把令狐沖的梨花酒給想辦法弄出來了。”

    “好啊,趕緊去吧,別一會又被揮金如土給堵住了。記得多搞兩壇好酒出來,給兄弟我也解解饞。就當是慶祝好了。”獨孤求醉哈哈一笑,說道。

    “行。沒問題。就當給你慶賀了。”玩物喪志笑了笑,說道:“以后,沒有了寒毒的困擾,我跟豬頭,只怕都不是你的對手羅。”

    “是啊,到時候你們兩個一起上好了。”獨孤求醉的聲音也大了起來,說道:“這寒毒啊,可真是,額……”

    玩物喪志:“怎么啦?”

    “我頂你個肺呀”那一頭,傳來獨孤求醉驚怒交集的聲音,之后,就再有沒有聲音傳過來。這時身在武廟內的獨孤求醉,呆呆地站在那里,臉上的表情,一變再變,神情豐富多彩翻過武功等級那一欄,轉到身體狀態那一頁,獨孤求醉赫然發現,除了人物掛掉出現的虛弱狀態之外,還有一個狀態,非常醒目地掛在那里:身中玄冥神掌寒毒,隨時都有發作的可能我頂你個肺呀獨孤求醉欲哭無淚掛掉之后,武當九陽沒掉級,拳掌功夫劍法都掉了級,這些掉不掉級,他都沒太放在心上,不管怎么說,在現有境界已經體悟了很久了,就算掉級,要再練回來,也不是多么困難的事情。可是,讓他郁悶無比的是,那如跗骨之蛆般的玄冥神掌的寒毒,居然還是沒有消失,在他掛掉狀態清零之后,這寒毒,還是存在著這也太有戲劇姓了,人物掛掉重生之后,狀態居然無法還原這是獨孤求醉從來都沒有預想到的問題。以前總是想著,這寒毒,無所謂了,江湖上,可以搞定這寒毒的方法多了去了,退一步說,就算搞不定這玩意,人物掛掉之后,身體的各項狀態,都會恢復正常,也就是說,實在不行了,大不了自己掛一次,這個討厭的寒毒,就會消失不見。有了這樣的想法,獨孤求醉并沒有把寒毒作為一個威脅自己的存在來對待,畢竟,這是游戲,掛掉重生后,再重新來過,并沒有什么大不了的。相反,很長一段時間,他甚至很對這寒毒心存感激,因為在這寒毒的威脅之下,雖然經常會因為無法完全發揮而憋屈,但他得到的好處,也是巨大的。光是他內力的進境,就比旁人的勤修苦練的效果要強上許多。

    可惜,事與愿違,掛掉之后,這個寒毒,并沒有消失,還是死貼著獨孤求醉。也就是說,如果要驅除體內的寒毒,只能想那些正當的辦法了。比如,學會完的九陽神功,就是一條不錯的路子。可是,那條路,好漫長啊一瞬之間,獨孤求醉的心里,轉過了好多的念頭。

    “怎么啦酒鬼,說話呀”玩物喪志的大叫聲,將獨孤求醉從沉思中驚醒了。“哈,沒事,我剛剛才發現,那操蛋的玄冥神掌寒毒,居然還是沒消失”獨孤求醉強笑道:“算了,反正掛這一次損失不大,這玄冥神掌,再想辦法驅除好了。”這一次,輪到玩物喪志和特立獨行兩個人沉默了。

    “行了,是爺們就趕緊去做任務,別讓老子白白犧牲,只要是毒,總是有法可解的。”獨孤求醉叫道:“老子不給你們兩個扯淡了,趁著寒毒還沒發作,趕緊恢復內力先要不再掛一次可就冤大了”說完,掛了私聊,啃了一顆益氣散,就在武廟內打坐恢復內力。幸好,獨孤求醉發現,因為掛過一次的原因,系統還是給了他一些優待的,本來,在他掛掉之前,用過一拍兩散這招少林絕技,短時間內肯定是無法動用內力的,現在看來,這個限制已經沒有了。獨孤求醉的內力,正在逐漸恢復之中。否則,如果無法調用內力,寒毒再一發作,到那時,獨孤求醉估計想哭都沒地方。

    再說玩物喪志兩人,神情沮喪地對坐在地上。過了好一會,玩物喪志才起身來,說道:“不管怎么樣,先把這任務給過了。寒毒的事,后面我們再一起想辦法吧。”

    “對,等這次的任務過了,我決定四處走動走動,多跑跑任務,看能不能碰到把酒鬼的寒毒治好的任務。”特立獨行也站起身來說道:“這段時間,跟著酒鬼一起混,啥事都不用操心,日子過得太舒服了,不知不覺地就變懶了很多,嘿,該努力努力了”說到這里,特立獨行已沒有了先前的那種頹廢,眼神,再次變得如同刀鋒般銳利。

    “走先去梅莊”玩物喪志帶頭向梅莊奔了過去。

    好不容易敲開了梅莊的大門,守在門口的,正是梅莊兩大家將之一的施令威。另一個大將丁堅,在凌晨的戰斗中,被獨孤求醉一掌拍成了重傷,現在正在休養,自然不會出現在這大門之前。看著丁堅沒有出現在門口,玩物喪志和特立獨行各自松了一口氣,這下總算不用擔心被人給認出來了。

    玩家是帶著任務來的,施令威也不刁難,帶著兩人進了那道大門,然后開門見山地道:“想要進梅莊里面,很簡單,只要你們有人能擊敗我,梅莊敞開大門歡迎兩位”

    玩物喪志和特立獨行對望了一眼,心道果然如此,這任務,原也沒有那么簡單特立獨行跨前一步,正要開口邀戰,卻被玩物喪志拉了一下,回過頭來,聽到后者說道:“還是我來。對手用刀,我的勝算,要高一點。”特立獨行這才省起,玩物喪志可是跟著令狐沖一起和風清揚學過半招破刀式的,再加上經常跟自己過招,對上用刀的高手,勝算確實比自己高一些。

    “請賜教”玩物喪志再度向前一步,恭身對施令威說道。

    “不必客氣請”施令威抱拳還了一禮,說道。

    玩物喪志青霜出鞘,就在梅莊大門內的那一方天地中,和施令威斗了起來。這施令威,使一柄紫金八卦刀,江湖人稱“五路神”,一身功力相當不俗,沒斗上幾招,玩物喪志便覺有些吃力。幸虧他劍法精妙,專尋對手破綻,和對手倒也殺得難解難分。

    可是,這施令威的刀法,勢大力沉,出手也是迅捷異常,玩物喪志越斗越是吃力,內力消耗加劇,逐漸被對手的刀勢給壓制住了。

    “媽的,拼了,不就是一掛么”玩物喪志眼見著內力難以支撐,獨孤求醉拼命換來的機會,就要被自己白白浪費掉了,一怒之下,鋌而走險,抓住對方的一個破綻,一劍刺出,逼得施令威向左邊連閃,玩物喪志運起殘余的內力,左掌突然拍出,震開對方手臂的阻攔,一掌拍在那施令威的肩頭,將對方擊退了兩步。

    施令威一愣,沒想到對方斗到此時,一招劍中夾掌,居然還有如此威力,大意之下,輸了一招,這時只見玩物喪志收劍而立,抱拳道:“前輩,小子僥幸勝得一招,承讓了”此時的玩物喪志,內力消耗得精光,已經毫無再戰之力了。

    那施令威倒也光棍,沒有再繼續糾纏,揮揮手,放玩物喪志二人進了梅莊。

    “你小子,行啊”特立獨行看著那施令威消失在二人眼前,上前一步,扶了玩物喪志一把,說道:“那家伙的一柄紫金八卦刀,真是生猛無比,換了是我,估計今天就悲劇了。”

    “嘿,我們這些玩家,修煉的時間畢竟太短了,跟這些在江湖上打拼了幾十年的妖怪比起來,還是有很多不足啊。”玩物喪志苦笑一聲,說道:“這次又托了酒鬼那家伙的福啊。要不是他在凌晨拼死一掌,將那一字電劍丁堅給弄殘廢了,只剩施令威,我也不可能僥幸抓住這機會。”

    二人邊走邊聊,找到那四莊主丹青生之后,用那清明上河圖去換梨花酒,沒費多大周折就搞定了。這一關任務,難點就在進門的那一關,進來之后,反而簡單了。

    “哈哈,總算是搞定了。”玩物喪志掂了掂手中的有壇梨花酒,說道:“給酒鬼也說一聲,大家找地方碰頭后,回華山去交任務了。”說完,開始聯系獨孤求醉,這一聯系,卻發現了問題…

    特立獨行看著玩物喪志臉上古怪的表情,奇道:“怎么了?酒鬼不接么?”

    “額…系統提示,對方正在戰斗之中,無法接聽”玩物喪志奇怪地道:“這家伙剛掛了,還是虛弱狀態,怎么又跟人打起來了?”

    “靠是揮金如土那幫王八羔子”特立獨行聽了玩物喪志的話,突然反應過來,說道:“他們掛掉之后,都在武廟內重生,酒鬼掛掉之后,也是…”話未說完,玩物喪志一把拽著他,向前急奔,說道:“趕緊,去武廟”

    “別急呀。武廟在哪一邊,你知道么?”特立獨行叫道:“趕緊找人問吧。”

    在特立獨行和玩物喪志好不容易碰到一個玩家,問明了方向,向著城外的武廟狂奔的時候,獨孤求醉正在激烈地戰斗,戰斗的狀況,卻并沒有兩人想象的那么糟糕。

    原來,獨孤求醉打坐恢復了些內力,確保寒毒不會發作之后,剛想站起身來,結果一抬頭,突然發現武廟門口外面,有人正探出個腦袋,在窺視自己,見獨孤求醉抬頭望來,連忙將頭又縮了回去,獨孤求醉匆匆一瞥之間,只覺得此人有些面熟,似在什么地方見過。聯想起清晨和揮金如土那一幫人之間的激戰,獨孤求醉突然想明白了其中的關竅,這個守著他的人,就是揮金如土的一個小弟。不難想象。在這武廟之外,肯定有一大群人嚴陣以待,在等著自己出去自投羅網。黑色沉淪那群人,說不定也在其中。

    獨孤求醉轉念之間,已經明白了這中間的因果所在,當下不再起身,重新坐定之后,不動聲色地摸出一顆大還丹,丟進嘴里,開始煉化藥力,恢復狀態。這大還丹,還是當初在武當山頂,參加真武七截陣力戰少林高僧之后,那少林方丈見他寒毒發作,親手贈他的丹藥,獨孤求醉一直都留在身邊沒舍得使用。而且,也一直沒有機會使用。那藥效,就算沒有試過,肯定也不會差了。果然,隨著藥力化開,一股一股的精力,彌漫在四肢百骸之間,只片刻光景,獨孤求醉就驚喜地發現,身體的虛弱狀態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渾身上下充盈的內力,直欲破體而出。

    又過片刻,獨孤求醉只覺得渾身精力充沛之極,下腹鼓脹,連那丹田,似乎都要給撐破了。好強悍的小還丹少林方丈的手筆,果真不凡,這顆丹藥,不僅將獨孤求醉掛掉之后的虛弱狀態給消除了,而且,隨隨便便的,就將他全身的內力給補滿了,看那狀態,似乎還有部分藥力沒有完全化開…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