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網游競技 > 網游之傲視金庸 > ☆、第五卷 名揚江湖 第一章 一燈舊事
    特立獨行并沒有到桃源縣城坐馬車離開,而是隨便選了一條山道,靠著雙腿趕路,一人一刀,去尋他應該走的路了。獨孤求醉同樣沒有去坐馬車,他站在那處山路上,仔細看了半晌,這才選中其中的一個方向,奔了過去。

    獨孤求醉的腦中,又回憶起了前天在山上時和一燈大師對話的情景,那時獨孤求醉兄弟倆,和一燈大師請教了武功之后,突然發現一燈大師突然遙望著南方,輕輕地嘆了口氣。特立獨行這個粗神經,當然是什么反應都沒有。獨孤求醉卻敏銳地察覺出來,當即開口對一燈大師說道:“大師何故嘆氣?”

    一燈大師愕然,轉頭看了看獨孤求醉,沒有答話,臉上卻露出一絲苦笑。

    “小子斗膽,有一言不知當說不當說?”獨孤求醉見一燈大師不接口,又補了一句。他這次能夠驅除寒毒,內力也精進一層,全拜一燈大師所賜,這時見對方不自覺地望著南方嘆氣,開著“外掛”的他,自然知道,這時一燈大師是在為當年的那件事揪心。獨孤求醉有恩報恩,一心想幫一燈大師,解開瑛姑這個困擾多年的心結。

    “呵呵,你說吧。”一燈大師姓子謙和,絲毫不以為忤,笑著說道。

    “那我可就說了,我看大師平淡沖和,是得道高人。”獨孤求醉平復了一下心情,先拍了一記馬屁,這才大著膽子說道:“按理說,大師得悟大道,無所掛礙,可這幾天接觸,總覺得大師心中有事,總是望著南面嘆氣。大師莫非……莫非尚有放不下之事?”

    “好小子!”一燈大師聽了獨孤求醉這番大膽之極的話,臉色一變再變,最終又嘆一口氣,說道:“不錯,你的觀察很仔細,我心中的確是有一個結,在此處出家,也是因這個結而起。”一燈大師起了這個話頭之后,便不再猶豫,又開口說道:“事無不可對人言!左右也是閑著,這樁往事,今日也就跟你說了吧。”

    隨后,獨孤求醉就聽著一燈大師講起了那一段往事,由當年的劉貴妃也就是瑛姑入宮開始講起,那瑛姑聰明好學,經常陪在一燈大師身邊看著練功,自己也跟著學了一些功夫,后來,王重陽王真人到訪,以中神通的先天功功法,來交換南帝一陽指功法,實則是重陽真人在大限到來之前留下先天功的功法,以克制那作惡多端的西毒歐陽鋒。老頑童周伯通,就是在那時跟著王重陽一起來了,他這一來,可就闖出了禍端。再說那瑛姑天資特別穎悟,跟著段皇爺練功,整日勤修苦練,武功大有進境。有一天瑛姑在園中練武,卻給周伯通撞見了。那周伯通是個第一好武之人,生姓又是天真爛漫,不知男女之防,眼見瑛姑練得起勁,立即上前和她過招,三兩招之下,就以點穴手法將瑛姑點倒,隨即問她服是不服。瑛姑自然欽服,當即恭恭敬敬的向周伯通請教點穴功夫。后來一個教一個學,周伯通血氣方剛,劉貴妃正當妙齡,兩個人肌膚相接,日久生情,最終干柴烈火,一發不可收拾。

    再后來,王重陽真人發覺了周伯通和瑛姑的事情,將周伯通捆著,帶到段皇爺跟前讓他處置,最終段皇爺以義氣為重女色為輕之由,放過了周伯通,王真人大怒之下,差點一劍斬了老頑童的腦袋。周伯通離開之后,瑛姑終日悶悶不樂,段皇爺大半年之后,忍不住去探望瑛姑,卻意外地發現瑛姑已經將她和周伯通的孩子都生了下來。段皇爺心里不痛快,就此大病了一場,卻并沒有為難瑛姑,還是讓她在皇宮里呆著,給養也不曾短缺。就這樣又過了兩年多,突然有一天瑛姑報著被人打成重傷的孩子,過來找當時的段皇爺救命,最終,段皇爺一來看著瑛姑和周伯通生的孩子,心里別扭,二來又惦記著即將到來的第二次華山論劍,不愿大耗內力救治那個嬰孩。最終,瑛姑看著越來越痛苦的孩子,狠下心來一刀結束了那孩子的姓命。

    至此,一燈大師總算講完了當年的那一樁事情,,心情似乎也得到了一定的舒緩,不再如先前那般愁眉苦臉。

    “嘿,大師你至今不知道出手的那個高手是誰,我卻知道,那人就是鐵掌幫的裘千仞,為了在那一屆的華山論劍上有所作為,故意將那小孩打傷,想消耗大師你的內功修為,為自己除掉一大威脅。”獨孤求醉在心里默默地念著,這話卻不敢說出口來。

    “大師,恕我直言,正所謂愛之深,責之切,你對那劉貴妃,并非無情,實則是心存愛意,由愛生嫉,終至于悲劇的發生。”獨孤求醉抬起雙眼,直視一燈大師,說道:“人吃五谷雜糧,沉淪于俗世之中,七情六欲,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大師不必過于自責。”

    獨孤求醉的這一番話,直說到了一燈大師的心里,后者這才將自己憋了十多年的心愿,說給了獨孤求醉——取得瑛姑的原諒!當然,這僅僅是一燈大師下意識地說出來的心愿,并沒有指望獨孤求醉能夠幫他完成。獨孤求醉在一燈大師那里得了那許多好處,卻將這個心愿,當成當前的首要任務去完成。

    于是,在別過了特立獨行之后,獨孤求醉立刻向著瑛姑隱居的黑龍潭摸了過來。那黑龍潭地方偏僻,很不好找,所幸獨孤求醉在心中對比原著,知道大概的方位,是在鐵掌幫的那座形如五指的山峰的側方不遠處。當初的郭靖黃蓉二人,被裘千仞率領鐵掌幫眾困在山上,最終被他們養的大雕,從鐵掌山上勉力馱下,然后趁夜逃命,這才逃到了瑛姑的黑龍潭內。

    有了這樣的線索,獨孤求醉當然是先趕路到鐵掌山,再做打算。那鐵掌山形狀奇特,倒不是很難找,到了鐵掌山下之后,獨孤求醉又花了大半天的時間,四處搜索尋找,總算找到了那黑龍潭大致的方位所在。

    一路奔到近前,望著那一大片樹林,以及樹林后隱約可見的那一潭黑黑的死水,獨孤求醉皺起眉頭,接下來,要面臨的難題,可就是瑛姑以五行術數布置的迷陣了。這迷陣,雖然是比較淺顯的那一種,比之桃花島上黃藥師布置的差了不知道多少,但好歹也是一個陣法。獨孤求醉對于五行奇門之術,只懂得最基礎的五行相生相克,至于其中的推演變化之類的,他現在的水平,卻是差之甚遠。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