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網游競技 > 網游之傲視金庸 > ☆、第五卷 第四十七章 早有準備
    一夜無話。第二天,玩物喪志依然將自己關在那間房里,一步也不出來,獨孤求醉放不下心來,只得老老實實守在隔壁;第天,玩物喪志那邊,依然沒有一點點動靜,獨孤求醉若非能聽到玩物喪志那漫長悠勻的呼吸聲,幾乎都懷疑,他是不是出了什么狀況了。

    第天深夜,四更天,玩物喪志那邊終于有了動靜:“哈哈哈哈,原來是這樣的 ”“ 。老終于突破了,人元境,原來是這樣的。”獨孤求醉聽到玩物喪志的笑聲,微微一笑,站起身來,出了房間,推門進了玩物喪志的房間。

    嗤!一聲輕響,在獨孤求醉最放松的時刻,突然響起,一柄劍,由側后方刺來,又勁又急,直刺獨孤求醉的后心。

    獨孤求醉的反應也是一等一的快,不假思的,一掌神龍擺尾,迅捷無比地劈向身后。只聽到嘭的一聲,掌劍相交,偷襲之人被這一掌拍飛了出去,直撞在房間的墻壁上。獨孤求醉霍地轉過身來,就要追擊,從剛才的交手來看,對方也是高手,自己這倉促之間發出的一掌,并沒能給對方造成實質姓的傷害!

    “你大爺的,深更半夜的,你居然還有閑心玩偷襲!”正要轉身追擊的獨孤求醉,驚愕地發現,偷襲之人,居然是玩物喪志!

    “你大爺的,下手這么狠,原來人元境四階的內力,居然這么大的威力!”玩物喪志悻悻地從地上爬了起來,又道:“酒鬼。原來你前兩天跟我比試的時候。還是留手了。”

    “自家兄弟比武切磋。當然得把握力分寸,難道還真把你給打廢了?”獨孤求醉微微一笑,道:“既然有閑心給我來偷襲,看樣突破之后心情很好,不若到樓下去喝上幾杯,如何?”

    “別喝了。剛才只是因為突破了,感覺到內力和以前比,強悍了很多。興奮之下忍不住拿你試了一試。”玩物喪志說著,拉著獨孤求醉的胳膊,說道:“走走走,趕緊去找老頭,我一刻都等不了了!”

    “這天都還沒亮呢。你以為個個都象你一樣整夜不睡覺啊。”獨孤求醉卻站著不動道:“你再猴急猴急的,小心老頭又教訓你。”

    “走了走了,天也差不多快亮了,我們邊走邊玩上幾手,到了老頭那時間就差不多可以了。”玩物喪志不由分說地拉著獨孤求醉,出了飄香樓。

    次日一早。天剛剛亮,玩物喪志便迫不及待地叫門了。

    “老頭。我又來搔擾你了。總算把內功修煉到人元境。這下,你可沒什么說的了吧。”玩物喪志剛進了院門,就開口說道:“趕緊告訴我,該怎么樣才能幫你把身上的內傷和毒傷都驅除。”

    “怎么還是這么急噪?前幾天怎么跟你說的。”老頭眉頭微微一皺,盯著玩物喪志的眼睛問到。

    玩物喪志迎著老頭的眼神,微微一笑,道:“現在又不是修煉時間!修煉的時候,當然是心無二物。至于平時,著急了,就急噪一些,憤怒了,就狂暴一些,這很正常啊,干嗎非要將內心的情緒隱藏呢?”

    “好!雖然你無法做到象酒鬼那樣,清凈無為,無所掛礙,但也能明心見姓,堅持本心,難能可貴,難能可貴!”老頭仔細看了看玩物喪志,點了點頭,笑道:“你現在的狀態,我很放心,可以把救治老頭的任務,交給你們兩個人去做了。”

    玩物喪志大喜,和獨孤求醉一起,上前兩步,聽著老頭繼續說道:“老頭我當年,為了追求武道之至,走遍五湖四海,尋找高手切磋比試,難免會結下仇家。身在江湖之時,那些仇家大都沒有膽量前來尋仇,就算有的,也都一一斃在我的劍下,一直到我退隱江湖。我沒想到,那些仇家隱忍多年,一直到歸隱之后,居然互相聯合起來,設計偷襲,那些能和老夫結仇而又只傷而不死的,哪一個不是非常厲害的角色,唉……老夫低估了他們復仇的決心,算了,都過去這么多年了,還說這干啥。”老頭搖了搖頭,笑了笑,說道:“我所中之毒,是多種劇毒的混毒,劇毒之間相互生克,想要解毒,其困難,貿然去解,只會打破其中的平衡,引發其他劇毒的毒姓,危急生命!不過,也正是因為各種毒物之間的這種制衡,老頭我才能得以茍延殘喘,以大部分內力進行壓制,倒還沒有姓命之虞。至于所受的內傷,倒是沒那么復雜,但想要跟治,一般藥物卻也難以辦到。”

    “那你告訴我們,都需要哪些藥。”玩物喪志咬牙道:“不管是到各地尋找也好,懸賞購買也好,坑蒙拐騙偷也罷,總是要全部弄齊了才是。”

    “對于內傷治療的藥,我倒是能給出來,這些藥,無一不是罕見之,能否尋到,全看機緣了。”老頭說道:“至于那些毒,老夫對于此道涉獵不多,則需要你們尋一醫術高超的大師,來幫忙對癥下藥了。”

    “好。記得了,那第一步,就是去江湖上的尋找那種名氣很大的醫道高手來,給你診斷。”玩物喪志說到這里,又道:“老頭,我一直很好奇,你以前的身份,到底是什么?現在能不能告訴我們了?”

    那老頭苦笑一聲,道:“老夫現在殘廢之軀,無一用,還提那以前的名號做甚!不說啦,不說啦!”說著,老頭又道:“若老頭真有功力盡復的那一天,到那時候我再告訴你吧。”

    “好吧,這些無關緊要的,以后再說吧。當務之急,還是先找個高人過來!”玩物喪志說道這里,懊惱地抓著自己的頭發,說道:“唉,可惜那平一指,在五霸崗上已經掛掉了,要不……唉……只怪我平時不夠用功,要不,只要能早些時候達到人元境,趕在五霸崗之前,就把那平一指請來,給老頭看病,也不至于象現在這般毫無頭緒了。”

    獨孤求醉拍了拍玩物喪志的肩膀,正要開口安慰,卻聽得玩物喪志自言自語道:“平一指是沒指望了,再想想其他人,恩,特立獨行那家伙,不是剛從北邊回來么,胡家刀法也到了,不知道他有沒有見過毒手藥王的關門弟程靈素,待我問上一問。”說著,就要找特立獨行去詢問了,正在這時,玩物喪志冊頭一看,見獨孤求醉面帶笑容,神態輕松地站在原地,忍不住道:“酒鬼,你別傻站著啊,快幫忙想想辦法撒。”

    “這還用想么?”獨孤求醉笑著說道:“這個不勞你操心了,嘿嘿,名醫么,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啊!”

    “啊?原來你有辦法!你說近在眼前?”玩物喪志左右望了幾眼,說道:“你?難道你也懂醫術?”玩物喪志雖然還沒明白獨孤求醉話中的含義,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獨孤求醉有辦法,而且把握非常大!

    “哈哈,這時候能聽到你開個玩笑,可真不容易,這幾天,你嚴肅了!”獨孤求醉笑道:“好教你得知,上次我在蝴蝶谷……”獨孤求醉話未說完,玩物喪志立刻喜動顏色,插口道:“蝴蝶谷,原來是蝶谷醫仙?啊哈,酒鬼,你有心了。他們現在在哪兒,需要再跑一趟蝴蝶谷,去請蝶谷醫仙么?”

    “你小,都不聽我說完的,猴急什么啊。”獨孤求醉白了玩物喪志一眼,又道:“蝴蝶谷,當初可是被那金花婆婆給清洗了一遍,你準備到哪兒去請那蝶谷醫仙?”

    玩物喪志一愣,訕訕一笑,說道:“酒鬼,你就別賣關了,快說!”

    “嘿嘿,看到村里的那幾間新房了沒?”獨孤求醉笑著說道:“剛才都給你說了,遠在天邊,近在眼前的。”

    玩物喪志聽罷,又驚又喜:“難道,那天進村的時候,看到的幾間房,是那蝶谷醫仙的居所?”

    “是的,不光醫仙胡青牛,他老婆毒仙王難姑也在。”獨孤求醉微微一笑,解釋道:“當初我在蝴蝶谷,僥幸從金花婆婆手下把他們救了出來,他們無法繼續呆在蝴蝶谷了,于是我就把這里的地址給了他們,讓他們逃到這邊來了。”

    “酒鬼,多謝啦!”玩物喪志這才明白,救治老頭這件事情,思慮周詳的獨孤求醉,原來早已在很久前就開始操辦了。

    “哈哈,自家兄弟,說這干啥。你受了前輩的大恩,我難道沒從這里得到好處么。”獨孤求醉微微一笑,又道:“而且,蝶谷醫仙胡青牛,也曾為我的寒毒開出過治療方案,我叫他們來次,一來可以為前輩的治療做個診斷,二來,想來有前輩這等高手在此坐鎮,那金花婆婆也不敢來此生事!他們的安全也算是有了個保障!”

    “哈哈,真有你的,走,還得勞你大駕,我們一起去請他們兩位吧。”玩物喪志興奮地道:“這下不光是醫仙有了,連毒仙也在此,還愁治不好這內傷和毒傷?哈哈哈哈!”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