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網游競技 > 網游之傲視金庸 > ☆、第五卷 第五十二章 唯一的生機
    陰蝠洞內,采藥四人組正有條不紊地工作著,獨孤求醉一心一意地采集著地上的那一株蝕心草,玩物喪志則是略微有些緊張地注視著四周。而一杯倒和箭神,則是全神對付那頂壁上出現的怪物。

    在第一波怪物被箭神和一杯倒兩人迅速消滅之后,場中稍微安靜了一陣子,除了獨孤求醉安心采集之外,另外三人都處于戒備狀態。過了一會之后,隨著噗嗤噗嗤的聲音響起,從那山洞的頂壁之上,出現了第二波陰蝠怪,隨后,箭神和一杯倒再次出手,繼續清怪。

    這第二波陰蝠怪,數量較第一次要多出不少來,不過,還是沒能逼出一杯倒和箭神的真正力量。隨著第三波怪物的出現的,兩個人的壓力大了起來,這第三波怪物,數量又多出許多來。玩物喪志在心里估量了一下,暗叫不妙,按照他的估算,以一杯倒和箭神目前表現出的殺怪速度,數量這么多的一波怪,只怕不能在限定時間內殺完了。有過前幾次逃亡經驗的他,對于怪物出現后到出聲示警,這個時間間隔,可是非常清楚的。

    “兩位高手,怪物太多,若不想驚動大量的怪群前來圍攻,只能加快殺怪速度了。”玩物喪志心中憂慮,低聲對箭神和一杯倒說道:“如果你們顧不過來,我提議,由我躍起殺怪,對付外圍的那些怪。”玩物喪志的經驗非常豐富,雖然心急,但他還是沒有貿然跳起。擔心會打亂那兩人的攻擊節奏。

    “好的。明白了。”箭神點了點頭。手中動作不停。同時對玩物喪志道:“你先別動,這些怪我們還是有把握的。”說完,低喝一聲:“連珠箭!”

    這箭神,明顯是發動了群攻技能,只見他雙手不停顫動,動作更加快速,而那射出的長箭,則幾乎連成了一條線。更牛叉的是,那么多的箭射出,居然箭箭不落空,全部射在陰蝠怪的身上,一擊致命!

    玩物喪志只看得神馳目眩,心道這江湖之大,果然是奇人無數,單是這人目前顯現出的箭術,就能在超級高手的行列中,有一席之地。但到目前為止,卻在江湖上籍籍無名。“真正的高手。還是在民間啦!”玩物喪志從心底發出一聲感嘆,隨后又將目光轉向了一杯倒,卻見那一杯倒的速度,也在提升,同樣的一招滿天花雨,出手的速度更加迅速,殺怪的效率當然就更高。

    就這樣,第三波怪,依然是有驚無險地被全數擊殺。而地上的獨孤求醉,采集進度已接近尾聲。隨著獨孤求醉將那株藥材收進了背包,玩物喪志和一杯倒同時松了一口氣,剛才這一陣子,可真夠緊張的。

    “留神!還有怪物要出來!”箭神突然開口提醒。箭神的話音落下,那種熟悉的噗嗤噗嗤聲再次響起,果然,第四波怪物,在四個人的注視之下,沖了出來。

    一杯倒和箭神,立刻出手,瘋狂殺戮那些陰蝠怪。玩物喪志仔細看了一眼,臉色大變,說道:“他媽的,怎么這一波的怪物,比剛才那一波,又多出來好多。得趕緊殺光才行!否則,大群的怪來了,我們只能再次逃出去,那樣的話,下一次再進來,只怕更難了!”

    “放心,不用著急,我們能在怪物示警之前,將它們全部擊殺!”箭神非常篤定地說道。見獨孤求醉和玩物喪志還是有些不相信,箭神開口解釋道:“我剛才看過了,剛才這波怪物,比方才第三波,要多出百分之二十。還沒有超過我和一杯倒的極限速度。”說著手上連珠箭的速度又加快了少許。而同一時間,一杯倒的出手速度,也略有增加,這兩個人,先前果然還沒用全力!

    玩物喪志這才松了一口氣,隨即又想到另外一個問題,不過他擔心箭神現在全力飚速度殺怪,無法分心,硬是把心中的疑問給忍住了。

    那箭神的計算,果然厲害,兩個人合力,殺光了這第四波的怪物,所用的時間,居然和第三波的時候相差無幾。玩物喪志心下佩服之極,剛想開口說話,卻聽得箭神沉聲說道:“趕緊走,離開這里!再耽誤一會,估計第五波怪物就會出現了。”

    “靠!這蝕心草藥材,等級只怕很高啊,光是采集這么一株,就要花這么長的時間,而且還這么多的周折!”獨孤求醉抽空感慨了一聲。然后,由他打頭,四個人加快速度,迅速離開了這個地方。

    玩物喪志到這時候終于忍不住開口問道:“高手,剛才那第四波怪物出現的時候,你怎么提前知道的。”玩物喪志這個問題,可以說憋了好一會,這時終于找到機會,開口問道:“我一直在注意著那頂壁的動靜,根本就沒有發現任何異常啊。你是能提前聽到么?”

    箭神微微一笑,說道:“我怎么可能提前聽到動靜呢?我的內力,和你差不多,也是剛突破人元境沒多久的。我并不是提前察覺,而是通過計算,算出來的。”箭神一邊奔跑,一邊說道:“第二波怪物和第一波怪物出現的時間間隔,大概是兩分半鐘,第三波怪物,則比第二波晚了約兩分鐘,我只是根據這個大概推測,第四波怪物的出現,可能就比第三波晚上一分半鐘,簡單的等差數列而已。”

    “牛人啊!”玩物喪志由衷地道:“這個計算其實很簡單,但每兩波怪物之間的間隔時間,你都能數出來,而且還是一邊高強度打怪一邊數的。你果真是高手!”

    “早說了我大哥是高手來的。”一杯倒與有榮焉。

    “呵呵,沒什么的,這只是一種長期以來養成的習慣啦。”箭神還是那副云淡風輕的樣子,隨后,又道:“在我們離開那個地方之后,這第五波怪物并沒有出現,又說明了一個問題,那就是,只有有人在采集那蝕心草的時候,才會有源源不斷的怪物,一波一波地出現。如果殺慢了,則是海量的怪物,直接把里面的人,全部淹沒!”

    “而且,這每一波怪物的數量,也是根據進入洞內的人員而定,如我們這次,是四人一起進來,就比先前我們兩個人的時候要多出很多來。不過具體的數量我可沒數,不知道是不是倍數關系!”獨孤求醉笑著進行了補充,他的心下也是佩服不已,雖然也有類似的感覺,但遠不如箭神總結的如此系統化,這陰蝠洞里的蝕心草,果真是比較難采的。而且,正如箭神所分析的那樣,到這陰蝠洞里來采集蝕心草,唯一的生機,就是以極快的速度迅速將那出現的陰蝠怪,全部殺死,一旦留下一只沒死,就會發出尖叫聲,召喚其他的怪物前來支援。而在沒有怪物能發出聲音示警的前提下,只會在頂壁附近出現一波一波地怪物,同時,每一波怪都會比前一波數量更多,出現的間隔也更短。如果在采集的過程中,不能完美擊殺每一波怪物,等待他們的,只有一個結局落荒而逃!

    由第四株蝕心草開始,采集的進度就比較順暢了。四個人各司其職,有條不紊,一株株的蝕心草被獨孤求醉收入囊中,一波一波地怪物被箭神和一杯倒給收拾了。而箭神,居然還在殺怪的間隙,練習他的箭法,這讓玩物喪志看得更是感慨不已!

    至于在洞內尋找蝕心草時,偶爾碰到的單只怪物,也都被四人迅速消滅,這四個家伙隨便一個都是反應迅速之輩,不論哪個方向出現的怪物,第一時間就會被發現被擊殺。

    獨孤求醉又一次將一株蝕心草收起來之后,一杯倒和箭神出手,將那剛出現的第四波怪物,給全部消滅,四個人再次轉移陣地,到其他地方去尋藥。獨孤求醉邊走邊說道:“兄弟們,我們這次需要的十株蝕心草,已經全部收集完成,不過,機會難得,畢竟,以后再要用到這味藥,就要再費很大心思來這里面收集了。而且,這蝕心草,也是一等一的藥材,價值不菲呀,要不我們就趁著這個機會,再多收集一些,大家分成啊。哈哈!”

    “分個毛的成啊。”箭神笑罵道:“你當我不知道么,當初系統內的第一塊建幫令,就是在你出手幫忙之下,才能弄到手的,這才讓我圣域,坐穩了系統第一幫派的交椅,否則的話,我圣域遠沒有如今這般規模的!現在,我幫了你這么一個小忙,你就要來給我弄個什么分成的,別讓我回去了被天翔那幫家伙給笑死了……”

    獨孤求醉訕訕一笑,道:“抱歉!是兄弟失言了。”他剛才也是想到,來之前濤生云滅的交代,以及藥醫不死人那邊,也要弄一些送過去,這才完美,所以情急之下,才有些口不擇言。

    “哈哈,酒鬼,我都不知道呢,原來你以前這么牛叉啊,系統第一幫派的建幫令,還是你幫忙搞到的,牛!”一杯倒翹起大拇指,插口說道。這小子就是有這個能耐,三言兩語,輕松地就將獨孤求醉那略顯尷尬的境地給化解了。

    “看看,右前方地面,又是一株蝕心草,酒鬼,趕緊干活了。”隨著箭神的提醒,挖藥四人組,繼續工作。(未完待續。)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