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網游競技 > 網游之傲視金庸 > ☆、第五卷 第七十二章 九陽初成
    看著獨孤求醉將那令牌草草地往懷里一塞,俞蓮舟忍不住提醒道:“酒鬼,這塊令牌,肯定很不簡單,你還是收仔細了。還有,這令牌,你是從哪兒得到的。我對它的來歷很好奇。”

    “我也不知道這令牌的真實來歷。”獨孤求醉隨口答道:“我是搶的別人的!”

    “啊?”俞蓮舟頓時有些凌亂,似是沒想到一副老實模樣的獨孤求醉,會干出這等殺人越貨的事情來。

    “師傅請放心,不是我主動搶的,別人先惹了我,被我殺掉之后,爆出來的。”獨孤求醉一看俞蓮舟的眼神,連忙開口解釋。

    “恩。那就好!”俞蓮舟松了口氣,拉著獨孤求醉,說道:“走,隨我去見你太師傅。”

    張三豐閉關靜修的小院在后山竹林深處,修篁森森,綠蔭遍地,除了偶聞鳥語之外,竟是半點聲息也無。獨孤求醉小心地跟在俞蓮舟身后,站在那小院的竹門之前,不敢發出半點聲息,生恐破壞了這種靜謐的氣氛。

    “蓮舟,酒鬼,你們來了。”張三豐略顯蒼老的聲音傳來,隨后,吱呀一聲,那竹門被從內打開,張真人出現在二人身前,不待俞蓮舟開口解釋,又道:“既然來了,且隨我進來說話。”說著,帶頭向內走去。

    獨孤求醉亦步亦趨,進去之后,抽空抬眼望去,但見板桌上一把茶壺,一只茶杯,地下一個蒲團,壁上掛著一柄木劍。此外一無所有。他雖早有預料。張真人清修之地。會比較清苦,這時見了,依然心生感慨,暗暗欽佩不已。

    “坐!”屋內沒有椅子,蒲團也就一個,張三豐很隨意地坐在地上。俞蓮舟和獨孤求醉深知他脾姓,有樣學樣,盤腿在對面的空地上坐了下來。

    俞蓮舟這才開口。將帶獨孤求醉來此的緣由,一五一十地稟告了。張真人聽罷,點了點頭,面露微笑,說道:“蓮舟,你做得很好,酒鬼這幾天,就在我這里靜修,將這九陽神功給融合了。我來為他護法。”

    隨后的兩天,獨孤求醉潛心修煉。將身體狀態調整到最佳。當然,這種與武學泰斗相處的機會。他自不會放過,修煉之余,將心內的各種武學疑難,內功修煉的種種疑惑,一股腦都提了出來,張三豐耐心極好,加之獨孤求醉的表現確實讓他非常滿意,于是手把手地教導,逐一解答種種疑問,直讓后者如癡如醉心花怒放,仿若海綿一般,拼命地吸收,不知不覺間,武學境界和眼界見識,都有了很大的提升。

    待得第三天清早,張真人仔細探察了一遍獨孤求醉的身體,滿意地點了點頭,說道:“可以開始了。”

    獨孤求醉深吸一口氣,收攝心神,將那兩本秘籍,少林九陽功和峨嵋九陽功取了出來,一咬牙,雙掌連拍,兩道白光閃過,秘籍消失,他的武當九陽功(總十二層/當前十二層圓滿)立即變成了九陽神功(總十五層/當前一層)。體內的內功運行線路,則由先前的布滿周身大半經脈穴道,變成了可憐的一小片,并且路線上出現了一些斷點,并不是完全連續的。獨孤求醉仔細觀察,發現那些連在一起的,是先前武當九陽功原本的運行路線,而新出現的那些斷點,則是九陽神功第一層心法中,新增加的經脈及穴位。

    隨后,獨孤求醉真氣鼓蕩,由丹田出發,沿著九陽神功第一層的運行線路,緩緩前行,將那些新增的穴位,逐一打通,待得所有穴位全部通暢之后,真氣毫無滯礙地運行一周,又重新回到丹田位置,這九陽神功第一層,便順利突破了。

    進入第二層之后,那內力運行路線,較之一層,就擴大了許多,同樣有許多的斷點存在。獨孤求醉雖只初練,畢竟有原先的武當九陽功小圓滿的根基,大部分的經脈穴位,早已被他溫養擴寬,九陽神功新增的穴位,只是少數,在他那人元境五階雄渾的內力沖擊之下,紛紛被一沖而開,獨孤求醉一鼓作氣,接連突破,直接沖破了前五層,進入到第六層境界。

    在突破九陽神功第六層之時,獨孤求醉終于遇到了很大的阻力,略一嘗試,便即收功。有張三豐這等武學大宗師在身邊,他自然不會蠢到自行摸索突破,而是非常醒目地將自身的狀況描述了一下,虛心求教。

    張三豐的內力修為,已練至隨心所欲、無不如意的最高境界,武學修養更是達到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雖未修煉這完整版的九陽神功,但一聽描述,便知問題所在,隨口指點,就讓獨孤求醉受益不小,豁然開朗。

    接下來,獨孤求醉突破九陽神功第六層,花了小半天的時間,第七層,花了一天多時間,第八層,則花了三天才完全突破。這九陽神功,不愧為頂級的內功心法,每一層的突破,都艱難無比,全靠他以深厚的內力,再加上張三豐從旁指導,這才能突破了第八層的境界。

    “酒鬼小子,這第九層,感覺如何,可有把握突破?”張三豐隨意地坐在地上,看著獨孤求醉問道。

    “唉,這第九層,這第九層,比之第八層,又增加了許多線路,繁復異常,小子駑鈍,一時之間,只怕難以奏功。”獨孤求醉頹然長嘆,很有些垂頭喪氣。

    張三豐看著獨孤求醉那一臉郁悶的表情,不由得笑罵道:“酒鬼小子,你怎么就不知足呢!你的進境,已經非常快速了,甚至遠超我的預期,可見你修煉內功的資質天分,是非常高的。而且,修煉內功,這樣勇猛精進,最是忌諱,你,居然無驚無險非常平穩地度過了。”說到此處,以張真人的見多識廣,也是感慨連連。他卻不知,此番言語,卻是有些高估獨孤求醉了,要知道,凝神定心這種強悍的被動技能,可不光表現在內力運行及恢復速度加快上面,對于內功的修煉也有輔助之功,讓獨孤求醉走火入魔的幾率大幅下降。這才能在短短幾天之內,將九陽神功順利突破至第九層的境界。

    獨孤求醉抓了抓頭,耳中聽得張三豐繼續說道:“你現在所仗的,不過是以前的武當九陽功已經小圓滿,這前八層,完整版的九陽神功,較那武當九陽功,差別并不算太大,而且,你那人元境五階的內力,也頗有些火候,因此強行突破,難度不算太大。到了第九層往后,甚至很多路線,都是截然不同的,以前所修的武當九陽功,在此時,不僅不能成為助力,反而會是一個障礙。以你現在的內力,強行突破基本上行不通了,接下來,需要時間積累了,慢慢熟悉這九陽神功吧,先將第九層的境界,逐漸鞏固,再徐圖突破吧。”

    “好的。小子一定不負太師傅的期望!”獨孤求醉抬起頭來,迎著張三豐的眼神,堅定地說道。

    “恩。去吧。讓你這小伙子,整天陪著我這糟老頭子,忒也無趣了,還是出去歷練歷練吧。”張三豐姓情詼諧幽默,居然和獨孤求醉開起了玩笑。

    獨孤求醉辭別了張三豐,信心滿滿地下了武當后山。

    此次在張真人的親自指導之下,獨孤求醉潛修數天,九陽神功,終于有所成就!而他的內力,也由人元境五階初端,直接飚升到了五階后端。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