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網游競技 > 網游之傲視金庸 > ☆、第五卷 第七十五章 與韋小寶對賭
    “沒問題,你就劃下道來吧。”獨孤求醉豪氣干云地說道。反正先前的那一大堆東西,足夠將那十多萬銀的本錢賺回來好幾倍了,他的底氣非常充足。

    “好。聽仔細了,我這一共有道考驗。”韋小寶搖頭晃腦煞有其事地說道:“其一,曰仁;其二,曰勇;其,曰智。”

    “愿聞其詳!”獨孤求醉見韋小寶說的一板一眼,連忙收起了輕視之意,開口說道。韋小寶非常滿他的這種態,點了點頭,說道:“所謂仁,那就是仁義,我的好東西,絕對不賣給心術不正之人。”隨后,看了獨孤求醉一眼,又道:“這一點,我看你是可以過關的。”

    聽到此處,獨孤求醉心下雪亮,原來這仁、勇、智道考驗,并不是韋小寶隨口胡謅出來忽悠人的,而是卻有其事。其仁,應該就是看玩家的心術,若在開始就動了打劫的心思,或是在選購東西的時候起了那個意思,就算還沒付諸行動,以韋小寶那種八面玲瓏的水平,必定是能有所感應的,那樣的話,肯定沒戲。獨孤求醉邊思考,邊聽韋小寶接著說道:“至于勇,那就是武功上的考驗了,我看你的輕功身法,似乎很不一般,先前雖說我沒有用出全力,但你能夠追上我,那也算難能可貴,這一關,也算你過關。”說到此處,韋小寶的語氣,略略有些不自然,不過獨孤求醉不會去拆穿就是了。

    “最后一點。智的考驗,說起來應該算是最簡單的了。”韋小寶似乎說到自己得意的地方,連語氣都變得興奮起來。獨孤求醉看著對方那得意的表情,心里咯噔一下,暗道不好,要考驗自己,肯定是拿對方最擅長的一項,沒見對方前面兩項考驗都是一筆帶過了么,看來這第個考驗,才是重點。絕對不會象那家伙說的那樣。最是簡單不過。問題是,以自己對這韋爵爺的了解,這小除了泡妞賭錢拍馬屁,似乎沒什么特別擅長的。不對。賭錢。難不成要和他賭上幾把?獨孤求醉只覺得額頭上微微冒汗。這小別的不行,賭術還是有幾把刷的呀,自己對于賭。可是一竅不通,這下可有點難辦!果然,獨孤求醉這是怕啥來啥,只聽得韋小寶微微一笑,繼續說道:“考驗的方式,那就是和我賭上幾把,只要你能贏我,就算過關。”

    “恩?”獨孤求醉敏銳地抓住其中的關鍵,接口道:“賭多少把都行,只要能贏你一把就算過關?”

    “對,你愛賭上多少把都行,只要能贏一把就成。”韋小寶笑瞇瞇地說道,獨孤求醉還沒來得及高興,就聽對方繼續說道:“不過,既然是賭,當然是要有個彩頭的了。”

    “怎么個賭法,彩頭怎么算,說來聽聽。”獨孤求醉沉聲道。到了這個時候,情勢已經比較明朗了,就看能用什么辦法搞定這個資深老賭棍了。

    “嘿,哥們,果然夠上道!”韋小寶再一次露出那種得意地奸笑,說道:“聽好了,賭法非常簡單,那就是,搖色比大小。這有粒色,你我二人各搖一次,誰搖出的點數大,就算誰勝。”說著從懷里掏出個色出來。

    獨孤求醉點了點頭,表示明白,然后問道:“那每一把的賭注呢,怎么算?”先不說那色是不是有灌水銀什么的,先把賭注問清楚了。

    “賭注嘛,也不算大,第一把賭注,十兩銀;第二把賭注,比第一把多,二十兩,第把嘛,就是四十兩,后面的依此類推就是了。”韋小寶輕描淡寫地說道:“怎么樣,考慮一下吧,要不要和我賭這搖篩?”

    “這個搖色我怎么會,還是不賭這個了!還有其他的賭法沒?”獨孤求醉微微一笑,搖了搖頭,不動聲色地拒絕了。

    “啊,這種比大小的賭法可是最簡單的了,賭注也小。不過也沒關系,還有另外一種賭法,那賭注就比較高了,第一把一千兩銀,第二把兩千兩銀,第把千兩銀,后面的同樣依此類推。”韋小寶鄭重地說道:“這種數銅錢游戲,玩法就是,我隨手抓出一大把銅錢來,撒在這石頭上,我們依次取銅錢,每人一次只能取一到四枚銅錢,輪到你時,不可以不取,也不可以一次取出超過四枚的銅錢,就這樣兩人交替取銅錢,一直到最后一枚被誰取走,就算誰輸。”

    “哦,那第一手讓誰先取銅錢?”獨孤求醉眼前一亮,這種取銅錢的賭法,玩過大航海時代4的人應該就會有點印象,不就是在酒館里招收費迪南德數銅錢游戲的翻版么。獨孤求醉仔細想了想,心中大概有了個譜。

    “你先或者我先都可以啊,無所謂的。”韋小寶答道:“你不會是準備選這個吧,賭注非常高的哦。”

    “那不行,既然要賭,就得定個規矩出來,不如我們在開始取銅錢之前,先來個石頭剪刀布,誰贏了誰先拿第一手。”獨孤求醉略一沉吟,給出了一個比較妥善的方法。

    “嘿,還是你聰明,這個主義好,就這么定了。”韋小寶對于這個提議非常贊同,笑著說道:“看你這么一說,是準備賭這個了?”

    “對!我們就賭這個取銅錢!”獨孤求醉凝定心神,又再把剛才韋小寶所說的細節回憶了一遍,確定沒有什么了,這才點頭應了下來。心中卻是感慨不已。還別說,這家伙蒙人的本領,可真不一般啊。隨隨便便就給人挖了一個隕石巨坑出來,就等著你一頭栽進去。

    乍一看來,第一種搖色比大小,賭注并不大,幾十兩銀多大個事啊,好歹幾十萬兩銀都花出去了,不在乎這一點,要真這么想,那可就中了這小的奸計了。要知道,這每一把的賭注,是呈等比數列往上翻的,第一把十兩,第二把二十兩,第把四十兩,每一把都是上一把的兩倍,第四把就是八十兩,照這么翻下去,如果連續十把不贏,第十一把的賭注,將會變成第一把的1024倍,那就是一萬零二四十兩銀!什么?你說一萬兩銀還是沒多大個事,那繼續往后賭你就懂了。到第二十一把,賭注將會翻到一萬兩銀以上,你還敢賭?再加上韋小寶這家伙搖色的本事,還是有一定根底的,對于這種沒把握的事情,獨孤求醉當然不會答應了。

    至于第二種取銅錢的玩法,實際上,這又是韋小寶玩的小把戲了。第一把直接就一千兩銀,賭注看起來很大,只是,第二把兩千兩,第把千兩,注意,是千兩,不是四千兩,所以,以后每一把只是比上一把多出一千兩的賭注,實際上就是一個等差數列向上翻的,第四把就是四千兩,到第十把也就一萬兩銀,第二十把則是兩萬兩銀。這賭注,比起上一種來,那可就小得多了。而且對于這種玩法,獨孤求醉在這短短的一段時間里,已經想通了如何取勝的方法。實際上,這就是一個5N+1的數字游戲,假定雙方都很會玩,那結果其實已經注定了,只要韋小寶取出的初始銅錢數量除以5,余數是1,那么先手的人肯定輸,反之如果余數不是1,那么先手的人必定贏。在這種情況下,就算韋小寶和獨孤求醉一樣,也明白這其中的關竅,那勝負也是五五之數,因為雙方以石頭剪刀布這種隨機勝負的方式來開局,也就是說,獨孤求醉明白了玩法之后,理論上的勝率為分之五十。

    隨后,兩人開始玩那取銅錢游戲,不出獨孤求醉所料,那韋小寶也懂得玩法,前面兩把都贏了。第把獨孤求醉石頭剪刀布贏了對方,得到先出手的機會,而那一把銅錢,數量為四十個,獨孤求醉大喜,毫不猶豫地取走兩個銅錢,讓剩余銅錢數量保持在5N+1的狀態,也就是四十一個,隨后,不管對方取走幾個,獨孤求醉總是與之對應,始終保持拿完之后的5N+1狀態,韋小寶無力回天,當最后一枚銅錢被韋爵爺拿走之后,獨孤求醉勝出。

    呼…韋小寶抬起頭來,定定地看著獨孤求醉,似是沒料到對方這么快就明白了其中的關鍵,第把就贏了自己,不過,他終究也是個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物,蹲下身來將那些銅錢都收了起來,隨后對獨孤求醉說道:“好家伙,你的厲害,超出了我的想象,本來還想敲你一筆銀的,都沒有讓我得逞!好吧,我說話算話,你就把大把的銀準備著,來買我這好東西吧。”韋小寶說完,珍而重之地在背上的大包裹中,取出一個袖珍版的包裹。再將那個包裹小心地攤在石頭上,這才緩緩打開來。

    隨著那包裹的逐漸打開,獨孤求醉湊上前去,雙眼猛地瞪得滾圓,眼珠都差點瞪出了眼眶,心中不停的吶喊著:這,這,這…天啦,我沒看花眼吧?我都看到了些什么?!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