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網游競技 > 網游之傲視金庸 > ☆、第五卷 第九十四章 再闖試練塔
    “我說,你們兩個有完沒完啊,趕緊過來喝酒!”特立獨行端著一碗酒,朝著這邊喊道。“來了來了!”正事一辦完,獨孤求醉的酒癮也上來了,聞著那邊的酒香,連連吞著口水,站起身來,就向那邊走去,正在行走之時,突然反應過來,問道:“濤兄,剛才這兩個大玩意,你不會也要拿去拍賣吧?”

    “拍賣?開什么玩笑,要是被揮金如土那土豪給拍走了,下次打幫戰對著夢幻的人開火,那天下無雙那幫家伙,還不得過來把我給拆了!”濤生云滅瞪了瞪眼,非常不滿地道:“老哥我雖然是一介商人,但行事還是有自己原則的。”

    “抱歉抱歉!算小弟失言,自罰一碗!”獨孤求醉走到桌邊,順手端起一碗酒,一仰脖,咕嘟嘟一口干了,滿意地舒了口氣,又道:“那我就放心了,那機弩的威力,想起來都有些害怕,不流出去那是最好的。”

    “這種獨一無二的好貨,當然是留給天下無雙了,不過該收的錢,一分也不能少!最近他們夢幻發展的挺不錯,財大氣粗的,不用給他們省錢。”濤生云滅又露出了那種招牌式的奸笑,又道:“你那暴雨梨花釘,要不也一起給我唄!”

    “這玩意你也能搞定?”獨孤求醉狐疑地看著濤生云滅。

    “喔。搞不定,這個純粹是個人的收藏愛好。”濤生云滅一臉期盼地望著。

    “那我還是拿去給魚兒水中游好了。那小,可是早就對這玩意垂涎尺了。”獨孤求醉笑道:“這東西給了他,要是研究個什么名堂出來了,我還能坐享其成!這要是給了你,那完全就是肉包打狗了!”

    “好吧。那我就不強求了。”濤生云滅還不死心,又道:“你小,身上還藏著什么好東西,拿出來讓我長長見識。” 網游之傲視金庸94

    “我身上啊,還有…”獨孤求醉又端起一碗酒來,和特立獨行碰了一下。正要喝酒,聽得這一問,順口就往下說,還好他反應得快,及時收住了口,笑罵道:“還有個毛線。好東西全都拿給你了,還要來詐我!”心說,真要把留著的好東西給你看了,那東西很可能就保不住了!

    “嘿嘿,你就掰吧你。不愿意拿出來就算了。你自己留的。肯定是保命的好東西。我也不問了。”濤生云滅也端起酒來。說道:“來。今兒難得聚在一起,干了!”五個人同時舉起碗,一飲而盡。

    酒桌上,觥籌交錯。推杯換盞,氣氛非常熱烈。五人都放開了肚皮,喝了個盡興!

    散席后,喝得暈頭轉向的五人,或坐或躺,非常隨意,這也是包廂的一大特色了,不會有人進來打擾。

    “酒鬼,接下來。你準備怎么安排。準備在襄陽呆一段時間,和我們一起混么?”特立獨行大著舌頭問道。

    “他當然要在襄陽呆著,沒聽他和令狐沖約好的么,那邊要有什么動作了,先來襄陽飄香樓給帶個口信過來。我們當然得在這呆著。至少每天得過來一兩趟。”玩物喪志的神志還算清醒,馬上就提到了接下來可能會發生的任務。

    “令狐沖的任務,沒那么快的,我估計,少說也得十天半個月的,反正,你們先在這等著唄。” 獨孤求醉應道:“不想等就到夢幻找人過來等著就行。這里可是夢幻的老窩,人手非常充足。”

    “你…你什么意思,你又準備開溜么?”玩物喪志說道:“為了兄弟的吸星大法,你就不能消停一段時間?”

    “我也想消停一陣啊!”獨孤求醉苦笑道:“好了好了,我有空就來這飄香樓,反正我就在師門呆著,離這不遠,隨叫隨到,行了吧。最近我要想辦法沖師門試練塔七層,爭取早點把真武劍拿到手里!那個任務可是有時效的,時間很緊張啊。”

    “靠!試…試練塔…第…第七層。”一向南搖了搖那顆大頭,努力地讓自己清醒一點,問道:“是不是…是不是我喝多了,出現幻聽了,酒鬼你…你要闖試練塔第七層?”

    “你沒聽錯,這小在門派里混得牛逼著呢。”特立獨行拍了拍一向南的肩膀,說道:“通關第七層試練塔,獎勵武當最強兵器真武劍!”

    “最…最強兵器?神器呀那是。”一向南死死地盯著獨孤求醉,腦中想的卻是,自己門派里不是也有一把最強兵器么,那柄血刀老祖的趁手兵器血刀,一想到那把刀,一向南的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去吧去吧。趕緊把那試練塔的記錄給拿回來。”玩物喪志開口說道。

    “啥玩意?試練塔還有什么記錄?”獨孤求醉一愣,連聲問道:“是最高層數的記錄么?”

    “酒鬼你真是生活在火星上,上次你闖過了試練塔第五層,將那個記錄給刷新了。前段時間,我們門派的那個猛人,也闖過了第五層,而且,在第六層他闖過的關數比你多,所以那個記錄算是被我們逍派占著了。”特立獨行說到此處,頗有些洋洋得意。 網游之傲視金庸94

    “切!還你們逍派,你丫不說,我都差點忘了你是逍派的了。”玩物喪志看著那副小人得志的嘴臉,馬上開口譏諷道。

    “你…”特立獨行一下就從地上跳了起來,獨孤求醉突然插口道:“別鬧,我想起一件事來了。”頓了一頓,又道:“對了,豬頭,你說的那個猛人,叫什么名字,是上次那個第一個通過第四層的軒轅應天么?”

    “不是他還有誰,你以為這年頭變態有那么多么?”特立獨行不以為然地說道。

    “原來是那家伙。那就難怪了!”獨孤求醉恍然大悟,說道:“就在這次我們挖藏寶圖的時候,我見過他,還跟他打了一架,他的內功修為確實很強。能闖過第五層也不意外。”

    “啥,酒鬼你和他干過一架了,怎么樣,誰贏誰輸?”特立獨行一聽,馬上就來勁了。獨孤求醉微微一笑,卻不答話。

    “快點講啊。別吊我們胃口了。你們兩個變態,到底誰更變態一點。”特立獨行一疊聲地催促道。

    “豬頭,你還問,一看酒鬼這淫蕩的笑容,就知道肯定是他把那軒轅應天干下去了。”玩物喪志笑著說道。

    獨孤求醉點了點頭,說道:“小勝了一招。”

    “哈哈,原來還是你更變態一些!”特立獨行一邊說,一邊躲到了一向南的身后。

    “酒鬼,你覺得軒轅應天這人,怎么樣?”玩物喪志試探著問道。

    “他這人啊…”獨孤求醉抓了抓頭。說道:“和豬頭有點象。比較好勇斗狠。就是有時候有點犯二,我和他算是不打不相識吧。他這人心眼倒是不壞。”

    “丫的,你敢說我犯二。”特立獨行氣沖沖地跑上來論理。

    “好了,你別打岔!”玩物喪志說道:“拿你和你們門派最牛的變態相比。難道還辱沒了你不成。”特立獨行一愣,想想也對,立刻高興了起來。玩物喪志沉吟半晌,又道:“酒鬼,下次你要再遇到那軒轅應天,可得小心一些了。聽說…聽說…唉,算了,沒經過證實的事,還是不要說了。”話到最后。玩物喪志卻還是改了口氣。

    “靠!吞吞吐吐,不象個爺們,想說啥就直說。這里又沒外人。”獨孤求醉看著玩物喪志那德行,忍不住罵道。

    “沒啥好說的。就是如果你下次遇到他,小心點就是了。”玩物喪志瞪著獨孤求醉說道。

    “好啦好啦。知道了。酒也醒差不多了吧。我先回師門了。這段時間我估計得在試練塔泡著了。你們有事就聯系我。”獨孤求醉說著,就朝外走去,過一向南身邊,說道:“向南兄,你最近行程怎么安排。”

    “我啊,不急著回師門,先在襄陽這邊混著,伙計邀請我在這邊多呆一些時候。”一向南說道:“而且,令狐沖任務沒完成,這兩個家伙也不放我走啊。”

    “酒鬼,你受虐狂啊,還準備泡在試練塔里。那里哪是人呆的地方啊!”玩物喪志叫道。

    “唉,現在的內力進境,過第六層我認為難不大,不過,那第七層,可就一點把握都沒有了。時間不多,只好在那試練塔里多磨練磨練了。”獨孤求醉說道:“真武劍的屬性,真的是看過一回就再也忘不了啊,一定得想辦法搞到手!”

    這話聽在玩物喪志的耳中,讓他有了很大的觸動,自己一向認為已經很努力了,可跟這個家伙比起來,還真是差得很遠啊,無怪跟他之間的差距越來越大!特立獨行卻沒想那么多,只是說道:“真的變態,不解釋。趕緊去吧。我們等你好消息。”

    獨孤求醉擺了擺手,揚長而去。留下四個人在房間里,人大眼瞪小眼,剩下的一個濤生云滅,則是獨自一人在發呆,估計腦袋里還在盤算著過幾天拍賣會的事情。

    獨孤求醉走出飄香樓之前,到柜臺那里,補充了一下庫存,直接買了一壇六十年的竹葉青,反正現在他既不缺錢花,又有超級大的儲物手鐲,于是瀟灑了一回。然后又順到那鐵匠鋪去了一趟,進到里面,那劉鐵匠還是一成不變地在那打鐵,見獨孤求醉進來,并沒有停下手里的活,只是點了個頭,打了下招呼。獨孤求醉微微一笑,順手拎出兩壇剛買的竹葉青,放在鐵匠鋪里,算是給劉鐵匠帶的禮物,隨后就穿過前廳,到后進找魚兒水中游去了。劉鐵匠默默地看著他的動作,微不可查地點了點頭。

    在獨孤求醉看來,當初自己剛進游戲沒多久還是菜鳥的時候,這劉鐵匠也算是幫過自己不少忙了,不僅獎勵過他一對護腕,還把自己常用的鐵鎬無償給了他。他是個知恩圖報的人,所以每次來鐵匠鋪,不管有沒有事情要麻煩劉鐵匠,都會放下兩壇好酒。殊不知,他這種無心之舉,卻是讓他贏得了劉鐵匠大的好感。

    獨孤求醉信步到了魚兒水中游專屬的那間冶煉房,還在門外就聽見里面叮叮當當地響個不停,推門進去一看,幾個人正在里面忙的熱火朝天。兩人正在奮力拉動風箱,保持那火爐內的溫。而魚兒水中游,則是揮動著鐵錘,正在敲打著一把兵器,看那形狀,是一柄長劍。

    魚兒水中游拿眼睛示意了一下,讓獨孤求醉先坐著等他一會。然后繼續去對付那把長劍去了。過了好一陣,這才收工,頂著一身的大汗過來了,邊走邊對另外的幾人說道:“好了,先休息一會,你們先揣摩一下,我和我兄弟說點事。”那幾人都是生面孔,獨孤求醉一個都不認識,所以就點個頭打了個招呼。

    “怎么,這種活現在還要你這宗師級鐵匠出手啊。”獨孤求醉指了指那柄長劍,笑著說道。

    “你以為啊,濤生云滅那老小,最近不是要折騰個拍賣會么,囑托我給他打造一批高質的武器出來,都要加一些玄鐵進去。這幾個兄弟,都還沒晉級到鐵匠宗師,我只好辛苦點羅。”魚兒水中游抱怨道。

    “我今天剛賣了一批屬性的武器裝備給他,你要是嫌累,可以去找他說說,減少一些數量。”獨孤求醉毫不猶豫地把濤生云滅給賣了。

    “呵,不早說,我這也忙活好些天了,差不多快趕完了。”魚兒水中游笑道:“你小又在哪兒搞到好東西了?我說,有好玩意別光顧著賣給他啊,也給我留點,好歹也可以做個參考啊。”

    “嘿嘿,這不就是給你送東西來了么!”獨孤求醉邊說邊把那暗器之王暴雨梨花釘給拿了出來,順手遞了過去。

    “這…這…這暴雨梨花釘真的要給我?”看到獨孤求醉真的拿出這種頂級好貨來,魚兒水中游整個人都顫抖了起來,雙手一邊抖一邊接過了那個銀白色的物件。

    “這東西只能發射次,已經被我用光了。已經用不上了,不給你給誰呀。”獨孤求醉說道:“看看你能不能研究點啥出來。”

    “哈哈,以我這宗師級鐵匠的水平,想要把那些鋼釘裝回去,還差得很遠啊。”魚兒水中游搖了搖頭,說道:“不過,能夠時常觀摩這種絕頂的裝備,也許能找到突破鐵匠宗師契機!”

    兩人又隨便聊了聊,獨孤求醉這才出了鐵匠鋪,趕回師門,準備參加試練塔的歷練,想辦法將那柄真武劍給弄到手。

    殊不知,他這一闖試練塔,卻是在江湖引起了一場大風波!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