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網游競技 > 網游之傲視金庸 > ☆、第五卷 第九十七章 通元草
    “酒鬼,別想那么多啦。你要知道,隨著越來越多的人看好并且加入這款游戲,隨之而來的就是大量的現實貨幣注入,游戲內的各種產業,也隨之興旺起來。各類稀有物的價格,居高不下,這是一個必然的結果。”地上的九頭鳥拍了拍獨孤求醉的肩膀,說道:“我們這群最先進入游戲而且已經站在所有修煉者最頂端的人,所擁有的財富,也會以一種驚人的速聚攏。這就是水漲船高了!”

    “哈哈。說的也是啊。”獨孤求醉終于回過神來,笑道:“不過這些東西,都是你們這些高層們考慮的問題,我才不管這么多呢。我只管好好修煉,然后呢,早點把那試練塔第七層給通關了,那時候會獎勵多少積分,多少逆天的寶物啊!哈哈!”

    “你這家伙!能不能不要這么打擊人的!”地上的九頭鳥沒好聲氣地說道:“我們都還在為這第五層第六層奮斗呢,你都上第七層耍去了!大家同樣拜在武當七俠門下藝,怎么差距就越來越大呢!”

    天下無雙突然湊了過來,盯著獨孤求醉,說道:“剛才你不說逆天的寶物,我都差點忘了,這次獎勵的那個通靈玉佩,要不,借我用幾天唄,也好突破一下瓶頸!”

    “那個…還真不行!”獨孤求醉為難地說道:“我最近急需提升實力,要不,過兩個月我再把玉佩借給你用?”

    “你少來,都已經把試練塔第六層給突破了,你還要拼命修煉。這真是要突破第七層的節奏?”地上的九頭鳥也湊了上來。

    “我要在最短時間內。突破第七層。這是真的,這種事情,有必要騙你們么?”獨孤求醉見那兩個家伙不信,只差賭咒發誓了。他不愿意將真武劍的限時任務講出來,就是擔心這兩位同樣是武當第代杰出弟的好朋友,因為這任務,產生一些嫌隙。這天下無雙和地上的九頭鳥,跟那特立獨行等人畢竟不一樣。因為他們同樣有很大機會拿到那師門頂級武器真武劍!所以獨孤求醉對特立獨行和玩物喪志幾人,根本就沒有絲毫的隱瞞,但當前這個場合,卻讓這個事無不可對人言的酒鬼,心底有些犯難!

    “切!你小,這么急著去闖第七層,肯定有鬼。”地上的九頭鳥說道:“難不成,是師門給你派發的什么隱藏任務!”

    “這…”獨孤求醉更加不好措辭,因為這真武劍任務,還真可以算做是隱藏任務。

    “恩?還真是有任務啊。”地上的九頭鳥眼光何等毒辣。看著對方那左右為難的樣,雙眼一亮。說道:“酒鬼,大家都是鐵哥們了,說來聽聽嘛,難道你還信不過我們兄弟兩個么?”

    “九頭鳥,你就別逼酒鬼了,他當然不是信不過我們,只不過,我猜,這任務,說不定跟我們兩個也有點牽連,所以酒鬼這才為難!”天下無雙的話語,和他的劍法一樣犀利,直指本源!

    “唉…好,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我要是再不講,你們可真要對我有意見了。”獨孤求醉無法,只得將這真武劍的限時任務給講了出來。

    “張真人,你為何如此偏心!”天下無雙和地上的九頭鳥同時悲憤地仰天一聲長嘆!

    “靠!就知道你們兩人是這么個鳥反應!”獨孤求醉氣急敗壞地說道:“這個任務,不關張真人的事啊!”

    “不是張真人發布的,那就是…”地上的九頭鳥反應非常迅速,說到這里,拿眼瞟了天下無雙一下。現今的武當派,張真人以下,就是武當七俠之的宋遠橋主事,這任務既然不是張真人給的,那自然就是宋遠橋發布的。而宋遠橋宋大俠,偏偏就是天下無雙的師傅!是以地上的九頭鳥說到一半,連忙停住了口。

    “我說,你們兩個就別在這里亂猜了!得,左右不差這點時間,且讓小弟我細細道來。”獨孤求醉清了清嗓,又道:“這是上次師門任務,魔教的幾個長老摸上山來,偷了我們的真武劍和其他幾件緊要的事物,我費了老大的勁才追回來。接下來的真武劍考驗任務,算是我完成那個超高難師門任務的獎勵了!”獨孤求醉還是耐心將這真武劍任務的由來,給仔細分說了一下,大家都在武當七俠手里同門藝,而且互相之間的關系也都非常好,產生這樣的誤會,畢竟不美!

    天下無雙二人聽著獨孤求醉的講述,這才輕輕舒了口氣,想是心中的那個疙瘩,已經去掉了。地上的九頭鳥突然叫道:“酒鬼你丫的命真好!成天在江湖上歷練,幾個月才回一次師門,這種好事,都能被你給碰上!我和無雙兩個人大部分時間都在師門修煉,居然都錯過了!”

    “這種好事!好個毛線!”獨孤求醉沒好聲氣地說道:“你以為這事容易啊。當初那魔教幾位長老聯手上山,還帶著加了七心海棠的蜈五蟆煙,出其不意之下,將幾位師叔都毒倒了,內力無法發揮,我是運氣好,剛好身上帶著避毒的寶物,沒有中毒,然后,兄弟我一人面對魔教幾大長老,老命都豁出去了,拿那剛得到手的金蠶蠱毒,才將那些宵小之輩盡數放倒,追回了師門遺失的真武劍等貴重物。你以為容易啊!”

    天下無雙和地上的九頭鳥同時倒吸了一口涼氣,那一次的師門任務,他們也都有參與,畢竟魔教搞出了那么大的陣仗,只是沒有趕上深夜突襲那場重頭戲。他們兩人沒想到的是,原來這個任務,期間的環節如此兇險!換做是他們兩人,估計多半是悲劇了!

    “加了七心海棠的蜈五蟆煙,避毒奇寶。還有那天下至毒的金蠶蠱毒。”地上的九頭鳥怪叫一聲。說道:“酒鬼。你確定你和我們玩的是同一款游戲么?”

    獨孤求醉莞爾一笑,天下無雙感嘆道:“也許酒鬼的這條是對的!這才是真正的闖蕩江湖啊!”

    “你們也可以多出去闖闖啊。整日在武當山上潛修,武功進展是不慢,可總感覺少了些江湖味道啊!”獨孤求醉試了給了一個建議。

    “你以為我們不想出去闖么?每個人心里,都有一個仗劍走江湖的俠客夢呢!”天下無雙嘆口氣,說道:“夢幻這么大個攤,哪里走得開!”

    “是啊,偶爾離開幾天還好說。如果長期在外游歷,出了問題找不到人,會很麻煩!”地上的九頭鳥抬頭看著天空,悠悠地說道:“真懷念以前有傳送陣和回城的日啊,不管在什么地方,有事說一聲,隨時就能回來,現在,那該死的馬車,等馬車跑回來。很多緊急的事情可能黃花菜都涼了!”

    “所以,有一得。必有一失嘛。”獨孤求醉笑著說道:“你們現在這位置,位高權重,可有多少人想都想不來呢。”邊說邊瞥了藥醫不死人一眼,那家伙依然保持著先前的姿勢,拿著那個藥方發呆,獨孤求醉有意岔開話題,笑道:“我說藥神仙,你行不行啊,這藥方如此強大,你小大師級別的制藥搞不定這個藥方?”

    “嘿嘿,酒鬼,你也不關心兄弟了。大半個月前,我就已經晉級宗師級的藥師了好不好!”藥醫不死人不再發呆,抬起頭來說道。

    “靠!難怪那兩個家伙一點都不擔心你不了!”獨孤求醉笑罵道:“你這臭小,能你干嗎不,拿著藥方在這里看個不停。”

    “呵呵,放心,能,只是研究一下而已,職業習慣。”藥醫不死人說著,一揮手,白光一閃,藥方消失。天下無雙和地上的九頭鳥幾乎同時松了口氣,要說他們一點都不擔心,那是不可能的,畢竟這關系到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幫派的發展方向!

    “怎么樣?需要哪些藥材?煉制難高不高?”地上的九頭鳥一連聲地問道。

    “等我仔細看一下!”藥醫不死人低著頭,擺弄著藥方清單,邊看邊說道:“黃連、穿山甲、蟬兌…恩,這藥方需要的藥材種類比較多,不過這對于我們幫來說倒不是大問題,絕大多數藥材都有庫存。關鍵是那一款主料,通元草,可有些麻煩。”

    “通元草,以前似乎沒怎么聽說過啊!”地上的九頭鳥沉吟半晌,說道:“看樣,近期我們的主要任務,就是要想辦法將這通元草給搞到手,而且還要偷偷摸摸地進行!”

    “兩位老大,對于這通元草,我倒是知道一些信息!”藥醫不死人身為夢幻的席藥師,整日與藥材打交道的他,自然有他的本領。

    “快說來聽聽!”地上的九頭鳥面露喜色,對這個家伙的表現非常滿意。

    “前些天,我聽到回來交藥材的采藥弟有提起過,在荊南的那一片高級藥田里,似乎是有產出這種通元草,當時因為不知道這藥材的用途,再加上荊南那片藥田,我們幫派最近和聚義堂還在糾紛之中,因此也就沒有安排他們去采集。”藥醫不死人說道:“真沒想到,這一款不起眼的藥材,居然會成為通元丹的主料!”

    “荊南的藥田么?”地上的九頭鳥眼中精光一閃,說道:“那塊藥田聚義堂一直都想據為己有,中間和我們都產生過好幾次摩擦了,只是因為沒有產出什么特別要緊的藥材,所以矛盾并沒有升級!現在看來,這事可有點麻煩啊!”

    天下無雙聽了這些,并沒有接話,低頭沉思片刻,說道:“九頭鳥,我看不如這樣,既然近期還在和那聚義堂糾紛,那不如你就派人將事態和他們鬧大一些,然后我們乘機出手,和他們狠狠打上一場,將那塊藥田徹底占下來。這樣才方便我們以后的采集!注意,在我們完全掌控此藥田之前,切記不要去采集那通元草,以免讓他們產生警覺!”

    “此計大妙!”地上的九頭鳥一拍大腿,說道:“那我們可得好好策劃一下,最快的速將那個藥田給占下來!”

    “還有,派出足夠的人手,全力通元草的產地,將以前沒有尋的區域,全部篩選一遍,特別是那些人跡罕至的深山老林,如果危險系數較大,可以派遣戰斗人員一同前往!”天下無雙繼續吩咐道:“同時,記得保密,通元草這幾個字,只能傳到最核心成員的耳中,其他人員,一概不許透露!”

    “好!我一會就去安排這事!”地上的九頭鳥自然知道這事情的緊急,連忙開口應了下來。

    “好了,這邊的事情已經了了,我繼續去試練塔了。近期我應該都會呆在師門,你們有事情可以給直接聯系我,或者派人到我的住處找我都可以。”獨孤求醉都看在眼里,知道近期可能和聚義堂甚至是聚義堂背后的揮金如土的勢力,會有連場的惡戰,因此交代了幾句。

    “好的!”地上的九頭鳥點了點頭,這一場如果獨孤求醉能夠出手,他心中又多了幾分把握,看著獨孤求醉的背影,輕輕地說道:“酒鬼,這一次,多謝你了!”

    “自家兄弟,謝什么呀!”獨孤求醉起身向外走去,同時將那通元丹拿出兩顆,遞給天下無雙和地上的九頭鳥一人一顆,說道:“見者有份,這丹藥,給你們先用著。能提前一點就多積累一點優勢了。”

    天下無雙愣愣地接過那丹藥,似是沒料到對方會將這么貴重的丹藥隨手送了出來。地上的九頭鳥接過丹藥之后,卻是一把抓向獨孤求醉,叫道:“好兄弟,多給我兩顆嘛。一顆怎么夠用呢?”

    獨孤求醉腳尖輕輕一點,輕巧地一個斜身,躲了過去,然后開口說道:“我一共才幾顆啊,還多給你兩顆,想得美!”

    “那再多給一顆總可以?”地上的九頭鳥現在的表現,哪有一堂之主的風范,如果讓院外面的小弟看見了,估計會驚呆一大片人!

    “少給我來這一套!”獨孤求醉邊向外走邊說道:“這丹藥,一顆的效果可以持續半個月呢,半個月以后,藥神仙肯定已經將那丹藥給煉制出來了。到時候你還不是要多少就有多少!”。)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