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網游競技 > 網游之傲視金庸 > ☆、第五卷 第一百二十八章 打爆
    “歡迎進入血色城堡第三層,是否進行血色試練?”系統的提示音,在獨孤求醉雙腳踏上石板地面的瞬間,就彈了出來。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是!”獨孤求醉狠狠地跺了跺腳,做出了選擇。接下來,那熟悉的咔嚓咔嚓之聲,立即響起,石板路兩邊的石墻上,露出密密麻麻的洞口,大群的怪物,蜂擁而出,三丈寬的路面,即刻被塞得滿滿當當。

    “殺!”獨孤求醉兵刃出鞘,合身沖了上去。再次闖入這第三層的血色城堡,他明顯感覺到,周圍怪物給自己的壓力,比前一次,要小上很多,基本上已經可以很輕松地一路通過了。如果說,上一次是利用高效率的殺傷和極快的速度迅速通過,算是取了些巧,那這一次,就是完完全全地一路正面碾壓過去,沒有絲毫的勉強。九陽神功的突破,內功等級的提升,以及勤修苦練所帶來的力量的持續增長,使得他的實力,再次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手持闊劍的獨孤求醉,非常輕易地殺透了海量怪物的堵截,來到道路盡頭的石屋之前,干脆地闖了進去,面對自己出堡的最大障礙戈登。

    戈登還是和上次一樣的反應,跺跺腳,封元領域隔著老遠就放了出來,直接將獨孤求醉籠罩在內。然后,揮舞著那長柄大斧,殺了上來。

    早有準備的獨孤求醉,闊劍前探,不待那斧頭揮過來,搶先迎了上去,一貼。一引。盡量不給對方發力的空間。雙方立刻殺在一起。戈登將那柄沉重的巨斧。運用得異常純熟,不僅攻擊非常凌厲,回環防守也同樣很是到位,不給對手留下可趁之機。

    實力大進的獨孤求醉,倒也不急不噪,一邊憑借自身的力量和對手周旋,一邊尋找那套斧法中的破綻。力量的提升,連帶著讓他在封元領域的壓制之下。身法依然靈活,一時半會之間,戈登也拿他沒有辦法。

    鏖戰良久之后,獨孤求醉終于尋到機會,趁著戈登招式用老之際,猛然將左手也握上了劍柄,改以雙手拿劍,一劍劈出,奮力一擊,用出了全部的力量。

    當的一聲爆響。這是雙方首次以硬碰硬,倉促變招的戈登。斧頭被一股大力一彈,不受控制地向上方揚起。獨孤求醉卻也同樣不好受,那戈登的力量可真夠大的,自己有心算無心,全力一擊之下,依然沒有占到一絲便宜,還將自己的雙臂都震得酸麻無比,不過,他的目的卻也達到了,只見他左手忽然松開,右手強忍著不適,手腕倏地一抖,以強勁的腕力,帶動急速下沉闊劍,迅捷無比地向著斜下方直刺而去,劍尖直指對方的肋下死角。

    這還是開戰以來,獨孤求醉首次取得的主動。戈登也很是了得,上揚斧頭來不及回防,居然大吼一聲,生生以雙臂神力,將斧頭的長柄拖了下來,千鈞一發之際,以斧柄堪堪擋住急刺而來的闊劍。

    獨孤求醉毫不氣餒,他的反應同樣迅速,抓住機會,順勢將闊劍收了起來,腳下發力一撐,向著戈登的身前直撞了上去,悍然以一雙肉掌,對上了全副武裝的咯噔。

    這副拼命的氣勢,果然有效!戈登的反應,依然在獨孤求醉的預料之中,只見它眼中的紅光一閃而逝,斧頭再次上舉,渾身鎧甲上紅光一閃,一道巨大的火陣,突兀地由上而下蓋了下來。大招地獄火,再次登場!

    “嘿嘿!早就等著你這一招呢!”獨孤求醉雙掌向著戈登的鎧甲上猛力一擊,純粹的剛勁發出,雖只造成了不多的傷害,但他終是借到部分力道,向著后方急退。同時,雙腿也是用力蹬地后躍。有了準備的他,這次終于發現,在紅光閃起地獄火落下的時候,一直壓制著自己內力無法發揮的封元領域,真的消失了,在領域消失的瞬間,自主運行的九陽神功便功行全身,并在獨孤求醉的刻意引導之下,力灌雙腿,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倒縱而出,安全脫離地獄火的傷害范圍。

    看著高舉斧頭渾身火光繚繞的戈登眼中那種驚愕的表情,獨孤求醉心情大好,趕緊抓緊時間催動真氣在體內全速運轉,重點將雙臂溫養一番,畢竟,這還只是躲過其中的一大殺手,后面的戰斗,還得繼續!

    隨后,獨孤求醉驚喜地發現,戈登的地獄火放完之后,再次沖上來戰斗之際,并沒有立即將封元領域再次釋放出來,看來戈登這兩種大招之間的切換,也并不是隨心所欲的,既然這樣,那他當然就不客氣了,趁著內力未被壓制,十二重的九陽神功全力發動,每一次出招都蓄足了力道,頓時如虎添翼如魚得水如豬添肺,與戈登正面相抗打得難解難分。

    有了內力做支撐的獨孤求醉,顯然已經不是眼前這個僅僅是力大無比的戈登所能抗衡的了,短短的幾個來回之后,就將對方打得左支右絀,斧法散亂再不復章法。

    一直到狼狽的戈登再次成功釋放出封元領域,獨孤求醉這才略略消停了一下,便是這一會會的功夫,對這個BOSS造成的傷害,就遠超先前那么久的苦戰。人元境八階的內功修為,果然不能等閑視之。

    接下來的戰斗,便陷入了這種循環之中,戈登完全被獨孤求醉牽著鼻子走,非常無奈地按照這個惡性的循環繼續著,它又不能不這樣,因為長柄的斧頭殺傷力雖然驚人,但作為長兵器,缺點就是不能讓對手近身,否則那斧頭將再無用武之地,于是,獨孤求醉苦戰良久費盡心機找到破綻貼近戈登之后,這戈登便只能無奈地放出地獄火來驅退對方,然后,在封元領域再次釋放之前,再次慘遭內力充足的對手一頓狂攻。

    這一番苦戰,一直持續了一個多時辰,最終獨孤求醉還是憑借針對性的戰斗策略,以及他那頑強的意志力和戰斗力,生生把這個強悍的戈登給磨死了。

    “哈哈哈哈!終于弄死了這個變態的家伙!可真不容易啊!”獨孤求醉雖然渾身疲累無比,但心情顯然非常暢快,不僅是為了那大爆了一地的各種裝備寶物,也為了自己終于能夠順利離開這血色城堡,在真武劍任務期限之內,趕回師門去闖那試煉塔了。

    獨孤求醉迅速將地上的所有的戰利品一掃而空,來不及仔細清點查看,便走向那石屋中的那道門,根本不用細看都知道,這戰利品,肯定了不得,畢竟這戈登可是作為第三層的守關BOSS,實力又比第二層冰后王高出不少,爆出來的物品,品質絕對不凡。

    獨孤求醉仔細看著眼前的那道石門,厚重結實,蠻力顯然無法打開,最終只得老老實實在那一堆戰利品中,找出一把生了銹的鑰匙,打開了那道石門的機關。

    軋軋的聲音響起,這道石門緩緩打開,露出一條長長的甬道來。獨孤求醉耐著性子,又多等了一會,沒有再聽到其他聲音,這才小心地進了那條甬道,沿著石梯斜斜向上,一直走到盡頭,看到前方逐漸明亮的通道,獨孤求醉不自覺地加快了步伐。

    這道石門,果然不負獨孤求醉的期望,是通向血色城堡外的一條通道。

    “哈哈,終于出來了。走,先回師門!”獨孤求醉運起輕功,穿過城堡前的那片廣場,出了那道天然的門戶,沿著來時的路,飛速遠去,身影迅速消失在大山之中。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