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側心術 > 第010章
    雖然童言三人一直保持著高度警覺,但就算在這樣的高強度監控下,一周時間已過去五天,她們依然連嫌犯的影子都沒有見著。

    連栩從來喜怒不形于色,童言對嫌犯縝密的性格也有所判斷,倒是楊新顯得尤其失望。

    讓他頗為不解的是,時間越來越少,童言的表情卻越來越平淡,已然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

    又是一天毫無所獲后,楊新對此次事件的興趣終于告罄,斜眼盯著身旁的童言道,“你到底怎么打算的?”

    “什么怎么打算?”童言似有不解,眼神依然緊盯著車外的某一個方向。

    “別告訴我你沒后招,這都最后一天了。”他不相信,一向頗有主見的童言會真的就這樣放棄。

    不料童言卻完全沒有接茬的想法,“這不是還有一天嗎?”

    不急,和嫌犯比耐性,誰先動搖誰就輸。

    太陽再一次落山后,連栩也帶著大肉包如期而至。

    人說時間是把殺豬刀也不無道理,經過一周的摧殘,現在的童言已經完全不再注意形象,接過兩個包子就開始吃,一邊吃著,還一邊含糊不清地問他,“今天這是什么餡的?怎么味道怪怪的。”

    “哦,”連栩嘴角帶笑,狀似隨意道,“芥末蟹黃餡的,好吃嗎?”

    輕描淡寫的語氣好像在說今天天氣不錯一般。

    “噗——”

    連栩開口的同時,童言也感受到了口腔里傳來的嗆鼻辣味,一個干嘔就把嘴里的殘渣統統吐進了塑料袋。

    盡管如此,她還是被這突如其來的辣味嗆得眼淚直流。

    連栩悶笑不止,從包里掏出一瓶早就備好的礦泉水遞過去,“夸張了吧,我沒說之前不是吃得挺香的嗎?”

    童言抿了口水,冷冷瞥他一眼,“這幾天還真是辛苦你了,變著法子坑我。”

    玩笑開完了,連栩這才笑嘻嘻地拿出埋在背包深處的兩個正常肉包遞給她,“我這不是看你這幾天壓力挺大的嗎。”

    童言不語,卻還是默默接過了包子吃起來。

    連栩說完后就抬眸朝窗外看去,車內重歸寂靜。

    這幾天雖然童言沒有表現出來,但他也感覺到童言越來越寡言,臉上的笑容也越來越少了;他對人面部表情的分析可能不像童言那么準確,但也能隱約看出她的悶悶不樂。

    時間越來越少,就連他這個局外人都感覺到重重壓力,更不用說爭取到這一周之期的童言本人了。

    童言吃得很快,給自己塞了滿嘴的包子,連說話的念頭都沒有。

    確如連栩所說,時間所剩無幾,她雖然表面上與平時無二致,但心中的緊迫感已經襲上心頭。

    太陽徹底落了山,住戶樓里已有幾家亮起了燈,這其中也包括了秦典家里。

    連栩垂眸,看來今晚他們也不會有所動作了。

    他下意識轉過頭看向身旁滿嘴油光的女人,余光卻突然閃過一抹似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連栩動作一滯,定睛望過去,便看見一襲黑衣的高挑男子。

    男人形色匆匆,背著一個Gucci的寬大單肩包,暗黃的燈光照的他的臉忽明忽暗,卻還是能依稀看出他與周圍行人不同的氣質,鶴立雞群。

    連栩眸色微閃,嘴邊勾出一抹笑意,“嫌犯出洞。”

    童言猛地抬起頭來看向大樓入口處,死命盯著剛出來的黑衣男子,眼神一動不動,艱難地吞下了口中最后的食物,立時開口,“就是他,快跟上!”

    一邊說著,她一邊掏出手機給董任峰發去短信,【發現嫌疑人,已跟梢。】

    連栩笑意沉沉,在目標男子上出租車后緩緩跟了上去,末了還偏頭打量一瞬身邊眼睛發亮的童言。

    一周的辛苦總算沒有白費,隨之而來的,是連栩越來越熟練的跟車技巧。

    他掌控著與目標車輛的距離,熟練地打著方向盤,一邊緩緩開口,“這個時間出門,他是要去干嘛?”

    “他不得不做的事……”童言暗暗思忖,離案發足有兩周,嫌犯這個時間出門,能做的事還真不少。

    腦中卻突然閃過男人身上那個碩大的名牌包。

    是證據!

    “他去銷毀證據了!”童言高聲道。

    連栩臉色微動,又捏緊了方向盤一分,緊盯著前方不遠處的目標車輛,不自覺有些緊張。

    車上兩人皆無跟蹤罪犯的經驗,僵持之際,童言手上的電話突然鈴音大作。

    屏幕上顯眼的“董隊”二字將童言飄遠的思緒扯了回來,她很快滑動屏幕摁下揚聲器,“董隊。”

    “在哪?”電話那邊的人似乎也有些手忙腳亂,背景是嘈雜的腳步聲,應該還在局里。

    童言抿了抿唇,努力回憶著剛才路邊一閃而過的路牌,“淮海路高架橋,目標正往塔子山方向行動,我懷疑他是想去銷毀證據,塔子山附近有什么垃圾廠么?”

    “塔子山……”董任峰沉吟片刻,“應該是豐田里,那邊有一個垃圾即時處理站,也是離秦典家最近的站點。”

    “應該沒錯了,”童言語氣有些急促,“你們什么時候到?”

    董任峰那邊頓了一秒,很快道,“我們從局里過去,最少還需要半個小時,你們跟緊一點,但記住,我們到之前不要暴露,對方是殺人犯,你們兩個沒有自保能力,不要強出頭。”

    話音未落,前方的出租車突然在一個閘道變了方向,轉眼便下了橋。

    童言趕緊掛斷電話,朝旁邊的連栩指著路口,“他們下橋了,快變道!”

    連栩也發現了這一情況,連轉向燈都來不及打,急轉方向盤向右邊拐去。

    突然的變道立時引來了身后車輛的一陣喇叭聲,輪胎在瀝青道路上的快速轉向也傳來一陣刺耳的“嗞”聲。

    好容易才重新跟上目標車輛,連栩松了口氣,“這是去垃圾場的方向嗎?”

    “我又不是本地人,”童言忍不住白他一眼,“從橋下走能去豐田里嗎?”

    “豐田里?”連栩點了點頭,“殊途同歸,去豐田里大概有十幾條路線。”

    頓了頓,他又狐疑道,“是發現我們了嗎?這人轉向這么突然。”

    “應該不是,”童言打量著前方已經起步的出租車,又看了看剛才打開的手機地圖,“大致方向還是豐田里的回收站,嫌犯反偵察能力很強,這應該是他謹慎所致。”

    連栩放下心來,只是暗暗把車速提了起來,又與前方的目標車輛縮短了一個車位。

    錯過今天,不知道還要蹲多久才能等到下一次機會,這次就算是被發現了,也不能跟丟。

    這也是童言的想法,嫌犯如此謹慎,今天之后應該很長一段時間都不會再出門了。

    幸運的是,似乎真如童言所說,嫌犯真的沒有發現他們,剛才只是他的虛晃一招。

    兩人提心吊膽一路,終于在十幾分鐘后跟車到達了豐田里的垃圾處理廠。

    男人在垃圾站門口就下了車,身側寬大的深藍色大包也還在。

    他小心地把包護著,抬步走了進去。

    連栩把車停在離垃圾站一個路口的地方,剛一熄火童言就打開車門跑了出去。

    他趕忙抽出鑰匙,一邊摁下鎖門鈕一邊趕上她,拉住了她的手,“你干嘛,董隊他們還沒到。”

    童言一把甩開他的手,“晚一步都有可能失去證據,真等他們過來就來不及了!”

    說罷也不理連栩,徑直往垃圾站的方向跑去。

    連栩無法,只得邁開步伐向她追去。

    兩人剛一踏進垃圾場就看到了不遠處的嫌犯,幸運的是,他似乎還在搜尋著最佳處理地點,并沒有直接處理包里不知名的證據。

    他們快速移動到一排垃圾車前,藏身于其中兩輛之間,站定便開始往不遠處的嫌犯背影看去。

    車身之間的空隙有些小,呆的時間越久,鼻尖傳來的酸臭味也愈發濃重,但兩人似乎對此毫無覺察,時刻注意著男人的動靜。

    遠處的路燈影影綽綽,連栩抽空拿出手機給董任峰撥去電話。

    半晌,電話終于接通,那邊傳來了董任峰低沉的嗓音,“喂?”

    “董隊,我們已經到垃圾場了,嫌犯可能要銷證了,你們還有多久能到?”

    董任峰那邊頓了一秒,似乎是在看時間,開口道,“大概還需要7、8分鐘,你們不要打草驚蛇,這次一定要抓到切實證據。”

    連栩還沒來得及應聲,這邊童言已經動了。

    耳邊也同時傳來熟悉的女聲,

    “他在掏東西了。”

    作者有話要說:  今天就這么多吧,我的搞巧班子來捉我了,他們不讓我碼字!要怪就怪他們!!

    久久扔了1個地雷

    感謝~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