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側心術 > 第18章 018
    在童言兩人拿著于仁波的證詞火速趕往警隊的同時, 董任峰也打來了詢問調查進程的電話。

    幾人一合計, 決定同時前往李翰宇所在的花店做最后的確認。

    改變車身顏色的辦法有很多種,甚至有可能是李翰宇直接換了輛車過去,盡管這種可能性不大,畢竟買車是要被記錄在案的。

    而如果李翰宇真的改變過車身顏色,就算他現在已經換回了本身顏色,車尾的劃痕也不會騙人。

    秦典每天都在他們的嚴密監控下, 而李翰宇自事發后就沒再回過花店。也就是說, 就算他將車身顏色換回白色,車尾的小細節也不會引起李翰宇的注意。

    去花店的路上,時間顯得尤為漫長,路上接連的幾個紅燈都讓人有些著急上腦。

    童言兩人下車的時候董任峰和楊新已經到了。

    幾人一齊走進花店,玻璃門上的風鈴叮叮作響,各樣的花香撲鼻而來, 瞬間沖淡了些他們的緊張情緒卻又帶來一絲微妙的不安分。

    董任峰走在最前面, 朝一臉笑容的店員小姑娘掏出了警員證, “我們是刑警大隊的, 這里是李翰宇的店對嗎?”

    年輕小姑娘只是個兼職生,哪看過這樣的架勢,連忙點頭,手心都已經出汗了。

    “能告訴我們他的車在哪嗎?”楊新看到面前清秀的小姑娘被五大三粗的董任峰嚇得話都說不出來, 朝店員笑了笑, 盡量讓自己看起來和善些。

    店員摸了摸腦袋, “店長的車一般停在后院, ”又指了指旁邊的側門,“你們可以從這進去看。”

    這次沒什么意外,他們成功見到了李翰宇的白色SUV。

    正如童言所料,車身是白色的,秦典不會放任李翰宇犯這種低級錯誤。

    她來到車尾,一邊回憶著劃痕的大致位置,一邊伸手摸去。

    不多久,她便在原本平滑的車身表面上觸到一處明顯的凹面。

    就是它了!

    “這就是案發現場的那輛車!”童言立時開口,聲音篤定異常。

    董任峰表情松了松,立馬撥出電話,“可以抓人了。”

    看樣子是在通知盯梢的同事。

    回警局的路上,楊新自告奮勇地坐到了童言身邊,“你給我說說,這個案子到底怎么回事?雖然我們找到證據,但他到底是為什么要殺死辛雨晴,又是怎么殺死她的?”

    “辛雨晴應該是撞破了秦典的非法勾當,事后又一直用這件事情威脅他讓他每個月給錢。從銀行流水可以看出來,上個月的不明賬款的數目是平時的十倍不止,應該是辛雨晴獅子大開口了,秦典實在不想再受她掣肘,于是就動了殺機。”童言眼睛看向窗外,輕聲說著。

    這個世界上,每一件事都有它的原因,只是看她能不能找到罷了。

    “秦典應該是之前就已經殺人的想法了,他在整個案件中都做出了非常精妙的部署,只可惜……”她勾了勾唇,“孟澤希打亂了他們的部署。”

    不知何時開始,窗外下起了雨,淅淅瀝瀝的雨水滑落在玻璃窗上,似有一絲陰郁,覺得有些悶,童言將車窗搖下,露出一絲縫隙。

    “案發當晚,秦典按照計劃讓李翰宇出門做準備工作,十點左右用自己的名義約了辛雨晴出來喝酒,為了制造完美的不在場證明,他甚至引來了從未去過自己家的女友,做出吵架和好的假象打電話給死者說自己去不了了。”

    “在秦典和李翰宇的預想中,辛雨晴第二天還要上班,接到秦典電話后應該會馬上回家,所以李翰宇便從十點半開始就一直埋伏在子堂南街沒有攝像頭的路口,等待辛雨晴的到來準備下手。”

    “秦典的準備非常充足,甚至利用在機構碰到的于仁波做了假牌照,還給車身換了漆想掩人耳目。”

    “他們沒想到的是,辛雨晴根本不按常理出牌,可能是覺得都到酒吧了,還不如碰碰運氣釣個有錢人,然后她就碰到了孟澤希,這也可能是秦典計劃中唯一的誤判,讓李翰宇在街口多等了接近兩個小時。”

    “在這兩個小時中,李翰宇精神一直處于高度集中的狀態,對周遭事物的靈敏度極高,于是他將車內散發著濃重氣味的花搬到了后備箱,這也是為什么車尾會有一道這么明顯的刮痕,就是被花盆劃到的。從剛才摸到的凹面大小來看,和他店里的花盆沿邊寬度是吻合的。”

    “我們在李翰宇身上搜出來的麻繩的確就是作案工具,但又不僅僅是麻繩,還有一條絲巾,愛馬仕今年的新款花色。之前我和李翰宇聊天的時候問過他,人那一瞬間的反應不可能說謊,他的確近一年都沒有逛街或購入奢侈品了。那么這條絲巾只有可能是屬于死者的。”

    “也是因為隔了這條絲巾,所以麻繩上沒有搜到死者的皮肉組織。我們從監控錄像上根本看不到死者的絲巾,同理從背后攻擊死者的李翰宇也一定沒有看到她的絲巾,匆匆勒死辛雨晴后,他看到了死者脖子上的絲巾,害怕爭斗中在絲巾上留下什么痕跡,便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拿走了絲巾。”

    “這兩個人應該都是初次犯案,秦典主導,李翰宇只是執行者,各處留下的紕漏,比如絲巾比如車尾的痕跡和拙劣的毀證方式,幾乎都是李翰宇留下的,而秦典這個人……”

    童言頓了頓,“非常不簡單,逮捕他們后,對秦典的指控應該還會再多一條。”

    “多一條什么?”楊新眨了眨眼。

    “數目驚人的不正當得利。”童言啟唇,陰天的光線打在她臉上竟有種別樣的朦朧。

    她心里清楚,這樣的大筆金額進賬,除了毒品別無他物。

    話音剛落,楊新甚至還沒來得及收斂自己張大的嘴,董任峰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將車上幾人的倦意盡數打散。

    他戴上藍牙耳機才接通了電話,“喂?”

    耳機聲音開得很大,后座的童言甚至能聽到那邊的騷動,她不自覺緊張了起來,心中多了一絲不安。

    下一秒,董任峰猛地踩下剎車,車上三人無一例外向前傾去,身后也頓起一片喇叭聲。

    “我馬上過來,你現在去小區監控室調監控,快!”董任峰只停了一秒,馬上朝電話那頭的人說著,又立馬踩下了油門并打轉方向盤掉頭。

    看到方向有異,楊新警覺性極高,立馬開口,“出什么事了?”

    “秦典和李翰宇跑了。”董任峰收緊下顎,嘴抿成了一條直線。

    “什么??跑了?!”楊新整個人恨不得蹦起身來,如果不是礙于車內的狹窄空間的話。

    連栩愣住,童言的臉色也并不好看,但至少還能控制住自己的面部表情。

    半晌,連栩沉聲問:“怎么回事?”

    “這兩個人從昨晚回家就沒再出門過,”董任峰頓了頓,“至少我們的人沒有看到他們出門。剛才我通知小李抓人,他們上樓敲門的時候就沒人應聲了,后來找物業拿了備用鑰匙進門才發現家里根本沒人,衣柜和保險柜都被清空了,擺明是一副跑路的樣子。”

    “秦典的車還在車庫嗎?”童言立馬問。

    “還在,小區只有這一個進出口,我已經讓小李去查監控了。”

    “還有機場,火車站和巴士站,”童言道,“特別是機場。他們這個時間跑路肯定是覺察到我們已經拿到關鍵性證據了,很有可能逃出國。”

    連栩頷首,臉上也有一絲不易察覺的陰沉,“查一下去泰國的航班。”

    每個月都有這么大筆流水的進賬,秦典背地里見不得人的勾當一定是穩定且暴利的生意,那么最有可能的,就是販毒。

    而毒品交易泛濫且不需要簽證的國家,泰國是首選。

    童言卻搖了搖頭,就算秦典是做毒品交易的,也不一定會去泰國。對于他這樣謹慎的人來說,最好的選擇,是逃到與中國沒有簽署引渡條約的國家。

    董任峰利索地將車停在路邊,“老楊你來換我,我打幾個電話。”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內,車里只有董任峰沒斷過的通話聲。

    安排機場海關等過關要點的嚴密監察,幾乎給局里所有人都安排了相關任務,童言幾人只是在車上聽他打電話都能想象到局里現在手忙腳亂的畫面。

    但這仍然不夠,如果秦典兩人是打車或租車離開臨遠市,他安排的這些事情就都成了無用功。

    這個案子至今為止拖了大半個月,如果真讓這兩個人跑了,誰能甘心?

    就在這樣緊張的氣氛中,幾人終于到達了秦典的公寓。

    正如董任峰所說,衣柜和保險柜里空無一物,但依舊能從散落在地上的衣架和屋內各處的凌亂程度看出兩人的跑路的決定應是臨時做出的倉促之舉。

    童言在屋內搜尋片刻,眼神落到還未來得及關閉的電腦屏幕上。

    她甚至連手套都來不及戴上便直接握起鼠標打開了桌面上唯一的瀏覽器,點開歷史紀錄。

    連栩注意到童言的動作,很快靠了過來。

    下一秒,兩人眼前出現了一長串購票網站的歷史紀錄。

    網站的名稱最后明確地道出了秦典的目的地——塞班島。

    童言眼神微縮,果然,這個人是想潛逃到無法引渡回國的國家。

    這顯然是個考慮良久卻也匆忙的決定,前往塞班島不需要簽證,卻又屬于美國的管轄范圍,很明顯,美國目前尚未和中國簽署引渡條約。

    她立馬起身喚來董任峰,“機場那邊有消息了嗎?秦典和李翰宇早上剛剛定了去塞班島的機票!”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