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側心術 > 第34章 034
    按照規矩, 盡管李捷已經伏法,但相關人證物證也需要重新審理一遍, 第二天, 董任峰便前往了李捷城郊處的老宅,想找李捷的父親李東,進行最后細節上的確認。

    李東看到董任峰一行人時似乎并不太驚訝, 只微微嘆了口氣就順從地跟著他們來到了警局。

    李東和遠城工地的經理提供的照片上相差無幾,但眉間的疲態卻讓他整個人看起來老了十歲不止。

    這次給他做筆錄的依舊是童言、楊新和連栩三人,只是這回童言一進屋就繞了個彎站到了楊新身旁, 對連栩一副避之而無不及的態度連楊新都能窺探一二。

    楊新看了看身旁一臉不自在的連栩, 忍不住斂眉偷笑片刻。

    這人怕是又犯老毛病了。

    連栩在日常工作中也能算上兢兢業業的了,但在警隊中人緣一直不好, 除了他和鄧明凡基本沒人搭理他, 就是因為他嘴賤的毛病, 總是一兩句話就能把天聊死。

    這不,肯定又把童言得罪了。

    李東的供詞沒有太大問題,和李捷昨天的口供一般無二,基本沒什么破綻,也沒什么其他值得懷疑的地方,甚至沒有規避自己想要包庇自己兒子吸毒的事。

    只是當他聽到李捷肇事逃逸和謀殺未遂后表現出一抹悲痛, 老淚縱橫道, “我跟他說過好多次了, 讓他戒毒戒毒戒毒, 那東西碰了準完, 他就是不聽!吸毒的人哪有什么神智可談啊!”

    頓了頓,又小心翼翼地問楊新,“警官,像我兒子這樣的,一般要判幾年啊?”

    “如果所有情況屬實,并且沒有其它隱瞞……”楊新頓了頓,掙扎片刻還是決定如實告訴老人,“肇事逃逸造成重傷,量刑是三至七年;蓄意謀殺未遂是三至十年。”

    李東桌下的手顫抖不止,淚水越流越多,聲音也哽咽起來,“是我的責任,是我的責任啊!如果當初我不因為工程上的事情疏于管教,他也不會染上這樣的惡習,我……我……”

    盡管三人過去都見過無數次這樣的場景,但每次到這個檔口,也會忍不住感同身受。

    和大多數人想得不同,這類事情并不會因為頻繁得看見就變得無動于衷;恰恰相反,越是見多了這類事,他們的感觸就越深。

    每一個案件背后都有不同的故事,每一個故事也都會有不同的誘因。

    童言嘆了口氣,似是不想再聽老人家更多的哭訴,率先抬腿走了出去。

    每次這種時候,他們都會感嘆,早知如此何必當初;但當初的事情又有多少是能控制的住的呢?

    出門沒走幾步,童言就碰上了迎面而來的董任峰。

    董任峰手里還拿著案卷,疑惑地問她,“里面已經結束了?”

    “還沒,”童言搖了搖頭,不想在這個時間打擾到里面泣不成聲的老人,轉移話題道,“你呢?肇事車輛檢查完了嗎?”

    董任峰隨意地點了點頭,“差不多了,你想去看看?”

    “不了。”童言擺了擺手,剛才李東的哭訴讓她有些提不起勁來,現在只想去休息休息。

    說完,她和董任峰點點頭算作招呼,抬步走回了自己的座位。

    她本以為國內這樣的案件會少一些,但至少現在看來,有人的地方就有犯罪,不管是哪里都一樣。

    這段時間接二連三的事件讓童言感到疲倦,而她昨天的誤判也證實了自己思維的混亂。

    她又重重嘆了口氣,突然有些懷念起在美國的那段時間,那時至少每一個案件結束她都會得到一段假期。

    最后案件的走向童言無從得知,但李東走時的佝僂背影卻映在了她的心上,久久不能散去。

    中午吃飯時間,連栩輕手輕腳摸到了童言邊上,小心翼翼地試探道,“走嗎?一起去食堂吃飯。”

    童言眼都沒抬,直接忽略了他,起身就往外走去,儼然是把連栩當作了透明人。

    鄧明凡看出兩人間氣氛的不對勁,擠眉弄眼地湊了過來,“你咋招小童了?”

    雖說以前這兩人就老在抬杠,但連栩遭到這樣的冷遇還是頭一回,明眼人都能看出些什么。

    連栩幽幽嘆了口氣,“老毛病犯了。”

    鄧明凡夸張地倒抽一口冷氣,“你平時嘴賤聊聊我們也就算了,人家小姑娘家家的,哪禁得住你這張嘴?”

    連栩欲哭無淚,“我看她昨晚情緒不怎么好,這不是想逗逗她嗎?”

    沒成想沒逗成她,倒是把自己玩垮了。

    最重要的是,正事都還來得及沒說。

    鄧明凡對連栩的說法嗤之以鼻,“你得了吧,我現在要和小童統一戰線,你中午自己去吃飯吧,我去找小童了。”

    說完也不等連栩說話,小跑著就往童言的方向跑去,嘴上還嚷嚷著,“小童!等等我!今兒鄧哥請你吃飯!”

    連栩吸了吸鼻子。

    這人連昨天他到底說了什么都沒問,就直接和童言統一戰線了?

    無奈地嘆了口氣,他拿著飯卡走向食堂,一進門就看到了相談甚歡的童言和鄧明凡。

    鄧明凡顯然也看到了連栩,卻連一個眼神都沒有施舍給他,輕飄飄就移開了目光。

    這邊童言卻沒有錯過鄧明凡眼中一閃而過的戲謔,下意識往門外望了望,又立馬收回了眼神,比鄧明凡的眼神還要冷漠。

    鄧明凡扒了口飯,滴溜溜的眼珠轉個不停,閑聊似的開口道,“小童這幾天累壞了吧,案子一件接一件的。”

    “還好。”童言笑了笑,看著狼吞虎咽的鄧明凡似乎食欲都變好了些,也學著他的樣子扒起飯來。

    鄧明凡繼續道:“之前看你老是一個人吃飯,以后跟著你鄧哥。不是我說,食堂的阿姨看到我都是滿滿一大勺,只有多沒有少!”

    童言被他驕傲的語氣逗笑了,“好,那以后全靠你了。”

    鄧明凡見她終于有了笑臉,心里松了口氣,手上把自己盛的湯遞了過去,“沒問題,你多吃點,每次看到你們這些女同志細胳膊細腿的我就慎得慌,還是要多注意注意身體啊。”

    童言順水推舟地接過碗喝了兩口,心里的壓抑被鄧明凡的插科打諢吹散了不少,臉上也自然而然地多了幾絲笑意。

    見童言神色越來越放松,鄧明凡幽幽嘆了口氣。

    這聲被他刻意放大的嘆息聲也如愿以償地得來了童言的側目,“怎么了?”

    “小童啊,”鄧明凡撓了撓肉乎乎的臉,“連栩昨天是不是招你了?”

    童言臉色立時淡了下來,默默夾了塊西蘭花放入口中,卻把那碗湯放遠了些。

    明顯是一副不愿多言的模樣。

    鄧明凡也是個人精,此時見了童言的態度還有什么不明白的,忙擺手道,“你放心!你鄧哥絕對不是來幫他當說客的,我百分之百站你這邊!”

    他搓了搓手,繼續道,“小連這人就是嘴賤,別看我這樣,我也深受其害啊!”

    童言挑眉看了看他,仍沒有開口的意思。

    “雖說他沒什么惡意是吧,”鄧明凡邊說邊觀察童言的臉色,“但有的時候玩笑開過了真的挺讓人糟心的,像他這樣的人,我們就應該孤立他!”

    許是鄧明凡夸張的義正言辭表演太過逼真,童言再次被他逗笑。

    鄧明凡對童言朝連栩的方向使了使眼色,同仇敵愾似的說:“你看他,就活該一個人吃飯!”

    童言再也憋不住,下意識彎了彎眉,笑道,“行了,你也別在我這演戲了,我和他本來就只是普通同事,也不需要有搞好關系的說法。”

    鄧明凡馬上領悟到童言的意思,用同情的眼神看了眼一邊顯得尤為落寞的連栩。

    童言不再說話,最后吃了兩口飯,端起餐盤起身看了眼一臉神游的鄧明凡,“我先走回辦公室了,有點困。”

    鄧明凡以最快速度把餐盤上剩余的食物盡數扒進口中,鼓著腮幫子就跟上童言,含糊不清道,“等等!我跟你一起!”

    兩人經過連栩時,帶起了一陣風。

    ……一陣透徹心扉的凜冽寒風。

    連栩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腦海中浮現出昨晚吳宗霖看向童言的眼神,不自覺耷了耷眼皮。

    先不說童言昨天的推算有沒有出錯,但吳宗霖那個眼神……

    他真有些放心不下。

    他沒有確鑿的證據,這也是為什么昨晚他沒有對童言明說,而是想以閑聊的方式側面提醒提醒她。

    又想起今天童言一上午對他的漠視態度,連栩就有些頭痛。

    關鍵時刻他怎么就又犯病了呢。

    只是誰也沒能想到,沒等連栩想好要怎么緩和兩人的關系,在李捷案件開庭的前兩天,局里突然發出通告——

    董任峰被撤職了。

    理由是,濫用職權。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