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側心術 > 第35章 035
    這通告下得突然, 連董任峰自己都沒有提前得知信息。

    突如其來地,上頭的指令就來了。

    不止童言和連栩,全隊人都陷入了惶恐。

    董任峰在隊里的領導能力不必多說, 多年的工作下來, 給所有人的印象就是不近人情又鐵面無私,辦案出隊也全靠確鑿的證據,何來濫用職權一說?

    楊新第一個表達出自己的不滿, 拍案而起,“怎么回事?林局搞錯了吧?誰干這樣的事頭兒也不會干啊!”

    “是啊, ”鄧明凡撅了撅嘴,“我們最近接連破獲兩起案件, 董隊忙得不可開交, 哪來的時間濫用職權?!”

    童言被這一消息驚得半天回不過神, 下意識朝另一個知情人看去。

    這也是連栩惹惱她之后, 她第一次正眼看他。

    連栩的目光同時落在童言身上, 四目相對, 兩人分別從對方的眼中看出了陰謀的意味。

    這件事明明可以靠后面的蓄意謀殺定罪,為什么現在會突然下來撤職的指令?

    如果董任峰被撤職了,那么吳宗霖呢?

    盡管是突然的指令, 但董任峰看上去并不顯惶恐, 甚至還有些松了口氣的意思,悶聲不響就收拾起桌子來。

    楊新看到董任峰這副認命的模樣, 氣不打一處來。

    “頭兒!”他疾步走到董任峰桌邊, 一手拉住董任峰收拾東西的寬厚臂膀, “你這是干什么?我們都相信你不會做這樣的事!”

    “是啊董隊,我們聯名上訴!”

    “就是!董隊別擔心,哥們幾個都相信你!”

    “上面是不是想安排人過來?才特意找了這么個借口?”

    質疑聲源源不斷,看不過去的幾個人都嚷嚷起來。

    董任峰一個犀利的眼神看過去,屋內霎時鴉雀無聲。

    但所有人的目光依然聚集在他身上,董任峰是他們的信仰,這么多年出生入死,他是他們唯一認定的頭兒,在他們心中,沒有人能夠取代董任峰的地位。

    半晌,董任峰竟笑了出來,“你們別瞎折騰了。”

    他甩開楊新的手,繼續自顧自地收拾起來,“上頭的決定我接受,在這個案子上我的確有這方面的問題。”

    眾人皆是一愣,眼里也都透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頭兒……這是承認自己濫用職權了?!

    “這件事到此為止,”董任峰舉目望去,面色不變,“你們只需要知道,上面的決定沒錯就行,該干嘛干嘛。”

    說著,他又是一哂,“再說了,調令上寫的也只是暫時撤職,后續調查完沒準我只是被降職呢?”

    楊新似仍是不信,執著地擋在董任峰身前,不讓他離去。

    眼中的執著一看便知。

    董任峰皺了皺眉,一手拍上楊新的肩,輕聲道,“老楊,我不在你看著點弟兄們,后面還有很多事需要你來辦,別壞了規矩。”

    言下之意,竟是有點交待后事的意思。

    本來楊新還認為董任峰有什么難言之隱,但看他供認不諱的樣子,不禁有些動搖。

    一個恍惚,董任峰已經越過了他,往外面走去。

    童言給連栩使了使眼色,趁大家仍處于驚慌失措的狀態,一前一后跟著董任峰摸了出去。

    兩人出門的時候董任峰已經上了車,正準備點火,童言趕忙跑了幾步,上前敲了敲駕駛座的玻璃窗。

    董任峰看到她也并不驚訝,緩緩搖下了車窗,“怎么了?”

    聲音非常平靜,就好像離職對他而言沒有多大影響似的。

    但童言深知董任峰會被冠上濫用職權名頭的緣由,也深切的了解他是一個為了盡快破案不顧一切的人。

    像董任峰這樣對刑偵工作有強烈熱情的人,絕不會沒有半點影響。

    “我以為這個案件已經按蓄意謀殺未遂的罪名成立了。”童言輕聲道。

    董任峰點了點頭,“確實是這樣結案的,但原始案件,也就是陳雪的車禍是意外,嚴格意義上,確實可以算濫用職權,畢竟我是把原始案件定向成了刑事案件。”

    連栩隨后而至,此時聽到董任峰這段說辭,暗了暗神色,“這個案件不是吳宗霖辦的案件轉向嗎?他也被撤職了?”

    他一直放不下吳宗霖,也放不下吳宗霖看向童言的那個詭異眼神,所以此時聽到董任峰的話,腦海中第一個浮現的人影就是吳宗霖。

    董任峰眼神頓了頓,用探究的眼神看向連栩,“他只是幫我打了個招呼,讓轉向的事情以最快的速度批準了下來。”

    “他也脫不了關系,畢竟是他打的招呼。”童言幫腔道,眉心的褶皺就沒有淡下來過。

    董任峰搖頭,“準確來說,這件事他只是在正常的程度范圍內幫了我一把,談不上和他有關。”

    說著,他又疑道,“你倆怎么老盯著他?”

    這件事到上次李捷伏法的時候就已經有了定論,整個案件一目了然,該和他們解釋的也都說清楚,他實在不懂這倆人怎么就硬抓著吳宗霖不放了。

    童言眨了眨眼,她倒還好,畢竟之前懷疑過吳宗霖,現在問起他也只是習慣使然,但她卻摸不準連栩的意思,她不甚理解,為什么連栩也會對吳宗霖這么在意。

    連栩抓了抓頭發,看上去有些煩躁,“說不上來,就總覺得他有點奇怪。”

    那晚吳宗霖的眼神,他直覺并不簡單。

    董任峰掀了掀唇,安慰道,“別費這心思了,好好工作,我這件事上面也許還有回轉的余地,這不只是暫時撤職嗎。”

    兩人同時選擇了沉默,盡管董任峰現在看起來還算輕松,但這副說辭騙騙局里其他同事倒還行,哪里騙得了他們。

    上頭的調令都已經下達了,沒有獲得準確的消息,像董任峰這樣職位的警員,是不會拿到這一紙調令的。

    董任峰也不在意,向兩人擺了擺手,“快回去做事,之前遺留的案卷都整理完了?”

    他又笑了笑,不等兩人回話,一腳踩下油門,揚長而去。

    留在原地的童言看著漸行漸遠的車輛,回身看向連栩,“說說,你為什么會覺得吳宗霖奇怪?”

    盡管兩人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說話了,但此時關系到董任峰,童言也再也顧不上兩人之間的關系。

    連栩抿了抿唇,也沒了嘴貧的心思,直言道,“那晚在質詢室,我在監控室里清楚地看到了吳宗霖從頭到尾的動作和表情。”

    “雖然從李捷的表現中看不出來和吳宗霖認識,但是吳宗霖的態度……”他頓了頓,“有點太平淡了。”

    “不管李捷說什么,他都沒有太多表情,就好像早在我們之前就洞悉了一切一樣。我不知道是不是他這個人本來就是這樣,也不知道是不是由于他的工作,他早就習慣喜怒不形于色;但至少在我看來,他面對李捷的時候表現得根本不像是一個妻子剛剛遭遇過蓄意謀殺的人。”

    連栩終于說完,下意識看了眼一旁安靜傾聽的童言。

    當晚童言的主要心神都放在了李捷身上,且她的角度也觀察不了太多吳宗霖的神態,所以可能沒太注意;但在監控室的連栩卻看得一清二楚。

    最讓他在意的,卻還是吳宗霖看向童言的眼神。

    那里面飽含的盎然興致,他不會看錯。但他沒有選擇把這件事說出來,這樣的眼神太過主觀,就算他現在說出來也沒什么太大的說服力,只是隱約感受到一絲不安。

    這段時間雖然童言沒有搭理過他,但他每天都會默默目送童言上出租車,并謹慎地記住車牌號。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他看到了就不能當沒看到。

    童言思忖片刻,緩聲道,“但李捷……”

    分明是不認識吳宗霖的,人的微表情不會騙人,她也不會犯這樣的低級錯誤。

    “有沒有一種可能,”連栩走近兩步,“李捷真的不認識吳宗霖,但吳宗霖卻是知道李捷的。”

    童言腦中飛快轉動起來。

    這并不是沒有可能,但這種可能性對于吳宗霖來說,收益是什么?

    他有什么理由和李捷達成共識?甚至主動開口幫腔讓他們查出了李捷的毒駕可能?

    拼圖很散亂,她怎么都拼不到一起。

    錯過了什么,她一定是錯過了某些細節。

    童言努力回想著,正午的太陽暖洋洋的,卻讓人莫名感覺到一陣寒意。

    連栩等了半晌,見她實在太久沒有說話有些擔憂,不禁開口打斷了她的思緒,“要不,我們重新調查一下?”

    哪怕只有萬分之一的可能,原始案件的定向沒有出錯,就能幫助董任峰復職。

    童言領會到他的意思,腦中突然閃過一個模糊的聲音。

    是董任峰的聲音,“你想去看看?”

    然后是她的聲音,“不了。”

    對了,是肇事車輛。

    半晌,童言開口道,“肇事車輛還在局里嗎?我們過去看看。”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