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側心術 > 第40章 040
    連栩隱下心中的不安, 假意試探道,“陳隊, 您怎么來了, 資料不都給您送過去了嗎?”

    陳欽然依然笑著, 只是笑意不達眼底,也不說話。

    問題是他先問的,連栩不回答他的問題,反倒還丟給自己兩個問題。

    不管是論輩分還是論職位, 他都不會先行開口。

    連栩看陳欽然這副漫不經心的樣子,心先落下來半截,立馬調整出為難的面色, 急中生智道,“我倆剛談了些……私事。”

    說著, 還不忘給他投去“你懂的”的眼神。

    陳欽然面色有細微的松動,倒是童言聽到連栩明顯帶有歧義的話神情有一瞬的僵滯。

    這個人……倒挺有急智……

    陳欽然笑了笑, 這次的笑里多了一絲真誠,“也是,我們小連也到了該談戀愛的時候了啊……”

    他頓了頓,“我聽說你們董隊被撤職了,過來看看有沒有什么需要幫忙的地方。”

    連栩徹底放下了心, 看來是沒有聽到。

    細微的表情變化卻沒有逃過陳欽然的眼睛。

    “好事不出門, 壞事傳千里啊, ”連栩嘆了口氣, “事出突然, 隊里現在也都手忙腳亂的。”

    言下之意,是想婉拒陳欽然的“好意”。

    陳欽然這樣的人精又怎么會不懂連栩的意思,很快便無所謂地點了點頭,“那我就不過去添亂了,你們去吧。”

    說完也不再理會連栩兩人,轉身便往緝毒隊辦公室的方向走去。

    走至一個轉角,確定身后兩人看不到自己之后,陳欽然站定了一瞬,掏出手機給最近通話的第一個未署名號碼再次撥去電話。

    “又怎么了?”那邊的聲音依舊沉穩,細聽卻還帶了絲不耐,“一天最多一個電話,你當我的話是耳邊風嗎?”

    “你猜怎么著?”陳欽然撇了撇嘴,“我剛才在刑警隊隊員嘴里聽到了你的名字。”

    對面沉默半晌,“誰?”

    “連栩。”陳欽然掏出根煙,正欲點上,又意識到這是在室內,收起火機,只用嘴叼著煙,臉色郁郁。

    “哦?”那邊的人似是沒想到居然是他,緩聲道,“我知道了,隨時聯系。”

    陳欽然斜眼看著身前的消防柜上反射出一高一矮的兩個人影,“下手輕點,小連怎么說也是烈屬。”

    他笑得輕佻,“吳秘書長。”

    另一邊,終于送走陳欽然的兩人佇立片刻,連栩看向童言,“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今天下班我送你回去吧,路上說。”

    童言心不在焉地點了點頭,面色卻沒見放松多少。

    “你怎么了?”連栩皺了皺眉,“陳欽然應該沒聽到什么,別這么緊張。”

    童言搖了搖頭,“他可能沒聽到全部,但一定對我們產生了懷疑。”

    她不會看錯,剛才對視時陳欽然眼中的閃爍,和他對連栩若有似無的敵意。

    剛才那番對話,這兩個人分明存在著明顯的對立面,旁觀者清,她也看得清楚。

    連栩一愣,腦中迅速回想起剛才和陳欽然對話的畫面。

    童言沒準備給他思考更多的時間,急聲道,“我們要快點行動了,陳欽然這邊絕不可能善罷甘休,我們一定要在他抹去其他線索之前找到證據。”

    說著,她立馬往辦公室的方向走去。

    不管這件事是否和吳宗霖有關聯,只看陳欽然的狀態,也知道他不是個省油的燈。

    這樣一群人,絕不會一味的被動防守,等到那群人開始反擊,她和連栩毫無還手之力,到時候,被動的人就變成他們了。

    攻防方轉換的那一瞬,也就是決定勝負的關鍵時刻。

    想是這樣想,但童言卻連一個初步的計劃都沒有,再加上他們已經失去對這一案件的調查權,還真應了那一句,道阻且長。

    兩人剛走進辦公室,楊新便招了手讓他們過來,“怎么樣,那邊真接收了?”

    “這還能有假?”一旁的鄧明凡調侃道,“我們市的緝毒隊,別的不說,接收案件的效率絕對一流。”

    見童言兩人臉色都不算好,他又說:“不過這件案子居然會牽扯到毒品交易,你說這些毒販個個跟猴精似的,居然能想到用運送沙土的車輛運毒。嘖嘖,居然還讓個癮君子當司機,真搞不懂這些人在想什么。”

    童言眼神一頓。

    她怎么沒想到呢?

    她立馬看向連栩,“我想到了!”

    她知道這個案件可以被定義為蓄意謀殺未遂的關鍵點了!

    故意讓一個癮君子臨危受命,不管李捷是否知道后備箱里的東西是毒品;只要對陳雪的行蹤有一定了解,準確卡住兩人下車的時間點……

    這就是一場蓄謀已久的蓄意謀殺!

    連栩立馬在身側悄悄按住了她的手,給她使眼色,注意場合。

    童言閉了嘴,卻怎么也掩不下眼中的激動,半天沒能平復下來。

    楊新狐疑地看了兩人一眼,“你們打什么暗語呢?”

    不能讓楊新知道,這是這一瞬連栩腦中唯一的念頭。

    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董隊本就已經受到牽連被撤了職,不能讓更多的人牽扯進來。

    想著,連栩順勢扣住了童言的手,順著她手上的脈絡,緊緊握住了她的手心,十指緊扣。

    童言被手心突如其來的溫度嚇了一跳,剛準備開口,被人扣住的那只手受到一股外力,被緩緩舉了起來。

    舉到了楊新等人正好能看到的位置,連栩笑道,“我們倆的私事,應該不用廣而告之吧?”

    同樣的理由,剛才在陳欽然面前已經用過,現在再說出這番話,更是手到擒來。

    甚至比剛才還要自然。

    依然是那副調笑的神色,卻讓本來嘈雜的辦公室瞬間安靜下來。

    楊新張了張嘴,不自覺伸出食指,在兩人緊握的雙手方向晃了半天,“你、你們?”

    最吃驚的當屬鄧明凡無疑了。

    他的嘴大張著,臉上的表情用“瞠目結舌”來形容再合適不過。

    回過神來,猛地一拍桌子,起身道,“不可能!”

    這兩個人的狀態他再清楚不過了,昨天為止還是王不見王后不見后的狀態,一天時間不到,怎么就在一起了?!

    連栩挑釁地笑了笑,“怎么不可能了?”

    “我不聽你說,”鄧明凡擺了擺手,看向一直默不作聲的童言,“小童你說!”

    說罷還猶似不夠地向其余吃瓜眾人拍了拍胸脯,“我賭一頓小南國!童言絕不可能和連栩扯上關系!”

    那自信的模樣,讓所有人看好戲的目光都投到了童言身上。

    童言抿了抿唇,現在的狀態,在她看來,頗有些騎虎難下的意味。

    干這行這么久,這種情況,她還是第一次遇上。

    兩人十指相交的手已經垂了下來,卻沒有放開,連栩暗暗捏了捏她的手。

    這股力也讓童言猛地回神。

    半晌,她臉上露出一抹笑意,雙眸也緩緩移向將她帶到這副境地的罪魁禍首,“對不住啊小鄧。”

    鄧明凡得意的笑臉突然一僵,意識到一絲不對勁。

    下一秒,童言的聲音再次響起,“可能要讓你破費了。”

    鄧明凡胖嘟嘟的肉臉瞬間垮了下來,說話都不利索了,“你、你們真的在一起了?!不、不可能啊,你倆昨天還……”

    “之前我倆確實鬧了些矛盾,”連栩很快打斷他,又笑瞇瞇地看了眼童言,“這不,今天和好了。”

    鄧明凡仍不相信,再次用期盼的眼神看向童言,希望從她口中聽到另一種答案。

    但很顯然,童言沒有接茬的意思,用同情的目光看了他一眼,對這一說法的肯定已溢于言表。

    楊新朝幾人擺了擺手,想要控制住辦公室里突然高漲的氣氛,“好了好了,別鬧了,快工作吧。”

    話是這么說,嘴邊卻透露出一抹微笑。

    挺好,他還正擔心著董隊的離職會對隊員們的情緒產生影響。

    他們這一鬧,倒是把董任峰被撤職的事情蓋過去了一些。

    如果董隊在這里,肯定也不希望隊里一直處于這樣壓抑的氣氛。

    只是……他看了看已經回到辦公桌前的童言二人,暗嘖兩聲。

    連栩這小子……下手挺快的啊。

    楊新沒有看到的是,童言坐下后對連栩拋去的白眼。

    見所有人重新回歸到工作狀態,連栩湊近了些童言,“抱歉,緊急情況,你也不想有更多人被牽連進來吧。”

    童言沉默半晌,緩緩點了點頭。

    片刻后,她拿出筆記本,寫下一行字,趁沒人注意之際,一個使力,便推到了連栩面前。

    連栩一頓,狀似自然地接過筆記本。

    筆記本已經不算新了,封面沿邊還有些卷翹。

    正面對著他的,是一行略顯倉促的清鐫筆跡。

    “遠城地產。”
360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